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凭春风入深圳
  • 点击:1365评论:52019/08/31 15:31


作为退休公务员,黄远文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从生活烟火里走来的普通老工人。很短的平头,乡音未改,穿一件黄T恤,露出黝亮的胸颈,腰上系个鼓鼓的包。一群老战友相聚,说话直来直去,没有拿捏。那种巴蜀人的直爽质朴扑面而来。黄远文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而有力地直视着你,他说他就是兵。他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转业后又调到了深圳城管局环卫处基建科。2008年退休下来,如今成了一名尚未毕业的“研究孙”——伺弄孙儿辈的一员。他有空常跟老战友约在一块,爬完莲花山,偶尔在山顶整几口“歪嘴”,再汗涔涔地徒步回来。

基建工程兵是共和国军队序列中一个短暂而特殊的兵种。1966年工改兵,1983年兵改工。对他们而言,深圳拓荒的岁月成为一份珍贵记忆。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黄远文还记得,当年基建工程兵第1师第1团第1营从鞍山到深圳,放眼全是农田荒山,队伍在人民桥下火车,穿着背心,背着包,沿着土路浩浩荡荡走到蔡屋围开始了拓荒建设。他们住在斗笠状的竹棚里。战友们或跑材料,或开蹦蹦车,有的挖地基,有的拌水泥。当时人工配料,一个人要配四百包水泥,三分钟内要把一车石子料拌好。高山拉低山,鱼塘填平地。他们热火朝天修建原来的市委办公楼和深圳当时第一高楼电子大厦。

2019年8月22日下午,深圳泥岗地铁站附近,黄远文向笔者畅谈往昔岁月。


我们这代人什么都经历过了。我是四川省合川县(现属重庆市)小沔镇第三大队的人,出生于1950年8月,小新中国一岁。家里八兄妹,我排行老四。当时划成分,我是下农出身。我文化不高,只是个小学毕业。两块钱学费都交不起。冬天都是打赤脚。没办法,90%的人都打赤脚。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树皮吃完了,到处挖泥巴吃。没有吃的,我们吃过观音米。那就是土。大家说哪个地方的土能吃,大家就都去挖。那个泥巴比较软一点。挖回来用水煮开吃。那味道怪得很。我们这代人为什么没读到书?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停学,放牛去了。1967年我就去应征报名参军,因为年龄小,没应征上。六八年10月,我又去报名,体检过关了,但也没去成。1969年4月,我第三次去报名,基建工程兵01部队到合川县招兵,这次我当上了基建工程兵。

那年4月9日离开家乡。10日到合川县城进入部队。我们部队是1966年8月1日四野建筑公司改编过来的工程兵。第一批兵是当年8月份在宜宾地区招的兵。当时文化大革命,部队也比较散。因为我们是工改兵,派系比较严重,你一派我一派。有些领导受到了排挤和批斗。甚至我们那个主任自己拿着手榴弹自爆,参谋长腰杆都被打断了,直不起腰。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都是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我们到部队后开拔第一站是绵阳,开始进新兵连,训练了三个月。当时非常艰苦。两只手摔得都肿了起来。每天晚上要紧急集合,有时一次,有时两次三次。那个饭是大锅饭。每天都是豆芽、牛皮菜(甜菜)。训练完了,我们回到自己的连队。有几千人留下来没有回到原编制,当时三伏天,我们晚上一壶水两个馒头从绵阳步行走到江油。第二天早上到达。中午马上就地开荒种菜。师部番号是01部队,我们到了那里就成了001团级部队。我们连队没有打散,还是隶属第四营。部队接的第一项工程就是打隧道。隧道一共200米。是为四川长钢第五厂采矿石做准备。铁道兵也打山洞。那是他们的专业。我们工程兵除了打山洞,什么都会搞。我在那个班是放炮,负责填炮,装药,点炮。我打了半个月时间,一直打到了里面的溶洞。此时我又被调走了。因为个子小,人长得还不错,我去了教导队做司号员,去吹号。我学吹号学了半年多。教员是50军的。学员有一个连。我们跟着号谱学。刚开始喇叭都吹不响。我们从发音开始,学五个音。每天在山上练,“哒哒嘀”,“嘀嘀哒”,反复练。走到哪练到哪。起床有起床号,出操有出操号,吃饭有吃饭号,熄灯有熄灯号,共有一百多种。1970年5月,我学会了吹号,被分到1营4中队,也叫4连。我负责连队起床啊吹号啊吃饭啊,还有送报纸,打扫卫生,传达命令之类。就是勤杂工作。第二年3月我又调到1营营部当司号员。这里有司号员和通讯员。司号员专门负责吹号和传达命令。

