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一个兵
  • 点击:10982评论:52019/08/31 15:31

——原深圳基建工程兵黄远文口述实录


虽是南国,农历腊月的风依然夹寒,拂过荒凉矮小的火车站。四周是芒草和野芦苇丛生的荒地和池塘。海边还有一些渔民,海风吹来,夹着又腥又咸的海鲜气息。战士们脱了厚厚的棉袄,穿着灰绿的背心,背着方块行军包,穿着一条土路,浩浩荡荡步行到蔡屋围和八卦岭。1营战士黄远文用四川话问战友老游:这就是深圳?连座像样的楼房也没有,比鞍山乡下还要穷。老游眼一瞟,笑了:我们是来搞建设的,都是高楼大厦了,还要我们基建兵干嘛?黄远文说:那也是哟。只是没想到这么荒凉,咱们以后就在这里盖一片高楼。

黄远文永远记得那一天。那是阳历1980年元旦刚过不久,基建工程兵第1师第1团第1营从鞍山乘一列绿皮车抵达深圳。从此,他就把根扎在了深圳。部门初到深圳,有了新的番号:0011。1营的战士们都来自四川合川县。四川人有一种天生的幽默和豁达。当时深圳一穷二白,俗称有三宝:苍蝇蚊子沙井蚝。蚊子个个大如斗,小嘴尖尖亲个够。他们当时住在竹棚里,被蚊子咬习惯了。战友们天天调侃为乐。

部队刚到深圳,名头并不响,到处找活干。有一天,班长传达了拓荒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承建市委办公大楼,由第1团负责。工具简陋,任务紧,必须按期完工。这场战役必须要干得漂亮,打出第1团的名声。两个连队不分昼夜轮流干。黄远文用十字镐挖地基,用搅车拌混凝土。没有像样的设备,运混凝土、制木板全靠人力。大家顶着烈日汗如雨下,满脸灰尘裹着汗水画花脸。战士们明白:如果市委办公大楼搞砸了,延期了,我们的基建工程兵就没脸在深圳混了。市委如此信任咱们,得让大家瞧瞧咱们的本领,不能让同行看扁了。

但是,他们毕竟第一次在南方干活。深圳的天气怪,不是雨就是湿热难耐。开春后,气温升得如同内地的夏天,每天一身汗洗。而且雨水多。地基刚打好,就来一场大雨,基坑里积满了雨水,成了一块块鱼塘。战士们要抢时间抢工程,片刻也不能耽误,众人排成数条长龙,用脸盆把水舀出来,然后一个个接龙,把水接出去。刚刚完成人工排水,接着又是塌方。困难总是意想不到。班长鼓劲说,再大的困难也要拿下。当时,基建兵要技术没技术,要设备没设备,全凭战士们的一双手和胸中那股干劲。当年革命前辈们用小米加步枪建立了新中国,今天基建工程兵也要靠镐头加铁锹开拓新特区。黄远文们挥起十字镐继续挖土方。

此时,1团兵分两路。6中队修建火车站附近的友谊商场,不久也传来捷报。

令黄远文记忆犹新的是第二项工程。说大不大,没什么技术难度,但是又脏又累,就是清理深圳戏院前(如今的新园路)一条臭水沟,要修一条排洪沟。这个特殊的活儿没别的公司愿意接。工程基建兵却从不挑拣。臭水沟长1.6公里,宽六米,深两米,沟内垃圾积了几十年,黑色的淤泥上嗡嗡盘旋着苍蝇,路人远远地掩鼻逃离。1团出动了两百多名战士去清理。黄远文就是其中一名。恶臭刺鼻,能把人熏个跟头。事实上不少战士晕倒在现场。战士们接到命令二话不说,放下顾虑,踏进淤泥里,一直没到了腰身。他们用铁锹铲淤泥,用竹筐一筐筐抬。大太阳底下,臭气蒸腾,有的战士被直接熏倒了。不到1个月,臭水沟终于被排完。如今这里是景观宜人的广场。

深圳的高楼书写了深圳奇迹。国贸、地王、京基00、平安国际金融中心是今天深圳人耳熟能详的地标。但是,深圳第一高楼是电子大厦。它是深圳第一次破茧而出的生长。如今最让黄远文自豪的是他们1营接下的这项工程:修建20层的电子大厦。这是深圳第一座高楼。1981年,位于深南中路华强北地段的深圳电子大厦破土动工。这么大的工程,对工程基建兵来说是破天荒头回碰到,既是一份莫大荣誉,也是一份压得喘不过气的重任。尽管工程基建兵不怕累不怕脏,但是要更上层楼干出一番大事业,不仅需要艰苦奋斗的精神,更需要专业技术。只有把奋斗激情和专业精神相结合,才能真正开创新局面。这一次,1团边干边学,边学边干,在专业难题上认真钻研,引进了一批专业人士和几项新技术。基建工程兵首先面临着岭南这种特有的软土质,不利于坚固的地基处理,于是找深圳市建筑科研中心的专家合作,顺便成立了深圳市第一个地基处理中心。其次,施工结构采用了框架剪刀墙,在每层电梯井增加两根钢筋混凝土梁柱,然后砌砖,提高施工进度。最后又学习了新的马赛克贴法。次年8月竣工。基建工程兵因此一战成名。当时深圳的经济总量是香港的两千分之一。但是这座大厦带动一个产业,见证一个时代。黄远文所在的1营以电子大厦为中心兴建了不少项目。他们逐渐完成了深圳最早的上步工业区、八卦岭工业区基建。电子大厦是深圳第一栋以城市支柱产业命名的大厦。华强北电子商圈由此兴起,带动了深圳工商业的发展。从此,这座城市开始节节拔高,迅猛生长。

