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诗与诗朗诵
  • 点击:17331评论:12019/10/07 07:57


诗歌,只有插上朗诵的翅膀,才能穿越时空,飞得更高更远。写诗这么多年,无论是有心栽花,还是无意插柳,我都与诗歌朗诵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1年的冬天,我不到20岁,从下乡的河南灵宝,招工到了新建的渑池钢厂,在矿山基建连当了一名小工。连队联欢,我写了一首“轰隆一声炮响”赞美矿山的诗歌,又找了一个会拉小提琴的工友,在《骑兵进行曲》的伴奏声中登台朗诵,小出了一把风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未,我早已调回了洛阳,因一直喜欢舞文弄墨,在一个地方小厂以工代干搞宣传、放电影。记不清是哪一年,也记不清是怎么投的稿,我的一首“探亲假”被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播出,那是我的诗第一次在电台播出,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1984年我调入了洛阳市委宣传部文教科。洛阳市师范学校的赵瑞老师找我写一首诗,想参加河南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庆祝新中国建国35周年诗歌朗诵大赛。那一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阅兵式,举国庆祝,万众欢腾,我情不自禁就写下了长诗《献给十月的第一个晨曦》,出乎意料的是赵瑞老师的朗诵和我的诗歌分别获得了河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朗诵和创作一等奖,而且是各自类别唯一的一等奖。河南著名诗人王怀让那次也参赛获得了二等奖,倒不是我的诗写得好,应该是省电台为了提携后辈、鼓励新人吧。


献给十月的第一个晨曦(节选)


当朝霞染红

十月的第一张日历,

那纵情的欢呼在告诉我

母亲又添了一岁年纪;

当晨风吹动鲜艳的五星红旗,

那呼啦啦的声音又牵动我

思绪万千、万千思绪…..,


……三十五年了,

一万多次潮涨潮退,

那震撼世界的五十四响礼炮,

仍那样庄严地

轰鸣在我的记忆;

……三十五年了,

一万多个日升月落,

那徐徐升起的第一面国旗,

仍那样鲜红地

照亮了每一个晨曦。


我仿佛看到一一

共和国的缔造者

从开国大典的天安门城楼走下

兴致勃勃、笑声朗朗,

观赏着五彩缤纷的礼花,

赞叹着三十五年的业绩;


我仿佛看到一一

政治局的委员们

从灯火彻夜的中南海走出,

指点江山、运筹帷幄,

探索着民族的中兴之路,

规划着改革的全面战役。


好事成双,之后赵瑞老师到珠海参加全国普通话朗诵竞赛,又让我写了一首《珠海,你好!》参赛,她再次获奖,我的诗也被珠海特区报采用发表。

1993年9月,在邓小平第二次南巡掀起的改革开放大潮中,我像许多东南飞的孔雀一样,南下深圳,加盟到了曾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中国宝安集团。二十多年来,我创办了《宝安风》企业內刊,拍过电影《砚床》,合著过在光明日报连载了二十个整版的长篇报告文学《东方辉煌》,主编过大型专著《中国企业报刊大全》,一直忙忙碌碌打工,却唯独与诗歌失联,中断了写作。只有一次在宝安集团成立二十五周年的晚会上,我写过一首诗,被集团两个下属企业贝特瑞公司和唐人文化联袂演出,领诵、群诵、配乐、表演,又热闹了一回。

2015年9月,我退体被宝安集团返聘了几年后,终于全身而退,才又开始重操旧业,写起诗来。这几年也许是得益于过往的积淀,也许是觉得老之已至,确实写了不少,接连出版了《印象与烙印》(两卷本),《旗帜咏叹调》几本诗集。其中一首《我在老城走街串巷》,由洛阳的赵建勋和范庆兰这对朗诵老搭档在洛阳电视台举办的河洛文化节开幕式晚会上推出后,颇受关注,得到不少观众好评。


