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年往事(三章)
  • 点击:691评论:12019/08/13 08:43

人生如棋

棋不分象棋、围棋、国际象棋、军棋、跳棋······,人不分男女老少,在大千世界、日常生活中,谁都会走上几步棋,玩一玩某种棋类游戏。对我们这些过来人的老家伙而言,年轻时除了看样板戏,跳忠字舞之外,下象棋恐怕是当年最流行、最普及、最擅长的娱乐方式和业余消遣了。哪像当今年代,人手一部手机,就把吃喝玩乐一网打尽。

说起下棋,相信每个棋迷从小到大,都有一些自己熟悉的棋友。我同样也不例外。

我跟谁学的棋,什么时候学会的,已经记不清了。但几个作对厮杀的棋友,却一直记忆犹新。

民间有句俗话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下棋的水平高低,如果悬殊过大,就意思不大了。一方居高临下,三下五除二,就击败了对手,胜方固然痛快淋漓,而负者毫无招架还手之力,这棋下得就索然无味了。最有意思的是双方旗鼓相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杀得天昏地暗,也难分胜负。更过瘾的,是在伯仲之间,胜者喜不自禁,败者从不服气。一局战罢,摆棋再下,三战两胜,没完没了。有时还为悔一步棋,死缠烂打,争得脸红脖子粗,也是常事,见怪不怪。

我家住的那栋工业楼上,就有这么两个一块长大的发小。一个叫鲁建东,一个叫罗天阳。我们仨,棋艺水平半斤对八两。只要凑在一起,就很难分出高低。谁多赢一局,就趾高气扬。谁多负一局,也从不认输。常常杀得难分难解。那些年只要吃完晚饭没事,就会凑到一起。一旦开战,必定下到半夜三更。老婆催,孩子叫,都全然不顾。那种痴迷,那种投入,即使天塌下来也不管了,至今想来都觉好笑。后来,搬家离开了那栋楼。但隔三岔五,还是会相约一起,不杀几盘,就觉得少些什么。

罗天阳的媳妇,是我爱人娘家的邻居。我们从中牵线,促成了这桩良缘。有时下棋晚了,她碍着面子,也不好发作。建东在手表厂工作,效益不好,很早就下岗离厂,到处找一份临时工养家糊口,棋自然下的少了。天长日久,各忙各的,很难再凑到一起下棋了。这些年,他老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卧床,不能自理,全靠他一收手服伺。手表厂是集体企业,退休工资不多,日子过得颇为艰辛。我们逢年过节,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有时聊到出来走动走动,旅游一下,他总是一声长叹,家里根本离不开人,脱不了身。

调入市委宣传部文教科工作后,新闻科有位同事叫马福徳,年长我几岁。我俩棋艺平相当,互有胜负。那时一到汛期,机关要派人到洛河大堤防汛值班。起初,我俩各值各,整夜除了巡查几次,就只能呆在临时搭建的值班棚里,百无聊赖,感觉那一夜是那么漫长。回部里上班时,跟老马聊起此事,自然想到我俩如果排在一起值班,利用值班的空闲时间,杀它几盘,又值了班,又下了棋岂不一举两得。我俩商议后,立马找了领导,要求把我俩值班排在一起,领导同意了这个要求。

再值班时,我俩在巡查之余,便在值班室外的洛河堤上,摆开了棋盘。夜风阵阵,明月当空,四周万籁俱寂,河水静静流淌,那一夜不知杀了多少回合,开始还计算着几比几,到后来下得昏天黑地,早已计算不出谁胜谁负。不知不觉中,东方泛白,天色大亮,难熬漫长的值班之夜,就这么一晃而过了。两个棋迷真是大大过了把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马后来当了新闻科长,正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患了绝症,一病不起。去医院探望他时,我俩还聊起在洛河堤上挑灯夜战的那数不清的回合,言语中都有些怅然。我安慰他道,等他病好出院,我们再杀它几盘。不曾想,没过多久,他就病故了。和他下棋,就此中止。

老马这人,心劲很高,专业也不错。我在部里呆了八年,亲眼看着在他之前和之后的两任新闻科长,前任升为副局,当了市广电局副局长。后任南下深圳,官至副厅。唯独他命运多舛,去了另一个世界,让人唏嘘不已。

在部里坚守了八年之后,我调入市文联当了副主席,不禁万分感慨。当年毕业分配时,我因喜爱“爬格子”,非常希望能到文联下属的《牡丹》杂志社当一名编辑,却跨不进那道门槛。谁料到阴差阳错,,十年之后,竟圆了当初的梦想。

刚到文联不久,市里搞电视歌手大赛,电视台请我担任评委。初赛、复赛结束之后,决赛要向全市直播。那天下午下班后,一个多年的棋友胡进京来找我下棋。一开始我还记着晚上的歌手决赛,棋一下起来,就完全忘到了九霄云外,完全沉浸到了棋盘上的拼杀博弈之中。那一晚,隔壁文联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过多次。我和胡进京都确信,这么晚了,不可能有什么人打电话办什么公事。你响你的铃,我下我的棋,一直下到了后半夜。

回家的路上,夜风一吹,我一个激灵,猛地惊醒。坏了,今晚的电视歌手决赛,我这个不及格的评委缺席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晚,主办方急坏了,打电话到家里,到单位,到处找不到我。只好在缺少一个评委的情况下,搞完了决赛。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和其他评委还担了一晚上的心,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情况,竟把这么大的事耽误了。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实相告因下棋误了当评委出场,岂不让人笑掉大牙。无奈撒了个谎,说临时到县里有急事没赶回来,搪塞了过去。

