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生子
  • 点击:2861评论:222019/08/15 15:27


(作家一连敲了三个小时键盘,他起身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走出书房,大概是进了卫生间。)

深圳龙岗。周冬媚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内心不免紧张起来。她脱掉衣服,左看右看,看看身材有没有产生变化。乳房似乎更加饱满,坚挺了,腹部微微凸起,但还平滑,细腻,泛着银光。

她苦恼,怎么一下子就怀上了呢。她不想怀孕,这样会破坏她的好身材。

她倒了杯温开水,拿着水杯喝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是谁让自己怀孕的。

她得第一个找唐集。

唐集是她的同事。他就住在路口红绿灯对面的出租屋上。周冬媚记得那次公司宴会,她喝醉了,是唐集搀扶着她,一瘸一拐地把她送回房间的,然后把她放倒在床上。之后她就沉沉睡去。唐集对她做了什么,只有天知道。

到了红绿灯路口。刚好是红灯。周冬媚看了看对面的倒计时。还有六十四秒。各色车川流不息,像是河流里的鱼儿。多日不下雨了,天气有点干燥,灰尘多了起来,随风漂浮在花圃边。

绿灯了。周冬媚跟随行人过了斑马线,来到唐集的出租屋前。她给他打了个电话。

唐集下来开门。这门是从一楼就锁住了的,所以须得唐集下来开门。

唐集开门的第一句,就是懒洋洋的你来了。

周冬媚不说话,只是跟他上楼。这楼梯有点狭窄,如果是肥胖点的人,或者大孕妇,估计得侧身上去。

唐集就住在五楼。周冬媚跟随唐集上到了三楼,又开始发牢骚了,怎么不安个电梯?

唐集又不厌其烦地解释说,这是旧楼翻新的,没有电梯。也正因为这样,房租才便宜一些。

进了唐集的房间。这里简单得让周冬媚一看见就想笑。一床一台一椅子而已。周冬媚每次来都坐床沿,唐集则坐椅子。好像他才是客人。

唐集本来是坐到椅子上了。他见周冬媚没有坐床边沿,就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周冬媚没有像往常那样自己去拿水喝。她看了看房间四周,就将目光盯上唐集的脸,说,我怀孕了。

唐集没有吃惊什么的,淡淡说,关我啥事。

周冬媚追问道,那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唐集笑了笑,说,那晚我帮你脱掉了衣服。

周冬媚说,那你还说没你的事?

唐集说,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

你把衣服吐脏了。没把它脱掉,我良心上过不去。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见过。但我向天发誓,我没有干过那事。

唐集说的应该是真心话。他们虽是异性,但却是闺蜜一般。这在公司上下都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唐集对周冬媚说,你只适合做我妹妹。周冬媚对唐集说,你也不是我的菜。

但他们就是形影不离,上班,下班,逛街,吃火锅,爬山,冲浪,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在周冬媚记忆中,唐集无数次帮助她度过各种难关了,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比亲哥哥还要亲。唐集每次把钱塞到周冬媚手中,都是一句哥给,让她感激涕零。不错的。他是她的亲哥哥了。这兄妹之情比天高比海深。哪有兄妹上床的道理?再说,那晚唐集没喝酒。他从不喝酒。也就没有酒后乱性的可能。

排除了唐集,周冬媚只有把怀疑的枪口转向张玉强。张玉强是她读大学时在学生会认识的一个师兄,也是她心仪的白马王子。可惜他当时就名草有主,她在另一个城市读大学,彼此是青梅竹马来的。由于地理优势,周冬媚可以随时靠近他,但她发现,他的心却在远方。据张玉强说,大学毕业后,他们很快结婚,而且养育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由于独生政策,他们只能生一个。她在做剖腹产的时候顺手做了绝育手术。他内心既欢喜,又悲哀。

周冬媚在周玉强结婚之后伤心欲绝,发誓不再嫁人。

但后来发生的事,真让周冬媚羞于启齿,也不堪回首。

那天,周冬媚找上张玉强家。她知道他妻儿要回娘家。待她前脚一出,周冬媚后脚就到。张玉强一开始就明白周冬媚的葫芦里装着啥,于是不太欢迎她进屋。但她强硬闯了进去。周冬媚对张玉强坦白,她不想拆散他的家,她只是想得到他的身体,只需要一次就够了,死也瞑目了。

