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故乡,入深圳
  • 点击:1067评论:22019/08/31 23:12


出故乡,入深圳


她坐在阳光里

看自己的影子

竟觉得,那也很美好

当她爱的时候

她知道一切困苦和阴霾

不过都是拿来拼接的板块

她浮起,在纷扰尘嚣之上

又重重跌入其中

下落的时候,眩晕里

有霓虹的彩

和着没有发声的嚎叫

可爱的姑娘,她用她并不灵巧的枯瘦的手

浓墨重彩地

勾画着太阳


一位深圳本地的朋友去意大利旅游回来,给我带了一袋拉瓦萨特浓黑咖啡粉。今天泡起来试试,在我加了很多的伴侣以及不少的糖后,仍然在每一口喝下去的时候,苦得咽喉周边的经脉为之打一个冷颤。简直比我爸给我泡的茶还苦了很多。第一次喝黑咖啡,作为一个从安徽的贫困县城里来到深圳的乡下人,虽然进城十来年了,但我很少喝咖啡,不过我喜欢咖啡闻起来的味道,很香。我不知道是我用料的量不对,还是就应该是这个味?我也没有找人问,就那么硬生生地喝完了一大杯。也许,喝着喝着就习惯了?就能品出它的好了?

前些天回去安徽老家,爸每天早晨烧水给我泡杯茶。一杯水,大半杯的茶叶。一开始我对着那杯茶把眉头皱了又皱:这茶叶是手一抖放多了吗?放多了也可以去掉一些嘛。喝一口,哎呀,苦呀。我说:“爸,茶叶多了,苦。”爸说“不多,不多。”我不再说什么,一口口把茶喝下去。然后搁下茶杯,便忙家务去了。爸再在杯里添入沸水,等我口渴想起要喝水时,搁在那里的又是满满一杯。三两次冲水后,那杯苦茶便有了合适的味道,热热的,带着微涩的清香和细微的回甘,润入心脾。再然后,便失了茶味,成了杯带着茶叶的白开水。爸问我要不要重泡一杯,我说“不用。可以的。”一边拿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一边把那白水咕咚咕咚喝下去,然后放下水杯,转身继续去厨房搞清洁。我不忍心看他用一双颤颤巍巍的手,为我倒水泡茶。

厨房的水槽是我去年冬天回来时给换过的,当时闪着铮亮的不锈钢的光泽。现在里面覆着一层黄褐色的污垢。去年回来时给换过的几块抹布,当时雪白的带着红条条蓝条条的抹布,现在全是在污泥水里被浸渍后拿出来晾在厨房架子上的样子。我倒了些洗衣粉在水槽里,拿过台子上已经磨秃了的,黏糊糊的不锈钢清洁球,用力擦水槽,然后再用水冲洗干净。几分钟的时间,水槽恢复了银白的不锈钢色泽,洁净、光亮。接下来是擦拭蒙着厚厚油垢的瓷砖台面和锅灶边的墙面,以及碗橱里的灰尘,扔掉犄角旮旯里的垃圾,把非垃圾的东西挑出来,洗干净放好。烂个大口子的碗,里面残留着一点点不明液体或一些食物残渣的小塑料袋,它们在那里躺了多久?也许半年,也许才一个星期。

谁知道呢,反正每次回来,我需要面对的总是这些类似的东西。花几天时间洗干净所有东西其实没多大用处,过几天,在我妈的手下,一切灰尘和污垢又会开始慢慢累积。爸八十二岁了,虽能自理自己的生活,但已是颇为颤颤巍巍。坐在板凳上,起来时必须两手扶着椅面,向上撑,借着这个力,才能把自己从椅子上拉起来。所以家务基本都是我妈在做,妈比我小九岁。而我妈,自我懂事起,我就知道她不善于做家务。现在年龄大了,更是糟糕,似乎对脏与不脏已经根本无感了。作为女儿,怎么忍心看着他们住在那样的脏乱里?

