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楼的故事
  • 点击:1647评论:92019/08/08 19:50

罗租桥头岭村,是宝安区石岩街道的一个老旧的城中村,在这里的二巷,有一栋普通的小楼,我租住在这里已经十一年了。这里到我上班的工厂走路只要十五分钟,这里离罗租大道只有二十米左右。这里离浪心古村只有四百米左右的距离。从这里到石岩的羊台山登山广场不到两公里。

回忆起来,我是这小楼建成之后,第一家搬进来的住户。而且也是现在唯一还没有搬走的住户。这个九层的小楼每层只有两户人家,一户是单间,一户是一房一厅。我住的是后者。我住的这个房间约二十个平方。有小阳台和单独的厨房、厕所。算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房间的一面墙与隔壁楼共用,故进屋四面墙,只有两面有窗。当时看中的是光线尚好,有窗这一面是三间低矮的旧瓦房,曾好多年都担心这三间旧屋拆了重建,到那时,房间的光线就被挡了。好的是这十一年过去了,三间小瓦房纹丝不动。太阳每天能照到我的厅里,也能照到厨房里,晚上月光也可以进来。

在深圳城中村中,多的是握手楼,大晴天进门就得开灯的房间比比皆是。有阳光和月亮进屋来,是很奢侈的,这应该是我舍不得搬家的主要原因吧。

房东是一位个子不高,瘦弱的中年人,应该比我大上几岁。他的普通话讲的不标准,但是说话时脸上总是带着笑,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开始是他自己收房租,后来,看房、打扫房子、收房租等琐碎工作就委托别人了。房东是本村人,就住在附近,偶尔在路上遇到了,他都会笑着和我打招呼。

我仔细的算了一下,这十一年来,来过我这个房间的人不超过五十人。过夜的人不超过十五人。他们有我的亲人,也有我的同事、同学、朋友,还有送煤气、安装网线的陌生人,以及户籍民警等。

但是于我,在这个房间里的日子,超过我在老家的房子度过的日子。老家的楼房建于1991年,而我1992年就去外地上学,1996年毕业后在家赋闲两年,是在家呆的最长的时间,后来到深圳打工,一直到现在已经是离家20年。而这个房间,收留了我一大半在深圳的时光。每年回家一两次,每次平均十来天,这样算下来,我在这个房间实际住过的日子超过四千个日夜。而人生,有多少个十一年?


曾经住在小楼的同事

2008年3月15日,我交了一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押金,总共500元钱,用水冲洗过刚刚完工的房间之后,我就买了两张床,房间一张,客厅一张,匆匆地搬进了这个小楼的601房。

在此之前的两年,我住在罗租南四巷,因为那栋两层的老房子要重建,我不得已另寻住处。原先的房子大一些,房租还要贵一些,床是房东提供的。从原先那个住处到我现在住的地方,走路要十五分钟左右,那次搬家,全凭几位同事帮忙,手提肩扛的,幸好没什么家当,两趟就搬完了。

那时,我幺妹妞妞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也是我的同事。她常常住外厂,检验供货商的产品品质,偶尔回来住,房间是她的,客厅是我的。大多数时间,其实只有我一个人住。

在我当初住进这栋小楼后,先后拉了三位同事也住进来,一时间,五、六、七、八、九楼的一房一厅住的都是我们公司的人。我住六楼601。住在我楼下的是我们中间年纪最大的,比我大十岁的模具制造工程师老李,湖北潜江人,和我是老乡。住在我楼上的是黄工,比我大两岁,模具设计工程师,801房住的是阿联,线切割师傅,是黄工的小舅子,他俩都是福建人。901房住的是一对年轻夫妻,是我们工厂生产线上的作业员,我并不认识他们,只是从他们穿的厂服,和佩戴的厂证上看出来是同事。

人与人的相遇相识,都是有原因的,这就是缘份。我们四人之所以有缘住一栋小楼,主要是因为我们都喜欢户外运动,上班一起出去,下班一起回来,工作之余一起出去爬山,徒步,打羽毛球,俨然像一大家人一样,只是住在不同的房间里。偶尔谁做了饭,喊一声,楼上楼下的听到了,应一声,然后围坐在一桌吃饭喝酒,有说有笑。