三十多年过去了,黄远文如今作为退休公务员,给人的感觉依然是一个从生活烟火里走来的普通老工人。很短的平头,乡音未改,穿一件黄T恤,露出黝亮的胸颈,腰上系个鼓鼓的包。一群老战友相聚,说话直来直去,没有虚套。那种巴蜀人的直爽质朴扑面而来。眼睛温暖而有力地直视着你,他说他就是兵,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转业后又调到了深圳城管局环卫处基建科。2008年退休下来,如今成了一名尚未毕业的“研究孙”——伺弄孙儿辈的一员。他有空常跟老战友约在一块,爬完莲花山,偶尔在山顶整几口“歪嘴”,再汗涔涔地徒步回来。

基建工程兵是共和国军队序列中一个短暂而特殊的兵种。1966年工改兵,1983年兵改工。对他们而言,深圳拓荒的岁月成为一份珍贵记忆。战友相逢,往事皆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黄远文还记得,当年基建工程兵第1师第1团第1营从鞍山到深圳,放眼全是农田荒山,队伍在人民桥下火车,穿着背心,背着包,沿着土路浩浩荡荡走到蔡屋围开始了拓荒建设。他们住在斗笠状的竹棚里。战友们或跑材料,或开蹦蹦车,有的挖地基,有的拌水泥。当时人工配料,一个人要配四百包水泥,三分钟内要把一车石子料拌好。高山拉低山,鱼塘填平地。他们改天换地,他们建设了深圳。黄远文认为自己就是个大头兵,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反复邀约下,2019年8月22日下午,在深圳泥岗地铁站附近,黄远文向笔者畅谈往昔岁月。

我们这代人什么都经历过了。我是四川省合川县(现属重庆市)小沔镇第三大队的人,出生于1950年8月,小新中国一岁。家里八兄妹,我排行老四。当时划成分,我是下农出身。我文化不高,只是个小学毕业。两块钱学费都交不起。冬天都是打赤脚。没办法,90%的人都打赤脚。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树皮吃完了,到处挖泥巴吃。没有吃的,我们吃过观音米。那就是土。大家说哪个地方的土能吃,大家就都去挖。那个泥巴比较软一点。挖回来用水煮开吃。那味道怪得很。我们这代人为什么没读到书?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停学,放牛去了。1967年我就去应征报名参军,因为年龄小,没应征上。六八年10月,我又去报名,体检过关了,但也没去成。1969年4月,我第三次去报名,基建工程兵01部队到合川县招兵,这次我当上了基建工程兵。

那年4月9日离开家乡。10日到合川县城进入部队。我们部队是1966年8月1日四野建筑公司改编过来的工程兵。第一批兵是当年8月份在宜宾地区招的兵。当时文化大革命,部队也比较散。因为我们是工改兵,派系比较严重,你一派我一派。有些领导受到了排挤和批斗。甚至我们那个主任自己拿着手榴弹自爆,参谋长腰杆都被打断了,直不起腰。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都是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我们到部队后开拔第一站是绵阳,开始进新兵连,训练了三个月。当时非常艰苦。两只手摔得都肿了起来。每天晚上要紧急集合,有时一次,有时两次三次。那个饭是大锅饭。每天都是豆芽、牛皮菜(甜菜)。训练完了,我们回到自己的连队。有几千人留下来没有回到原编制,当时三伏天,我们晚上一壶水两个馒头从绵阳步行走到江油。第二天早上到达。中午马上就地开荒种菜。师部番号是01部队,我们到了那里就成了001团级部队。我们连队没有打散,还是隶属第四营。部队接的第一项工程就是打隧道。隧道一共200米。是为四川长钢第五厂采矿石做准备。铁道兵也打山洞。那是他们的专业。我们工程兵除了打山洞,什么都会搞。我在那个班是放炮,负责填炮,装药,点炮。我打了半个月时间,一直打到了里面的溶洞。此时我又被调走了。因为个子小,人长得还不错,我去了教导队做司号员,去吹号。我学吹号学了半年多。教员是50军的。学员有一个连。我们跟着号谱学。刚开始喇叭都吹不响。我们从发音开始,学五个音。每天在山上练,“哒哒嘀”,“嘀嘀哒”,反复练。走到哪练到哪。起床有起床号,出操有出操号,吃饭有吃饭号,熄灯有熄灯号,共有一百多种。1970年5月,我学会了吹号,被分到1营4中队,也叫4连。我负责连队起床啊吹号啊吃饭啊,还有送报纸,打扫卫生,传达命令之类。就是勤杂工作。第二年3月我又调到1营营部当司号员。这里有司号员和通讯员。司号员专门负责吹号和传达命令。

