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 点击:11143评论:312019/08/23 20:55

在我少年的感知中,铁轨就像平铺在大地上的梯子,一节连着一节,从这个站点延伸到另一个站点,一直延伸到我无法看到和没有到过的地方。这些地方有着不同的名字,它们就像沙粒一样摆在地图上,被或黑或白的线段两两相接,成为铁路线上的接点,成为大地之梯的坐标。

与乡村搭靠在墙壁上的木梯或竹梯不同,与城市的电工、泥瓦工们使用的可以双面支撑的铝合金叠梯不同,铁轨这样的梯子更长,更坚固,它不连接上下,只贯穿南北。在必要的时候,它还会舒缓地拐一个弯,再拐一个弯,甚至把自己蜿蜒成一条长蛇的形状。不仅如此,它还能借助宽厚、敦实、高耸的桥墩、路桩,把自己横跨在某条河流或某个湖泊的两岸;借助隧道在山体上洞开的拱形大门,把自己逶迤在隧道内外不断变换的明灭、黑白之间。

铁轨紧扣在大地的胸膛上,它是火车永远的履带和辙痕。当铁路工人检查路况的时候,它们会被坚硬的锤头敲打出金属的声音。那些“叮叮当当”的声音一定是从它们的骨头上发出来的,清脆明亮。更让人无法忽略的,是火车从铁轨上呼啸而过的声音,那声音加倍地响亮、轰隆,有着内在的节奏,与火车的奔驰相伴相生。那声音一定是铁轨与火车的合唱,是铁轨与周边空气的共鸣,是从铁轨的嗓子、火车的喉头上发出来的,一定经过了一段时期的沉淀、构思、酝酿,才得以爆发。

在我十岁之前,火车对我而言还只是一个传说,还只是一个停留在图画上的平面影象。那时,我还没有见到过真正的火车。虽然我时常听到从远方打工回来的人讲起火车,说火车是一条可以穿山过河的钢铁长龙,说火车可以像闪电一样在黑暗的夜空发出颤栗的轰鸣,说火车可以把北方深山里的煤矿拖运到遥远的南方。

在听到一些有关火车的描述后,臆想中的火车开进了我童年的梦乡。在梦中,我看到了与乡村不一样的房子,与田野不一样的大地,与乡亲们不一样的人群。但梦醒之后,我看到的一切又消失不见,只有低矮的平房、笨拙的土车、饱食终日的羊群在我身旁。在反复的梦,反复的失望中,火车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成为我童年世界中一个令人沮丧的物件。我甚至绝望地认为,火车会像天上的月亮一样高不可攀,我无法把火车当做一匹漂亮的骏马,骑乘在它那结实的背上。

也正是因为我们家乡没有火车,外出打工的父亲才会坐上嘟嘟冒烟的拖拉机去隔壁县城坐火车。那年,我只有七岁。我挣脱出母亲的手,在乡间土路上哭着喊爸爸,哭着追赶远去的拖拉机,结果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磕破的膝盖所留下的月牙儿般的疤痕,就这样被我携带一生。

就这样,在我孩时的意识中,火车便与我有了这样一种亲近而又遥远的关系。它似乎是有意将我们的村庄忘记,将我们忘记,将我们与那些外出打工的亲人分开。它似乎有意将我们的生活隔绝,让我们的村子孤立在家乡那片一望无垠的平原上,而没有更多与外面世界的联系。我曾经试图拒绝与火车有关的见闻,因为像它一样遥远的事物,对我们这些乡下孩子们来说,是不可望,更是不可及的。它用一双无形的手牵引住我们的想象,它让我们的想象在一片虚无中四处游荡。但这游荡所带给我们的,更多的是一种求而不得的好奇和折磨。我索性不再关心它,于是,一遍遍在心里说:火车,走开;火车,走开。

