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吹尽狂沙
  • 点击:21153评论:62019/08/28 15:21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习近平/题记一


“我手写我心。”

——题记二


楔子


高天茫茫,黄沙漫漫。

寒暑易载,冬去春来。

一个人千里跋涉的执着,

一颗心一生坚守的倔强。

人生一世,跌宕沉浮,

岁月如风,吹尽狂沙……


这是我写的一首《感怀》,藉以回眸入深圳后亦商亦文的艰苦生活,是我感怀在中英文双语创作征程上长途跋涉的一首自由诗。

2017年10月30日,天高气爽,秋色宜人。在这天,一部由我原创的372页、约65万英文字符的英文版长篇小说《深圳之路》(The Road to Shenzhen),在英文母语类英国传略出版社属下Mereo Books(米里奥图书)正式出版,铺货英、美、法、德、澳等20多国亚马逊和英国最老牌实体书店沃特斯通,在共约20多家书商渠道中进行全球发售。

这一部长篇小说,让我以唯一 一个“中国人原创”的名义,进入了英国国家图书馆永久馆藏。且看,作为国际城市深圳的地标之一,那刺破苍穹的京基100大厦,在溢彩流金的彩色封面上如火箭升空一般横空出世;当翻到书内两页的《致谢》篇章末尾时,一帧由我个人认真书写的心仪的中英文书法签名赫然入目,那让我满意的清秀工整的中文行楷书法,以及那飘逸娴熟的连笔拼音签名(视同英文书法),令欧美读者印象改观!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中国人的英文书法,绝不逊色于欧美地域的英文母语人士。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在英国出版的由中国人原创的英文版长篇小说。作为我国本土的一名中英文双语作者,在我的中英文双语文学创作这一于深圳乃至全国都人迹罕至的艰苦历程中,我以此书的出版,为我国文学史上补上了一笔。

我国现代作家林语堂于1939年在美国纽约The John Day Company出版社出版其个人原创的英文版长篇小说《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在美国出版的中国本土原创英文版长篇小说。受林语堂前辈的启发,在近80年后的这一天,我个人在英国出版了这一部英文版长篇小说。如此一英一美,双剑合壁,联袂发力,以期擎起我们中华文化的大旗,增强中华文化自信,让我国文化软实力出埠欧美,代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试图为中国争光!

而在2018年11月19日晚,从欧洲爱尔兰又传来令我振奋的消息:经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正式推荐(占该国三个推荐名额之一),The Road to Shenzhen荣获“2019年国际都柏林文学奖”提名,系代表深圳以及我国唯一的一部,也是本土中国人历史上首次获得这一世界排行前三的文学大奖的提名。于是,12册图书进入了都柏林公立图书馆永久馆藏,供欧美读者借阅;而伴随着书名、作者姓名,深圳的国际城市形象以及我们祖国的国旗——五星红旗,历史上首次在国际都柏林文学奖官网亮相……


一年后,在2019年8月这一深圳市建市40周年之际,我历经千淘万漉,备尝万千艰辛,这部长篇小说在随机投稿中,又让英国另一家新的出版社(United p.c.)从其全球数千部自由来稿里选中,他们声称在审稿时“停不了阅读”、“英文单词、语法没有错误”。这书将改回中文原名《深圳梦》(Shenzhen Dream),签约再版,继续上线亚马逊作全球销售,并计划投放英国伦敦书展、美国纽约书展和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在异邦展示中国文学的风采。我在前出版社无力宣传的不利情况下,这一新的出版社将启动整合推广。

这,也算是我个人对深圳建市40周年的一份献礼吧!


一、外贸毕业始历炼


回想33年前在粤西化州县那务中学就读的我,由于数学吃力,导致学业偏科,终于以一分之差惨遭高考失利。那时的我,没有跳楼自杀已属万幸。同年9月,我重拾心情辗转到了邻县的省立重点中学——广东省高州中学,入读高考文科补习班,户口也因读书迁移到了高州县(那时叫县)。

第二年,我在高州中学参考高考,那是先盲目地填报大学志愿再进入考场的高考。只可惜,一直矢志入读名牌重点大学中文系的我,最终仍因数学进步不大而折乾沉沙,我只是入读了当时在广州龙洞的一所热门的外贸外语院校,那是我的第一学历。开学一两个月,我一直都情绪低落。不过也唯其如此,我却阴差阳错地在英语和外贸两方面得到了系统的专业培训。

事实上,在广州读书时,我的英语照样不理想。我记得第一次进入学校听力室接受听力课程测试时,从来没有进行过听力培训的我,在戴起耳机进行考试时,对着ABCD的单项或多项选择题,我听不清录音带里的老外“叽哩呱啦”说的是啥,就只能像“抓阄式”地画了圆圈交差。那时的我,脑里真叫一个乱啊!

