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浪,让工地上的乡愁化为乌有
  • 点击:1074评论:22019/08/28 10:57


躺在别具特色的木床上,金波的脑袋开始头昏眼花起来,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醉过。夜晚的山风微微吹过,即使已是初夏,室内依旧凉爽。都说城里的万家灯火不如山间的繁星满天,为了能在高原上仰望如此星空,五一假期的第一天,金波就带着家人一起出发了。总结自己这20年来的生活,他嘲笑自己把青春都埋在了深圳的工地上,总在一个圈子里兜兜转转,时常把家人放在脑后,像蚂蚁一样生活着,无趣而单调。

出发之前,金波就想好了,他想逃离喧闹的城市,让忙碌的生活放缓个节奏,逃离让他操心的工地,把乡愁还给家人,带着家人痛痛快快地度过一次休闲的假期。高铁还未到站,金波收到一条消息,是西昂扎贡发的消息,问他是不是要来凯里。

西昂扎贡曾是金波在工地上的兄弟,彝族人,说这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西昂扎贡的手下十来个人,都是他们一个村子里出来的,正是因为就只有他能说这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所以才当上了钢筋工工长,负责现场的沟通和组织工作。当时流行的口号是“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到广东打工的人群全国各地都有,像西昂扎贡这样带着整个村子出来的有很多,大都是按照技能分工种,比如说有河南人的一个村子是一个机操班,安徽人的一个村子是一个砌工班,河源客家人的村子是一个杂工班,如此等等。金波对西昂扎贡的村子却格外有印象,除了让他们的负责和勤劳、干起活来没话说外,最让金波忘不掉的是整个他们村字都是高原红似的脸颊,这是劳动的光辉下浮动着的地域的印记。

趁着皎洁的月色,金波起身下床,找到桌子上的茶水,咕咚喝下去,瞬间一股清香苦凉的口感让他神清气爽了不少,酒气也下去了不少,看来彝家的高酿酒还得彝家的雷鸣茶来解。时光往前跳到金波当上栋号长的第一个春节,这一年他值班,收到监理方的一封发函,是关于铆钉加牢的整改通知单。工人生活区,才发现铆工班的宿舍都上了锁,他们都回去过年了。偌大的生活区,在过年时显得格外冷清,就像春节过后只有老人孩子留守的村庄。失望之余,金波发现西昂扎贡的钢筋班还在留守。

“过年不回家啊?”

“我们的年都过了,我们过的年叫库斯,在农历年的10月分,跟你们汉族的新年不一样”,西昂扎贡回答我的时候,其他彝族兄弟们出于礼貌,都憨厚地笑着,不懂装懂地听着我俩的对话。得知我的难处后,西昂扎贡跟身后的同乡用彝语说了些什么,然后对我说,“栋号长,你把我们带着去看看吧,我们平时看铆工干活也多少学在了心里,你在现场指导下,我们应该也能完成任务。”

时间紧迫,这群彝族兄弟就一起跟着,跑上跑下了十几趟,终于把整改措施一一落实了,金波也疏松了一口气。送他们到了宿舍,西昂扎贡吩咐一个叫吉尼英虎的大个子同乡去沏杯雷鸣凉茶来,说是有提神的效果。金波日后经常去他们宿舍喝的就是这杯茶,确实清凉解渴,也是让他的舌尖久久难以忘记的味道。

这次到了西昂扎贡家的喝的这杯茶,是他的洗莫——孜莫阿依沏的,洗莫就是妻子的意思。在家宴上,孜莫阿依端起酒杯,激动地向金波敬酒,感激地说道,“多亏您当时帮忙,我们夫妻当年才得以在深圳团聚。”金波回想着,但并没有说话,对于自己当初的一个举手之劳,他不敢居功。彝家的玉米酒后劲大,他本来黝黑的的脸上也起了红,似乎和他们高原红似的脸庞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企业的使命就是拓展幸福空间,我也是咱们企业文化的受益者,局里为员工提供这个平台,就是要让我们感受到幸福感!”金波记得,2015年时,他就是这样对孜莫阿依母子俩说的。当时公司联合深圳市工会一起开展“关爱农民工,搭建留守儿童团圆梦”活动,金波第一个就给西昂扎贡报了名,一周后,公司就为孜莫阿依母子购买好了火车票,也给西昂扎贡放了三天假,陪陪家人。

面对孜莫阿依的敬酒,金波带着感情地说道,“我们建筑工人就像蜗牛一样,随时把乡愁背在身上,我们的家就像蜗牛的壳一样是脆弱的,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也要负重前行,靠‘信心’把家庭建设好,靠‘和谐’把生活经营好,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信和’文化的一种延伸。”

西昂扎贡听着,把这些话翻译给其他在场的人听了一遍后,大家纷纷拿起酒杯,用杯底敲击桌子,举在空中,齐声嚷着“克破,克破!!!”,然后一饮而尽,礼毕,西昂扎贡负责对金波解释,诙谐地说道,“这是彝人对知心朋友才会表达的礼仪,也是‘信和’文化的另一种延伸”。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乡愁。”金波看着坐在身边的妻子,她的眼中闪烁着泪花。

第二天,乘车返城的路上,望着窗外一路西去的风景,金波的心情渐渐愉悦起来。时光不能倒退20年,生命的每一步都是沿着前方行进着,他曾经嘲笑自己的生活就像蚂蚁一样渺小,如今他觉得自己却像蜗牛一样伟大。他突然理解了一句话,建筑是流动着的音乐,他经历的每一个工地就像是一段充满音乐的旅行,音符开始跳动,旋律开始响起,旅行就会随着流动,从来都没有过休止符。在自己这20年的旅途中,有公司的关照,有家人的支持,工地上的乡愁都渐渐化为了乌有。只要承蒙时光不弃,岁月静好,他愿意带着这份淡淡的乡愁,跟着工地一直旅行下去。

  • 1
  • 关键词:流浪;凯里;彝乡;幸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8 18:12:34
    • 分享到:
  •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乡愁。”不知是该归结为豪迈,还是该归结为怅惘,这句敬酒词让我想到自己一部小说里的“一杯敬天地,一杯敬父母”,速途同归。这篇短文用近乎白描的形式展示了工地生活的酸甜苦辣,枯燥流浪是常态,从一个工地到另一个工地,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迁徙奔波,真心不容易,需要对这些兄弟说声辛苦了。然而,只要心中有诗意,有爱,有梦想,任何离家都是归途。对那位彝族兄弟西昂扎贡印象深刻
  • 让我想到载歌载舞,乐观向上的高原红,这是他们的积极属性,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让我们尊敬的任劳任怨,荣辱与共的美好品质。但愿作者以后能少点流浪,多点归途,少点劳作,多点温暖,也许人世间也莫过如此吧。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00
  • 2
  • 32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