可是,我无法解除火车对我们的村庄所下的咒语。村子里的男人一个个出去了,女人也一个个出去了。他们都是赶到隔壁县城坐着火车出去的。但火车把他们带往了哪里,我却不太清楚。即使有人告诉我一些陌生的地名,我也会因为名字的生疏而不知所云。我也不知道那些男人去远方做的什么活计,有没有春种秋收,夏耕冬藏,有没有从节气和农谚里察看出庄稼的长势,土地的贫肥,并据此安排自己的作息。那时,我还幼稚地以为,城市只不过是另外一块庄稼地,而没有想到它和乡村居然有着这么大的区别和隔阂。

第一次见到火车是在我十岁那年,表哥带我去隔壁县城兖州送货。在摩托车驶入兖州县辖的时候,我听到了汽笛的声音。那声音如同一支长号,悠扬地响彻在空旷的山野之间。在听到汽笛不一会儿后,顺着表哥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远处的火车在绵延的铁轨上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直到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缩小到远处地平线上的树影之中。我久久地注视着铁轨,目光在铁轨延伸的起点和铁轨消失的尽头之间来回游移。我确信火车去了更为遥远的地方。我确信沿着铁轨延伸的方向一定能够找到在外打工的父亲,而父亲在返乡的时候,也一定会沿着这条铁轨回到村庄。自那以后,火车的汽笛声和它长龙一般的形象就在我的脑海中扎下了根,成为我在记忆中不断回放的镜头。

第一次坐火车是在我高中毕业那年,我独自一人从山东梁山南下深圳,探望远在两千公里之外的父亲。让我特别郁闷的是,每天只有一趟的火车凌晨两点多才停靠在梁山站,而且仅有二分钟。深夜里进站,困倦中候车,我没有清楚地看到一列火车停下后靠站的样子。因为那时的我站在昏暗的站台上,满嘴沉默,一身疲惫,恨不得变成包裹睡在地上,在火车到达的时候被人拎上车厢。

在晚点后的巨大失望中,姗姗来迟的火车最终还是来了。尽管一丝勉强的喜悦被压在了心底,但内心里的一阵惊慌还是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这惊慌不仅在等待上车的人的脸上,在等待下车的人的脸上也有。车外的人怕上不去,车里的人怕下不来,于是,伴随着下车人的一阵拥挤,原本排列整齐的等待上车的队伍一下子就散开了,任凭检票员大吼大嚷也无济于事。现在想来,当时的我连火车的门是在哪里打开的都没有看清,就被拥挤的人群塞进了车厢。

安顿好行李,终于可以安心站着了,然后再环顾四周,寻找下一站可能腾出的座位。看着塞在火车里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不由得佩服起火车来了。它实在是比乡下的拖拉机、三轮车、土牛子更高明,更伟大,居然能够装得下这么多人,这么多行李。这是我对火车最初的好感。

被塞进火车里的人,很多都像是我的乡亲。即便拥挤不堪的车厢无法舒适地安放他们的身体,他们也能够保持长久的愉悦与自由,甚至可以把身子灵活地蜷缩到座位下面,在持续颠簸的路途上释放出惬意的鼾声。有些人,则不然,他们和我一样,正在远离家乡的路途中,离乡时的灰霾还笼罩在他们的面孔上,并在他们困倦的眼睛里投下了一片阴沉。

或许,在这沉闷、拥挤的火车上,他们正盘算着安排那份尚未得到的务工报酬:给长年卧病的老人抓更好的药,努力供成绩优异的孩子考上大学,在简陋的房子里置办些像样的家具,为留守在家的妻子添几件新衣……看着他们朴实、老相的面孔,听着他们粗鲁、真实的语言,我仿佛回到了自小生活的村子里,仿佛回到了在外打工的我的叔叔、伯父们之间。正是因为这种亲切感,我更乐意与他们攀谈,在交流中知道一些他们家庭生活的细节,听到一些关于他们的相似却又个个不同的故事。

