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吹尽狂沙
  • 点击:2253评论:62019/08/28 15:21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习近平/题记一


“我手写我心。”

——题记二


楔子


高天茫茫,黄沙漫漫。

寒暑易载,冬去春来。

一个人千里跋涉的执着,

一颗心一生坚守的倔强。

人生一世,跌宕沉浮,

岁月如风,吹尽狂沙……


这是我写的一首《感怀》,藉以回眸入深圳后亦商亦文的艰苦生活,是我感怀在中英文双语创作征程上长途跋涉的一首自由诗。

2017年10月30日,天高气爽,秋色宜人。在这天,一部由我原创的372页、约65万英文字符的英文版长篇小说《深圳之路》(The Road to Shenzhen),在英文母语类英国传略出版社属下Mereo Books(米里奥图书)正式出版,铺货英、美、法、德、澳等20多国亚马逊和英国最老牌实体书店沃特斯通,在共约20多家书商渠道中进行全球发售。

这一部长篇小说,让我以唯一 一个“中国人原创”的名义,进入了英国国家图书馆永久馆藏。且看,作为国际城市深圳的地标之一,那刺破苍穹的京基100大厦,在溢彩流金的彩色封面上如火箭升空一般横空出世;当翻到书内两页的《致谢》篇章末尾时,一帧由我个人认真书写的心仪的中英文书法签名赫然入目,那让我满意的清秀工整的中文行楷书法,以及那飘逸娴熟的连笔拼音签名(视同英文书法),令欧美读者印象改观!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中国人的英文书法,绝不逊色于欧美地域的英文母语人士。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在英国出版的由中国人原创的英文版长篇小说。作为我国本土的一名中英文双语作者,在我的中英文双语文学创作这一于深圳乃至全国都人迹罕至的艰苦历程中,我以此书的出版,为我国文学史上补上了一笔。

我国现代作家林语堂于1939年在美国纽约The John Day Company出版社出版其个人原创的英文版长篇小说《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在美国出版的中国本土原创英文版长篇小说。受林语堂前辈的启发,在近80年后的这一天,我个人在英国出版了这一部英文版长篇小说。如此一英一美,双剑合壁,联袂发力,以期擎起我们中华文化的大旗,增强中华文化自信,让我国文化软实力出埠欧美,代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试图为中国争光!

而在2018年11月19日晚,从欧洲爱尔兰又传来令我振奋的消息:经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正式推荐(占该国三个推荐名额之一),The Road to Shenzhen荣获“2019年国际都柏林文学奖”提名,系代表深圳以及我国唯一的一部,也是本土中国人历史上首次获得这一世界排行前三的文学大奖的提名。于是,12册图书进入了都柏林公立图书馆永久馆藏,供欧美读者借阅;而伴随着书名、作者姓名,深圳的国际城市形象以及我们祖国的国旗——五星红旗,历史上首次在国际都柏林文学奖官网亮相……


一年后,在2019年8月这一深圳市建市40周年之际,我历经千淘万漉,备尝万千艰辛,这部长篇小说在随机投稿中,又让英国另一家新的出版社(United p.c.)从其全球数千部自由来稿里选中,他们声称在审稿时“停不了阅读”、“英文单词、语法没有错误”。这书将改回中文原名《深圳梦》(Shenzhen Dream),签约再版,继续上线亚马逊作全球销售,并计划投放英国伦敦书展、美国纽约书展和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在异邦展示中国文学的风采。我在前出版社无力宣传的不利情况下,这一新的出版社将启动整合推广。

这,也算是我个人对深圳建市40周年的一份献礼吧!


一、外贸毕业始历炼


回想33年前在粤西化州县那务中学就读的我,由于数学吃力,导致学业偏科,终于以一分之差惨遭高考失利。那时的我,没有跳楼自杀已属万幸。同年9月,我重拾心情辗转到了邻县的省立重点中学——广东省高州中学,入读高考文科补习班,户口也因读书迁移到了高州县(那时叫县)。

第二年,我在高州中学参考高考,那是先盲目地填报大学志愿再进入考场的高考。只可惜,一直矢志入读名牌重点大学中文系的我,最终仍因数学进步不大而折乾沉沙,我只是入读了当时在广州龙洞的一所热门的外贸外语院校,那是我的第一学历。开学一两个月,我一直都情绪低落。不过也唯其如此,我却阴差阳错地在英语和外贸两方面得到了系统的专业培训。

事实上,在广州读书时,我的英语照样不理想。我记得第一次进入学校听力室接受听力课程测试时,从来没有进行过听力培训的我,在戴起耳机进行考试时,对着ABCD的单项或多项选择题,我听不清录音带里的老外“叽哩呱啦”说的是啥,就只能像“抓阄式”地画了圆圈交差。那时的我,脑里真叫一个乱啊!

