• 深圳宁都居
  • 点击:1880评论:192019/07/31 14:51

初来深圳讨生活时,我还真不知道鹏城就是深圳的别称,只知深圳就是深圳。别笑话我。我一个山里赖子,眼睛看得到的,只有村庄与田土,外面的世界被高山挡住了,若不是出来打工了,还以为珠江是长江的支流呢。

打工的地方有座天桥横穿而过。桥上,自然是车轮滚滚,呼啸尖叫。而桥下,少不了行人穿梭往来。小商小贩自然不会放过这风水宝地,纷纷占地摆摊。其中有个报摊,背靠着桥墩。我是说卖报人,背靠桥墩坐着。他是个中年汉子,豁了两颗门牙,让人不容易忘记。有行人走那儿过,先是翻翻看看,再是扔下五毛钱拿一份走。

无聊时间,我会跑到天桥下去。天气太热,可以把人热出火来,天桥下相对阴凉,是好去处。我装着若无其实也真若无其事走近报摊,并随手翻报纸。一条新闻吸引了我的眼睛,说鹏城发生了一起天大的命案,警察却只用了三天时间就破了案,原来是情杀。我自言自语又似是问卖报人:鹏城呀,鹏城在哪儿哟?豁牙抿嘴笑了,说:你脚下踩的是什么?我低头看了看脚下,脚下踩的是水泥地面呀。豁牙大笑了,是那种极力忍也忍不住而暴发出来的笑:未见过大蛇屙屎,这儿就是鹏城呀。那一刻我恨死自己了,直想找地缝钻,水泥地面没缝钻不进,只好故作平静,转头看那边大街上奔跑的汽车,说:老哥,你真会挑地方,这儿像大树底下,真凉快呀。

未见过大蛇屙屎,这里人说的话怎么让人听不懂呢,但可以肯定是骂人的脏话。我问同事,未见过大蛇屙屎是什么意思呀?他们一脸坏笑,说:挨骂了吧?动脑壳想一想呀,是什么意思不就知道啦。我使劲地想了想,大蛇是真见过,但大蛇屙屎真没见过。

那天,肥哥跟我说,你应该有一张名片了,出去谈事,名片一递,人模狗样。他就在阳台上,朝天挢那边一指,说那边就有打印店,你自己去办吧。说本来可以叫个人陪我去,但我不能永远是山里赖子。肥哥是我的领导。瞧他这话说的,是要培养煅练我。

我只好一个人去哪边找。那边的街道都不怎么宽,横一下竖一下斜一下,像老家的镇街,档口一间挨一间,卖什么的都有。

打印店老板问我名片上印什么职务。我拍了一下脑壳,老天爷呀,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没问清楚来。也怪我粗心,上班十多天了,也不知道公司给我安排了什么职务。自忖像职务这么大的事情,可不能乱写。我只好小跑步回公司。

你真是个山里赖子,未见过大蛇屙屎,肥哥一脸不高兴,说,名片上印什么职务都不知道?还能印什么?印经理呀。

我站在那儿不动。在我的理解中,经理是个很大的官,手下有一班人马,可我呢?好像是公司里最小的,压根儿算不上官。

肥哥说,你真是个土包子,名片又不是身份证,就是印上军委主席,工商局的也不找你罚款,人出来混吗,总要想办法抬高一下身份,名片递出去,不要让人轻看了。肥哥掏出他的名片递给我,说,你瞧瞧,我印的是什么?我一看,哎呀妈呀,上面印的是总经理哩。肥哥指着同事们说,你们这些狗崽子们把名片掏出来,让这位小兄弟开一下眼界。他们纷纷把名片掏出来,我也就一张一张认真看,他们全是经理哩。我说,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地方,还装了一屋子的经理哟。肥哥拍了一下我的脑壳,说,臭小子,还挺会说话的。然后,一屋子的人,全笑了。

后来在脏巷租住时,认识一个开便利店的女孩。她说她很想进大公司当经理总经理,可惜她只一张初中文凭,大公司只安排她做普工,气死人。每当看到他人递出来的名片都是经理总经理时,就羡慕得要死了。我说你也可以去印张名片,上面直接写董事长总裁,吓死他们去。她果真去印了一张董事长兼总裁的名片,没事时就递给我,把我笑死了。

