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顾鹏城方入深
  • 点击:27027评论:242019/08/13 17:33
  • 2019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我到深圳的经历,比较平庸。虽然稍有曲折,但无甚传奇。然记录一下,也

未尝不可。


初闻深圳


我是1983年进入了陕西省委党校理训班学习的,学制是大专,脱产两年,系统学习马哲、政经、科社、党史、党建这五大门课。这是当时为适应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对干部的需要,党校教育正规化而面向全社会通过报名考试录取招收的第一批学员。到1985年,两年期满,本应毕业,我们却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毕业,一是再多学两年,或继续那五大科,或选择新开的经济管理专业(盖因党和国家已经把工作重点从阶级斗争转为经济建设),毕业为本科学历。这时,已有同学既不准备继续上学,也不想毕业后回原单位甚至也不在陕西待了,而是要联系去深圳工作。这样,深圳因有了同学的这个媒介才第一次似乎与自己接近起来。但是,我深感自己知识贫乏,就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念书。两年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从党校毕业,没有回位于咸阳的原单位,而是被留下来在校刊室工作,担任编辑。二是孩子出生不久,而妻子的工作单位还在咸阳;三是母亲突然患病身亡。虽然不断有前些年去了深圳同学的消息,然而我自己拖累太大,并不十分关心这方面的事情。在党校工作起初也很顺利,那时党校作为为改革开放提供理论支持的单位,携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的余威,思想比较解放,也有些学术氛围,我在其中亦想有一些学术上的建树,当然主要还是想解决中国现代化建设实践中的问题。但这时毕竟社会已经有了开放的活力,信息开始多元,经济特区发展的冲击力不时波及到相对落后闭塞的内地,让人听闻之下,总是感受到一些震动。而期间还真是有一些同学朋友,毅然决然地卷起了铺盖卷,陆续去了深圳。他们回来探亲,我们会找时间见面,听他们说深圳的情况。他们的讲述,也很引起我们这些固守内地的人对深圳的憧憬。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建立,当时认为,新开发地区的机会更多,于是有些同学同事,利用暑期去海南考察甚至联系单位,回来自然有一番描绘。记得那年下半年的某天晚上我们还曾在五楼校刊室的会议室组织过一个自发的推介会,来了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由一些从深圳海南回来的人大谈南方的形势,鼓动了很多人都蠢蠢欲动想去特区发展。总括起来,那段时间,深圳如何如何,某些同学在深圳又如何如何,这些消息,渐渐地种在了我们的心里,在等待一个起根发芽的机会。


初见深圳


那时工作虽然还好,但经济收入上,却是十分贫困,每月工资大概也就几十块钱,捉襟见肘。社会上早有一些人靠种种途径赚了不少钱,但我们这种单位的人却只能安贫乐道,虽然总是心有不甘。1988年,我只靠抽空参加中国首届酒文化节的宣传机构得到一笔意外之财,2000元报酬,成为我当时最大的一笔财富。所谓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理想与现实总是发生矛盾冲突。然后就是那件让人沮丧的事情。于是1989年7月,暑假一放,我就偕同同事兼同学赵飞南下,目标首选是深圳,但到底能否找到工作,心中十分茫然。我们自然也把身段放得很低,打算不论深圳还是珠海甚至海南,只要有要我们的单位,不论做什么事,都留下来。于是,我们先到广州,再转深圳。在西安到广州的列车上,我们竟意外地碰到了以前是同学、现在同为党校同事的郑建平,他也是要去深圳找工作。啊哈,看来去深圳是人人的向往啊!