1989年7月毕业时,欠缺外贸外语专业人才的粤西家乡茂名市外贸局,专门派车来到广州,将茂名市属的6名毕业生全部接回了茂名,不得留在众望所归的大省城广州。那年,我让分配在茂名市机械进出口公司工作,任职外贸业务员。其时外贸是全国最吃香的工作之一。在茂名工作还未到一年的我,就让分配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三房一厅新房。

然而,在那改革开放初期,深圳经济特区的气息时刻都在感召着我,我仿佛一个跃跃欲试的拳手,不断地听到香港歌星林子祥那首让人热血偾涨的劲歌《男儿当自强》。于是,在1991年1月17日,那个波斯湾战争正式打响的前夕,我毅然辞工,也干脆利落地退掉了我那套新房——当时我还担心这套房退不了,就会拖累了我进入深圳的步伐呢。然后,我只身来到深圳蛇口,效力于招商(蛇口)进出口贸易公司,任职仍然是外贸业务员。

在深圳的环境与茂名大相径庭。在茂名工作的一年多里,除了港商之外,我从没接触过真正的说外语的外商。而在深圳,以传真、电话、电传等方式,我几乎每天都与各国外商联络,特别是有时外商会到达深圳与我见面。于是,我每天都在使用英语。

就这样,当初在广州读书时对英语诚惶诚恐的我,终于像“母猪上树”一样,不得不真刀真枪地开口讲英语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每年两届的“广交会”,我都以外贸业务员的身份代表深圳公司参加展会。这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庞大的国际贸易洽谈会,亚、非、拉、欧、美等各国外商纷至沓来,黄色、白色、棕色等各色人种摩肩接踵,那简直是一幅当代的“清明上河图”,是国际贸易领域的一所“黄埔军校”。也就是通过这样的历炼,我的英语水平才慢慢地有了飞跃。

那些日子里,我带领着外商们,用英语洽谈业务,带他们到深圳看厂、吃饭、购物。这在国人眼中看来,还是一道比较靓丽的移动的风景线呢!

有一次,我在罗湖新都酒店宴请两位来自韩国的外商,其中一位点菜时需要加辣椒(Chilli)。当时,一者我对这单词不够熟络,二者韩国人的英语发音通常不太地道,所以我们双方都未能理解。旁边等着写下菜单的女侍应也笑着为我们焦急。后来,这外商只好拿起一支等,在纸上画了一个辣椒的形状,我才明白了意思。我们不禁都哑然失笑。

我还记得是在1992年的一个夏日的傍晚,在蛇口海滨浴场旁,一边听着Walkman(随身听)中的英文电台,一边怡然散步的我,偶遇一个菲律宾海员。闲谈中,由于我们一样地崇拜李小龙,我们就有了不少共同的话题。他相约我到他所住附近的南海酒店的客房饮酒。我们合照,他还邀来他住在其它房间的同伴,一起畅聚。

孰料这个海员回国后,我竟收到他那生活在马尼拉的妹妹Angela的来信。原来Angela从她哥哥那里看到我的相片后,就主动向我写信联络,婉转地抛出了“绣球”。我们之间使用的语言是英语。我写信时用的是公司的“双鱼牌”打字机,以及后来的“兄弟牌”电动打字机。有时候,我先写好草稿,然后打字;有时候,我不打草稿,直接写信,一蹴而就。我们在信中谈深圳,谈马尼拉,谈工作,谈生活,谈基督教。我们平均每隔15天就寄信一个来回。我想,说不定某一天,她会来香港或深圳生活,我们或者可以缔结成这一段浪漫的异国恋。但后来我由于工作单位的变换,我们最后居然失联了。而多年以后,当我面对当初她寄来的一大堆信函时,那样的写信行为无疑是锻炼了我的英文写作能力。

