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宝安集团纪事之三
  • 点击:516评论:12019/08/12 10:48

找准自己的定位


时间真快,转眼我们的《宝安风》已经步入了第五个年头,出版一百期了。

一百期,对于当今世界那些林林总总,历史悠久的老牌和大牌杂志来说,的确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我们这本小小的企业内刊来说,还是很有些纪念意义的。毕竟,人都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不管岁月怎样流逝和变迁,对每一个过来人来说,对“那时候”都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如何过来更是有着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百感交集的情怀。

我们不会为当初起步时歪歪扭扭的足迹所惭愧,也无暇为后来走的象模象样的脚印而骄傲。面对着这一杯掺合着我们太多的喜悦和痛苦,太多的追求和探索,太多的希望和失望,太多的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自酿的酒,我们还是忍不住借这刊物的一角,向所有的读者和作者,向曾经和还在为刊物辛勤工作的编辑,向所有关心和注视着《宝安风》的朋友们道一声,谢谢!为《宝安风》一百期,干杯!并用这种思考的方式,来庆贺我们自己的生日。

说到定位,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随着中国足球队在世界杯外围赛亚洲区十强战中再次失利,由某位权威人士写的一篇有关给中国足球定位为亚洲二流水平的文章见诸报端后,引发一场有关定位的争论至今仍余波未平。撇开她“定位”是否准确及背后的良苦用心且不说,我们倒认为,不管做什么事,给自己找准定位却是十分必要和重要的,办刊物也概莫能外。

就象一个孩子一出生就带着母体的胎记,不能脱离父母、脱离家庭一样,任何一家企业的报刊,也都不约而同地打上了各家企业的烙印。这个出身是我们生来注定,也无法更改的。企业报刊首先姓“企”,就象《三九报》离不开“999”,《万科周刊》离不开万科,《平安保险报》离不开平安,《宝安

风》离不开宝安一样,正所谓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我们谁都割裂不开自己与企业的这种天然的血缘和纽带关系。传递企业的信息,宣传企业的业绩,为企业服务,自然成为我们每家企业报刊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首要定位。忽略和漠视这个定位肯定是不妥当的,也是难以立足站不住脚的。但是,一味孤立地,静止地,片面地强调这个定位也是绝对不明智,不足取的。

尽管孩子不能脱离父母,企业报刊不能脱离企业,但父母终归是在社会的,企业也同样离不开社会。这就是马克思曾经给人下的一个十分精采的定义,人有自然属性,也有社会属性,但更重要的是社会属性。套用到企业报刊来说,也完全可以这么认为,它不仅具有企业属性,更具有社会属性。所以,企业报刊的准确定位应该是,既植根企业,立足企业,又要走出企业,跳出企业。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这颇有点象“文革”时盛行的反血统论,既不要忘记我们的出身,不要唯成份论,关键又是要重在表现。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报效企业,为企业服务。

回顾《宝安风》走过的这五年历程,大致可划分为三个阶段,我们对其定位的认识,也有—个逐步提高,逐步清晰的过程。

第一个阶段是刊物的起步阶段。《宝安风》创刊于1994年元月,我们当初的定位是“宣传企业的发展和业绩,增强企业的内部凝聚力和对外影响力”。这个定位就是放在五年后的今天来看,你也不能说它有什么错,而且不少企业报刊至今也仍在按这个定位运作。但是仅仅定位在此是不够的。如果只一味满足和停留在机械而平面地反映企业内部的内容这一块,而对企业以外的经济现象,经济热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认为都无关痛痒,和自己的报刊不搭界,长此以往,不管你办的多么卖力,你这份报刊不仅很难在外界产生影响,引起外部读者的共鸣,即使对内部读者来说也不会有太大吸引力。最终的结果极可能是费力不讨好,内部的人认为意思不大,老是自己家里的那些油盐酱醋,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反来复去,味如嚼蜡;外面的人会感到你的报刊就是办给内部人的,与外面关系不大,要么弃之不看,要么看了也不会留下印象。

第二个阶段是刊物的探索阶段,从1995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证券时报和投资导报两名资深记者张凤春和张信东的相继加盟,刊物吹进了一股新鲜的变革风,由原来的定位逐步发展到了“用企业的视角观察社会,用社会的目光审视企业”这一层面。显然,触角伸出了,视野开阔了,题材拓宽了,内涵加重了。我们不再简单地就事论事地来记录报道企业的各种内容,而且是放在一个更大的社会空间,放在一个大的经济背景之下,来重新打量、审视我们所在的企业。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化是,增加了对经济周期、经济规律的研究,和对企业影响以及本企业在所处行业、所处产业位置的思考,加强了与中外企业纵向与横向的对比,加大了经营管理的探讨比重和力度,这从我们过去那些散兵游勇式的栏目设置,压缩合并为“经济潮”、“宝安风”、“文化林”这三个相对固定的栏目,即可略见一斑。这个重新定位给刊物带来的变化是显著的,许多企业内外的读者,包括新闻圈子里的朋友都给予了我们积极的肯定和热情的赞誉。与此同时,刊物的四封及版式也顺应这一变化,做了及时的调整。《宝安风》以新的面貌和新的活力,受到了企业内外的关注和好评。