在以后多次乘坐火车的经历中,我发现了这样一个比喻。火车就像一个铁皮包成的粽子,其中的糯米当然就是拥挤在车厢里的人和行李了。如果赶上节假日,特别是农历新年,这粽子就会被包得严实合缝,糯米们被挤压在一起,甚至扭曲变形。如果适逢客运淡季,这粽子就会被包得松松垮垮,里面的糯米会时不时地串门、走动,有足够的可以活动的空间。我们都曾做过铁皮粽子里的糯米。

几分钟后,我对火车的惊叹还远没有结束,火车已经开始奔跑起来了。窗外无边的黑夜是多么贪婪,它淹没了稀稀疏疏的灯光,让我无法看到外面的风景。在黑黢黢的夜里,可以随意变幻形状的风使劲儿拍打着车窗,仿佛要推开玻璃,吹进到车厢里来。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一股寒意似乎就停留在耳际,靠近车窗的人慌忙去紧一下车窗把手,然后放下窗帘。巨大的黑夜似乎就这样被隔绝在外了。几个小时后,早早醒来的乘客拉开窗帘,窗外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不过多久,太阳就一点一点升起来了。火车行进在开阔平坦的地方时,透过车窗就能看到沐浴在晨曦中的河流、湖泊、坟地、山林,更有那些零星散散的村落、稻田、茶园。

火车继续往南,我几次看到大片的城市,大片的江河,大片的丘陵,更多的则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连绵起伏的山峦。那时的我才开始真正读懂地理教材上的京广线,才知道在这条铁路线上的聊城、荷泽、阜阳、麻城、九江、赣州、龙川……这些地名与现实地理有着怎样的对应关系,才知道“幅员辽阔”这样庞大的词语到底是怎样的概念。从北方到南方,在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颠簸之后,我来到了温暖湿润的深圳,才知道春天竟会如此迷恋这片南国热土,太阳竟会这样眷顾这片红土地上的山水草木,才知道把楼房盖到云彩飘动的地方不是传说,才知道在秋天的北国风光中,背着棉袄棉裤南下深圳是一件多么滑稽可笑的事情。

在拥挤的铁皮车厢里,广播中的音乐被嘈杂声淹没掉大半,打牌的,聊天的,磕头打盹的,照顾小孩的……几乎所有的人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消遣时光的方式。我无法听清背后的说话声来自哪一个人的嗓子,也无法辨别一阵意外的喧闹来自哪一撮人群。但我相信,那些拥挤在一起的回家和离家的人,他们的气息和心跳一定是火车行进的动力之一。所有乘客的心脏合并在一起,组成了一颗庞大的火车心脏,并形成了强烈的脉冲,而这脉冲恰好淹没在火车的呼啸声里,不被乘客们听见。但这声音是真实存在着的,它配合着大地的胎动,配合着道路永不停歇的延伸,在时光的流逝中,演奏着它所特有的旋律。在这无声又似有声的旋律中,乘客与火车一起行进在穿越苍茫的路上。与此同时,那些车窗外的景物正以同样的速度向相反的方向飞离。

