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水无情草自春(组诗二)
  • 点击:1449评论:02019/08/24 08:46


流水无情草自春(组诗二)


老路


还是熟悉的一草一木,

还是走惯的那条老路。

中年离家老来回,

半是亲切半生疏。


亲切的,是过去的景物,

生疏的,是现在的建筑。

条条大道四通八达,

城市增加了一倍版图。


经历过太多的沧海桑田,

还总想再走走那条老路。

老路留下太多的思念,

老路总给人万千感触。


路边的风儿,

吹拂过我的领巾;

路边的花草,

亲吻过我的脚步。


路边的梧桐,

飘落过我的初恋;

路边的小吃,

叫卖过我的口福。


年年岁岁花相似,

相似的是花开花落;

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同的是人的命运前途。


走着这条多年的老路,

我还是迈出了大胆的一步。

岸上到海里虽一步之遙,

要跨越还真得义无返顾。


新路确实并不好走,

相比老路也更加辛苦。

但只要脚踏实地,心无旁骛,

就不会半途而废,原地踏步。


踏平坎坷,方成大道

一路走来,风雨无阻。

成功哪能随便取得,

收获从来只靠付出。


但条条大路通罗马,

管它老路和新路。

只要你认准了自己的方向,

走下去就有最好的归宿。


小街


小街很短,十分钟

就可以逛遍

小街很长,几十年

还没有走完


曾跟着老爸老妈

一串冰糖葫芦

就打发了童年

曾带着老婆孩子

一盘小街锅贴

就解了全家嘴馋


周边的世界

都很高大上

只有这条小街

还没怎么变

从早到晚,还是

那些熟悉的叫卖

进进出出,还是

那些相似的门面


寸土寸金

在步步逼近

小街还在坚守

最后的空间

这座城市,已建了

那么多豪华的商场

大道两旁,开张了

那么多高档的饭店


可偏编还有

那么多回头客

有事没事,总爱来

这条小街转转

多年习惯成自然

他们不是在消费现在

他们还是在回味从前


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尽管早已离开

这座城市多年

但只要每回来一次

还是改不了过去的习惯

吃惯了这里的馄饨包子

总惦着这里的面皮米线


最有意思的在这条小街

常常会被熟人碰见

回来了,一声招呼

倍感亲切

回来了!一声应答

随意自然


小街很短,短得就象

弹指一挥间

小街很长,长得就象

没有尽头的永远


老姐


家中历来排行老大

习惯自己搞定一切

不过此生也有遗憾

就是没有哥哥姐姐

常听别人呼来唤去

一声更比一声亲切


人到老年常爱回忆

过去曾经发生的一切

尤其上山下乡的经历

那段青春烂漫的岁月

那是在滚一身

泥巴的广阔天地

那是在炼一颗

红心的播种时节


可恶的伤寒,差点

把我的人生葬送

致命的肠穿孔,险些

把我的未来终结

危急关头,是子弟兵

派出了救命的军车

大难不死,是大包子

为我的手术输血


从鬼门关逃回的

那个黎明,我看到了

一只洁白的蝴蝶

脚步是那样轻盈

目光是那样清澈

护理是那样温柔

关爱是那样纯洁

小时候幻想的白衣天使

这一刻现实的护士姐姐


一股潺潺的小溪

在我的心中流淌

一枝洁白的雪莲

在我的眼前摇曳

陪护的的伙伴告诉我

护士姐姐卫校毕业

只因都来自古都洛阳

她才给与了格外的关切


素不相识的一个小老乡

萍水相逢在这个世界

从早到晚,那段住院的日子

她总是那么无微不至

情不自禁,差一点

就当面喊出了姐姐


等到了出院那一天

我还一直在纠结

终归还是太过年轻

毕竟从来沒叫过姐姐

话到嘴边也没张开口

只是傻傻地挥手告别

那时的人们多么单纯

那时的友谊多么圣洁


转眼过去了半个世纪

那位护士早变成了老大姐

曾经找过许多人打听

至今这块心病还没了结

那段多么难忘的回忆

那种多么美好的感觉


在不幸降临的时候

我庆幸,我就象一个小矮人

遇到了美丽的白雪公主

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我运气,我就象一个无助少年

碰上了那位年轻的的护士

那位在我一生的心目中

都永远美丽的姐姐


老毕


老毕,实际沒那么老,

老毕,其实比我还小。

记不得从啥时开始,

大家伙都这么叫。

也许是他人高马大,

差不多快一米九的身高。

要不是上山下乡,

他可能是个打篮球的料。


也许他长相有点显老,

和实际年龄相差不少。

就连村里的老少爷们,

也跟着他屁股后面叫。

下乡的日子空虚寂寞,

常走村串队打发无聊。

就是在这相互来往中,

我开始和他打起交道。


他在山上,我在山下,

隔三岔五,说到就到。

没有想到这个小老弟,

却总像个老大哥给我关照。

不得不提老毕的老掌柜,

433仓库的元老级领导。

那年恰巧也在灵宝驻扎,

给了我们不少照料。


在那清汤寡水的日子,

肚里的荤腥实在太少。

每次老毕想改善生活,