或许,打印店老板发现我是个未见过大蛇屙屎的人,不是或许,是一定,一盒名片收了我三十块钱。而我呢,竟然觉得值三十块钱,瞧,一百张哩,花花绿绿的,楷体字又十分好看,换了我,打死也做不出来。肥哥跳起来叫,让人杀猪了哟,你这土包子。或许,肥哥觉得,我被人杀猪了,是对他这个做领导的侮辱,不、不、不,是对整个公司的侮辱,要我带他去,找店老板算账。

肥哥前面走,我在后面跟。肥哥大步流星,走得十分彪悍雄壮,右手抓个着大哥大,摆幅很大。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学到他的威风来。肥哥将名片盒往柜台上一砸,吼道:有三十块一盒的名片吗?信不信我把你这鬼店砸了。

店老板呢,一哆嗦再哆嗦,老老实实把多余的钱吐出来,还说了不少对不起啦的好话。人怕强横鬼怕恶,事后,肥哥不无得意地说,春赖子,学着点,人在江湖混,一定要摆出很凶的气场来,用气势把那些鸟人压住。

道理我懂,可我天生没办法装出很凶的样子。肥哥是很好的人生导师,我不是好学生。

上班的这家公司是家货运公司,肥哥说他生意做得很大,东莞、惠州、广州、珠海、佛山、深圳都有分公司,总部设在中山。老板是宁都黄陂镇人,因而我就有机会托亲戚,亲戚再求熟人谋得的这份工作。我是坐火车直接到深圳来,还有人来车站接我。这次出门打工,是我打工生涯中最顺溜的一次。

接我的人就是肥哥,他也是宁都黄陂人。我走出车站时,他站在大厅门口,大声喊:喂------我在这,小布赖子,是你吗?快过来。他用的是家乡话。你知道那一刻我是多么地喜悦。一个山里赖子,第一出门,来到异地他乡,有一个人,用家乡话来接你。在来的路上,我就担心,早听人说过,深圳很大很大,街道横穿竖插,大得像迷宫一样,何况我就是个路盲,找不着公司怎么办?那时候又没有手机。

肥哥有点胖,不是啤酒肚挺起来的胖,而是全身长肉的胖。我说哥,该怎么称呼你呀?肥哥说,你瞧我长得这么胖,就叫我肥哥吧,那些狗崽子也是这么叫我。我立即肯定,肥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公司在一个城中村里,忘记了村名,好像有个朗字。楼不高,办公室租的是七楼,没有电梯,要爬上去。房子四室一厅。客厅办公,也作员工娱乐活动室。上班时间没有硬性规定,只要忙完手中的活,就可以玩,打扑克、搓麻将、看电视、聊闲天,请随便。我走进屋时,就有四人在打扑克,好像有人出错了牌,对家愤怒地骂着。两间作员工宿舍,四张双层铁架床一塞,里面打屁都没办法转舒畅。做老大的肥哥一个人住一间,他还摆了张小办公桌,人不在时门上了锁。这点你要永远相信,寺庙再小,做了方丈都要搞特殊化,而且,我们都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一间是招待房,老板来了好住,有时,也给重要的客人住。肥哥叮嘱我没事不要进去,老板狗鼻子灵,闻得出他人的味来。

说实话,一踏进这套居室里,我就有点失落,这哪里像个大公司呀。来的路上,我作过许多美好的想象。外面大地方公司的办公场所,那一定是富丽堂皇气派得很,最起码,也要像老家乡政府领导的办公室。肥哥大概是看出我的心思,不是大概,是一定,做老大的人眼睛就是毒。他说:别小瞧了,兄弟,好赚钱的,跟很多大企业有合作。

肥哥介绍同事时,发现他们都是宁都人。肥哥不无得意说,那当然,老板是宁都人吗,用的自然是宁都人,告诉你吧,不止这里全是宁都人,整个公司,没有一个外地佬,老乡用起来更放心吗。

做老板的肯定喜欢用家乡人,而家乡人呢,也更愿意到家乡人开的公司里打工,就比如我,一听说有家乡人在外当老板,转几道弯也要找上来。这是用乡情连接起来的信任。

这儿清一色宁都人,所以,我虽然身处异乡,但一点儿陌生孤独感也没有。我们聊天说话,用的是宁都土话,灌进耳朵里的都是乡音。菜也是炒地道的宁都菜,使劲地放辣椒,辣得我们满头大汗,大呼过瘾。人对家乡的记忆,语言与味觉是最深刻的,我有一种恍惚感,好像没有离开家乡。

