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真诚的诗歌秉烛者
  • 点击:1954评论:42019/08/16 10:51



与诗人杨华之在博客上认识。他在东莞,我在深圳。因为工作的原因,未曾见面,只在微信上往来。但不影响我们对诗歌膜拜与交流。

他的诗歌给我第一印象:诗歌思想积极,语言朴实无华,在细微处见大场域。将身边熟悉的景物,重现了其本真,把真诚交给读者。他是很接地气的诗人。

2017年10月,他出版了一本诗集,名字叫《微光》。他送我一本,并签名:我们一起写诗。我喜悦之外,就是感激。感激一位真诚的诗友。我一口气读完了诗集,他的诗歌写的真好。读完之后,就产生想写点东西的念头,但一举笔,又不知道如何写才合适,更多的是被那些诗歌的场景陶醉,被那些诗歌的率真陶醉。象一种微弱电流流过身体一样。也因此,搁笔放置。

时间可以考验很多东西,包括诗歌存在的继续。时隔多年,我再次读这本诗集,依然有品味一杯绿茶,有清纯而带有淡淡的香一般。沉淀了这么久,觉得应该写了,因为他诗歌的真诚,因为他在诗歌领域里有别于其他。

在这本诗集的序言里,述说了诗人的对待诗的观点:一个人的写作决不应该是为了愉悦自己,这只能说是写作意义的最小存在。而写作的目的,肯定是为了打通作者与读者内心的感知,并扩大这种意义。诗人呈现的生活态度,对诗歌的感悟,将诗歌实质意义,锁定在尘世的卑微者身上,包括一亭一楼,一山一河,一草一树等等,向我们传递小小的微光,传递一股暖流。

诗歌的开篇《巍焕楼》。诗中引用一句:“存在不以唯我自居”。这句,把这首诗的厚度和内涵闪出亮光。其中,运用了典故。巍焕楼,又名状元楼。建楼何时,何人,何意?一下子把人带入沉思。虹桥晚景,木棉树撑起暮色,楼前的老者,休闲自得,手摇蒲扇,镜片闪烁着清凉的微光。这些,历史,文化,精神的元素融为一体,诗歌的意境就象被清风徐徐开启一样,在此楼前,在此道滘河旁,莫过于悟道,与欣赏河景。再次提醒自己,“我从过客,变成归人”。在尘世中,卑微者身上的微光,真诚地传递给世界的人。

巍焕楼,是属于东莞的。《夜宿观音山》,这观音山,也是东莞的。夜月皎洁,观音山宁静,夜色深邃,一枝莲花托举的安详……让诗中的小我,清净内心。放下纠葛,抛开傲气,深知忏悔,悟出感恩。净瓶,柳枝,大爱之物,崇尚之物。一种爱在天地之间尽显来源。慈悲,博爱,感恩,会布施于虔诚的人。读到小我的虔诚,同样折射出大我的无量。

诗人在东莞生活,对那里的天气情况写得非常到位。《东莞的冬天》,“像春天。香樟的叶子正流着绿/榕树叶仍然无动于衷/广玉兰还是华盖如云/尤其是八月桂花,香在十二月的腮边/唯有秃顶的木棉树带来/小小的冬意:像小时候/我的过错应得得惩罚,父亲只是/用一个指头/在我的额上轻轻一点”与“老家大雪封门/寡言的父亲打来电话,让我/多穿点衣服”形成对比,景象对比,老家湖北下大雪,东莞春意依然。诗人在东莞,其父亲在老家,通过电话传达父子之情深。光秃的木棉树枝,像父亲的手指。诗情画意,凸显出一种思念,一种暗示,一种鞭策。给人一种正能量的传递,给人一种暖流。

《清溪湖边》,不管是“深秋时节,清溪湖边/她向我绽放着曾经的笑颜”,还是“他不知道这一幕,与环抱的群山,还有/几只飞翔的白鹭/同时定格成清溪湖的倒影”,甚至“我找到了隐世之所在/光阴此刻成为静止——掬一捧湖水/润入喉咙,或洗手濯足/曾经的忧伤与疲倦消失殆尽,宛如梦后重生”。读后,初感诗行借景抒情,托物言志。细品味,湖之美,给人增添了一种美享受。给凡人的忧伤,疲倦,困顿的压抑心情,潜移默化地消除。这不正是一种微光吗?同样,也给读者打开了一扇门,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获得一种新的向往。