其实,可以找个钟点工来打扫一下,并且每月上门帮打扫一下。但是我不能这样做,妈的精神有些问题,她怀疑她所接触过的每一个人,觉得他们都是坏人,有着各种对她不利的阴谋诡计。每次房子里水啊电啊的有需要维修的,师傅过来忙活时她都要紧紧盯着。师傅走后,她会把这个人列为她的高度怀疑对象,认为这人知道了她的住址和家里的情况,正在谋划着对她不利的事情。一个来打扫的钟点工,她会把人家想成屠夫、恶魔,而她和爸,甚至住在离他们三里地外的我哥哥一家,都是洁白的柔弱无力的待宰羔羊。况且,她也决不会允许为了卫生问题而付钱给别人,因为卫生根本不是问题,而浪费,是可耻可恨的。所以,虽然家很小,三间很小的屋子加一个卫生间,但是处处是活,够我忙的。

爸每月领着大几千的作为教员的退休工资,妈作为退休的农场工人,也有两千多的工资。两个人在小县城里,可以过着吃得超好穿得超靓住得很不错的悠哉生活。但他们身上所留有的,始终全是贫苦的印记。

比如,生活于脏乱中,只吃各种廉价的食物。茶叶对于他们,是个精贵的东西,重要的客人来了,泡茶务必要多放一些。泡出来苦不苦不重要,甚至说,越苦表示这杯茶越好,因为用料多嘛。一条十块钱买的晴纶夏裤,穿了好几年后仍然接着穿,我在深圳给她买的铜氨丝面料的裤子,带回去给她,她收着不穿。因为她的晴纶裤子没烂。我曾经在帮她做整理时扔了她的晴纶裤子。但是第二年夏天回去时,发现她又给自己买了新的同款晴纶裤子。她有着自己的心痛和骄傲。痛的是我扔了她的裤子,她说我这种浪费行为,简直可以算是罪行。“六零年,人都吃不上饭,饿死许多,你哪里知道?”她常常这样说。骄傲的是她在夏末秋凉的时候去买的裤子,那时候便宜,十块钱买两条。她似乎也不想让自己穿的看上去挺不错,那是她的处事哲学,她怕别人因此而惦记她的钱财。她有许多钱财吗?当然没有。她和我爸的工资也就近些年才慢慢加上来,且自我哥哥安了家不用他们贴补后,他们又攒钱买了现在住的一套带个小院子的房子,存款寥寥。

有一年桃子已经罢市的时候,我听我哥说,爸跟他说这一季没吃到过好桃子。我觉得挺奇怪,那一年风调雨顺,不说外地进入的水果了,单单县城附近的乡村,也是有不少果园的,怎会结出的桃子都不好?爸说妈总捡便宜的买。我打电话问妈买的桃子什么价钱,妈说五毛钱一斤,我又惊又气。家乡的物价有许多是比深圳这样的城市低了许多,但也低的有限。个头不大的包子,也是一元一个,豆腐脑,两元或三元一碗。五毛钱不是桃子的价钱,不是任何一种水果的价钱。两个老人每月七千多的退休金,又有医疗保险,无任何后顾之忧,儿女现在都不需要他们出钱资助,却要去买五毛钱一斤的桃子!那是什么桃子?卖剩的烂桃子?或是根本没熟的又硬又酸的桃子?或是品种有问题,桃树的主人自己都吃不下去,拿到路边以最贱的价格看能不能兜售出去的桃子?

我知道如果妈一直经济条件不错,她一定不是今天的她,爸也不会给我泡这么苦的茶。作为爸妈的女儿,我也会跟今天的我有所不同,一切都会有所不同。这也许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于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又或者对于许多人,如果他们曾经的经济条件不那么好,他们也不会像如今那么糟。

爸童年时算是个富二代。在县城里的几条街上,他们家有几十个铺面,都是当年我太爷爷白手起家,靠着经营布匹生意置办下的。在后来的斗地主中,这些财富全都成了灾难。于是当我爸还是个学校学生的时候,家庭里便开始了漫长的穷苦的挣扎。由高处跌下来,巨大的落差形成的痛,恐怕需要许多年才能抚平,甚或一生也抚不平。

没了少爷的家底,可骨子里的一些少爷脾性都在。拙手拙脚,不擅长料理家事。清高敏感,无论什么人,说他不得。哪怕人无心之时说了些跟他并不相干的言语,他偶尔也会认为这是针对他的扎人的麦芒。为此而气愤许久,并定要找时机怼回去。无论是对家人还是亲戚、朋友,或是陌生人。也因此,他没有什么朋友。虽然他内心是个善良的人。农场联队里有户贫困人家死了女主人,留下男人和几个幼小的孩子,当时爸让妈拿了三十块钱送去。周围其它家境不错的人家,去吊唁也不过是给个五块、十块的份子钱,而我家也并不好过,只是比贫困稍好一点点。哪怕是在瓜田李下,也没有人会怀疑他偷摘过什么,他鄙视且痛恨一切不正当的人和事。他也没有多少亲戚。我奶奶,曾经的富家的大小姐,家里良田好几百亩,据说出嫁时挑嫁妆担子的挑夫就雇了近百人。可是这样的小姐,生养的能力远不及一个壮实的农村妇人,爸无任何兄弟姐妹,就他一人。偶有联络的,不过是叔伯家的兄弟姐妹们。