1989年7月毕业时,欠缺外贸外语专业人才的粤西家乡茂名市外贸局,专门派车来到广州,将茂名市属的6名毕业生全部接回了茂名,不得留在众望所归的大省城广州。那年,我让分配在茂名市机械进出口公司工作,任职外贸业务员。其时外贸是全国最吃香的工作之一。在茂名工作还未到一年的我,就让分配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三房一厅新房。

然而,在那改革开放初期,深圳经济特区的气息时刻都在感召着我,我仿佛一个跃跃欲试的拳手,不断地听到香港歌星林子祥那首让人热血偾涨的劲歌《男儿当自强》。于是,在1991年1月17日,那个波斯湾战争正式打响的前夕,我毅然辞工,也干脆利落地退掉了我那套新房——当时我还担心这套房退不了,就会拖累了我进入深圳的步伐呢。然后,我只身来到深圳蛇口,效力于招商(蛇口)进出口贸易公司,任职仍然是外贸业务员。

在深圳的环境与茂名大相径庭。在茂名工作的一年多里,除了港商之外,我从没接触过真正的说外语的外商。而在深圳,以传真、电话、电传等方式,我几乎每天都与各国外商联络,特别是有时外商会到达深圳与我见面。于是,我每天都在使用英语。

就这样,当初在广州读书时对英语诚惶诚恐的我,终于像“母猪上树”一样,不得不真刀真枪地开口讲英语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每年两届的“广交会”,我都以外贸业务员的身份代表深圳公司参加展会。这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庞大的国际贸易洽谈会,亚、非、拉、欧、美等各国外商纷至沓来,黄色、白色、棕色等各色人种摩肩接踵,那简直是一幅当代的“清明上河图”,是国际贸易领域的一所“黄埔军校”。也就是通过这样的历炼,我的英语水平才慢慢地有了飞跃。

那些日子里,我带领着外商们,用英语洽谈业务,带他们到深圳看厂、吃饭、购物。这在国人眼中看来,还是一道比较靓丽的移动的风景线呢!

有一次,我在罗湖新都酒店宴请两位来自韩国的外商,其中一位点菜时需要加辣椒(Chilli)。当时,一者我对这单词不够熟络,二者韩国人的英语发音通常不太地道,所以我们双方都未能理解。旁边等着写下菜单的女侍应也笑着为我们焦急。后来,这外商只好拿起一支等,在纸上画了一个辣椒的形状,我才明白了意思。我们不禁都哑然失笑。

我还记得是在1992年的一个夏日的傍晚,在蛇口海滨浴场旁,一边听着Walkman(随身听)中的英文电台,一边怡然散步的我,偶遇一个菲律宾海员。闲谈中,由于我们一样地崇拜李小龙,我们就有了不少共同的话题。他相约我到他所住附近的南海酒店的客房饮酒。我们合照,他还邀来他住在其它房间的同伴,一起畅聚。

孰料这个海员回国后,我竟收到他那生活在马尼拉的妹妹Angela的来信。原来Angela从她哥哥那里看到我的相片后,就主动向我写信联络,婉转地抛出了“绣球”。我们之间使用的语言是英语。我写信时用的是公司的“双鱼牌”打字机,以及后来的“兄弟牌”电动打字机。有时候,我先写好草稿,然后打字;有时候,我不打草稿,直接写信,一蹴而就。我们在信中谈深圳,谈马尼拉,谈工作,谈生活,谈基督教。我们平均每隔15天就寄信一个来回。我想,说不定某一天,她会来香港或深圳生活,我们或者可以缔结成这一段浪漫的异国恋。但后来我由于工作单位的变换,我们最后居然失联了。而多年以后,当我面对当初她寄来的一大堆信函时,那样的写信行为无疑是锻炼了我的英文写作能力。