登上广深线的列车,感觉就完全不同。干净卫生的车厢和文明礼貌的服务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没有体验过。出站踏上深圳的土地,刺眼的阳光让我有点眩晕感,灼热的空气也让人不太适应。不光是气候不适应,一切完全都是新的,环境,语言,氛围,行为方式,包括空气。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们的心里还是怯怯的,我与赵飞只能投亲靠友。深南东路的长安大厦是陕西人的老巢,赵飞和我有一个学长贺国奇在这里上班,另外赵飞还有个朋友也在这里。两位熟人把我们安排住在了一个宿舍里,贺国奇还塞给我们一把饭票,让我们在职工食堂就餐,这下解决了食宿的大问题,也让我们羞涩的钱囊不致于更加脸红。从第二天开始,我们便走上了漫漫求职路。当时已有一些同学在市政府、在一些企业、在蛇口招商局工作,我们求他们帮助介绍,也自己一个单位一个单位敲门去送简历和自己发表的文章,想的是广种薄收,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幸运之神降临。罗湖这边跑完,我们又搭车到蛇口,在蛇口招商局任秘书的张宏斌同学接待了我们,还为我们复印已经所剩不多的简历等资料,同在招商局任职的陈毅力同学请我们到海上世界吃饭。后来又见到了在一个私企做事的方忠同学,当然话题主要是怎么样才能找到事情做。可惜,我们当时思想还是比较禁锢,也担心自己没有经商的能力,所以求职的范围只限于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除了招商局,几乎没有去企业,也不了解都有什么样的企业,私企更不敢去。这样一来,求职的范围就显得有点狭窄,所以在深圳,几乎没有什么结果。

但是,深圳此行也长了不少见识:深圳如此之热,但深圳人出来都是西装革履,显得很正规庄重。你想在深圳吃上一碗面条,是要比登天还难,虽然也有所谓的云吞面,但这那里是陕西人所说的面啊!最让我纳闷的是,如此大夏天,深圳人不穿凉鞋,看着都热的波鞋却大行其道。在这里,我第一次亲近了大海。一个周末,已经在深圳工作了的同学相约去大梅沙,我们也被邀请,当坐着同学开的车来到海边,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大海。我不会游泳,但是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迫不及待地下到了海里,并且用舌尖轻轻地尝了一下,果然,海水是咸的!而当天晚上,承同学请客,我还第一次尝到了海鲜,吃到了螃蟹这样生猛的东西。我还记得我们游览了香蜜湖度假村,那时的香蜜湖似乎还是郊野的感觉。天很闷热,我的衣衫被汗水湿透。还记得有次回来晚了,在长安大酒店斜对面的南方联合大酒店一侧,当时有个小饭店,便在那里用晚餐,口袋钱少,我又不太爱吃肉,于是点了一盘炒通菜,但要了五碗米饭。那一次我吃得相当窘迫,如芒在背。

大约一周时间,我们结束了深圳之行,赶赴珠海,虽仍有朋友介绍我们给他在珠海的朋友,但珠海的整体状况显然不能与深圳相比,我们大约只投了二三份简历就继续南下,又到海南去了。

海南已有好几个原来的同学同事,葛韶峰同学已经在海南市委党校上班,党校当时在五公祠对面,学校安排他暂时住在当年日军司令部的一栋小楼上。葛韶峰与太太热情地接待了我俩,安排我们住在他们家里。在海口,因为特区新立,热气腾腾的感觉。在我们的努力下,有一个公司接纳了赵飞,我也在另一家公司谋到了职务,看了我的材料,公司老总拍板说:你来做办公室主任。知道我的工作关系还在单位,就联系海南人才交流中心给单位写了一个商调函,让我回单位办理调动。但那时,人事关系的调动并没有那么容易,我回到单位,便被会议、清查等事件团团围住,去海南的事最终也拖黄了。