爸上完师专后,在离家乡县城不远的一个国营农场里,谋了个小学教员的工作,一直工作到退休。我妈是从离县城很远很远的一个村里嫁过来的。她曾是村里保长的女儿,家在农村里也算优渥。上面五个哥哥,她是最小的女儿,从小竟没做过什么家务,也没学过什么刺绣啦裁剪啦之类的女红。但是她上了学,初中毕业后考入农校(相当于中专)。读完农校后,她的同学们都分配了很好的工作,有的去了县城新华书店,有了去了学校,或者这局那局,而她,逢着那个年代,家庭成分不好,没能弄到作。在家呆成个老姑娘。百无一用是书生,如果书生不能用她读的书来谋生和良性地指导自己的生活,那么,她应对生活的能力往往是明显弱于普通人的。她即不会操持家务,又比别人多了许多对生活的哀叹。贮藏在她头脑里的知识,转化成了她悲观的底子。她也没有朋友,曾经的朋友们已和她拉开大差距,有份好工作,嫁个好人家,而她是个一无所有的问题老姑娘。村里的胖婶、大莲、王二家的、小红,这些大大小小的女人们,她和她们又有不同,她们也觉得她是和她们不同的,所以她们彼此没有什么交流。再后来,经人牵线,我那都早已经远远超过正常婚龄的爸妈结合在了一起。

针对桃子问题,我问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妈铮铮有词地说:“你爸太挑了,五毛一斤的桃子也是桃子。什么好吃不好吃?什么样的桃子不是桃子?我不是照吃!他嫌不行他就不要吃!”挂电话后我流了两行泪。我不会流太多,我没有那么多空闲用以此种悲伤。买菜烧饭打扫整理,工作,照顾上小学的孩子,这里的任何一样,都足够一个人做全职。但是今天的中年妇人们,哪个不是身兼数职,里里外外都要搞定呢?也有许多人不需要搞定这么多。家里有依然身强力壮有空闲的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跟着一起来到城市里,帮着烧刷洗,接送孩子。没有人手也没关系,有钱也行,在孩子还小需要许多精力照顾的那些年,妇人可以只在家照看孩子做些家务。对于像我这种各种条件都没有的,那便只能一个人做几个用了。

好在我的工作特殊,只要有电脑有网络,我在哪办公都行。老板是美国人,在美国开电气超市,以前是从迈阿密进货,后来生意做大了,来中国看了看,决定从中国进货。当时我是工厂里外贸部的销售,在广交会的展位上遇见他,后来他又来了我工作的工厂看产品。我们聊得不错,他让我以后直接帮他打理在中国的采购、出货等业务。我长的普通,瘦瘦小小,能力也有限,不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站熠熠生辉的美女。也不是往台上一站可以一呼百应做个领导或是会自己创出一片天地的有大能力的人。但是我勤劳、踏实,英语流利,熟悉生产、出口等各种环节的操作,既可以搞定他所要求做的工作,又不会花费很高的薪资待遇,完全合符他的标准。而我,每天早晚坐公交来回工厂,中途还有一次换乘,一天花三小时奔波在路上,也是真的累了。一份坐在家里就可以做的工作,那是再好不过了。偶尔我会需要去盐田港区边的货代仓库去监装货柜,或是去广州、中山等地的工厂验货,也有些时候,去一些其它省的工厂看看。但基本上,我都是只需要工作在自己的电脑边。在最开始的时候,这类出差还比较多,后来和各个供货厂家都熟悉了,产品也放心了,一年也不用出去一两回。所以我近些年的工作地点,其实可以说是于深圳无关。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故乡深圳父母过去现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初棉这样写父母:“许多年里,他们一直是这个样子,一点点微小的事情,他们也担心到似乎天要塌了地要裂了。”这也就是父母无能地爱着我们的样子吧。读初棉,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意象是,一只巨大的美丽的风筝,飘在半空,令万人惊羡仰望。牵着这只大风筝的,有千千万万条线或绳索,分别通往这片国土东南西北的各个角落。绳索上,可能布满灰尘,也可能挂满心事,它既是我们归乡的路,也是我们内心的伤。这只风筝,就是深圳。
    • 初棉2019/09/10 21:25:30
    • 分享到:
  • 感谢元涛评委!

    回复

  • 最近来访
  • 初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34800
  • 18
  • 190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