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宝安集团纪事
  • 点击:4195评论:12019/08/10 08:41

巫叔印象


我并不太熟悉巫叔。集团上上下下都这么叫他,我也就跟着这么称呼他。既不知他为何方人氏,从他那和粤籍员工叽哩咕噜的白话推断,他可能就是老广东;但从他和我们这些内地来的员工交谈那还算流畅的普通话猜测,他也可能是外来户。也不知他家中老伴、子女状况以及他的人生阅历。平素除了工作交道,从未和他聊过。然而,我忍不住还是想写写他。

凡到集团来的新员工,巫叔必是最先接触到的人之一。他掌管、发放办公用品。一支笔、一本稿纸、一把剪刀、一块橡皮……,那么琐碎的物品,都要一一经过他之手,还要详细登记在案。他不是一天这么做,而是要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这么做。我不知他已做了多久,我在想,假若由我来做,大概做不多久便会麻木以至厌倦的。但巫叔从来都是那么认认真真地做,从没见他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久而久之,我每领办公用品,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小时候背诵的毛泽东当年称赞徐特立的那几句名言:“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用来形容巫叔,当是不过份的。

巫叔负责联系印制名片。上至董事局主席、总经理,下至普通员工,那张薄薄的,但对每个人都非常必要(尤其在深圳这地方,使用频率最高的可能就是这玩意的名片),无一不经过他之手。一个电话号码,一个拼音,他都要仔细与你敲定。信息交给他后,不久他就会及时送交你手上。说也怪,不起眼的丁点小事,给我的烙印却颇深。有时交换名片,巫叔那瘦削的面孔就在我脑海里闪一下。这恐怕是他和我都始料未及的“连锁反应”吧。

巫叔最主要的工作是负责收发传送上级机关和集团的文件。几十个头头脑脑,几十家下属公司,几十个部委办室,如此庞大的发文系统,非常频繁的发文周期,一道道指令,一纸纸函件,象一条条纽带,联结着集团上下内外,而巫叔,是解系把握绳结的人。其中的繁忙辛苦自不待言,责任也更是非同小可。但我从未听过他的抱怨和表白,只是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做。

在行政部里,巫叔和其他人一样,都属于忙得团团转的一个。在香蜜湖开会时,我们同在一个组讨论,他不由感慨,“有点顶不住了”。我想那并非他的夸张之辞。就在开会的那几天里,也天天有人把他从会场拉回本部,取文有之,盖章有之,他显得比出席会议的那些老总们还要忙!

近日,部里新来的小杨分快报,因不太熟悉情况,将保卫部的李大全误写成李泰泉。巫叔来订对,小杨不在。我告他,会不会是陈泰泉副总。巫叔寻思一下,说,我再回去核对一下。不一会,他又回来告我,查清了,有陈泰泉的名字,这份可能是李大全,你告诉小杨,今后要注意,免得误事。我连连点头。小事一桩,他却跑了两趟,又是核对,又是叮嘱,我们有些人缺少的,是否就是巫叔身上这种精神呢?

就是这么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却也有让我刮目相看的时候。不知是否和他的姓氏有关,巫叔竟然是一位会看星相的风水先生。那次开会选会址,巫叔和我们一道前往。有人告我,巫叔是去看地理方位的,我还半信半疑。待到了现场,他郑重其事地取出罗盘,一本正经地测量计算时,我才叹为观止。没想到一向不起眼的巫叔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巫叔就是这样,每天当他坐在行政部最后那张属于他的办公台前,你也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你一旦需要盖章、领用品、取文件时,他可能有事离开那么一会,你顿时就会觉察到,他的位置是那么须臾而不可缺少。

命里注定,巫叔这辈子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我妄下断言,他过去不曾有,今后也不会有。他可能就这样与平凡为伍,终其一生。然而,宝安大厦的基石,有他添加的一砖一瓦,那郁郁葱葱的宝安风景线,也有他用心血染上的一抹嫩绿。

在宝安集团,象巫叔这样的人不只一个,还有很多。正是他们,默默地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共同撑起了宝安的脊梁。印象写完了,还不知巫叔的姓名,查了查人事部的员工名单,才知他叫巫柏松。



温仔


初来宝安,凡见比己小者,一律呼日“小江、小孙”;而对年长者,则一律尊为“老王、老刘”,这是一种礼节,也是一种内地的习惯。但久而久之,却发现本地的土著之间,见年轻者皆呼为“江仔、周仔”;而年长者,就全为“王叔、龙叔”。起初觉得拗口,张不开嘴,到底是存在决定意识,隔不多久,便也入乡随俗,“江仔、龙叔”地直呼起来,也一样地响亮和亲切。当然,还仅限于面对土著,并不包括“东南飞的孔雀”。

我对温仔的印象,是从去年10月,搬到莲塘后经常坐他的车开始的。车队里除了黄队长,全是一帮年轻的“×仔”、除了工作关系,轮流坐坐这个开的车,那个开的车外,印象都挺好。而对温仔,因为一早一晚要两次坐他的车上下班,这感觉自然就比其他仔更多更深。这倒不单单因他是车队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啥车都能开的“全天候”A牌持有者之一;也不是因他车开得特棒,把个方向盘玩

得就象一件玩具那样得心应手。集团内只要坐过他车的,无不惊叹他的车速,常把人吓得一楞一楞的。当然,我也免不了在心里犯嘀咕,挡不住那些技术不好的司机撞你呢!(写到这,还得请求看到此文的警察叔叔别抄我们这位兄弟的车牌)。

我对温仔的第一个感觉是他的守时。莲塘的班车每天早晨7:20准发。一到点,他不会因哪位乘车者晚到而推迟发车。最多是车开到路口,望一望路上的人影,按按喇叭,但只要不见人露面,就油门一加,开路。