这种反方向的飞离,让我固执地认为,在某种程度上,火车是铁轨的叛徒。它们相互依存,却又背道而驰。铁轨平铺在大地上,为那些互不相干的地名找到了联系的理由,又精准丈量出了这些地名之间的距离。而火车却在完成相反的命题,它掌握的是时间,而不是长度。它把长度抛弃,把距离缩小到表盘上。它来往于遥远和附近之间,似乎是对铁轨匍匐在大地上的嘲讽。它们一个是动,一个是静,就像哲学上的运动规律,永远保持着相应的绝对和相对。但事实上,它们有着共同的使命,那就是抵达。如果说在我年幼的时候,铁轨和火车还是一个难解的谜面,一个因了疏远而存在的陌生,那么时至今天,在无法摆脱幼时记忆的同时,我对火车,对铁轨也有了不同于已往的认识。而这认识,可能正根源于社会的变迁,根源于城市文明对乡村生活的蚕食、浸透、剥夺。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城市时代乡愁火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15
  • 橙橙打赏1000,共计9000
  • 2019-09-14
  • 橙橙打赏2000,共计8000
  • 2019-09-14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3
  • 溪有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橙橙打赏1000,共计6000
  • 2019-09-09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橙橙打赏2000,共计5000
  • 2019-09-07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6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橙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陈传贵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橙橙打赏1000,共计3000
  • 2019-09-03
  • 橙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橙橙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9-02
  • 溪有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6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 回复
  • “火车穿过苍茫”是极具诗意的句子,此篇文章也正因其中显隐的诗意而动人。“火车”是空间穿越的一个重要意象,它常常能将人类的念想拉到更加遥远的世界,在空间上形成独特的艺术美感。这篇文章并没有将目光聚焦在为什么来深圳、如何来深圳、来深圳遇到了什么等琐碎的事件之上,作者更关心情感的抒发。作者通过“火车”这一交通工具来编织文章。文章情感抒发稍欠克制,但好在作品角度与立意与众不同。
  • 回复
  • 看标题,就喜欢。诗意沛然!这是独特的一个非虚构,用意向投射纷乱的生活,隐喻之内,有生活的温度,有诗意的向往,有一种落地生根,吹风见长的蓬勃力量。这一种清新别致,值得点赞!
  • 回复
  • 命运的列车轰轰隆隆向前奔跑,挡不住时代的洪流,火车是走向远方世界的交通工具。这篇入深圳记,手法写意,不以纪实为基石,只抒写时代变迁的精神裂变过程,火车成为一种象征与隐喻,既是起点又是终点,作者用工笔的写法层层叠叠,渲染那回不去的乡愁,现代都市与落后乡村的冲突,以及当下生存的困惑,人生诸般杂陈的心路历程,命运的车轮在齿轮的咬合中奋勇向前,在滚滚红尘的循环往复中,演绎着各自的生命故事。
  • 直到今天还深刻记得朱老师写过一篇坐巴士穿过城市的散文,文笔激荡纵横,意境深远,堪称城市题材的典范佳作!朱老师的精彩点评就像一篇美文,让我这篇散文增色良多,感谢提名并问好!

    回复

  • 读了不少书写深圳的篇章,大都采用写实的手法,循着时间线索,将在深圳的经历如实托出。这篇可谓是写意,作者的感受与城市水乳交融。可贵的是,文中的感受并非见证这座城市伟大之类的单一,而是拥有多重向度,欣喜、期待、失落、忧伤……种种感受交织在一起。深圳不仅有成功人士,还有重返故乡的失落者,“至少他们沿着铁轨延伸的方向,流过真诚的泪,滴过真实的汗,像脊背弯曲的纤夫,奋力拖动过城市的大船。”
  • 感谢欧阳老师提名并点评。多次读到过欧阳老师的作品,虽未曾谋面过,但通过读您的散文却又似曾相识。也看过您的很多小说,每每有很好的阅读享受。这就是文字的魅力和缘分吧。再次感谢!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10/11 15:23:39
    • 分享到: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 回复
    • 溪有源2童生2019/09/12 16:55:32
    • 分享到:
  • 恰如朱老师所说,这片散文“更关心情感的抒发”。来深圳多年,认识很多人,接触很多事,也感受到了很深刻的世情冷暖。这其中,有很多温馨的画面,也有一些让人扼腕的瞬间。对我而言,不管是来客,还是归人,不管处庙堂之高,还是居江湖之远,在这座城市待过,都是这座城市的主人,都书写过关于这座城市的不朽篇章。虽然不能完全的记录下来,但是一些体验成为了我们感情的一部分,值得在心底珍藏,并用来温暖或打动自己。
  • 回复
  • 情感丰富的文字。于大多数背井离乡的人而言,火车站这个载体,载满着厚重的情感。作者不是局限于小我里于自己的文字,广大的异乡人内心百感交集的思绪情感随火车穿越时空在流年中飞舞。变的只是时间,大多数人的命运也没被改变,读着使人心底里有一丝哀愁。然而火车也给了人前行的力量,不管前方的景致如何,就如汪国真诗所写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兼顾风雨同行。
  • 感谢老师赏读,诚如您言,火车载满着厚重的情感,就像贯穿我们生活的线索,生发出很多的连接。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9/09/05 11:31:43
    • 分享到:
  • 诗人来写散文,文字是精致的,感受也入木三分。这篇文章没有确切的人和事儿,却涵盖着这个城市里众多人的身影。一列开向陌生土地的火车,载着欢喜忧伤和希冀,也带回记忆和文明的印记。看似微小却很庞大,看似一条线却拉扯着千万条命运。有历史的追问,有文化的思考,它不断地抛弃却又不断地制造着 火花,一路前行,穿过苍茫的黑夜,又行经星辰淡去的黎明,迎来灿烂的朝霞和辉煌的白昼。有故事也有诗意。
  • 感谢薛老师精细的点评,这么多年看你佳作迭出,每每给我们美好的阅读享受,向您学习!