一边做着外贸业务员时,我那始于中学时期的文学梦重新闪现。

1993年3月18日,经《深圳特区报》文学版“罗湖桥”编辑王向同、彭颂声编审,我在头条位置发表了我的处女作散文《母亲年轻了》,当即大受同事和其他读者好评。同年6月,我在《特区文学》双月刊诗歌版头条发表长诗《打工者和他的自行车》,对蛇口打工者勤奋打拼的世相深情地素描。当时,能在大型文学双月刊发表这样的文学作品,我兴奋的劲自不待言。

那时,深圳打工妹安子所著长篇打工纪实文学《青春驿站》和深圳大学生郁秀所著“校园文学”长篇小说《花季·雨季》相继出版,一时间洛阳纸贵,简直就像当时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在深圳播放时引致的万人空巷一般的热烈。

受这两书影响,以及因了深圳火热的改革生活气息的感召,那时的我已“珠胎暗结”:我也想写一部长篇小说;再说我的文学理念本来就是既然爱上了文学,那就至少要写有一部长篇小说,要有这一责任担当。但我写什么内容呢?我不想拾人牙慧。当代人宜写当代生活,否则,难道得在百年之后,由我们的子孙后代臆想捏造我们现在天天抚摸得着的改革开放生活吗?那么,就写我熟悉的深圳外贸生活吧,我对自己说,因为这一题材在我国,一直尚未有人系统深入地写过,是我国长篇小说领域在较长时期里的“真空地带”。然而,那时我也只是先留一个心,或者说是开始进行生活积累,却尚未真正动笔。

此后由于外贸业务工作之倥偬,我不得不暂停文学创作。

时间到了1999年,我入职地处福田区江苏大厦九楼的韩国东部韩农化学株式会社,从事韩国化工品对中国出口业务,也就是说我在深圳做进口业务。由于老板不懂汉语,所以我们公司内部,在老板与员工之间,员工与员工之前,每天见面、开会、汇报、商谈,都“全天候”地使用英语。尽管韩国人的英语确实不太标准,最典型的是他们在遇到[st][sp][sk]时,通常都不懂得浊化发音。但是,那一年的工作,大大地优化了我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是又一次质的升华。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中英文双语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小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9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瑾1布衣2019/09/01 21:27:09
    • 分享到:
  • 今早在车上一口气看完这部作品,作者文笔流畅、老练,内容一波三折,主人公的经历令人震撼,一时山穷水尽、一时柳暗花明,打拼精神令人感动,具有极强的人生教育意义。
    • 小瑾2019/09/01 23:21:18
    • 分享到:
  • 题材相当新颖独特,让人耳目一新,恭喜作者为深圳也为我国争得了荣誉,五星红旗在欧洲升起。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9 13:55:48
    • 分享到:
  • 作者为著书,一度放弃工作,独处偏僻小屋,呕心沥血,为文学的梦,洒尽汗水。我想其中的坚守,除了文学的信仰的召唤外,别无其它。说实话,写书不易,如果拿这些付出来计算收入的话,比干什么都强。但是,曹雪芹写《红楼梦》不是也这样的吗?都是说作者痴,不知谁解其中味。不过,庆幸的是黄老师除了坚守文学的梦想外,他乐观、积极的信念值得我们每一个为文者学习的地方。吹尽狂沙,真金在,文学的坚守,但愿守得云开月明。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9 12:57:30
    • 分享到:
  • 几年前,因缘际会,读过深圳梦的初稿(中文版),为作者的执着所感动。作者从一个英语门外汉到赶鸭子上架,读外语外贸专业,为前途,为工作,做外贸出口工作。直到南下深圳,工作环境改变了自己,自己改变了自己。从爱好文字到著书,出版发行,再到英文翻译出版,作者费尽周折,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幸运永远属于努力上进不放弃那个自己。吹尽狂沙,力挽狂澜,深圳梦,这个梦有汗水也有泪水。祝贺深圳梦再版发行!
  • 回复
  • 黄国晟,我有时很烦他,有时很钦佩他。
  • 老亨神回复!晟哥哥吉祥!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27189
  • 33
  • 819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