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的王小让
  • 点击:1526评论:12019/08/27 07:08

小让不叫小让,叫王小蒙。小让的叫法还是从高中那年,由她的好朋友李金娜叫起来的。叫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在那时候,王小蒙谈了一个男朋友,叫张金拓,张金拓很优秀,也很上进,从学习表现来看,考上一个好一点儿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小让虽然学习也很用功,但毕竟差一点儿,能上个专科就不错了,结果确实是这样,张金拓考上了浙江大学,王小蒙考上了本地的师范专科学院,当然李金娜也一样考上了师范专科学院。

爱情应该是不受地域限制的,也不受学校的限制,如果都讲究地缘,讲究门当户对,这个世界上也就不存在天南地北的亲戚,也不会有穷亲戚富亲戚了。所以王小蒙还继续和张金拓联系着。王小蒙不是很热情的人,但她是重感情的人,他很注重从信件的来往中汲取爱的滋养,她觉得爱情,是青年人的阳光,尤其是她王小蒙的阳光,她要在这阳光下舒展,在阳光下伸枝展叶,茁壮成长。但他的阳光却因为一封信而被一片乌云给遮住了,这片乌云不是来自张金拓,而是来自王小蒙的同学唐娟,唐娟也在浙江的大学,她给小蒙写信的说,她喜欢张金拓,而且两个人在同一个学校,条件得天独厚,唐娟觉得自己不是在跟王小蒙争女朋友,而是在和别人争,因为她觉得张金拓是注定不会和你王小蒙走到一起的,你不在浙江大学,你不知道,张金拓身边蜂蜂蝶蝶有多少?!

这封信一下子就把王小蒙给打蒙了,王小蒙真的成了王小“蒙”。王小蒙就到共用电话亭给张金拓打电话,张金拓在电话里含糊其辞,看来唐娟所说的不虚。于是王小蒙就放弃了这段感情,就像放弃一段期待的旅程。

李金娜说,你怎么这样,要是我,我就不让,你怎么什么都让,我看你不叫王小蒙,你叫王小让,于是整个师范学院,都开始小让小让地叫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她本来的名字叫王小蒙。


李金娜和小让毕业那年,很多人都为工作发愁,其实师范学院,就是培养教师的,毕业了当教师,是当然的,也是合理的选择。但很多学生对当教师似乎并不感兴趣,他们想闯出一片新天地来,李金娜当然也不想当教师,她说,我要闯深圳去。已经变成王小让的王小蒙说,我也要去深圳。李金娜瞪大了眼睛说,你去深圳,你知道深圳的口号是什么吗,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你性格文静,不适合去深圳,我觉得你在这里当个教师挺好的。小让说,我偏要去深圳,你不是我,你也不知道我的内心深处,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去深圳。李金娜说,你要去深圳,你要改改名字。小让说,改名字,改什么名字?!李金娜笑道:你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王不让,你想想,在深圳,都在争呀抢呀,你抢都抢不到,还让什么,所以,你不适合去深圳。小让说,我不改名字,我就叫王小让,我王小让也能在深圳干出名堂来。

但她们还是没有马上来深圳,没有来的原因是李金娜的父母操心李金娜的婚事,在终身大事解决以前,不同意李金娜外出。于是李金娜就去了保险公司上班,王小让去了农机公司,天天和收割机,拖拉机打交道。过了6年,李金娜的婚事还是没有解决,保险公司待遇和业绩挂钩,有时候,辛苦了一个月,待遇差的惊人,兜里的铜板叮当响,少得可怜。李金娜对王小让说,我们去深圳吧,王小让已经是农机站的副站长了,王小让说,好,我也想换换环境。

于是王小让就和李金娜来到的深圳。


在李金娜的想象中,深圳应该是有遍地黄金的,但实际的深圳,并不是这样的,刚到深圳,梦想就被打了个翻个。

两个人拿着毕业证,工作简历,跑了多个人才市场,还是找不到工作。

最后王小让说:“不行呀,管理人员我们干不了,要不我们去工厂干工人吧。”

李金娜蹦起来说:“什么!干工人?!我们这是干部身份,怎么能干工人呢,我们要不来深圳,在家乡,如果不转行,我们也是光荣的人民教师,是和公务员一样的,现在我们怎么能干工人呢,此事决不可行!”