张玉强听了脸色煞白,说不要胡闹。周冬媚威胁他如果不满足她,她就跳楼给他看。说罢就跑向阳台。他吓坏了,赶紧抱住她。就这样,他们上了床。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特别戴了两个安全套,倒霉的是,他们结合不到一分钟,她还没进入状态,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特别大。他一下子软了。他仓皇从她身上爬下来。接电话。果然是他老婆打的电话。她说她在车站,忘了带身份证,叫他立即带过去,或者她回家拿。张玉强当然说带过去。可以说,那次做爱,他根本没有射精。应该不会怀孕。

周冬媚就这样把处女身献给了白马王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享受,草草收场,对她来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此后,她看见酒就想喝个稀巴烂。

虽然羞于启齿,但周冬媚还是和唐集说了。她问,会不会是他呢?

唐集又是淡淡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条精虫。

周冬媚无语。

唐集问,你怎么办?

周冬媚说,流产。

(作家回到了电脑前,坐好,噼噼啪啪敲打键盘,继续写。)

周冬媚有些慌乱地给张玉强打电话,一连几次都没人接听,爱你一万年的铃声一次次在她耳畔响起,又消失。

他可能怕我了!

正胡思乱想,张玉强回电话了,周冬媚赶紧接听,她听见一声冰冷的喂。

周冬媚告诉他,我怀孕了。

对方一下子陷入沉默。周冬媚知道,他紧张了,懊悔了,甚至恐惧了。

他沉默,让人怀疑是挂断了。好久才传来他有些慌乱的声音,别胡闹。

周冬媚说,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我一个人负责。与你无关。

我们谈谈。

嗯。

他们约好了在北道咖啡馆。大学毕业后,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喝咖啡。

她打开衣柜,选出最心仪的连衣裙,换上,到落地镜前摆了摆。然后抹了个淡妆。她有点可笑,这是情侣幽会么?

她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她用百度搜索到地址,也看到了公交车路线。她原本想叫顺风车,但听说常有女孩出事,于是她决定坐公交车。

她上了九路车,停停顿顿,过了大概七八个站,到了。她下车的第一感受是,有点想呕吐。

正午的阳光异常强烈,好像要把这个城市变成烤炉。路旁花草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远处的柏油路好像升起一股烟雾,看上去,迷迷茫茫。

她掏出手机,依靠百度地图,步行三四分钟,到了北道咖啡馆。这家咖啡馆门面装饰不错,文雅,浪漫,有一点点古典风格。

她推门进去,一股清凉将她包裹。旋即看见昏暗角落里一个挥手。她知道是张玉强,就走了上去,坐到他对面。

咖啡馆人不多,背景音乐低声萦绕,把每个顾客的心栓紧。他们坐在最偏僻的角落,显得有点滑稽。

张玉强有点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可能?

周冬媚低头不语,脸上飞起一道红晕。

他又说,你确定是我的?

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我都没射。说罢他一脸羞愧的模样,用手抹了抹脸。

她点点头,有点尴尬,但她有点满足似的说,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没射?

张玉强陷入了回忆,好像一头扎进湖水的老水牛。他皱眉头的尴尬状让她忍俊不禁,也让她有点甜蜜。

他想了想,说,是没有射,手都没脏过。不过戴套的时候,可能戴反了。

她问,这重要吗?

他说,听说不太好吧。

她说,我不是要找你麻烦,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要打胎。

张玉强沉默片刻,没有说支持,也没说反对。

她恳求,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他脸露难色。

她说,最后一次求你了。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微微点头,同意了。她上了他的车。她坐副驾。车内后视镜上悬挂着一张相片,是他全家福,女人幸福,孩子可爱,他呢,英俊潇洒。

刚到医院,狂风大作,瓢盆大雨下了起来。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整个医院都被风雨席卷住,到处迷迷蒙蒙,雨水冲刷着墙壁,哗哗直响。绿化树在疯狂地舞蹈,像是打了兴奋剂。

周冬媚想去挂号,张玉强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几乎被风雨声湮没。他举起手机靠在耳边,喂了一下。之后周冬媚看见他脸色悲哀,恐慌,不知所措。他拿下手机的时候,全身都是颤抖着,像是置身风雨之中的小舟,飘荡在茫茫大海。

周冬媚赶紧问,啥事了?