老李和黄工都是2000年进入艾美特公司的,我是2006年进的。黄工是在2014年辞工的,我妹妹是2015年辞工回家的,老李辞工是在2016年。阿联比黄工更早离职。到老李走后,这栋小楼,就没有我熟悉的同事了。老李走的时候,将他的一个木衣柜抬上来给我,我一直在用。黄工走的时候,让我去他房间看看有哪些我需要的,都可以留给我,我挑了饭桌、羽毛球拍、一个结实的大水桶,还有一套瓷碗菜碟,一个1.5升的大水壶,衣架一大把,连他没有用完的洗衣粉,装着盐的小罐子,都拿了下来。这几年,除了羽毛球拍一直在睡觉,其他的都在使用中。

我常常用那水桶洗衣服时,在用那碗吃饭时,在从盐罐里挑盐时,在倒水喝时,在用衣架晾衣服时,很自然的想到黄工。

在黄工辞职后,我们只见过一面,2015的“五一”,我和其他同事去厦门旅游,受黄工相邀,我独自从厦门去了他的家乡霞浦,到了他位于市区的家里,受到热情的款待,又去到海边的阿联家,吃到一大桌海鲜,那时阿联在家养殖海产品,家就在海边,门前不远处就是著名的滩涂,阿联开船,带我们去海上看即将收获的海带。在阿联家住的那一夜,特别的宁静。我第一次看到了潮汐的神奇,一眼望不到边的滩涂,慢慢的有海水爬上来,直到我们站立的岸边。那些原本歇在沙滩上的船只,全都浮在了水面上,在月光里摇摇晃晃。

那一晚我们在海边站了很久,提到了许多的往事,突然黄工问我:“阿莉,我走以后,我那个房间是什么人在住呀?”我一下子楞住,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不知不觉就把它当作自己的家,下班都会称“回家”,而黄工,离那房间都有上千公里了,离开深圳都有一年多了,说到它,竟然是“我那个房间”。这是一种无法抹去的亲近感。

他走后,我还真没有上去看过,不知道那个房间又住进了什么人,至今又过去了几年,我还是没有上去看看,但我知道住的一定是陌生人。

不管在这小楼住过的时间是短是长,这栋小楼的影子,注定会在某些遥远的地方,被不同的人不经意的想起。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恋旧人也恋旧物。或者说正是这些旧物让我睹物思人。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有缘相处十年八年,已是不易,许多人分开之后,再难相见。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遗忘就慢慢模糊了他们的脸。

我舍不得那些旧物,不是我穷到买不起同样的东西,也不是我舍不得花钱,而是我希望这些曾经留下过我那些同事体温的物件,在我的手里继续发挥余热,让他们证明那些美好的时光曾经停伫在这个小楼。证明那些善良诚实有爱的人曾经和我住在一起。

这个小楼,因为这些旧物,因为它们曾经的主人,让我有了恋恋不舍的情怀。

这个小楼一共十八个房间,就算每个房间平均住两个人,一次性住满,至少住三十六个人,加上十一年来,来来去去的更替,怕是总共住过几百人吧。四千多个日子,每个房间记住了它里面发生的故事,可是,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到小楼消失的那一天,也许住过这里的那些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偶尔想起这个地方,将来也有人到此寻找,那时怕已是无迹可寻。


对门住过的那些邻居

对面的房间,不知道换过多少次住户了?曾经有一对夫妻,两个人应该在一个工厂,且是白夜班两班倒的工作,每天都是同出同进的。他们在“家”的时候,我常常听见他们不停的在说笑,很恩爱的一对。不过,他们住了不到一年就走了。

曾经也住过一个单身的女孩子,也陆续住过几个单身的男孩子。其中一个男孩子也是我们公司的同事,穿的是红领的厂服,我们开门遇到了,只是相视一笑,没有聊过。有一天我妹妹妞妞的厂牌掉在了楼道里,被对面的邻居捡到,晚上他敲门还来厂牌,妞妞当即去买了五瓶红牛当作酬谢给他。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我以为他们会有所来往的,可是没有,我只是知道那个男孩子是研发部的,姓什么都不知道。那个男孩子住了大约半年,就搬走了。而且后来在公司也没有再见过。

曾经住过的另一个单身男孩,每周总有几个晚上招来几个同龄的小伙伴,开着房门,做饭、炒菜,油烟很大,辣椒放的多,飘到我房间的辣味令我咳嗽。菜炒好一桌子,他们去楼下搬来整箱的啤酒,然后喝酒划拳,不停地大声用我不懂的方言交流。他们常常从晚上九点开始,一直可以这样喝酒划拳到凌晨两三点。