王小让说:“别管什么干部不干部,先吃饭要紧,在这样找下去,我们都没钱吃饭了。”

李金娜这才回到现实,李金娜说:“唉,早知道这样,我们来深圳干什么呀。”

王小让说:“来深圳,也不能说没有收获,你看看这人流,你看看这么多的招聘企业,看这高楼大厦,这么多人都能在这个城市里生存,我就不信我们不能在深圳生存下来。”

李金娜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为深圳唱赞歌,还是看看有多少钱,饭怎么吃吧。

王小让说:“深圳就是好,我们村100年也变不成深圳!”

李金娜说:“是呀,我在自己村里,我们就是公主,是天之骄子,现在呢,我们是丫鬟,不,连丫鬟都不如,丫鬟还有工作干,有饭吃,但我们什么都没有!”


进工厂倒挺顺利,进了工厂一打听,工厂里有不少都是大学生,招聘的时候,虽然都一样,但进了工厂,她们这些大学生还被专门召集到一起,生产部长还专门给这些大学生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议上说,大家都是大学毕业生,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你们是作为我们的后备干部招进来的,相信经过一段的历练,相信大家会脱颖而出的,以后我们的拉长,车间主任都会从你们中间招取的,你们要做的事就是,熟悉工作,熟悉流程。

听生产部长这么说,李金娜才说,我说吗,我们大学毕业,怎么能和那些初中生相比呢,你看看,我们进工厂,就是和他们不一样。

王小让说,什么不一样呀,我们这批员工中有大学生学历100多人呢,脱颖而出的有几个,还是琢磨琢磨怎样干好工作吧。

李金娜说,你会不会说话呀,总是打击我的积极性,我怎么看你怎么像工会干部。


“工作相当地累!”这是李金娜的感受,当然同样感受的还有王小让。

这是一家台资企业,为国际著名品牌代工高档手机,生产流程大部分是自动化的,但有部分是人工的,这样的工作其实很难干,因为你这人工的要跟得上自动化部分的节奏,因此人就被自动化牵着走了,拿这家台资企业老板的话,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工作,让工人熟悉流程,提高效率,以后能生产出标准化的,质量过硬的产品来。

其实李金娜和王小让不知道,他们工作的这家企业,唐娟是负责生产的,这个唐娟就是她们两个的高中同学唐娟,之所以不让他们一进工厂就见到唐娟,这也是这篇文章表达的需要。

干了两天后,李金娜对王小让说,受不了了,我想辞职,本来我觉得在家里种地辛苦,没有想到来深圳工作,在这家工厂里,比在家种地还辛苦!

王小让说,是的,我也觉得比种地辛苦,但从工作环境上毕竟比种地强一点儿,风刮不到,雨淋不着,种地可是要头顶烈日,周围都是炙热的阳光,要是来个狂风暴雨,你躲都没有地方躲。而我们这边呢,别说下雨了,就是来个台风也不怕。

李金娜说,你这想法不对,我们怎么可能种地呢,如果不来深圳,我在保险公司,你在农机站,什么风刮日晒,和我们就不搭边呀,与其在深圳这么苦,还不如回去当继续干我们原来的工作呢。

王小让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只能向前走了。要是干两天就走,当逃兵,工友们会笑话我们的,我们不能给河南人丢脸。

李金娜说,这有什么呀,他们议论就议论呗,这个还能长身上呀。

王小让说,长倒长不到身上,但心里难受,这个比长在心里,比长身上还难受呢?