诗人诗写的内容,立足于东莞,围绕东莞的景物,风土人情而写。同时也是东莞人的骄傲。此诗集,是东莞文化的一小部分。

这些年来,诗人一直努力专注于诗歌创作。已经形成了其的创作风格:画面的呈现。通过叙述和抒情的方式完成。对于这种写作方式是值得传播的。这是古诗的精髓的延续,正是诗歌如画的真实写照。正如这诗集引用他的话:“诗爆发于画面与动感的瞬间,裂变于有形与无形的穿越。”“诗不是哲学,不是教条。”“我将象形当作诗写的第一要义。”这是他体悟的真谛。这些,在以上举例的《巍焕楼》、《夜宿观音山》、《东莞的冬天》、《清溪湖边》中清晰可见。

他的诗歌,之所以感动人。还有以下的方面:

首先是情。全都是真情流露。这情中,体现了真实性,真诚性。从而有了理性,美学性。在此,能切身体会到。对于一个诗歌爱好者的我,是无比兴奋的。《兰花》:“为了不辜负一条命/他必须活着。这些天我大病初愈/每日侍弄着它,面色亦一天天红润起来”。惊叹于其深情的抒写,把一种相伴相依的立体空间写出来了。

其次,是旋律。他的诗歌旋律是很明快的,很清晰的。在内心中有一种律动。叙述出结构,结构产生节奏,产生旋律,产生美学。诗歌语言作为情感的载体,只是一些符号,表达需要准确,决定了它不需要改变本位,即它的本意。常有诗人,故意去修饰词语,达到美化视觉效应。那是肤浅的,表层的,错误的。就算多么华丽,也顶多是一种技巧。称之为“术”。而真正的奥秘,就在于结构。心的律动。这旋律产生了诗歌的意境。结构才是诗歌真正的“道”。才是正道。读他的诗歌,找不到华丽的词语,找不到虚拟的,或者故意的表情,没有自娱写作的成分。《水中的道滘》,“我也成为幸运的一族,融入这/倾心的仪式。水中的道滘/一艘腾飞的龙舟/我手握双桨,喊起威风的船工号子”。一动人的场景,就这样被叙述出来,节奏,旋律,美学就这样落地了。

第三是意境。读很多诗人的诗歌都缺乏意境。他们用了很多意象,错综交杂地排序,满以为很到位。殊不知,他们心路不清,营造不出氛围,产生不了诗歌意境。以为别人读不懂,就是有水准的好诗歌。却出奇地叫喊,深邃,不错。一个接一个的叫喊,跟风严重。诗坛,蒙上了一团的化不开。其实,他们忘记了意境。其实,意境是诗人将情感寄托在意象上折射出来的氛围。倘若意象乱,折射的氛围也乱,何谈意境?但诗人杨华之的诗歌,贵于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保持着自己的真知灼见。他的诗歌,情感是真诚的,清晰的,每首意象用的也不多,意象之间有密切的联系,折射出来的意境是很清晰的。《虎门炮台》,威远、镇远、巩固、永安、横档炮台,重重防线。前方抵挡顽敌,后方软弱哀鸣。时光荏苒,都已成为历史。摸摸台基,摸摸炮筒,是历史的缅怀。“你看,远方那只鸥鸟,秉承虎门之基因/搏击风雨雷电,永远都是浪尖上的宠儿。”以表东莞人民的后代,永记历史,永远是刚烈的好男儿,卫国,保家。这深邃的意境,水到渠成地展开了。

最后,我从他的诗歌里总结出几句话:诗意本来有,日常既陌生。叙述出结构,一切自然来。感动于他持之以恒的诗歌创作的毅力,真诚的诗歌传递,暖流传递,在此祝福,也以此共勉!

杨辉腾/ 2019.6.23写于深圳

——选杨华之原作:

1.巍焕楼

河水落了又涨。这应该是

一天中的第二次轮回

虹桥晚景,我还不愿意离开

楼门上的匾额与

楼脚的夜来香,已遁入

一棵木棉撑起的暮色

消失的只是词语的碎片,真正的思想

仍旧是依稀可见的

楼顶的杂草和斑驳的石墙

“存在不以唯我自居”