    回复

    • 橙橙1布衣2019/09/03 13:04:52
    • 分享到:
  • 喜欢这样的文字:时光流转到今天,往日的生活渐渐沉淀到记忆深处,成为不可回溯的流沙。我也早已经离开了埋葬着祖先灵柩的家乡,追随父亲的背影来到深圳多年。尽管祖辈传下来的务农的手艺和学问,已在我的手中断绝,但那片让我时刻惦记的乡间土地,却还在用午夜凝结在草叶上的甘甜的露水滋养着我的乳名。想家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绵延的铁轨上呼啸而过的火车,它不断地抛弃却又不断地制造着与铁轨摩擦出的火花,一路前行
    • 橙橙2019/09/03 13:05:20
    • 分享到:
  • ,穿过苍茫的黑夜,又行经星辰淡去的黎明,迎来灿烂的朝霞和辉煌的白昼。
  • 感谢。希望写下的文字都能保有它们固有的能量和色泽。

    回复

    • 陈传贵1布衣2019/09/02 20:43:13
    • 分享到:
  • 这确实是一篇不错的散文。以火车为线索,延伸出南下的真实打工生活,细致入微中又开阔大气,语言朴素、本色、奔腾,整篇散文就像一列奔跑的火车,带着我们穿越打工生活各个方面的点点滴滴。有一种滴血的疼痛感,强烈震撼人心。必须点赞一个。凹汉。
  • 经常看到陈老师的佳作见诸报端,日前还看过您《巴魂》的系列组诗,大气苍凉而不失烟火气息。问好,并请多予指导!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2 15:06:41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别致的散文。文字很美,看得出作者是一个散文高手。一开始凝练、隽永、诗意的文字就牢牢地吸引我读下去,将我们带入有点悠远的火车年代,尤其绿皮车年代。火车,其实是一个时代的符号,代表着远方,代表着离家,也代表着去乡的惆怅,当然也孕育着希望和未来。火车穿过的漫长路线和广袤土地,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与开阔的疆场。坐火车其实是一种旅程,想到LV的广告语,“是我们创作了旅行,还是旅行创作了我们?”
  • 在火车上往往有崭新的灵感,有异地风土的鲜活与吸引力,在火车上构思、冥想、写作,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堪称是移动的咖啡馆。另,作者是山东人,感情如此细腻绵长,也是比较罕见的。
  • 问好飞泉!经常看到您的佳作,一手诗歌,一手散文,兼顾小说评论,左右逢源、游刃有余,深感钦敬!