自那以后,我下决心,戒了棋。再后来,我南下深圳下了海到深圳一家企业打工。下海后的生活绝没有在岸上溜溜达达的放松和清闲。别说下棋,连坚持写了多年的诗歌,都因忙于打拼而中断了写作。不过,办企业刊物,拍电影,做广告,倒并没少和文字打交道。只是下棋,却彻底拜拜了。

退休之后,先是被企业返聘了几年。全身而退之后,又开始写起了诗。有时在小区里也看到一些老者对弈,偶尔也有想重操旧业的冲动,终归多年不下,不仅生疏了,也有些淡漠了。

近日,一个老部下在深圳湾办了个鹿鸣教育培训机构,请来了被誉为“中国象棋第一人”的国际特级大师许银川,到此为“许银川象棋学堂”的第一所分校揭牌。也给了我一个和大名鼎鼎的许大师见面的机缘,席间聊起我当年戒棋的往事,都大为感叹象棋那走火入魔的巨大魅力和诱惑。

触景生情,和许银川大师见面之后,我有感而发即兴写了一首“第一步棋”的诗,发在我的公众号后,没曾想连锁反应,引起了洛阳一位老友张迪华的共鸣。这位老友,小时学画,大了舞文,老了专攻国画,早已成就斐然。看到我写的诗后,立马发来微信,说自己每天上午作画,下午下棋,好不快活。我回信说起当年和胡进京下棋之事,他告诉我,胡进京因中风,早已做了多年轮椅。这个吹的一口好笛子,拍的一手好摄影的才子,竟也如此不幸。

世事如棋,变幻莫测。棋如人生,跌宕起伏。时至今日,我猛然觉得,什么时候再回洛阳,还得会会当年的棋友,还要再下它几盘,重温棋逢对手的快感,体会岁月漫漫的风云。

老棋友们,请准备好你的象棋吧!



我与张胜友的几面之交


得知张胜友病逝,驾鹤西去,深感意外和痛惜,不禁想起和他打交道的几面之交。

南下深圳之前的1993年,我在13朝古都的洛阳市文联工作。张胜友那时已是全国著名的作家,因一批脍炙人口的电视政论片解说词和报告文学而蜚声文坛,风靡全国,说起我和他的交往,当与下海和文学有着双重的不解之缘。

我是1993年9月下海到地处改革开放窗口的深圳,在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俗称深圳老八股之一的中国宝安集团(前身为深宝安,股票代码000009),受聘为宣传部副部长。那正是小平南巡后的第二年,全国改革开放又掀起一轮声势更加浩大的春潮。我下海的宝安集团,正处于超速发展的扩张鼎盛期。

上任伊始,我就根据老总要求,在人民日报等全国11家大报推出了11个整版的“诚聘全国精英大行动”的招聘广告。全国各地应聘者的信件资料如雪片一样飞来。张胜友当时供职的光明日报也是我们选中的11份大报之一。并且在此之前,我的前任宣传部负责人,已开始与光明日报广告部联系,要在光明日报推出宣传宝安集团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时任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的张胜友已牵头带领梁刚建、张爱萍两名记者,到企业做了深入采访,并写出了初稿。我就是在这时为这部初稿,开始与张胜友打交道。

行内人都明白,这类长篇报告文学其实就是软广告,在当时的新闻媒体非常火爆。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则是企业对最后的稿件要把关。描写宝安集团的这部作品同样如此。尽管是权威的光明日报,尽管是张胜友这个大名鼎鼎的作家牵头,但宝安集团的老总们从企业自身出发,对作品提出了不少俢改意见。从专业角度讲,这部作品已达到了很高水准。从企业角度讲,在史料、数据、口径等方面,也不无商榷修改之处。据我的前任同事介绍,在作品怎么修改的问题上,双方有一些认识上的分歧,而我恰在这个节点,接受了这份差事。

当张胜友得知我这个新上任的宣传部副部长原来是洛阳市文联副主席,非常高兴,就认定我是修改这部作品当仁不让的合适人选。他告诉我,不管老总们审稿提出什么修改意见,你就按他们的要求进行修改,一直改到他们满意为止,你再把修改稿发给报社,由报社最后定稿。

不能不佩服张胜友的这一招。毕竟我也是爬格子的,算得上半个专业出身,文学创作并不外行。我来改稿,可谓近水楼台。一来老总们有什么意见要求,可以耳提面命;二来光明日报的记者也不用鞍马劳顿,跑到深圳耗时费力,的确一举两得。

正如张胜友预计的那样,作品几经修改,我又按照老总要求,根据企业的最新发展,充实了“宝安集团”“宝延风波”两章,把修改稿发给了报社。张胜友看后也十分满意,最后统稿后顺利通过。

见报时,用什么题目,也颇费了一些思量。几经推敲,我提出主标题为“东方的辉煌”,张胜友认为把“的”去掉更好。最终,这部2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就以“东方辉煌——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为题,在1993年12月1日至20日的光明日报,每天用一个整版,连载了20天,一时间轰动全国,深宝安一下子走出了深圳,走向了全国,成为在当时中央著名大报推出时间最长(连续20天),影响最大(连续20版)的开山之作。尽管我写的不多,张胜友也把我列入了第四作者,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和认可。之后,这部长篇报告文学由光明日报出版社结集出版。

从此,我和张胜友从这部作品开始打交道,继续交往。他再来深圳出差,会在公务之余,约我见个面,聊聊天。我到北京出差,也曾去拜访过他,听他指教新闻和文学,每次都获益匪浅。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人生回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3 20:30:06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5600
  • 48
  • 275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