张玉强两手抓头,似乎将要嚎啕,说,完了,我家着火了!

这么大的雨,他家却发生了火灾,周冬媚总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

你老婆孩子没事吧?她又问。

孩子没事,但我老婆悬了。他没有说完,就跑到了大厅门口。一辆救护车刚好呼啸而至。他知道,他老婆就在上面。

他没想到,他在医院撞上了自己的老婆,生死未卜。

他近乎疯狂地扑向抢救室。但他没有看见妻子的脸面。摆在他前面的是几张需要家属签字的同意书。幸好孩子没有事,随后被邻居护送了过来。父子俩相拥而泣。

遭此变故,周冬媚也把流产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忙着和张玉强跑上跑下,交费用,照看孩子,等等。张玉强身上现金不足,信用卡也用光了,加上周冬媚的卡也刷了,还是不够。

张玉强得回家找存折。但家被烧毁了,哪里还有存折?他急得团团转。

周冬媚想到了唐集,她想他会帮忙的。于是她给唐集打了电话。果然唐集爽快答应,火速支援。此时雨变小了,淅淅沥沥,好像上苍哭累了,哭不出来了。

不到二十分钟,唐集冒雨抵达医院,他的雨衣湿漉漉的,衣袖也全湿透了。他把五千元交到了周冬媚手中,说是刚刚领到的工资。周冬媚把钱按到了张玉强冰冷的手掌。

(饭厅有人叫唤,作家匆匆敲完几句,就离开电脑,走了出去。他大概要吃晚饭了。)

在医院大厅里,并置着十几排靠背椅子。傍晚,医生下班了,这里由熙熙攘攘变得冷冷清清。周冬媚和唐集并列坐在一起,对面坐着的是张玉强。他儿子就依靠在身边。

张玉强说,我家的火灾原因不明。说完他就沉默不语了。

周冬媚听了张玉明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觉得自己的怀孕也是原因不明,不禁感慨万千。人生如戏,演尽了荒谬。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张玉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她只有沉默。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整个医院都沉浸在浓厚的沉默之中。医院里面一片死寂。虽然灯火通明,但似乎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张玉强最担心的是妻子的安危。她还在抢救室里没有出来。她的父母都赶到了,守候在手术室门前。是唐集把张玉强叫下来的。他说我们得好好聊聊。这个“我们”当然是指唐集本人,还包括周冬媚和张玉强。张玉强的儿子年幼无知,当然不属于,但他旁听也无所谓。他听不懂。

唐集看了看张玉强,又侧身看看周冬媚,说,我们好不容易相聚了在一起。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

张玉强摇头表示不知道。

周冬媚也跟随张玉强摇头。

唐集又看看他们,解释说,假如有一篇小说,不管它是长篇,中篇,还是短篇,我们三个人,不,包括张玉强的儿子,一共四个人吧,都是这篇小说的人物,都被作家安排到了一起。你们会不会觉得好玄?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实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8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8
  • 涸辙之鱼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9/12 17:13:16
    • 分享到:
  • 逻辑流的小说可读性在于,它只要建立了一个逻辑,并围绕着这个逻辑来推演故事,即使这个逻辑的初始设定再荒诞,故事也可以自圆其说,甚至荒诞的设定会使故事显得格外精彩。作者给作家笔下的人物以决定自己命运的自由,他们就宁可去死也不受控于人。而渴望被爱的人哪怕明知爱上的是一个虚幻的假象,也心甘情愿继续骗下去。故事用这样完全剥离现实的荒诞手法演绎,反而更凸显了人性的本质,这就是这篇小说不同凡响之处。
    • 棵子2019/09/13 00:44:52
    • 分享到:
  • 谢谢提名和点评。写作此小说时我还真哭了,我觉得自己在写作中触摸到了人性最柔软也最刚毅的部位。谢谢!

