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住勐乃河你的故乡
  • 点击:1496评论:02019/08/28 10:53

 

从立秋开始,客家人的舞狮队伍就开始忙活了起来,还不到晚上,社区的广场上就会有舞狮人训练。也许是因为这个城市太大了,也许是因为是这个社区太小了,过往的行人三三两两地驻足,聚不成群,形不成热闹。威明是从一个很小的屯子来深圳务工的,这样的舞狮场景他只有在电视上看过,他倒是饶有兴趣地打望起来,足足有两刻钟了。

舞狮人中间休息的间隔,威明凑上去,近距离看了看这头趴在桌台上的怪兽,栩栩威风,确实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待他走出人群,准备散去时,一名社区工作人员拦住他,双手交叉抱胸,质问他是不是刚才踩了他们的麒麟。什么是麒麟,哦,原来舞的不是狮子,是麒麟,但是我没有踩到,我只是刚刚走近去看了看。工作人员看他连舞狮和舞麒麟都分不清楚,狐疑的脸上渐渐释了眉,回过头跟一个坐在舞狮人中间的长者说了几句客家话,就示意威明可以走了。

从人群中离去,威明悻悻然的,心情不禁泛起了一阵郁闷。少言寡语,本来不是他的性格,也许是受他父亲的影响,他打小就木讷一些。威明的父亲威志洪是一名老兵,一名参加过越战的前线英雄,1983年转调为深圳基建工程兵团干事。威志洪刚到特区工作时,难以适应脚上的变化,从军用跑鞋换成了他不爱穿的皮鞋,心理上有极大的抵触感。皮鞋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拍出一系列的声音,哒哒哒,像急促的电报发出的声音,总能把他的意识唤回到战场上,带回到越南山区的某处战壕里。

穿过保安室,威明进入工地办公区,天上6台塔吊闪亮着红蓝相间的灯光,交织出一种别样的美感。看着眼前这片巨大的工地,威明心理生出一股怀旧之感。这里曾是当年父亲所在的工程兵团建造出来的,一砖一瓦都见证着深圳的奇迹。今年年初,华富村东、西区棚改项目正式动工,多少家庭所盼望的新家园梦想终将落地,威明是这一梦想的期盼者,也是参与者。

拆迁,意味着街坊社区的重新组合,很多天南海北的老邻居聚了又要散,舍不得,但终归要服从大局,共同约定在未来的小区公园里散步时相遇。但是工程建设的这几年呢?大家都各自暂居他处,难得重逢机会。想到这里,威明觉得自己的担子重了不少,这也是唯一能让他兴奋的地方。

不远处的停车场岗亭里响起一声口哨,是老哏向他打招呼。威明舒展了下额头,径直朝老哏走去。其实工地也有好玩的时候,好玩的地方。当庞大的建筑物冲破正负零,完成地下室的首层浇筑,地下室的仓库是深圳炎热的夏季里不可多得的避暑胜地。还有就是无雨微风的夜晚,停车场少了很多进进出出的运转车辆,安静不少,这时候与值日的保安闲聊几句,便是一种生活。

老哏是缅甸人,牙龈很外突,说话带着浓重的鼻腔音,除了他那黝黑的皮肤外,一般人找不出任何他是外国人的印记。根据经常和老哏一起值班的小赵说辞,老哏是闯深圳的缅甸人,之前一直在工厂工作,后来深圳政策转向,很多工厂搬离市中心,留下大片像华富村这样的棚区,老哏才不得不转行做了保安。懂泰拳、会打排球、家里娶了两个老婆——这些标签让老哏成了大神一样的存在,在年轻的保安队伍里很有威望。

唉,今天在社区广场上看舞狮子,不,是舞麒麟,出了个岔子。什么岔子?老哏问。威明考虑到老哏的外国友人身份,怕他不能理解本地文化,说道,算了,你不懂,舞师怀疑我有踩麒麟的嫌疑,麒麟象征着风调雨顺,因为这样,几个客家人跟我说道了几句。老哏把烟有意在桌边上磕了两下,说,我也懂的,舞麒麟就跟我们那里跳孔雀舞一样,都是一种吉祥的象征。威明正诧异老哏的聪明,老哏掏出手机,翻出“哏家人”的微信聊天群,找到一条孔雀舞的视频,放给他看。视频中的两个缅甸人在一处山坝口跳孔雀舞,跟威明晚上看到的舞麒麟有异曲同工之处。