再下深圳


去海南的事被拖黄以后,只好又在单位上班,心里也并不怎么后悔,因为海南的教育相对落后,即使去了,小孩的上学也是问题。这时,郑建平却已在深圳市政府的深圳市投资促进中心找到一份工作,后来才明白党校已经同意放他调离。郑建平是有心人,到深圳后,把给我在深圳找单位作为己任。1990还是1991年,深圳市投资促进中心来西安招商,李清森局长亲自带队,经郑建平介绍,我带着自己的资料赶到酒店面见李局,李局看了资料后还比较满意,说有机会的话可以考虑,这样我算是成为一个备选的人员。就这两三年间,我周围的老师、同事、同学,又有不少人离开故土,纷纷南下,或深圳,或北海,或海南,而赵飞也在前一年去了深圳工作。他们这一去一来,又带给我们不少新的消息,深圳观念的开放、行政效率的高效便捷和,整个社会对市场规律的尊重,人们思想意识和行为方式的转变、个人收入的提高,确实让人向往。到了1992年下半年,深圳市准备进行机构改革,要扩大投资促进中心的职能范围,增加编制,郑建平看到时机到来,请示李局,同意我先来上班试用。所以是年八月,我再度南下,到深圳市投资中心报道。但毕竟人生地不熟,心里还是充满惶恐的。投资促进中心当时在政府二办,为工作方便,便安排我们这些试用的人住在科技招待所,吃饭在市政府食堂。恰在这时,北京要举办全国沿海开放城市改革开放成就展览会,全国20个沿海开放城市都要展现自己改革开放的成果,深圳市政府就把筹办展览的任务交给了投资促进中心,于是由投资促进中心成立筹展办,我还记得王众孚副市长给我们开会时的情景,筹展办后来在华联大厦租了办公室,郑建平和我都成为筹展办的工作人员,为筹备这个展览开始工作。

进入筹展工作后,才知道深圳有那么多的大公司,万科,莱茵达,飞亚达,石化,特发,赛格,中华自行车等等,这期间,我又亲身全程经历了92年深圳股市大风潮,因我当时只是持临时身份证来深,无法参与抽签,因此每日骑着一部破单车到处看排队和抢购的风景,并在风潮中被催泪弹刺激得泪水不止,还被武警一警棍打在右臂上,当即肿起一道高梁。后来我据自己目击写成一篇报告文学,一整版发在《西安晚报》的“万象”栏目,并获得了好稿大赛的奖项。

这次因为在深圳待的时间较长,与深圳有了比较深入的接触,耳闻目睹了许多创业成功或失败的故事,大家从五湖四海而来,素昧平生但彼此彼此,有点同是天涯闯深人的感觉,觉得今后的日子,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加运气,未来未知但希望在前。长夜无聊,电视里的930电影、飞图镭射卡拉ok流行榜,也是内地所看不到的,连街上步履匆匆的人潮,都是内地不曾有的景象,更不用说从晚上十点才开始的夜生活。那时感觉就连深圳的空气中,都充满了新活、奋斗、拼搏、蓬勃向上、生机勃发的味道。当然也有让人痛苦的事情就是每天为吃饭发愁,因为跑到政府食堂吃饭,人多,排长队太麻烦,就近改在华联楼下吃快餐,我当年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这种感受:“日复一日的米饭米饭米饭,吃得人望而生畏。”“每到饭时,虽然肚子饿的咕咕乱叫,但打来了饭菜,却是相看两生厌,引不起一点食欲。”但总得维持生命需要最基本的卡路里吧,于是只好强迫进食。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入深圳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6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落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11-23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520周冠打赏27000,共计27000
  • 2019-08-19
  • Enemy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8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入深圳记”用写信史的笔法写就,老到,简练,干货不少——从中可以窥见体制内工作者是如何从内地流转(调动)到深圳的,读来令人感概。与那些身无牵绊的年轻的打工仔、打工妹风风火火闯深圳不同,拖家带口的五味子选择了一条风险可控、相对稳健的“南寻之路”,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类型的南下“寻梦者”,在新深圳人中其实占了不小的比例,五味子的文章为他们的“入深圳记”做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历史注脚。
  • 不愧孙行者!火眼金睛,看问题入木三分!谢谢!

    回复

  • 摸着长发很顺滑,但我们喜欢看头发“起岔”。“三顾”,本身就饱含着一种执着,一种渴望,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儿。在信息量巨大的欲说还休中,我们喜欢这份“征服”的劲儿,喜欢这一份回头看从前,万事休的淡定。不能因为读者“喜欢”就停驻,必须要发疯一样奔跑,跑出喘息声,跑出叹息声,这种咏叹,是我们最宝贵的记忆和期待。常常,我们在别人的故事里读懂了自己懵懂的人生。
  • 谢谢评论和奖励!

