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年往事(三章)
  • 点击:4057评论:12019/08/13 08:43

人生如棋

棋不分象棋、围棋、国际象棋、军棋、跳棋······,人不分男女老少,在大千世界、日常生活中,谁都会走上几步棋,玩一玩某种棋类游戏。对我们这些过来人的老家伙而言,年轻时除了看样板戏,跳忠字舞之外,下象棋恐怕是当年最流行、最普及、最擅长的娱乐方式和业余消遣了。哪像当今年代,人手一部手机,就把吃喝玩乐一网打尽。

说起下棋,相信每个棋迷从小到大,都有一些自己熟悉的棋友。我同样也不例外。

我跟谁学的棋,什么时候学会的,已经记不清了。但几个作对厮杀的棋友,却一直记忆犹新。

民间有句俗话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下棋的水平高低,如果悬殊过大,就意思不大了。一方居高临下,三下五除二,就击败了对手,胜方固然痛快淋漓,而负者毫无招架还手之力,这棋下得就索然无味了。最有意思的是双方旗鼓相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杀得天昏地暗,也难分胜负。更过瘾的,是在伯仲之间,胜者喜不自禁,败者从不服气。一局战罢,摆棋再下,三战两胜,没完没了。有时还为悔一步棋,死缠烂打,争得脸红脖子粗,也是常事,见怪不怪。

我家住的那栋工业楼上,就有这么两个一块长大的发小。一个叫鲁建东,一个叫罗天阳。我们仨,棋艺水平半斤对八两。只要凑在一起,就很难分出高低。谁多赢一局,就趾高气扬。谁多负一局,也从不认输。常常杀得难分难解。那些年只要吃完晚饭没事,就会凑到一起。一旦开战,必定下到半夜三更。老婆催,孩子叫,都全然不顾。那种痴迷,那种投入,即使天塌下来也不管了,至今想来都觉好笑。后来,搬家离开了那栋楼。但隔三岔五,还是会相约一起,不杀几盘,就觉得少些什么。

罗天阳的媳妇,是我爱人娘家的邻居。我们从中牵线,促成了这桩良缘。有时下棋晚了,她碍着面子,也不好发作。建东在手表厂工作,效益不好,很早就下岗离厂,到处找一份临时工养家糊口,棋自然下的少了。天长日久,各忙各的,很难再凑到一起下棋了。这些年,他老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卧床,不能自理,全靠他一收手服伺。手表厂是集体企业,退休工资不多,日子过得颇为艰辛。我们逢年过节,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有时聊到出来走动走动,旅游一下,他总是一声长叹,家里根本离不开人,脱不了身。

调入市委宣传部文教科工作后,新闻科有位同事叫马福徳,年长我几岁。我俩棋艺平相当,互有胜负。那时一到汛期,机关要派人到洛河大堤防汛值班。起初,我俩各值各,整夜除了巡查几次,就只能呆在临时搭建的值班棚里,百无聊赖,感觉那一夜是那么漫长。回部里上班时,跟老马聊起此事,自然想到我俩如果排在一起值班,利用值班的空闲时间,杀它几盘,又值了班,又下了棋岂不一举两得。我俩商议后,立马找了领导,要求把我俩值班排在一起,领导同意了这个要求。

再值班时,我俩在巡查之余,便在值班室外的洛河堤上,摆开了棋盘。夜风阵阵,明月当空,四周万籁俱寂,河水静静流淌,那一夜不知杀了多少回合,开始还计算着几比几,到后来下得昏天黑地,早已计算不出谁胜谁负。不知不觉中,东方泛白,天色大亮,难熬漫长的值班之夜,就这么一晃而过了。两个棋迷真是大大过了把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马后来当了新闻科长,正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患了绝症,一病不起。去医院探望他时,我俩还聊起在洛河堤上挑灯夜战的那数不清的回合,言语中都有些怅然。我安慰他道,等他病好出院,我们再杀它几盘。不曾想,没过多久,他就病故了。和他下棋,就此中止。

老马这人,心劲很高,专业也不错。我在部里呆了八年,亲眼看着在他之前和之后的两任新闻科长,前任升为副局,当了市广电局副局长。后任南下深圳,官至副厅。唯独他命运多舛,去了另一个世界,让人唏嘘不已。

在部里坚守了八年之后,我调入市文联当了副主席,不禁万分感慨。当年毕业分配时,我因喜爱“爬格子”,非常希望能到文联下属的《牡丹》杂志社当一名编辑,却跨不进那道门槛。谁料到阴差阳错,,十年之后,竟圆了当初的梦想。

刚到文联不久,市里搞电视歌手大赛,电视台请我担任评委。初赛、复赛结束之后,决赛要向全市直播。那天下午下班后,一个多年的棋友胡进京来找我下棋。一开始我还记着晚上的歌手决赛,棋一下起来,就完全忘到了九霄云外,完全沉浸到了棋盘上的拼杀博弈之中。那一晚,隔壁文联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过多次。我和胡进京都确信,这么晚了,不可能有什么人打电话办什么公事。你响你的铃,我下我的棋,一直下到了后半夜。

回家的路上,夜风一吹,我一个激灵,猛地惊醒。坏了,今晚的电视歌手决赛,我这个不及格的评委缺席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晚,主办方急坏了,打电话到家里,到单位,到处找不到我。只好在缺少一个评委的情况下,搞完了决赛。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和其他评委还担了一晚上的心,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情况,竟把这么大的事耽误了。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实相告因下棋误了当评委出场,岂不让人笑掉大牙。无奈撒了个谎,说临时到县里有急事没赶回来,搪塞了过去。