工程兵平时以工为主,训练是一样的。我们也要经常打靶。也甩过真手榴弹。假手榴弹和真手榴弹还是有区别的。假手榴弹拿到手里是“树查查”的。真手榴弹在手里滑得很。第一次,拉环套在手指头上,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担心扔出去被会拽回来。假的尽管甩,不会拉回来,我能甩四十米。第一次我甩真的,害怕扔的时候会带回来,我只甩了二十七八米。一般三十米才算及格。我们有个炊事班长一甩,就扔在脚下。教导员在旁边,一脚踢开,直接把他扑到掩体里了。

七一年下半年,我们搞825会战。我跟着营长,通讯员跟着指战员,都去现场支援。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都是靠腿跑靠嘴传。1972年3月,部队要移防,我们坐闷罐车走了一个礼拜到达鞍山。我们一营驻扎在汤岗子,接得第一个工程是1团的办公大楼,在解放路上。12月我又被调走了。调到了教导队,代理班长,去接新兵。训练新兵回来,我就从营部下到4中队,任2班的班长。那是木工班,一个班12个人,那个木工关键要会看图,像楼房门窗,你会看图就能把那个木板制上和撑起来。打家具那些,是自己慢慢学的。你只要会拉锯,会图纸,刨子沉得住、推得平,以后就可以学会其他技能。看图也是靠自学。什么叫线,什么叫初始线,什么叫矢实线。我们当时是对符号。看ABCD,对应哪个图。比如剖面图,就对标注的符号。当时我们也认不得什么英文字母,也是在部队学的。开始也不知标高是什么。接触多了,就知道标高就是高程。高程从哪里来的?是从中国的黄海过来的。整过中国的建筑系都是从那里过来的。就是以黄海为绝对标高的零点。凡是木工出身的,要接触图纸,慢慢地就懂了。1973年,部队调离鞍山,去了弓长岭。我们去做选矿车间。1975年我又回到教导队代理排长,训练一百多名木工、瓦工、钢筋工。1976年我再次调回4中队,到了鞍山汤岗子。我是到鞍钢厂一个修理车间做事。七九年我们又到大屯给鞍钢厂做菜窖。北方在冬天都要把菜存到菜窖里去。七九年初又回到汤岗子。七九年11月,先头部队进入深圳,过来给我们后面的部队建房子。我们是框架结构铁皮房。这些房子都是从鞍山带过来的。1980年1月,我们1营到了深圳。我们1营是个家乡营,有五个连。过来之后叫0011部队指挥所。

我们到深圳一看,到处都是一片荒地,没有人烟,就是东门老街还有点人气。没什么路。从深圳火车站到深圳戏院就一条土路。东门那里就几间破房子。当时那一片只有巴登村、渔民村、泥岗村。看不到什么人。有些鱼塘,也没养鱼。还有一个深圳水库。村里只有老人小孩。青壮人都跑香港去了。我们平时是穿的确良军装和粗布工作服。本地老百姓都穿土布。有的村民在香港那边还有地,经常两地来回跑。每天早上过去种地,傍晚回来。他们顺路带一些走私货。我们有的人就跟他们买些手表、布料、折叠伞。那年代折叠伞是很稀奇的,六七块一把。机械手表十几块一只。

说实话,来深圳伙食还可以,有大米饭,就是住得差。第一批还有铁皮房住。铁皮房建在哪里呢?就建在鱼塘上面。后来的大部队就没有那么好的条件了。他们就住在竹叶棚里。我们1营安置完毕后,接的第一个工程就是市委办公大楼,由4中队负责,当时用十字镐挖地基,用搅车拌混凝土,也有卷扬机、龙门吊,没别的吊车,推混凝土、制木板、扎钢筋主要靠人工。材料要肩扛上去。我们当兵的要注意军容,干活都是穿黄粗布工作服或草绿色的确良军装。天天是一身汗透,衣服裤子从来没干过。平时磕碰划割小伤难免,但是我们安全抓得好,修市委办大楼没出什么大的工伤。同时6中队是建火车站旁边的友谊商场。1营第二项工程是建22层的电子大厦。那是当时深圳第一个高层建筑。一九八零年的时候,中建公司也来了深圳。我们部队又接了一项没人干的活,就是疏通新园路臭水沟,挖一条排洪沟。上面修公路,下面要排洪。那简直臭气熏天,臭得啊……他们说那有几十年没人清理过。其他公司都不愿接。部队就接过来,干了一个星期。我们战士没任何怨言。当兵嘛,就是服从指挥,说挖就挖。先把垃圾清理出来,然后就用铁锹和十字镐挖,沟有两米五深。每个连队挖一段,我们连队负责挖五十米。每天回来大家都是黑不溜秋的,全身是泥。后来我们1营以电子大厦为中心,围绕周边找活干。深圳第一个工业就是上步工业区,第二个是八卦岭工业区。都是我们的主战场。八卦岭和华强北都是一座山拉下来的。我主要是加工门窗木料。部队半个月放一次电影。平时打打篮球和乒乓球。训练时唱《打靶歌》《大刀进行曲》。