    回复

  • 所谓好事多磨,三顾鹏城方才成功入深。虽然简短,好似只是开了头,看得不大过瘾,可就这不长的文字里,展现了入深的曲折与不易。有多少人,怀揣梦想,从内地来到深圳,又有多少人,在深圳折翅,回到故乡。这个城市演绎了多少入深圳记与出深圳记。像作者这样,三出三进者少,这种精神值得书写。能留在深圳,不说大浪淘沙,那也是经历了诸般考验的。深圳的热度与光环一直都在,一代代入深者,还在演绎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入深圳记。
  • 谢谢评论及奖励!

    回复

    • 熊宗俊1布衣2019/08/16 22:50:39
    • 分享到: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 谢谢评论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14 12:01:05
    • 分享到:
  • 赵老师这篇文章很短,只能算是入深记的引子,但里面蕴藏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那些实名的朋友同事似乎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地呈现了那时的片段。赵老师入深历程颇为曲折,好在有了好结果,如今也26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里程碑,每一段经历都值得铭记,每一位遇到的人都值得感恩——我认为这是入深记的宗旨。看到每一篇文章中隐含的真实信息,隐含着与这个城市息息相关的坐标、词语和我并不熟悉的故事,都会有种触电般的畅快。
  • 阅读小说是一种对虚构人生的快感感知,阅读非虚构却是对真实人生的对位解读。从每一个作者身上,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发展变迁,版图拓展,人事纷繁,立刻可以感知城市的魅力所在,否则也没有那么多人执着地奔赴而来。
  • 鉴于此,我很期待倚平叔能将26年的深圳阅历如画卷般展于我们面前,让我们有幸从他的角度观照这座城市的成长时序、美好点滴,以便温习不曾经历过或忽略的那些深圳往事,进而感受入深者身上与众不同的韵味和气息。
  • 谢谢飞泉!我可能对主题理解得狭义了一点,但后续要写,却太多的话。还待以后。你的评论文字升华到了理论的高度,比我的文章水平高多了!

    回复

  • 哈:《三顾鹏城方入深》,其实故事挺多吧。从文章中让我了解到,你入深圳算是顺利的,调过来。许多来深圳打拼的人,是通过多种渠道才入深圳户口,当然,现在要入深圳也很好入,本科学历愿在深圳工作,都有许多优待政策。建议作者再将这篇文章续写,入深圳后的故事,每个来深圳的人,都有许多故事,无论是环境、饮食、气候,语言,一切都有跟过去不同。包括身边的人物,都是可写的素材。读下王健顺老师的文章,就明白我说的意思。
  • 谢谢!

    回复

  • 还可以继续写啊,读得不过瘾。这三入深圳还真有点意思,虽然不同于普普通通的打工者一样,没有那么多悲情故事,肚子都没钱填饱,住也没得地方住,相比之下,作者到底是有能力的人,资质不一样,有可靠的同学。虽然个人的经历没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但语言平实,也有可读性。如果把扎根下来所经历的事情多写一写,也是一篇不错的纪实文章。
  • 感谢评论!所谓“入深圳记”,我理解只是写道进入深圳就算结束,因为要再写在深圳的经历,那就“说来话长”了。因此没有多写。谢谢!
  • 写到,不是写道,笔误了!
  • 此入深圳虽点到为止,我等认为若能在深圳一番崛起再搁笔也无妨,未来可不写,留白以作展望。
  • 谢谢!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4 11:02:46
    • 分享到:
  • 一个个入深故事告诉我们,深圳的宽广胸怀,随时欢迎你来。
  • 谢谢!

    回复

    • 五味子1布衣2019/08/13 22:59:29
    • 分享到:
  • 第二个小标题“初见深圳”的第一行,“每月工作”应是“每月工资”。惭愧!
  • 已经修改

    回复

    • 五味子1布衣2019/08/13 22:14:04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先生打赏!愧领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睦邻友好
  • 睦邻友好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3624
  • 2
  • 68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