舞麒麟和跳孔雀舞一样,需要舞者像吃了兴奋剂似的,达到忘我的境界。威明对老哏说到。什么兴奋剂,我们缅甸那里种着很多的罂粟,遍地都开满了罂粟花。老哏叹了口气,又说,但是现在就不行了,罂粟这东西特别伤土地,种过两三年,地里的养分全部都耗损了,再种其他作物也种不活了,地就不能再用了。

威明警惕地看着老哏,老哏,你不会也沾毒吧?我不沾,之前我也当过兵,军队里不让沾这个。你当过兵?我父亲曾经也是军队出身,曾经还借道过中缅边境,去越南上过前线。老哏说,那你父亲应该知道的,我们那里是很乱的,一到打仗,我们全镇子的人就淌过勐乃河,来到中国的边境上避难。威明耸了耸肩,说道,打仗是很残酷的,我父亲当年参加越战,一个团里上前线,最后活着的只有寥寥几个人。

老哏猛地吸了口烟,眼光飘向远处,感叹道,现在缅北又开始打仗了,果敢地区的少数民族武装与政府军交上火了,不知道家里的老婆跑不跑的急,现在是七八月,昔马雪山上的雪化得快,勐乃河的河水流的更急了,希望他们淌河的时候能够安全渡河。威明看到老哏的眼睛在塔吊的霓光灯下闪动着,心理不由一颤,这是他今天第二次看见有人流泪。

越过老哏的双肩,跨过夜晚的黑暗,威明看到一对白日里即将分别的老邻居脸上的不舍泪光,这次福田棚改拆迁项目落地,就意味着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就要分开了,他们只能等着高端美观的新小区拔地而起时,再续睦邻缘了。此时,威明眼中的塔吊便不是塔吊了,变成了未来华富村东西两个小区之间的过街天桥,塔吊上的红色霓光灯和蓝色霓光灯糅合在一起,成了黄昏中的一道紫霞,这对老邻居散步在这座美丽的过街天桥上,悠闲地打着招呼。

显然,这种思乡的气氛开始让威明与老哏之间的谈话变得尴尬起来,威明不知道如何劝慰他,但是他深深地理解他,华富村的拆迁只会短暂地拆散一群人,但是缅北的这次战争,也许会让眼前这位当过兵、练过泰拳的中年保安永远失去他的家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句杜甫诗来形容老哏此时的心情,是再符合不过了。

第二天,老哏拿了两张工资证明单,一张是汉字版本的,一张是缅甸语的,要让威明帮忙盖个章,威明看了看,工资单上写着月收入3500元的收入证明,便问他这个收入证明是什么用处。他兴奋地解释说,昨晚他的两个妻子带着孩子们已经安全淌过勐乃河,投奔中国边境盏西镇里的亲戚家里了,他这次需要把收入证明寄回亲戚家里,这样他的妻儿就可以按程序补办签证,在中国境内多留三个月。

当威明把鲜红的印戳分别盖在老哏的两张单子上时,他觉得这次盖章的动作充满了强烈的仪式感,但说不出是哪里来的感觉。虽然对于老哏来说,他的妻儿能否平安躲过战争,与盖章后顺利取得入境签证无关,而是全靠孔雀神的庇佑,就像客家人所祈祷的风调雨顺是舞麒麟的虔诚所致一样。想到这里,威明想通了,信仰什么不重要,而信仰所能庇护的才是每个人要捍卫的。老哏从勐乃河谷漂泊到深圳河畔,离开了村庄,支撑他走下去的就是这样一份信仰。

  • 1
  • 关键词:福田;棚改;旅愁;勐乃河;昔马雪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00
  • 2
  • 32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