工程兵平时以工为主,训练是一样的。我们也要经常打靶。也甩过真手榴弹。假手榴弹和真手榴弹还是有区别的。假手榴弹拿到手里是“树查查”的。真手榴弹在手里滑得很。第一次,拉环套在手指头上,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担心扔出去被会拽回来。假的尽管甩,不会拉回来,我能甩四十米。第一次我甩真的,害怕扔的时候会带回来,我只甩了二十七八米。一般三十米才算及格。我们有个炊事班长一甩,就扔在脚下。教导员在旁边,一脚踢开,直接把他扑到掩体里了。

七一年下半年,我们搞825会战。我跟着营长,通讯员跟着指战员,都去现场支援。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都是靠腿跑靠嘴传。1972年3月,部队要移防,我们坐闷罐车走了一个礼拜到达鞍山。我们一营驻扎在汤岗子,接得第一个工程是1团的办公大楼,在解放路上。12月我又被调走了。调到了教导队,代理班长,去接新兵。训练新兵回来,我就从营部下到4中队,任2班的班长。那是木工班,一个班12个人,那个木工关键要会看图,像楼房门窗,你会看图就能把那个木板制上和撑起来。打家具那些,是自己慢慢学的。你只要会拉锯,会图纸,刨子沉得住、推得平,以后就可以学会其他技能。看图也是靠自学。什么叫线,什么叫初始线,什么叫矢实线。我们当时是对符号。看ABCD,对应哪个图。比如剖面图,就对标注的符号。当时我们也认不得什么英文字母,也是在部队学的。开始也不知标高是什么。接触多了,就知道标高就是高程。高程从哪里来的?是从中国的黄海过来的。整过中国的建筑系都是从那里过来的。就是以黄海为绝对标高的零点。凡是木工出身的,要接触图纸,慢慢地就懂了。1973年,部队调离鞍山,去了弓长岭。我们去做选矿车间。1975年我又回到教导队代理排长,训练一百多名木工、瓦工、钢筋工。1976年我再次调回4中队,到了鞍山汤岗子。我是到鞍钢厂一个修理车间做事。七九年我们又到大屯给鞍钢厂做菜窖。北方在冬天都要把菜存到菜窖里去。七九年初又回到汤岗子。七九年11月,先头部队进入深圳,过来给我们后面的部队建房子。我们是框架结构铁皮房。这些房子都是从鞍山带过来的。1980年1月,我们1营到了深圳。我们1营是个家乡营,有五个连。过来之后叫0011部队指挥所。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拓荒工程兵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周晓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雪候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远文这位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有力,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这是时代珍贵的记忆。深圳发展是开拓建设者们奋斗的奇迹。
  • 回复
  • 文章记录了五零后的黄远文是退休公务员,曾当过入深第一批工程兵,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啥都干。08年退休后当"研究孙″。69岁的他在83年就地转业,在木器加工厂当木工。后又当质检员。退休后,一帮人经常约出去爬羊台山,莲花山等。大家在一起吹吹龙门阵,喝点小酒,下下棋,把退休生活过得滋润。下午接孙子,老两口为照顾孙,一个在深圳,一个在老家。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儿子孙子。文章让读者感受到深圳的繁荣与安定。
  • 我也是个“研究年”,政治家是一个文学“青年”读文章,写文章,评论文章,参加各种文学活动,忙得不亦乐乎。深圳是老年人的宜居城市,跟兴趣相投的人在一起,养老非常快乐。

    回复

    • 周晓林1布衣2019/09/07 17:02:14
    • 分享到:
  • 文章讲叙了一名基建工程老兵,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凭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亲历了深圳特区成立与发展建设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群基建工程兵,用青春与激情,投身到深圳特区建设大潮中!正是有了他们的默默无闻的付出与奉献,造就了一个个深圳速度、一个个深圳奇迹,成为深圳拓荒岁月中的一份珍贵记忆。如文中说,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
  • 回复
    • 雪候鸟4举人2019/08/31 16:00:53
    • 分享到:
  • 刚来深圳时,我看过李雪健老师主演的《命运》,剧中基建工程兵的辛酸可见一斑; 去年10月,我带着父母到大剧院观看了话剧《大榕树下》。开篇就说到,深圳特区最初的建设时基建工程兵的砥砺拼搏,特别是那位军官牺牲时很多观众潸然泪下。 今年母亲节,在罗湖图书馆,秦人老师提到当年竹子林的基建工程兵的生活条件,“大蟑螂的个头,五只足以炒一盘菜”! 深圳的辉煌是工程兵用青春和汗水甚至生命打造出来的,向英雄们致敬!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600
  • 5
  • 780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