自那以后,我下决心,戒了棋。再后来,我南下深圳下了海到深圳一家企业打工。下海后的生活绝没有在岸上溜溜达达的放松和清闲。别说下棋,连坚持写了多年的诗歌,都因忙于打拼而中断了写作。不过,办企业刊物,拍电影,做广告,倒并没少和文字打交道。只是下棋,却彻底拜拜了。

退休之后,先是被企业返聘了几年。全身而退之后,又开始写起了诗。有时在小区里也看到一些老者对弈,偶尔也有想重操旧业的冲动,终归多年不下,不仅生疏了,也有些淡漠了。

近日,一个老部下在深圳湾办了个鹿鸣教育培训机构,请来了被誉为“中国象棋第一人”的国际特级大师许银川,到此为“许银川象棋学堂”的第一所分校揭牌。也给了我一个和大名鼎鼎的许大师见面的机缘,席间聊起我当年戒棋的往事,都大为感叹象棋那走火入魔的巨大魅力和诱惑。

触景生情,和许银川大师见面之后,我有感而发即兴写了一首“第一步棋”的诗,发在我的公众号后,没曾想连锁反应,引起了洛阳一位老友张迪华的共鸣。这位老友,小时学画,大了舞文,老了专攻国画,早已成就斐然。看到我写的诗后,立马发来微信,说自己每天上午作画,下午下棋,好不快活。我回信说起当年和胡进京下棋之事,他告诉我,胡进京因中风,早已做了多年轮椅。这个吹的一口好笛子,拍的一手好摄影的才子,竟也如此不幸。

世事如棋,变幻莫测。棋如人生,跌宕起伏。时至今日,我猛然觉得,什么时候再回洛阳,还得会会当年的棋友,还要再下它几盘,重温棋逢对手的快感,体会岁月漫漫的风云。

老棋友们,请准备好你的象棋吧!



我与张胜友的几面之交


得知张胜友病逝,驾鹤西去,深感意外和痛惜,不禁想起和他打交道的几面之交。

南下深圳之前的1993年,我在13朝古都的洛阳市文联工作。张胜友那时已是全国著名的作家,因一批脍炙人口的电视政论片解说词和报告文学而蜚声文坛,风靡全国,说起我和他的交往,当与下海和文学有着双重的不解之缘。

我是1993年9月下海到地处改革开放窗口的深圳,在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俗称深圳老八股之一的中国宝安集团(前身为深宝安,股票代码000009),受聘为宣传部副部长。那正是小平南巡后的第二年,全国改革开放又掀起一轮声势更加浩大的春潮。我下海的宝安集团,正处于超速发展的扩张鼎盛期。

上任伊始,我就根据老总要求,在人民日报等全国11家大报推出了11个整版的“诚聘全国精英大行动”的招聘广告。全国各地应聘者的信件资料如雪片一样飞来。张胜友当时供职的光明日报也是我们选中的11份大报之一。并且在此之前,我的前任宣传部负责人,已开始与光明日报广告部联系,要在光明日报推出宣传宝安集团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时任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的张胜友已牵头带领梁刚建、张爱萍两名记者,到企业做了深入采访,并写出了初稿。我就是在这时为这部初稿,开始与张胜友打交道。

行内人都明白,这类长篇报告文学其实就是软广告,在当时的新闻媒体非常火爆。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则是企业对最后的稿件要把关。描写宝安集团的这部作品同样如此。尽管是权威的光明日报,尽管是张胜友这个大名鼎鼎的作家牵头,但宝安集团的老总们从企业自身出发,对作品提出了不少俢改意见。从专业角度讲,这部作品已达到了很高水准。从企业角度讲,在史料、数据、口径等方面,也不无商榷修改之处。据我的前任同事介绍,在作品怎么修改的问题上,双方有一些认识上的分歧,而我恰在这个节点,接受了这份差事。

当张胜友得知我这个新上任的宣传部副部长原来是洛阳市文联副主席,非常高兴,就认定我是修改这部作品当仁不让的合适人选。他告诉我,不管老总们审稿提出什么修改意见,你就按他们的要求进行修改,一直改到他们满意为止,你再把修改稿发给报社,由报社最后定稿。

不能不佩服张胜友的这一招。毕竟我也是爬格子的,算得上半个专业出身,文学创作并不外行。我来改稿,可谓近水楼台。一来老总们有什么意见要求,可以耳提面命;二来光明日报的记者也不用鞍马劳顿,跑到深圳耗时费力,的确一举两得。

正如张胜友预计的那样,作品几经修改,我又按照老总要求,根据企业的最新发展,充实了“宝安集团”“宝延风波”两章,把修改稿发给了报社。张胜友看后也十分满意,最后统稿后顺利通过。

见报时,用什么题目,也颇费了一些思量。几经推敲,我提出主标题为“东方的辉煌”,张胜友认为把“的”去掉更好。最终,这部2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就以“东方辉煌——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为题,在1993年12月1日至20日的光明日报,每天用一个整版,连载了20天,一时间轰动全国,深宝安一下子走出了深圳,走向了全国,成为在当时中央著名大报推出时间最长(连续20天),影响最大(连续20版)的开山之作。尽管我写的不多,张胜友也把我列入了第四作者,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和认可。之后,这部长篇报告文学由光明日报出版社结集出版。

从此,我和张胜友从这部作品开始打交道,继续交往。他再来深圳出差,会在公务之余,约我见个面,聊聊天。我到北京出差,也曾去拜访过他,听他指教新闻和文学,每次都获益匪浅。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人生回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3秀才2019/08/13 20:30:06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4600
  • 68
  • 4120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