我是一个能够隐忍的人,可是也不胜其烦了。一个周五的晚上,到了凌晨三点多,他们还在大声喧哗,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因为第二天我还要上班。于是我打开房门,迎着刺鼻的酒气,走到对面门口,面色泛红的四五个年轻人停下来,惊讶地望着我,我说:“兄弟们,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明天还要上班呢!”突然安静下来的画面有点诡异,那个主人,对着我点了一下头,发出一声“哦”,然后他们迅速的将桌子往里面移了一下,关上了他们的房门。

我也进来关了门,对面的声音顿时小了很多,但酒局还在继续,不过已经不影响我睡觉了,那一夜我不知道他们喝酒划拳到了几点,早上出门时,我看到楼道里多了两箱空的啤酒瓶。

对面房间还住过的人,我大多没有多少印象了,因为平时门都关着,有的人住的时间短,都是早出晚归的,连一面也没见过就搬走的也有。每当看房子的人来打扫空荡荡的房间,我就知道对面要换租客了。

人说“远亲不如近邻”,可是,十一年来,我连我对面的邻居都未认识过,更谈不上亲了。这算不算城市的一种缺陷,或者说是某种城市病?


看房子的那家人

住在一楼门面的,是替老板看房子的人,一个广西人,姓梁,看上去比我年纪大,我叫他老梁。他的妻子也在这边,每天去官田批发市场,进一些菜回来,分成一小把一小把,然后摆在工业区出口卖。我在没住进这个小楼之前,就经常在她的地摊上买青菜,每一次看到她,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叫她大姐。

后来搬到这个小楼以后,每天下班都会经过他们家门口。偶尔看到他们家在吃饭。问声好,他们总会问我,“吃了没有啊?在这吃一点吧?”

我都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有一个周末,晚上九点多回来,很饿,正好,那位大姐卖完菜回来,坐在门口吃稀饭,又喊我吃两碗。我挡不住肚子的饥肠辘辘,第一次在那里吃了他们家的两碗粥,他们的菜不咸不谈的,很合我的胃口。

这来自广西的两口子,其实年龄只比我大几岁,但是看上去,满面沧桑的样子。通过交谈,我知道他们17岁就来到了这个城市,因为没有读书,进不了工厂,就在外面打零工,摆摊卖小菜,推车卖水果。结婚后生了四个小孩,前面三个是女儿,最小的是儿子。儿子带在身边上学,三个女儿都在老家跟着奶奶生活。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小楼邻居同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淘书乐4举人2019/08/10 14:46:46
    • 分享到:
  • 黄工称呼你“阿莉”,我还以为你是美女一枚。没读完就跟评,出笑话了。看得出,你的文字功底了得,文笔从容、老辣,叙述有条不紊。人区别于一般动物,人重感情算是一点吧。所谓日久生情,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还有人与他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各种物之间,以及与他生活相关的村庄、城市、山川湖海之间。各得情感的依托,可以无处不在。我们已逝的年华,因触目所及的物什而残存。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任谁挡不住,那就顺其自然吧。
  • 回复
  • 小楼故事多,诉说不尽的人生百态。作者很不舍,十一年了,日久生情,热血男人。其实在那居住过的人都很不舍。有的人走了还牵挂着曾经住过的房子,因为有快乐也有忧伤。写得很细,也很耐读,每个故事都投入了感情写的,即便要进行城市更新,小楼的居住者的脑子里的印迹是不会磨灭的。读完全文,真想唱一曲邓丽君唱过的那首歌:“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
  • 怎么成热血男人了?
    • 晓枫2019/08/10 08:38:35
    • 分享到:
  • 谢谢红姐评论!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9 15:55:38
    • 分享到:
  • 小楼有故事,有喜也有乐。喜的是朋友同事常往来,邻居见面互点头;小楼有阳光,有月光,也可听雨声;小楼也有忧,同事在不断撤退,离开这个城市;小楼也有龌龊,遭遇蟊贼入屋。写的是小楼的小人物与琐屑事,也写出了这个城市的另一个世界。他们(她们)默默无闻工作,又默默无闻离开。世事变迁,物是人非,又山长水阔,谁又能把记忆磨灭?随着年岁渐长,记忆愈深。
    • 晓枫2019/08/10 08:41:10
    • 分享到:
  • 谢谢梦蝶!离开的人往往不再回来,唯有回忆那些逝去的美好。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8/09 10:41:27
    • 分享到:
  • 城市风雨,小楼故事。
    • 晓枫2019/08/10 08:42:55
    • 分享到:
  • 谢谢您评论并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晓枫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2星
  • 1钻
  • 来了就好好过
  • 来了就好好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7100
  • 3
  • 53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