总会带着我去一起骚扰。

手心手背都是肉,

其子其父一样好。

狼吞虎咽,风扫残云,

一顿美餐干掉了几天饭票。


很倒霉我得了伤寒,

腹泻不止,天天低烧。

公社卫生院水平太低,

一直不能对症下药。

也怪那时年纪太小,

狗屁不通,有点傻冒,

全然不知阎王的厉害,

还跟着老毕到处乱跑。


那一天也是鬼使神差,

从山上回到了自己的窝巢。

若是在山上肠子穿孔,

这条小命恐怕难保。

术后休养又伤寒复发,

几次住院重新治疗。

传染科的护士都惊奇,

亲兄弟也未必能做到。


老毕从来不怕传染,

朝夕相处,没晚没早。

护士劝他戴上口罩,

他滿不在乎,憨憨一笑。

南下深圳后一别多年,

久别重逢一个大大熊抱。

今日的畅饮一醉方休,

当年的趣事彻夜长聊。


情同手足的兄弟情谊,

清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象一杯陈酒一棵老树,

让我们久久地品来慢慢地老。


老伴


海誓山盟的承诺

言犹在耳

白头偕老的许愿

已经兑现

卿卿我我的热恋

早就过去

花前月下的冲动

一去不返


她不再是你

情人眼里的西施

岁月的风霜

已将白发尽染

他不再是你

梦中的白马王子

生活的重负

已将腰板压弯


青春不再

两个少男少女

就这样走过

漫漫人生

相依为命

一对结发夫妻

就这样成了终身老伴


头疼脑热

总有人端水送药

穿衣吃饭

总有人嘘寒问暖

出门在外

总有人惦念叮嘱

住院治疗

总有人侍候床前


也有锅碗瓢盆的叮当

也有柴米油盐的争端

也有上牙下牙的相碰

也有婆婆妈妈的磕绊

但天上下雨地下流

一句道谦,重归于好

但乌云很快就会过去

风雨过后,烟消云散


岁月就是

这样日复一日

生活就是

这样平平淡淡

但有个老伴的家

才是个完整的家

但家里有个老伴

你才会踏实心安


老伴就是一根

互相搀扶的拐杖

老伴就是一把

遮风挡雨的旧伞

老伴就是一副

有依有靠的肩膀

老伴就是一只

风雨同舟的小船


珍惜老伴吧,她是你

前世修来的福份

陪好老伴吧,他是你今

生注定的姻缘

如果生命真能轮

回我们下辈子还做老伴


老顽童


老伴叨叨,儿女讥笑,

六十多岁,还不服老。

太阳不会一直不落,

汽车哪能永不拋锚!


没事总想找点事干,

有事还是激情燃烧。

这辈子就没清闲过,

一日没事倍受煎熬。

清晨即起开始锻炼,

天天看盘炒炒股票。

赔多赚少都不重要,

美其名曰锻炼大脑。


午休之后,习惯不改,

读读杂志,看看参考。

中央一套,雷打不动,

新闻联播,天气预报。

平生最爱体育比赛,

实况转播从不迟到。

大球小球各种项目,

体育频道基本承包。


有时也爱舞文弄墨,

写写微信,投投小稿。

发不发表,顺其自然,

自鸣得意,感觉良好。

有时喜欢邀俩知己,

喝点小酒,从不喝高。

家事国事,天文地理,

聚得开心,聊得热闹。


平日最怕家务事,

老伴最恼这一条。

年轻时还干点力气活,

年老了全部都推掉。

购物就怕货比三家,

逛街就怕没有目标。

要不坐在车里等,

再不借口就溜号。


最伤脑筋老来福,

喝口凉水都长膘。

腰围年年都见长,

减肥从来不见效。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还得催着理发洗澡。

老伴一旦出了远门,

家里立马就乱了套。


老伴滿意只有一条,

驾驶技术呱呱叫。

旅游最爱自驾游,

跟着坐车到处跑。

老顽童,老顽童,

返老还童没大小。

老夫老妻老来伴,

家中一个不能少。


老来俏


家乡话叫烧包,

流行语称时髦。

年过六旬的奶奶姥姥,

一个比一个老来俏。

穿衣有点挑肥拣瘦,

出门总愛把镜子照。

比较在意颜色搭配,

档次倒是不太计较。


头发是染还是不染,

确实有点自寻烦恼。

染了怕有副作用,

不染又怕显得太老。

保健是做还是不做,

这个问题也有困扰。

花钱多少倒在其次,

主要担心有沒疗效。


上网早已得心应手,

微信开始熟能生巧。

遇到卡壳束手无策,

经常得把儿女骚扰。

合唱团早己加入,

广场舞天天去跳。

攝影剪纸学画画,

样样都想凑热闹。


有时也会心血来潮,

跟风瞎跑炒股票。

只是从来不敢多投,

生怕亏了仨核桃俩枣。

只要一有同学聚会,

兴高彩烈,随叫随到。

回家就秀集体合影,

津津乐道,没完没了。


没事常常回忆往事,

爱跟儿女唠唠叨叨。

有空就爱干干家务,

总是边干边发牢骚。

平生最为得意事,

做饭确实有一套。

尽管饭菜不重样,

一吃还是老味道。



老来俏,老来俏,

一天到晚乐消遥。

日子越过越滋润,

家中有老是一宝。



  • 1
  • 关键词:人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5100
  • 57
  • 330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