第三个阶段是刊物的基本定型阶段,从1996年第四季度开始,我们又进一步把刊物的定位调整为“关注财经热点,探求管理真谛”。相比原来大刀阔斧的改革,这次的调整是局部的,温和的。一来更加注重新闻的时效性,及时捕捉财经热点,对近期经济重大动向进行跟踪报道;二来更加注重经营管理的探索和深度报道,对中外企业特别是海外老牌企业的经营模式、管理方法、成功经验、失败教训进行由点及面,由表入里,由浅至深的系统研究,用以观照我们的企业,进行对比、借鉴和反思。老实讲,从这种借鉴和反思中,我们受到的震动是巨大的,得到的启迪是深刻的,获得的教益是全方位的。在组织、撰写和编辑这类稿件的过程中,对我们自身的财经和管理这两方面的经济专业知识,无疑是极大的充实和提高。放电必须充电,而且要不断充电,才能放出更强的电流。对我们这些大多是学文的,从事的编辑行当这个原有的充电器来说,这种知识结构的调整充电,正是雪中送炭,每个人都获益非浅。许多圈子里的同行和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朋友,或电话、或来信告之,感到《宝安风》的财经和管理特色非常显著,有份量也有深度,有新闻性也有实践性,这应该不算是溢美之词。

从刊物的最初定位到如今的定位,我们已经走过了五年。这五年是探索的五年,追求的五年。三次不同的定位,给刊物带来了三次不同的变化。如果要说刊物还得到了读者的认可,主要应归结于定位还比较准确。但我们知道,找准定位不等于解决了定位。在许多方面,尤其是反映自身企业内容这一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到位。而且关于企业报刊的定位,也向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在我们的眼睛逐步由向内转入向外的时候,有些兄弟企业报刊又由向外转入了向内。这会不会是“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不过,各庄自有各庄的高招。我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们会继续走下去。不管路怎么走,把刊物办好才是我们的目的地。条条大道通罗马,大家只管走下去就成。


两支队伍左右开弓


提到办刊的队伍问题,我就想起了毛泽东曾经讲过的一段非常著名的述:“世间万事万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具体到我们编辑部而言,虽不指望那位编辑去创造什么人间奇迹,但把文章写好、编好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就一份报刊来说,任何时候,都离不开两支基本队伍。一支是编辑队伍,一支是作者队伍。有了这两支基本队伍,任何—份报刊都可以披挂上阵,维持运转了。建立这两支队伍,应该说不算太难,但建立高水平、高素质的编辑和作者队伍,却绝非易事。

先说说我们的编辑队伍。

深圳这地方,喜欢写字的不多。愿意吃写字这碗饭的就更少。一家很不错的兄弟期刊,三天两头打出求聘编辑的启事就是例证。对我们这种企业报刊来说,也并非是找不到愿意干这份差事的人,而实在是企业报刊的性质,常常导致了我们选择编辑时的“高不成,低不就”。我们不能象公开传媒那样,招来的人只要会写文章即可(常常看到此类传媒的招聘广告,能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就是个很重要的标准)。而企业报刊,往往是想要那种既能玩笔杆,又能懂经济的编辑。单一的会写文章,未必能适合干这种活。而那些学经济的,写学术文章可能在行,写这类有一定新闻性和可读性的经济类文章恐怕是勉为其难。

我们为找到合适的编辑,这几年也没少伤脑筋。记得刚创刊不久,我们曾招聘过一名二级作家,出版过长篇小说。论头衔是没得说的,也应该算是有文字功底。本以为当这种内刊编辑是小菜一碟,还可能有点大材小用。但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一来她觉得写这类经济文章枯燥无味;二来我们也觉得她写的东西和刊物不大对路。其实,这种不大对路也是正常的,磨合一段,未必不能对路。我们在此前后招的编辑,清一色都是学文的,对经济也大都是门外汉。但工作逼迫着你不得不重新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这些半路出家的编辑照样能念出经济味十足的文字经来。其中有一位对老庄哲学和王船山美学情由独钟的副研究员,满腹经纶,很有造诣,可能是得益于特区的经济氛围熏陶,后来写起股评文章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在那几年低迷的熊市里一直和他的姓氏大唱反调,是编辑部有名的“死多头”。

但刊物真正大的变化是从调进了证券时报和投资导报两名专业记者之后开

始的,他们把在公开传媒训练有素的采编那一套东西,带进编辑部后,对原有的办刊模式影响很大,使刊物从内容到形式都有了新的改观。看来会写字,懂经济也还是不够的,还得加上在公开报刊运作的经验。这几年,我们有些看中的编辑,因种种原因来不了;而有些想来的,我们又觉得不大合适。前前后后的人员流动,虽不象有些报刊那么频繁,但这两年进进出出的也明显增多。去年以来,已有两名编辑调离。一个去证券时报财经周刊做了主编,一个去大鹏证券编内部刊物。虽然从工作需要和感情上我们都不舍得放人,但在深圳,人才流动早已是见怪不怪的家常便饭,想挡也挡不住。对他们的离去,我们在感到惋惜的同时,也为他们感到高兴。毕竟,他们不仅证明了自己在《宝安风》的价值,也为他们今后进一步的发展,拓展了更大的空间。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3 08:10:16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5100
  • 47
  • 269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