    回复

  • 一篇貌似荒诞的小说,实则乃表象外之象的佳作。谁愿意让别人主宰自己的命运。就算是“私生子”也有权表达自己的爱恨。每个独立的人物,都具有独立的灵魂,独立的思考。这份独立恰如“私生子”只属于自己。荒唐的人物关系和戏剧异位的离间效果,让真真假假之间存有一份本本正正的道理。
    • 棵子2019/09/08 07:40:19
    • 分享到:
  • 谢谢提名和点评,谢谢!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3:19:59
    • 分享到:
  • 我就是喜欢纯逻辑流的小说。
    • 棵子2019/09/02 00:35:04
    • 分享到:
  • 谢谢喜欢,谢谢!

    回复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 棵子2019/08/18 00:16:11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虚虚实实,世界本如此。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17 10:28:30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 棵子2019/08/18 00:17:43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言之有理。多多指教!

    回复

  • 看完小说再读举人进士和秀才的评论,让我又学到写小说的一种手法。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被“作家”巧妙安排,他可以让小说中的人物跟着他的思路走,可以安排他们的结局。是啊?这儿子是哪个的呢?看到最后,是“作家”的,他喜欢周冬媚,看她与张玉强关系好,把张的老婆支走,像鬼魂一样替张玉强上了周冬媚的身。还安排一个唐集跟周好得似哥们。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好的事,可以许多女孩子都愿意,有人保驾护行,有人种瓜。哈哈。
    • 棵子2019/08/17 00:11:27
    • 分享到:
  • 有人说,虚构有时更真实。谢谢指教!

    回复

  • 这确实是一篇精悍、纯粹的“小说”,深得科塔萨尔幻想小说的精髓。作家的创作过程、作家与小说人物的对话,透着一种元小说的特质,以及创作的“民主化”。篇幅虽然不长,但也极尽腾挪变化转折回旋之能事,让人读得兴味盎然,仿佛在经历了一番人物的纠结,一段创作的砥砺。必须承认,看腻了中国式肤浅、笨拙、重复的所谓现实主义小说,这篇小说的写法和风格让人惊喜。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
    • 棵子2019/08/17 00:04:07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久仰大名,多多指教!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9/08/16 17:37:38
    • 分享到:
  • 这是一个有文体意识的作家。有没有人尝试过,直接让人物跳出来指责作家对小说人物命运的安排?在我们司空见惯的或者说约定俗成的共识里,人物命运都是掌控在作家的手里。在小说中,作家就是闫王爷,他要谁三更死,谁也活不过五更天。但在这个小说里,作家反其道而之,作家笔下的人物,全部起义了,他们要集体逃离作家的控制。这个看似荒唐的处理,其实大有深意。作家想要告诉读者的也许是:世界自有规律,谁也操控不了谁。
    • 棵子2019/08/17 00:07:09
    • 分享到:
  • 兄过奖了!谢谢解读!

    回复

  • 我应该猜得到这个作者是谁。这好像是一个女作家、还应该是老作家吧,看来她的写作技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写小说越来越小说专业了。故事精彩,情节很吸引人的。我一口气飞快读完,快得像闪电,没容我想象的余地,一切都被作者巧妙安排好了。故事中人物被小说家牵着鼻子走,我被也被你牵着鼻子走。读后也令人回味无穷。
  • 你错了,这不是一个老作家。也不是一个女作家。因为我认识他。。
  • 其实我还想说:这好像是你写的一样。
    • 棵子2019/08/17 00:08:38
    • 分享到:
  • 你猜对了一半。我是男儿身,女人心吧。哈哈。谢谢指教!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6 10:13:44
    • 分享到:
  • 挺荒诞的一个故事。作者与故事里的人物在对话。《红楼梦》里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又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 棵子2019/08/17 00:12:38
    • 分享到:
  • 身处荒诞的世界,写作望尘莫及也。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100
  • 1
  • 34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