这不是我的喃喃私语,这是

一块砖石敲击的回音

它顺从历史、文化、精神的滋养和呵护

吸纳来自四面八方的飞鸟

和小小的蝉鸣……我倾心于这

短暂一瞬:坐在楼前的老者

手摇蒲扇,镜片闪烁着清凉的微光

平生的境界与幸福

莫过于这样:在此悟道、在此赏滘

我从过客,变成归人

2.夜宿观音山

请布施于我。这清幽的月色

照得见我繁杂的内心

此刻观音山多么宁静,深邃的夜空与

一朵莲花托举的安详

互为倒影。我双手合十

听时光从指缝间

流出涤魂荡魄的禅音。一秒,两秒

不再沾染俗世的杂尘

我将真身供奉于你

放下情感的纠葛,抛开虚伪的傲气

只用膜拜和感恩,吐出

内心封存的秘密和忏悔

我该好好用眼睛看,用耳朵听

摒弃嘴巴不必要的言辞。当清风

裹着晨光熹微的汽笛声漫过小树林

我绝口不提喧嚣和幽怨

我只提永恒的祈祷词:净瓶、柳枝

这天地之间大爱之源,何时才能

让一滴圣洁之露,轻轻滑过我布满虔诚的脸

3.兰草

好些天过去。新栽的兰草

叶片终于听起来

来自乡下的纯种植物,异地的花盆

总是让它水土不服

脱胎换骨的时刻还是来了

为了不辜负一条命

它必须活着。这些天我大病初愈

每日侍弄着它,面色亦一天天红润起来

4.东莞的冬天

老家大雪封门

寡言的父亲打来电话,让我

多穿点衣服。我说嗯

东莞的冬天不冷

像春天。香樟的叶子正流着绿

榕树叶仍然无动于衷

广玉兰还是华盖如云

尤其是八月的桂花,香在

十二月的腮边

唯有秃顶的木棉树带来

小小的冬意:像小时候

我的过错应得的惩罚,父亲只是

用一个指头

在我的额上轻轻一点

5.凤岗碉楼

远远地,看到它楼顶几棵枯萎的荒草

在秋风中无力摆动,我把它

比喻成一个垂暮的老人

可当我走近,看到斑驳的墙壁上

数不清的单孔并没有因为

风雨的侵蚀而陷于无形

也许我把它当成一个巨大的墓碑更为合适

我应该,焚香祭奠

那曾经被炮火轰开的豁口处

随着砖石重新填埋的

该有多少血性之魂。只要我愿意

随便从哪一个射击孔都可以

掏出一根白骨,它无名无姓,没有

哪怕是小小的一朵鲜花插在楼底

在一只误入歧途的蝴蝶眼里

花团锦簌已成为街心公园的主题

它匆匆飞去,留下我

看着这孤单一隅的碉楼

不过是扎在凤岗大地上一枚生锈的铁钉

杨辉腾,广西容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散见《打工文学周刊》《三峡诗刊》《大道杂志》《佛山文艺》《未央文学》《山东文学》《太阳诗报》《中国诗歌》《诗歌周刊》《大别山诗刊》等。有诗歌入选《东边的城》《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实力诗人代表作名录》《读出的禅意--2015年度禅意诗选读》》《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等。2015年出版诗集《西河屋》。

  • 1
  • 关键词:诗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杨辉腾5进士2019/08/21 14:45:00
    • 分享到:
  • 感谢悠悠文友的鼓励,感谢你的提读,问候!
  • 回复
    • 杨辉腾5进士2019/08/18 11:06:56
    • 分享到:
  • 感谢深圳老亨老师的鼓励!
  • 回复
  • 这个时代诗人很多,我越发觉得写诗不容易,写好更不容易。还有人愿意为诗人写评论至少说明他还能赢得读者,若不是喜欢,欣赏他的诗歌风格,谁还会为他做评论呢。洋洋洒洒千多字的评论文,作者也是费尽了脑子阅读,花了心思写的。人个认为诗歌写得好不好,评论写得好不好,先不说,因为我不太会评价。实在是因为诗人和评论作者因热爱而写的。
  • 感动于你真诚的留评。朋友告诉我,是缺乏酒肉香的文学,是完全出于自觉性的纯真写诗,或许是一种傻气,但傻气有时直逼人的本身,像替换些老去的细胞!不管怎样,做到无用之用大用就好,与文友共勉!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2星
  • 2钻
  • 杨辉腾,广西容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散见《佛山文艺》《山东文学》《中国诗歌》等。出版诗集《西河屋》。
  • 杨辉腾,广西容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散见《佛山文艺》《山东文学》《中国诗歌》等。出版诗集《西河屋》。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7
  • 48400
  • 58
  • 2590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