    回复

    • 橙橙1布衣2019/09/02 14:19:58
    • 分享到:
  • “入深圳记”,邻家选定了如此宏大,且极其富有时代感的命题,自然是吸引了很多的作者动笔,在直叙的众多作品中,我喜欢这片散文的视角,犹如管中窥豹,聚焦性强。说起火车,每个人都有很真切的体验,然而作者笔下的火车却并没有仅仅局限在个人的情感上,其颇具思辨意味的叙述,不仅跨越了自己的成长,也跨越了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就像是在记录千万人,从故乡出发,在深圳抵达,这不仅是自己生活的缩影,也是所有人来深圳的缩影。
  • 感谢点评!

    回复

    • 溪有源2童生2019/08/28 17:48:56
    • 分享到:
  • 火车,驰骋于时间和空间之中。这么多年,每次乘坐火车都会生发很多的感触。火车的行进仿佛就是我们生活的写照,路过很多的景物,遇到很多的人,听到很多的故事。特别是在这样一个齿轮飞转的时代,我们很多的时间都在路上,犹如一个个赶场,不管是在出发还是在抵达,不论是在故乡还是在异乡。在乘坐火车的时候,一些思考的片段慢慢地沉积下来,就像酒曲慢慢地发酵,直到从笔端流淌出来,形成一些细细碎碎的文字。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7 09:22:23
    • 分享到:
  • 南下深圳的人,都有过坐火车的经历,我也不例外。九十年代坐火车,拥挤不堪,随着经济的发展,动车,高铁的应运而生,坐绿皮火车的人渐渐少了。火车上的所见所闻,我们都似曾相识,踏出家门时的兴奋和期待,有憧憬和希望;返程的心情,有归心似箭的喜悦,也有近乡情怯的虔诚,其实,我们归家的心情,也大同小异。这篇坐火车的思考人生文字,我感同身受,离开,归来,不管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至少我曾经离开了村庄,奋斗过,不后悔!
  • 感谢老师赏读,火车带我们出发,送我们抵达,总是有些情愫萦绕心头。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6 11:32:51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让我看得最有感触的散文,文首诗意宽阔的开篇就吸引着我一直深深地读下去,一直读到我不由得不拿笔在纸上写下击中心扉的句子及字词。从小时对火车的千万臆想,到成年后追随火车南下,作者笔下的场景及画面,是每一个南下坐火车的人心中的隐象。正如文中所述,我们无法想象如果火车中断停摆,或者没有火车,如时间停滞般这个时代会不慌乱不安地倒退。幸好笔锋一转,“不管未来怎样,至少他们的脚步迈出过田野,走出过乡村,
  • 感谢老师赏读。之于我,火车就像是一个意象,一个符号,它穿越这个时代,让万事万物在相互间产生联系,不管是生活还是情感,因了火车,我们才看到和感知到更广阔更丰富的世界,虽然这里边从不缺少颠簸和离愁。

    回复

  • 情感丰富的文字于大多数背井离乡的人而言,火车站这个载体,载满着厚重的情感。作者不是局限于小我里的文字,广大的异乡人的情倩随火车寄越时空在流年中飞舞。变的时间,大多数人的命运也没被改变,读着使人心底里有一丝哀愁。然而火车也给了人前行的力量,不管前方的景致如何,就如汪国真诗所写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兼顾风雨同行。
  • 手机写的,标题还有错字。不好意思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6 11:40:38
    • 分享到:
  • 在远方的城市里踏出过声响;至少他们沿着铁轨延伸的方向,流过真诚的泪,滴过真实的汗,像脊背弯曲的纤夫,奋力拖动过城市的大船。”时代毕竟是在进步的,火车是乡村向城市进展的一根蜿蜒曲折的纽带,她在改革开放的早期,完成了一次一次的胎动,产出了几代农民工,在以后的将来,她的使命也许更多的是商业与休闲。火车逐渐告别为大地带来的阵痛,同时也让每个城市的繁荣千遍一律。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46222
  • 3
  • 137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