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宝安集团纪事
  • 点击:597评论:12019/08/10 08:41

巫叔印象


我并不太熟悉巫叔。集团上上下下都这么叫他,我也就跟着这么称呼他。既不知他为何方人氏,从他那和粤籍员工叽哩咕噜的白话推断,他可能就是老广东;但从他和我们这些内地来的员工交谈那还算流畅的普通话猜测,他也可能是外来户。也不知他家中老伴、子女状况以及他的人生阅历。平素除了工作交道,从未和他聊过。然而,我忍不住还是想写写他。

凡到集团来的新员工,巫叔必是最先接触到的人之一。他掌管、发放办公用品。一支笔、一本稿纸、一把剪刀、一块橡皮……,那么琐碎的物品,都要一一经过他之手,还要详细登记在案。他不是一天这么做,而是要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这么做。我不知他已做了多久,我在想,假若由我来做,大概做不多久便会麻木以至厌倦的。但巫叔从来都是那么认认真真地做,从没见他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久而久之,我每领办公用品,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小时候背诵的毛泽东当年称赞徐特立的那几句名言:“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用来形容巫叔,当是不过份的。

巫叔负责联系印制名片。上至董事局主席、总经理,下至普通员工,那张薄薄的,但对每个人都非常必要(尤其在深圳这地方,使用频率最高的可能就是这玩意的名片),无一不经过他之手。一个电话号码,一个拼音,他都要仔细与你敲定。信息交给他后,不久他就会及时送交你手上。说也怪,不起眼的丁点小事,给我的烙印却颇深。有时交换名片,巫叔那瘦削的面孔就在我脑海里闪一下。这恐怕是他和我都始料未及的“连锁反应”吧。

巫叔最主要的工作是负责收发传送上级机关和集团的文件。几十个头头脑脑,几十家下属公司,几十个部委办室,如此庞大的发文系统,非常频繁的发文周期,一道道指令,一纸纸函件,象一条条纽带,联结着集团上下内外,而巫叔,是解系把握绳结的人。其中的繁忙辛苦自不待言,责任也更是非同小可。但我从未听过他的抱怨和表白,只是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做。

在行政部里,巫叔和其他人一样,都属于忙得团团转的一个。在香蜜湖开会时,我们同在一个组讨论,他不由感慨,“有点顶不住了”。我想那并非他的夸张之辞。就在开会的那几天里,也天天有人把他从会场拉回本部,取文有之,盖章有之,他显得比出席会议的那些老总们还要忙!

近日,部里新来的小杨分快报,因不太熟悉情况,将保卫部的李大全误写成李泰泉。巫叔来订对,小杨不在。我告他,会不会是陈泰泉副总。巫叔寻思一下,说,我再回去核对一下。不一会,他又回来告我,查清了,有陈泰泉的名字,这份可能是李大全,你告诉小杨,今后要注意,免得误事。我连连点头。小事一桩,他却跑了两趟,又是核对,又是叮嘱,我们有些人缺少的,是否就是巫叔身上这种精神呢?

就是这么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却也有让我刮目相看的时候。不知是否和他的姓氏有关,巫叔竟然是一位会看星相的风水先生。那次开会选会址,巫叔和我们一道前往。有人告我,巫叔是去看地理方位的,我还半信半疑。待到了现场,他郑重其事地取出罗盘,一本正经地测量计算时,我才叹为观止。没想到一向不起眼的巫叔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巫叔就是这样,每天当他坐在行政部最后那张属于他的办公台前,你也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你一旦需要盖章、领用品、取文件时,他可能有事离开那么一会,你顿时就会觉察到,他的位置是那么须臾而不可缺少。

命里注定,巫叔这辈子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我妄下断言,他过去不曾有,今后也不会有。他可能就这样与平凡为伍,终其一生。然而,宝安大厦的基石,有他添加的一砖一瓦,那郁郁葱葱的宝安风景线,也有他用心血染上的一抹嫩绿。

在宝安集团,象巫叔这样的人不只一个,还有很多。正是他们,默默地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共同撑起了宝安的脊梁。印象写完了,还不知巫叔的姓名,查了查人事部的员工名单,才知他叫巫柏松。



温仔


初来宝安,凡见比己小者,一律呼日“小江、小孙”;而对年长者,则一律尊为“老王、老刘”,这是一种礼节,也是一种内地的习惯。但久而久之,却发现本地的土著之间,见年轻者皆呼为“江仔、周仔”;而年长者,就全为“王叔、龙叔”。起初觉得拗口,张不开嘴,到底是存在决定意识,隔不多久,便也入乡随俗,“江仔、龙叔”地直呼起来,也一样地响亮和亲切。当然,还仅限于面对土著,并不包括“东南飞的孔雀”。

我对温仔的印象,是从去年10月,搬到莲塘后经常坐他的车开始的。车队里除了黄队长,全是一帮年轻的“×仔”、除了工作关系,轮流坐坐这个开的车,那个开的车外,印象都挺好。而对温仔,因为一早一晚要两次坐他的车上下班,这感觉自然就比其他仔更多更深。这倒不单单因他是车队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啥车都能开的“全天候”A牌持有者之一;也不是因他车开得特棒,把个方向盘玩

得就象一件玩具那样得心应手。集团内只要坐过他车的,无不惊叹他的车速,常把人吓得一楞一楞的。当然,我也免不了在心里犯嘀咕,挡不住那些技术不好的司机撞你呢!(写到这,还得请求看到此文的警察叔叔别抄我们这位兄弟的车牌)。

我对温仔的第一个感觉是他的守时。莲塘的班车每天早晨7:20准发。一到点,他不会因哪位乘车者晚到而推迟发车。最多是车开到路口,望一望路上的人影,按按喇叭,但只要不见人露面,就油门一加,开路。