一边做着外贸业务员时,我那始于中学时期的文学梦重新闪现。

1993年3月18日,经《深圳特区报》文学版“罗湖桥”编辑王向同、彭颂声编审,我在头条位置发表了我的处女作散文《母亲年轻了》,当即大受同事和其他读者好评。同年6月,我在《特区文学》双月刊诗歌版头条发表长诗《打工者和他的自行车》,对蛇口打工者勤奋打拼的世相深情地素描。当时,能在大型文学双月刊发表这样的文学作品,我兴奋的劲自不待言。

那时,深圳打工妹安子所著长篇打工纪实文学《青春驿站》和深圳大学生郁秀所著“校园文学”长篇小说《花季·雨季》相继出版,一时间洛阳纸贵,简直就像当时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在深圳播放时引致的万人空巷一般的热烈。

受这两书影响,以及因了深圳火热的改革生活气息的感召,那时的我已“珠胎暗结”:我也想写一部长篇小说;再说我的文学理念本来就是既然爱上了文学,那就至少要写有一部长篇小说,要有这一责任担当。但我写什么内容呢?我不想拾人牙慧。当代人宜写当代生活,否则,难道得在百年之后,由我们的子孙后代臆想捏造我们现在天天抚摸得着的改革开放生活吗?那么,就写我熟悉的深圳外贸生活吧,我对自己说,因为这一题材在我国,一直尚未有人系统深入地写过,是我国长篇小说领域在较长时期里的“真空地带”。然而,那时我也只是先留一个心,或者说是开始进行生活积累,却尚未真正动笔。

此后由于外贸业务工作之倥偬,我不得不暂停文学创作。

时间到了1999年,我入职地处福田区江苏大厦九楼的韩国东部韩农化学株式会社,从事韩国化工品对中国出口业务,也就是说我在深圳做进口业务。由于老板不懂汉语,所以我们公司内部,在老板与员工之间,员工与员工之前,每天见面、开会、汇报、商谈,都“全天候”地使用英语。尽管韩国人的英语确实不太标准,最典型的是他们在遇到[st][sp][sk]时,通常都不懂得浊化发音。但是,那一年的工作,大大地优化了我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是又一次质的升华。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中英文双语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小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9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瑾1布衣2019/09/01 21:27:09
    • 分享到:
  • 今早在车上一口气看完这部作品,作者文笔流畅、老练,内容一波三折,主人公的经历令人震撼,一时山穷水尽、一时柳暗花明,打拼精神令人感动,具有极强的人生教育意义。
    • 小瑾2019/09/01 23:21:18
    • 分享到:
  • 题材相当新颖独特,让人耳目一新,恭喜作者为深圳也为我国争得了荣誉,五星红旗在欧洲升起。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9 13:55:48
    • 分享到:
  • 作者为著书,一度放弃工作,独处偏僻小屋,呕心沥血,为文学的梦,洒尽汗水。我想其中的坚守,除了文学的信仰的召唤外,别无其它。说实话,写书不易,如果拿这些付出来计算收入的话,比干什么都强。但是,曹雪芹写《红楼梦》不是也这样的吗?都是说作者痴,不知谁解其中味。不过,庆幸的是黄老师除了坚守文学的梦想外,他乐观、积极的信念值得我们每一个为文者学习的地方。吹尽狂沙,真金在,文学的坚守,但愿守得云开月明。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9 12:57:30
    • 分享到:
  • 几年前,因缘际会,读过深圳梦的初稿(中文版),为作者的执着所感动。作者从一个英语门外汉到赶鸭子上架,读外语外贸专业,为前途,为工作,做外贸出口工作。直到南下深圳,工作环境改变了自己,自己改变了自己。从爱好文字到著书,出版发行,再到英文翻译出版,作者费尽周折,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幸运永远属于努力上进不放弃那个自己。吹尽狂沙,力挽狂澜,深圳梦,这个梦有汗水也有泪水。祝贺深圳梦再版发行!
  • 回复
  • 黄国晟,我有时很烦他,有时很钦佩他。
  • 老亨神回复!晟哥哥吉祥!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27189
  • 33
  • 812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