我在老城走街串巷


有一点伤感

有一点惆怅

有一些步履蹣跚

有一些东张西望

中年离家老来回

我在老城走街串巷


没有了磨剪子的吆喝

听不见舀浆了的叫嚷

远去了冰糖葫芦的叫卖

消失了崩爆米花的巨响

只剩下那条青石板路

永远走不完岁月的沧桑


那条丢过的手绢呢

丢掉了两小的无猜

那个滾过的铁环呢

滾走了童年的欢畅

那个捉过的迷藏呢

藏起了寻找的纯真

那个打过的洋片呢

翻过了失去的时光


再喝一碗豆腐汤吧

有一些苦辣酸甜

再吃一碗浆面条吧

还那么回味悠长

再啃一只榆树园烧鸡

还是那么有滋有味

再吃一回洛阳水席

还是那么多花样名堂


丽景门城楼依然巍峨

十字街照旧人来人往

青年宮早已返老还童

北大街还是熙熙攘攘

真不同不愧真不同

分店开遍全城內外

十三朝就是十三朝

千年帝都源远流长


老城已经脱胎换骨

新区早就后来居上

没有功成名就

没有衣锦还乡

一个走出洛阳的游子

总会有点儿女情长


每当回到这块

养育我的土地

难免忍不住低吟浅唱

别见笑人老了就爱怀旧

那是树叶对树根的情意

那是溪流对江河的渴望


这几年,我的不少诗歌被一些朗诵界的专业人士进行了二度创作的朗诵,着实为我的诗增色许多。这些诗朗诵有中国金话筒得主湖北电视台的谢东升朗诵的《将军与小兵》《生命等高线》《为了一个孩子的新生》,洛阳广播电台的播音指导李晓军朗诵的《在一起》《我们在长江黄河》,洛阳广播电台一级播音员孟凡湄朗诵的《北上无音讯》,夏青杯获奖者拂晓朗诵的《阿婆的遗产》,洛阳电视台的韩梓导演和夫人桑风卿朗诵的《神圣的母愛》,河洛风艺术团团长陈红涛朗诵的《别跟咱妈说》《袁庚》,和团员施美娟合诵的《永远的遙望》,洛阳知名朗诵演员徐建国朗诵的《梦中的电话》《普通一兵》,刘青晓朗诵的《军旗插上总统府》《鹊桥会》,常国超朗诵的《邙山》《小街》,以及著名教育公众平台灵秀师苑风的江岩朗诵的《中秋的问候》,贺东军朗诵的《小平小道》,王宏光朗诵的《母愛的挑选》,卢莉亚朗诵的《老校长》,常鹏涛朗诵的《山里的孩子》等。如此众多的这一大批朗诵者的辛勤付出和精彩演绎,给这些文本的诗歌插上了声音的翅膀,在读者听众的耳畔和时空迥响。


我们在长江黄河(节选)


长江后浪推前浪

淘不尽波澜壮阔的岁月

黄河之水天上来

流不尽永不磨灭的记忆

古城沒有忘记

洛漂队那群男子汉

我们沒有忘记

老三届那帮好兄弟


何以解忧的杜康

解不了我们深深的思念

年年盛开的牡丹

等不来壮士赏花的归期

天天敲响的马寺钟声

响彻着魂归故里的呼唤

世代流传的天子驾六

驰骋着漂流英雄的传奇


特別有些巧合和意外的是,在2017年10月27日由深圳市朗诵艺术家协会演出的《十月礼赞经典诗文朗诵会》上,我作为一名普通观众,突然听到深圳电视台主持人,第十三届全国齐越朗诵艺术节一等奖获得者邢天琦朗诵了我的作品《最后的吻别》。演出结束后,我问她们在哪儿看到了这首诗,总策划刘莉老师告诉我,艺术团是从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出版的《美丽中国一一朗诵诗文辑(第二辑)中挑选的。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本书,后来我托拂晓帮我买了两本,才看到书里选用刊登了我三首诗。


最后的吻别


就要流尽最后一滴血,

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十八岁的年轻士兵呵,

你还有什么话需要告别?