起初,我觉得温仔未免有点苛刻,都是一个集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晚几分钟,等一会不就算了,免得心里不痛快。后来我就很以为然了。公共乘车,你晚一会,我晚一会,到底啥时发车为准?况且一人迟到,耽误了大家的时问,也显然不妥。温仔采取的到点发车政策无疑是正确的。一则提高了大家的守时意识,二则保证了大家的时间。莲塘的班车每早都是在7:45左右抵达集团,是各路班车到达最早的。

上班如此,下班也如此。起初我担心掉车的会有意见,细一观察,个别迟到的掉车者并不见怪,大家也早已习以为常。可见,立规矩重要,严格地执行规矩更为重要。温仔的准时发车,无形中昭示着这一管理常识。

第二个感觉是他的不讲情面。住莲塘的,除了本部人员外,还有不少下属公司的。经常有些搭便车的。有空位时,温仔一般也不拒绝。没位时,温仔的语言就有些不客气了,免不了生出些尴尬。有时我就在想,乡里乡亲的,何必呢?可车位总是有限的,让A坐,不让B坐,B该作何而想?而温仔的不讲情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位就坐,没位就免,只能这样办。而温仔不仅这样办,而且这样说,直来直去的,绝不拐弯抹角。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比较有些人“口是”而“心非”,温仔倒显得坦率、直爽。人际交律,到底应该是以前者还是后者为准则呢?

最近,莲塘的房子出售后,仅本部的人员,就要坐满满一车。于是,温仔就对几个经常搭车者宣布,以后你们就别再搭车了。其中不乏已搭了一两年的老邻居,够熟的,但无一例外地不讲情面。

第三个感觉就是温仔的热心肠。上面讲的,是温仔性格的一面。其实,他还有性格的另一面。莲塘这地方,属于远郊,煤气公司在此没有设点,这可苦了我们这帮在市内开户的住户。烧饭冲澡皆离不开液化气。换气便成为每月一次必不可少的例行功课。记得我第一次换气时,将空瓶放到温仔的车上,准备中午趁空换完后再放他车上时,他要过煤气证,说帮我换,顿时就把我感动得对其刮目相看,全然不象那个“守时”和“严厉”的温仔。

其实,感动者绝非我一人。后来我才发现,集团这一拨住户的换气,几乎让温仔包了,不管是谁,只要装上空瓶,他都来者不拒,下班回家时,他把煤气证和找剩的钱递你手上,显得那么自然,好象是他份内应该做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这一年多我观察了一下,他差不多对每个人都这样,在深圳这地方,能长期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了。

这就是温仔,这就是温仔的性格。看起来有些矛盾,却又很统一。冲着这一年多坐他开的车,冲着他一次次帮我和大家换气,从不收小费,我只有在这里道一声:辛苦了,温仔,谢谢你!



老熊


老熊走了,又回到衡阳——他来闯深圳的那个出发地,回到他的家,回到他的书桌前,做他的学问去了。

时间真快,一晃就是两年。老熊到部里,一来就去办《宝安风》。用他在去年通讯员会上的一句有点诗意的话来讲:“是《宝安风》把我们吹到一起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很难说就和企业建立了如何深厚的感情。但老熊临走前说,我是要离开深圳,才离开宝安的,而不是为离开宝安而离开深圳的。

在他去意已决之后,也曾有一些单位向他挥动橄榄枝,他却认真地告诉我,如果还留在深圳,他是不会到别的单位去的。

老熊是副研究员,对王船山的美学研究颇有造诣。让这个“副高”来爬格子、编稿子,似乎有点屈才。但老熊并无半点抱怨,对在深圳,在企业这种太多的一百八十度的角色大转换。他似乎早有准备,见怪不怪。记得那年他来面试,我曾担心他愿不愿干这份活,没曾想,他二话没说,认了。

在编辑部,老熊是跑得勤,写得多的一个编辑。行内人知道,外出采访可不是什么美差,除了来去匆匆,颠来颠去,颇受奔波劳累之苦外,采访不易,是当今企业内刊的记者颇感头痛的难题。下属企业的经营忙得不可开交,还得应付采访,结果是拒绝采访者有之,马虎对付者有之,敷衍搪塞者有之。好不容易把素材扒拉回来,又得绞尽脑汁,赶着写稿、发稿。文章登出来了.写得好,是你应尽的职责。稍有不慎,材料失实,或数据错了,立马就招来一些指责和非议,那可全是记者的错。和其他记者相比,老熊因采访得多些,麻烦也就惹得多些,好在老熊并不介意,还是照跑、照写。一年下来,统计各个编辑自己的写稿量,老熊一不留神就排在了前头。

谁也没想到,这个学文科、摇笔杆的秀才,竟对股市颇有研究。刚来宝安不久,他就抛出一篇颇有份量的股评文章,占了深圳商报小半版,令集团一些专业人士和部里一帮秀才刮目相看。近两年股市虽然低迷,他却三三两两常有一些文章散见于报刊,当然,也包括《宝安风》。对于宏观面、技术面,他不仅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预测涨跌,大都挺准。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老熊的理论和实践常常脱节,往往他的理论是对的,而他自己的操作,却常常反其道而行之。最典型的,是1994年8月那波上升的行情发动之前,他不止一次对周围的同事讲:已见谷底,反弹在即。而他却在出差采访的前两天,将自己的存货统统斩仓。等他出差抵达目的地后,股市全面大涨,令他后悔不迭,我们也都扼腕长叹,为他惋惜。久而久之,有人开玩笑叫他“口头革命派”,他嘿嘿一笑自我解嘲:“还是本太小,亏不起,也就难沉得住气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宝安集团纪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2 10:09:22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大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5100
  • 47
  • 269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