起初,我觉得温仔未免有点苛刻,都是一个集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晚几分钟,等一会不就算了,免得心里不痛快。后来我就很以为然了。公共乘车,你晚一会,我晚一会,到底啥时发车为准?况且一人迟到,耽误了大家的时问,也显然不妥。温仔采取的到点发车政策无疑是正确的。一则提高了大家的守时意识,二则保证了大家的时间。莲塘的班车每早都是在7:45左右抵达集团,是各路班车到达最早的。

上班如此,下班也如此。起初我担心掉车的会有意见,细一观察,个别迟到的掉车者并不见怪,大家也早已习以为常。可见,立规矩重要,严格地执行规矩更为重要。温仔的准时发车,无形中昭示着这一管理常识。

第二个感觉是他的不讲情面。住莲塘的,除了本部人员外,还有不少下属公司的。经常有些搭便车的。有空位时,温仔一般也不拒绝。没位时,温仔的语言就有些不客气了,免不了生出些尴尬。有时我就在想,乡里乡亲的,何必呢?可车位总是有限的,让A坐,不让B坐,B该作何而想?而温仔的不讲情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位就坐,没位就免,只能这样办。而温仔不仅这样办,而且这样说,直来直去的,绝不拐弯抹角。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比较有些人“口是”而“心非”,温仔倒显得坦率、直爽。人际交律,到底应该是以前者还是后者为准则呢?

最近,莲塘的房子出售后,仅本部的人员,就要坐满满一车。于是,温仔就对几个经常搭车者宣布,以后你们就别再搭车了。其中不乏已搭了一两年的老邻居,够熟的,但无一例外地不讲情面。

第三个感觉就是温仔的热心肠。上面讲的,是温仔性格的一面。其实,他还有性格的另一面。莲塘这地方,属于远郊,煤气公司在此没有设点,这可苦了我们这帮在市内开户的住户。烧饭冲澡皆离不开液化气。换气便成为每月一次必不可少的例行功课。记得我第一次换气时,将空瓶放到温仔的车上,准备中午趁空换完后再放他车上时,他要过煤气证,说帮我换,顿时就把我感动得对其刮目相看,全然不象那个“守时”和“严厉”的温仔。

其实,感动者绝非我一人。后来我才发现,集团这一拨住户的换气,几乎让温仔包了,不管是谁,只要装上空瓶,他都来者不拒,下班回家时,他把煤气证和找剩的钱递你手上,显得那么自然,好象是他份内应该做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这一年多我观察了一下,他差不多对每个人都这样,在深圳这地方,能长期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了。

这就是温仔,这就是温仔的性格。看起来有些矛盾,却又很统一。冲着这一年多坐他开的车,冲着他一次次帮我和大家换气,从不收小费,我只有在这里道一声:辛苦了,温仔,谢谢你!



老熊


老熊走了,又回到衡阳——他来闯深圳的那个出发地,回到他的家,回到他的书桌前,做他的学问去了。

时间真快,一晃就是两年。老熊到部里,一来就去办《宝安风》。用他在去年通讯员会上的一句有点诗意的话来讲:“是《宝安风》把我们吹到一起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很难说就和企业建立了如何深厚的感情。但老熊临走前说,我是要离开深圳,才离开宝安的,而不是为离开宝安而离开深圳的。

在他去意已决之后,也曾有一些单位向他挥动橄榄枝,他却认真地告诉我,如果还留在深圳,他是不会到别的单位去的。

老熊是副研究员,对王船山的美学研究颇有造诣。让这个“副高”来爬格子、编稿子,似乎有点屈才。但老熊并无半点抱怨,对在深圳,在企业这种太多的一百八十度的角色大转换。他似乎早有准备,见怪不怪。记得那年他来面试,我曾担心他愿不愿干这份活,没曾想,他二话没说,认了。

在编辑部,老熊是跑得勤,写得多的一个编辑。行内人知道,外出采访可不是什么美差,除了来去匆匆,颠来颠去,颇受奔波劳累之苦外,采访不易,是当今企业内刊的记者颇感头痛的难题。下属企业的经营忙得不可开交,还得应付采访,结果是拒绝采访者有之,马虎对付者有之,敷衍搪塞者有之。好不容易把素材扒拉回来,又得绞尽脑汁,赶着写稿、发稿。文章登出来了.写得好,是你应尽的职责。稍有不慎,材料失实,或数据错了,立马就招来一些指责和非议,那可全是记者的错。和其他记者相比,老熊因采访得多些,麻烦也就惹得多些,好在老熊并不介意,还是照跑、照写。一年下来,统计各个编辑自己的写稿量,老熊一不留神就排在了前头。

谁也没想到,这个学文科、摇笔杆的秀才,竟对股市颇有研究。刚来宝安不久,他就抛出一篇颇有份量的股评文章,占了深圳商报小半版,令集团一些专业人士和部里一帮秀才刮目相看。近两年股市虽然低迷,他却三三两两常有一些文章散见于报刊,当然,也包括《宝安风》。对于宏观面、技术面,他不仅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预测涨跌,大都挺准。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老熊的理论和实践常常脱节,往往他的理论是对的,而他自己的操作,却常常反其道而行之。最典型的,是1994年8月那波上升的行情发动之前,他不止一次对周围的同事讲:已见谷底,反弹在即。而他却在出差采访的前两天,将自己的存货统统斩仓。等他出差抵达目的地后,股市全面大涨,令他后悔不迭,我们也都扼腕长叹,为他惋惜。久而久之,有人开玩笑叫他“口头革命派”,他嘿嘿一笑自我解嘲:“还是本太小,亏不起,也就难沉得住气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宝安集团纪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3秀才2019/08/12 10:09:22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大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4600
  • 68
  • 4100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