这里虽是深圳,但这间屋却是地道的宁都居。老家的宁都叫大宁都,这儿的宁都叫小宁都,这就好比美国的唐人街。老李找来一支毛笔,在门楣上写下宁都居三个字。字写得不怎好,但他写得很认真。

我们出去忙活,就说是出宁都;忙完活归来,就说是归宁都。感觉是这么回事哟,只要改变一下说词,家乡与异乡之间,只是几步之遥。我们开开心心笑起来。

算命先生说我心多。此话不假。有段时间我想去卖报纸。那是两个月后,老板发给我的工资远远低于预期。不说你也知道,我们打工的人,第一个月的工资要第二个月月底才能到手。每一个人对自己的收入都有个期望值,如果差得太远了,心就会浮动起来。

没事时,我会去天桥下找豁牙聊天。左打听右打听,也就知道豁牙一天能卖掉一千多份报纸。五毛钱一份,一毛钱的利,一千份就是一百,一个月就是三千多呀。这个数字让我怦然心动。这钱多好赚呀,坐在那儿不用晒太阳,天桥下犹如大树底下一样凉快。

我跟肥哥说我想辞工。肥哥说辞了工你想去做什么,回老家吗?我说我想去卖报纸。肥哥就冷笑了。我说你别冷笑,我觉得卖报纸挺不错呀,低成本创业,不用费脑子,不用做受气包。

你知道豁牙的两颗门牙是怎么掉的吗?肥哥说,这个鬼城市城管时不时来清摊,那些摆地摊的见到城管来就像见到鬼一样。豁牙就是逃城管时摔一跤磕掉的。当时呀,他满嘴是血像妖精一样一路狂奔。待城管撤兵后,豁牙回来找牙齿,找了大半天都没找到。他哭了,哭得像小孩子一样。

兄弟,心别太多了。肥哥语重心长地拍拍我的肩,说,这世上的活,没有一样是容易的。

以后每见到城管扫街时,就会想起豁牙那两颗找不回来的当门牙齿和他哭得像小孩子一样的模样。后来认识一个城管,他说我也不容易呀,吃了这碗饭,见到摊贩不撵,上头就要扣我工资。我想他没搬出市容市貌大词,算个实在人。

深圳的夏天,漫长得如同拉长的橡皮筋,热得像鬼一样。白天,阳光猛烈,烤得人皮肤发烫;夜晚,大地把白天吸收的热量全吞吐出来,整个世界犹如一个巨大的蒸笼。我住的那楼又是临西晒,城市热得鬼一样,屋里热得妖魔一样。没有空调,几把美的电风扇使劲地吹呀吹,可我们还是像热锅上的蚂蚁。白天反正到处都热得鬼一样,可晚上呢?我有点想念天桥下了。

你们不要到处乱跑呀,老老实实在屋里呆着。肥哥用威严的目光巡扫我们,我严重警你们,被治安仔抓去了,不要以为捞你们的钱老板会掏,老板才不会掏这冤枉钱,直接扣你们的工资。肥哥还把目光盯到老李身上,像钉钉子一样,说,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你再让治安仔抓去,我跟老板说不要捞你出来。