战前的遗嘱早就写好,

出发的存照已放妥贴,

送行的白酒己经干完,

生命的火花即将熄灭。


只是还有一点遗憾,

青春的白纸还没有爱情书写,

“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士兵的请求是那样羞涩。


同样年轻的护士姐姐,

含着热泪最后吻别,

那是世上最深情的亲吻,

那是人间最悲壮的永别。


年轻的士兵合上了双眼,

他含笑青春不再残缺。

即便是在另一个世界,

他也要感谢那个素不相识的姐姐。


这一吻是那么崇高神圣,

这一吻是那么真诚纯洁,

这一吻是那么撕心裂肺,

这一吻是那么壮怀激烈。


那一刻时间似乎静止,

那一刻山河也在呜咽,

只有相机捕捉的这个镜头,

才让这记忆永不磨灭。


如今,战场的硝烟己经散去,

生活也早恢复了原来的一切。

处处可见恋人亲密的拥抱,

天天都有伴侶幸福的蜜月。


海誓山盟的小伙伴们呵,

可别忘了那最可爱的人;

享受和平的老朋友们呵,

可别忘了那最后的吻别。


在当今资讯、信息舖天盖地的年代,一首好的诗朗诵的传播推广,还必须借助网络的力量。写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感谢搜狐的网络大咖,动不动就是点击量几万十的君子伯牙的精心制作和倾力帮助了。君子伯牙原名李战军,当兵当过指导员,写书出版了六本书,编剧上过中央台,电脑玩得滴溜转。这几年他为我的这些诗朗诵费时费力、绞尽脑汁做了不少诗乐、诗画好声音的视频。其中徐建国朗诵的《梦中的电话》,李晓军朗诵的《在一起》,赵建勋、范庆兰朗诵的《我在老城走街串巷》等视频都达到了近三万的点击量,令我分外惊喜和深受感动。



梦中的电话


一声声叫着我的名字,

一遍遍问着我在哪儿?

叫得还是那样亲切,

问得还是那样牵挂。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我!是我!我赶紧回答。

妈妈!亲爱的妈妈,

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你不用管我,不用管我,

妈妈还在重复着问话:

你的身体怎么样?

你的日子还好吗?


问完我又问弟妹,

问完孙子又问我爸。

她心里装着每个人,

她还惦记着这个家。


老爷子要按时吃药,

小孙子要听大人话,

天冷了別忘了加衣,

上班时叫干啥干啥。


妈妈,你几十年的嘱托,

我记住啦,我记住啦;

妈妈,你一辈子的唠叨,

我记住啦,我记住啦。


老妈,你问了那么多,

你歇会吧,歇会吧。

你在那边孤独吗?

你在那边还好吗?


无论儿子怎么问,

老妈就是不应答。

梦中猛然一个激灵,

醒了才知全是梦话。


我知道,老妈想我们了,

我明白,我们想老妈了。

不管她在哪个世界,

都是这样打电话......


每每打开微信,听着这些诗朗诵的美声,看着君子伯牙制作的画面,我就觉得有一种知遇之恩和深深的感动,也是一种激励我的动力。我的诗还会写下去,适合朗诵的还会请朗诵界的朋友朗诵,也少不了麻烦君子伯牙的制作。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就在这篇小文的末尾,向朗诵界的新老朋友和君子伯牙,向关注过这些诗和诗朗诵的读者朋友道一声:谢谢你们!


2019年7月27日



  • 1
  • 2
  • 关键词:诗路历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3秀才2019/10/09 15:27:13
    • 分享到:
  • 谢谢深圳老亨的关注和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陈昌华,50后,著有诗集《印象与烙印》《旗帜咏叹调》《深圳编年诗》文集《企业常青藤》主编《诗路花语——洛阳70年诗选》
  • 陈昌华,50后,著有诗集《印象与烙印》《旗帜咏叹调》《深圳编年诗》文集《企业常青藤》主编《诗路花语——洛阳70年诗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68600
  • 98
  • 62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