不久,就来了一次台风,这次台风自然来自太平洋,但李金娜却说,不是来自太平洋,而是来自王小让。因为王小让说,来个台风也不怕,好像要挑战台风的权威,台风就过来,看看你到底怕不怕。

我们不说王小让怕不怕,李金娜是怕了,一扇窗户没有关好,瞬间玻璃破碎,飓风对窗户框的撞击一下子击碎了其他的窗户,整个窗户就破碎了,然后,飓风携着飞翔的树叶,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屋子,雨水也跟着进来,瞬间屋里一片狼藉,桌子上的员工手册,一下子变成了飞翔的蝴蝶,在屋里上下翻飞,阿霞的内裤,红红的,像一团火,变成了不着地的风筝,在屋里旋转了一圈后,从另一个窗户里飞了出去,阿霞急喊,哎呀,我买的是品牌,花了我200多呢,我的内裤!王小让说,不要管屋里的东西了,先堵住东边的窗户,于是大家找到一块闲置的三合板,堵在东边的窗户上 ,当然费了不少劲,还挤破李金娜的手指头,碰破了张娟的膝盖,划破了刘兰鑫的裙子。不过经过这样的阻挡,屋里的风才小了一点儿。刘金娜再看屋里,屋里如土匪洗劫过的城市,刘金娜想到了这个词,但她并不知道这个词是不恰当的。真正的土匪其实是很讲规矩的,土匪在刘金娜的老家,不叫土匪,而是叫趟将,趟将有条禁令叫“不横推力压”。但刘金娜就这样想了,我也没有办法说她想错了,去给她普及普及趟将的知识。作家有时候想想挺无能的,不明白这行的认为是作家创造了人物,明白这行的都知道,作家在很多时候,是被他创造出来的人物牵着走的,就如目前的刘金娜,她这样想,我知道她想的不恰当,但我还得按她的想法写。


手忙脚乱的日子过去了,工作渐渐适应了,但刘金娜的心却乱了,乱的原因是,她看到了工资表,刘金娜和王小让的工资都是3500元,但他看看拉长的工资却是6000元,刘金娜说,拉长6000元,这差别还是太大了,看来这后备干部真的没有意思,还是实际的干部有实惠。王小让说,行了,一个月3500元,不少了,你要是在家干保险,还不是只有4-500元的工资?刘金娜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们都在深圳,当然要和深圳当地比了?我想尽快当拉长。王小让说,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你想当拉长,你还不如直接当厂长呢,既然是想法,就往大的方面想,不要太小家子气。刘金娜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深圳,就是一个梦想支撑起来的城市。王小让笑笑说:“你说的对,但我们要一步一步地熬呀,你看看特朗普,70多岁才干上美国总统!所以要脚踏实地!”刘金娜马上说,你说特朗普,我就说金正恩,人家是80后,不是也当上了朝鲜的老一。王小让说,我说不过你,算了。刘金娜说,你当然说不过了,你是王小让,当然要让一让了。王小让有点生气地说,你总是拿我的名字开涮,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刘金娜笑笑说,不说不笑不热闹呀。


好消息总是猝不及防的闯进来,有一次,刘金娜给车间主任送车间报表,回来像发现了一座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对王小让说,小让,小让,你猜我今天碰到谁了?王小让说,一个工厂这么多人,我怎么知道你碰上谁了?刘金娜说,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是你们都认识的人。王小让不耐烦地说,你我都认识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碰上了谁。刘金娜兴奋地说,我告诉你吧,今天我在厂长办公室,碰到唐娟了。王小让心中也一亮,唐娟,我们的高中同学唐娟吗?刘金娜说,是呀,就是高中同学唐娟,她老公你也知道的,就是张金拓,和你谈过朋友的。王小让心头掠过一阵的不愉快,她心想,这个李金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这个时候提张金拓干什么。刘金娜好像没有关注到王小让情绪的变化,还沉寖自己的兴奋中,刘金娜说,你知道吗?现在她是我们的生产厂长,我们的拉长,车间主任,还有那些部长,都归她管,人家的办公室,宽大豪华,真气派!王小让说,她认出你了没有。李金娜说,当然认出了,不过当时人家没有说话,而是在办公会结束,单独留我说了几句话,人家要请我们吃饭呢!你说说,咱们同学是厂长,以后我们的日子是不是就更好过了,况且我们还是后备干部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悠悠3秀才2019/08/28 13:15:27
    • 分享到:
  • 三女和一男的故事。故事没什么特别,读起来轻松,王小让也留下深刻印象。开放式的结尾,怎么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27836
  • 77
  • 1109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