就在二个月前,老李让治安仔抓过一回。到了晚上治安仔会出来抓人,老板知道,肥哥知道,老员工知道,新人呢,讲过之后也知道,但大家还是会出去转转。城市的夜晚实在太引诱人了,灯红酒绿,美女如云,丝袜套短裙子,何况屋里热得鬼一样,天桥下凉爽的风是很值得想念的。没上过当就不知道治安仔的厉害,事实上他们一直都没事,警惕心也就放松了。那天晚上老李出去买烟。买烟只是个理由,他是想到天桥下乘乘凉。他背靠桥墩与卖报的豁牙聊闲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聊着就睡着了。治安仔的从天而降,大伙儿东奔西逃。老李惊醒过来时,已被两个年轻人摁住了,然后塞进面包车里。事后老板发了天雷一样大的火,把肥哥骂得狗屎一样。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旧事入深圳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3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1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在这漫长的夏天,坐在深圳某城中村的出租屋内,读茨平兄十多年前的经历,别有滋味。他所描绘的生活场景,大多是我们这代人经历过,现在看上去似乎很远了,似乎一切都在向好。事实上,深圳仍有不少人拿着两三千元的最低工资,住在三四百元的农民房里。昨晚就见到一个广西的,36岁了,未婚,上5天8小时的班,领2300元过日子,还是个女的。问她啥时候回家相亲?她苦苦一笑。若不信,改天我带你们去见她,长得也周正。
  • 再不嫁,难嫁了。
    • 茨平2019/08/01 21:09:15
    • 分享到:
  • 谢谢作文兄来拍砖。你我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感叹人生不易,却在努力生活。
    • 茨平2019/08/01 21:12:13
    • 分享到:
  • 对了,我公司也一男,三十多了,着急成家,人不错,却不带女孩缘。便想,他们可能可配对。
  • 你们俩改行说媒吧
    • 茨平2019/08/02 11:48:38
    • 分享到:
  • 建议不错。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2 10:03:06
    • 分享到:
  • 平平淡淡才是真。生活经历,各不相同,相信每个来深圳的人,来的时候都有一个明确的梦想,有的是改善家庭环境,有的是寻找机遇,更多的人是在平凡之路前进。一段经历,一个故事,成就千千万万个深圳人的付出和努力。生活不易。回首往事,一杯酒,展望未来,道路闊。
    • 茨平2019/08/02 11:45:51
    • 分享到:
  • 回首往事酒一杯!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9/08/01 18:03:04
    • 分享到:
  • 看似调侃诙谐的字符,实则里面隐藏着一系列无奈的情感。短文当中的豁牙、老李、阿飞、“我”,等等,都是在深圳这座大城市底层苦苦挣扎的小人物,有的甚至还被急速发展的深圳毫不留情的踢出局。他们眼中的深圳很另类,也更趋近触摸地面的真实。这类书写打工者酸甜苦辣的题材虽然由来已久,但仍值得称赞,也很有搞头,期待作者再来几篇更注重细节化的中长篇佳作。
    • 茨平2019/08/02 11:42:05
    • 分享到:
  • 多谢了。表扬使人进步哈。

    回复

  • 不少人的入深圳记,未免过于传奇,或充满苦大仇深。这篇是近来所读到的最轻松好玩的文字。一群宁都人,因乡情连接起来的信任,聚集在一起,说的是宁都话,吃的的宁都菜,却过着各自不同的人生。质朴、流畅的叙述,时有妙语警句迸出,描画出来深打拼一族的生动画像,并顺手揭示了城市的嬗变与社会的变迁,“时代的滚滚潮流,谁也无法阻挡。”每个人生活都不容易, 但毕竟还有乡情乡谊,还有向前和向上的冲动,
  • 还有一些难忘的甜美声音和甜蜜微笑——这不就是我们人生的全部真理吗?一生很长也很短,够用了。
    • 茨平2019/08/01 21:14:39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文字真奇妙,邻家好地方,让我们穿过空间相识。

    回复

  • 文章短小,风趣幽默,流畅易阅。作者来深圳打拼,因为老扳与员工都是宁都老乡,饭食生活对胃口。唯有炎热的气候难适应,热得跟鬼一样。肥哥虽肥,极好相处,对待员工严厉,怕他们被治安队抓。文章写最底层人的生活,接地气。凡来深圳打工者都有从不适应到适应过程。作者那时在城中村条件不好,没空调,住房小。出去玩又怕没抓。现在的城中村虽然住房小,但通过网格的治安管理,房东也不能乱搭乱建,对租客的安全更在保障。
    • 茨平2019/08/01 15:37:04
    • 分享到:
  • 多谢春风妙语点评,现在的深圳与过去肯定大不相同了。写下这段文字,是对那一段生活的回忆。其实,我还有一次来深圳。与人合伙贩了一车小篙竹来卖。那么儿深圳人做房子脚手架都用小篙竹。可惜没赚到钱。
    • 茨平2019/08/01 15:37:36
    • 分享到:
  • 停车场是巨大的空地。我被那巨大震撼了。
  • 你还可以细写的。
    • 茨平2019/08/02 11:47:55
    • 分享到:
  • 改日定把卖小篙竹的事写出来。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8/01 08:32:24
    • 分享到:
  • 欢迎各位来拍砖哈,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茨平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7
  • 37400
  • 31
  • 465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