1983年基建工程兵就地转业。9月9日,建筑公司正式挂牌。记得转业那天有个台风,风也大雨也大。我们正式脱军装变成工人。0011部队就变成了深圳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当兵时该起床起床,该出操出操,吃饭要唱歌。脱了军装没这些军操,但也没人管了,干一天就有一天。我分在木器加工厂做木工。我在部队的主业是干木工,但是因为长期调动,干木工时间不长。木工不轻松,制木板要用到铁板,一块铁板下来有五十斤。

在公司干了一年多。1984年11月,我就调到了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基建科,做了一名质量检查员。要懂图纸,懂施工,会放线。科里有一个科长,一个预算员,再加上我。当时在红岭北,没有自己的办公室。机关里只有将近二十人。领导是原部队的参谋长调过去的。后来他犯了错误。我是负责整个深圳市的公共设施规划。我要跑规划,要去看现场。1985年按当时的城市规划要求,每隔500米至1000米就要建一个公厕。2000年以后,很多大厦里面设计了厕所,包括酒楼、超市的,都作为公共厕所使用。当时公厕是个重点项目。哪个地方需要建公厕建垃圾中转站,我考察之后,就报批上去申请哪块地。先找到规划局批准划地。规划局还有全盘考虑,它说不行,我就得另外找地。找了规划局,我还要找“工勘”,又是一套手续。然后交设计院设计,下一步就是报建。报建也有一些繁琐的程序。报建完了,要申请水电。我又要联系供电局和水务局。最后是排污。要破马路,又要找到排污管理处。排污管理处是我们一个系统的,都是城管局的。同样要求他们办事。施工前我们再跟交警报备一下。这一套下来程序繁琐。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拓荒工程兵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周晓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雪候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远文这位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有力,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这是时代珍贵的记忆。深圳发展是开拓建设者们奋斗的奇迹。
  • 回复
  • 文章记录了五零后的黄远文是退休公务员,曾当过入深第一批工程兵,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啥都干。08年退休后当"研究孙″。69岁的他在83年就地转业,在木器加工厂当木工。后又当质检员。退休后,一帮人经常约出去爬羊台山,莲花山等。大家在一起吹吹龙门阵,喝点小酒,下下棋,把退休生活过得滋润。下午接孙子,老两口为照顾孙,一个在深圳,一个在老家。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儿子孙子。文章让读者感受到深圳的繁荣与安定。
  • 我也是个“研究年”,政治家是一个文学“青年”读文章,写文章,评论文章,参加各种文学活动,忙得不亦乐乎。深圳是老年人的宜居城市,跟兴趣相投的人在一起,养老非常快乐。

    回复

    • 周晓林1布衣2019/09/07 17:02:14
    • 分享到:
  • 文章讲叙了一名基建工程老兵,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凭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亲历了深圳特区成立与发展建设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群基建工程兵,用青春与激情,投身到深圳特区建设大潮中!正是有了他们的默默无闻的付出与奉献,造就了一个个深圳速度、一个个深圳奇迹,成为深圳拓荒岁月中的一份珍贵记忆。如文中说,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
  • 回复
    • 雪候鸟4举人2019/08/31 16:00:53
    • 分享到:
  • 刚来深圳时,我看过李雪健老师主演的《命运》,剧中基建工程兵的辛酸可见一斑; 去年10月,我带着父母到大剧院观看了话剧《大榕树下》。开篇就说到,深圳特区最初的建设时基建工程兵的砥砺拼搏,特别是那位军官牺牲时很多观众潸然泪下。 今年母亲节,在罗湖图书馆,秦人老师提到当年竹子林的基建工程兵的生活条件,“大蟑螂的个头,五只足以炒一盘菜”! 深圳的辉煌是工程兵用青春和汗水甚至生命打造出来的,向英雄们致敬!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64100
  • 5
  • 78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