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大王
  • 点击:17078评论:22019/10/13 18:28

找山

月色尚未褪去,天边红晕微微露起,清风在山间徐徐拂来,多么舒爽与惬意!在这个崭新的晨曦,昨日的疲劳已经淡去。

这是晓风来到高原的第三天,他准备去往不远处一座无名山上。他似乎还没怎么适应,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攀临。

在来的途中,他看到那些此起彼伏脉络分明的群山,气势雄厚,碧绿成幽,像一幅幅妙手丹青的国画时,他就向往的如痴如醉,这多么不一样!跟家乡的山多么不一样! 家乡的山是那种平缓式的,长满了茂密的松树,低矮得跟高原的山比起来就像个小草垛。

他约了个朋友想同去,他是和朋友一道来高原。不过朋友却说要去珠峰那,他早已将行程安排好,他只好自己动身。

当他来到山脚下,他看到满山的枯草石头与白沙,感觉不一样,跟坐在车上时看到的不一样,显得无比荒凉。他有些犯怵,他不是攀登家,也没带任何应急物品,随身只有一个背包,包里仅两本书和一张多年前为母亲照的相,以及一瓶喝剩了的水。

他都不知如何下脚,就直直地沿上攀爬。他发现有一条路引,但那是通往别山的,他只好继续沿上攀爬。

还不到山腰时候,他又饥又渴,他连早饭都没吃,他看了下瓶中之水,一半还不到;阳光热辣辣的照的他浑身发烫,他想了想,还是继续往上爬。他差一点就在一片白沙区域滑下,他回头往去,禁不住胆战心惊,冷汗冒起。

快到山顶了,他看到起伏的山间小树上挂着许多通红的小果实,他从未见过,也不认识,他想了下,摘了一两个尝道,还挺甘甜;于是吃了许多——这当然不是好习惯,他也想了想,不过后来他发现,有人在市集摊上卖那东西,方知那也是能吃的果实。

在山顶,他看到满是迎风招展的幡旗,上面还有许多祝福语;他还看到有个人站在凸起的石头上,向下遥望,他也跟着遥望,他知道那不易。俩人眼神相望间,似乎都感到了些什么,他们在幡旗上写下了祝福语。

找水

入冬之时,晓风来到一条河边,河床两旁结满了厚厚的冰层,还有崎岖的河石。他踩着冰面向河床中央水流湍急的地方而去,感受着那如螺旋如云层般的冰面,脚下滋滋作响,如乍现的交错盘植细根。

他还没来得及沿冰面而下,突然,他给人叫住了。那是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正下河床朝他而来。

他急忙赶回去。他们问他干什么。他说没事就走走。

没事就走走,这多危险啊!大清早的,跑到河里边来。随后他被带到了警务室,是领导过来保释了他。

没过多久,他又回到了河边,但这次并没有下河去,而是沿河堤岸上走着,他在一块竖起的石碑上看到:“某某河段,某某鸟保护区。”

他想到有一年来到某地方,也是只身下河去。当时是个炎热的夏天,他在河里面游泳。他越游越往河中央,水流湍急,把他冲到了领国的边境,他被一个姑娘救起。

那是个少数民族的姑娘,背着他走了一两里的路,又将他送回工作之地。

那时他爱慕公司里一位打暑假工的女生,她来找他几次都没搁在心上。后来有人告诉他,说她喜欢他,结果那女生没追到,救他的姑娘也给弄丢了,或许是错过了,他离开了公司,从此再没能相见——就像家乡房子边的小水沟,他打小就泡在里面,给了他太多美好记忆,长大了就不见了。

多么怀念!那些曾经遇过的水面,那些在心间激荡开的浪花,陆地也荡起阵阵涟漪。他似乎爱上了水,无论走到哪里,总会去水边看看,或是期望别的发现。

找寺

晓风对寺庙的向往,似乎是受母亲、老庄式的影响;又或者是偏爱寺庙的那种建筑气息,他老爱往寺庙跑,不管是有名的还是无名的,他都想要去。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或者说是一直以来,他都有过想在寺庙生活段时间的想法,尤其是在看了林清玄散文的美感后。他曾经有个朋友跟他说,如果哪天你进了寺庙,我一定来看你。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只记得他去过一座寺庙,那是座很小很小的寺庙,坐落在一座香火旺盛的大寺庙不远处的僻静山脚处,依山而建,几乎鲜有外来人会知道,他在里面却别有感触:

在那座寺庙里,有一条左进右出的崎岖弯形窄道,黑漆漆的,光线暗弱,只能容得下一个成年人顺序而过;道两旁全是黑釉岩石,岩石上面刻有各种佛像,经文,还镶嵌着舍利等;墙面尽皆光滑溜湫,过那条道,就仿佛由一条曲折的黑暗小路进入到光明宽敞的大道,很是洗涤人心。他仿佛想起:“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事实上,他也有段时间算是在寺庙里待过。当时他住在寺庙的旁边,跟随着一个年龄比他小的大佛爷了解有关佛学——他开始都不怎么相信,怎么还会有年龄比他小的当大佛爷,后来才了解,原来那大佛爷从五岁起就开始入寺庙学佛经,经过层层修行考试被选上。

他每天都会来寺庙,有时候在寺庙里听经课,有时候问东问西。有一天,他问大佛爷为何要当和尚。大佛爷说,可能是喜欢吧。他又问,你难道不想成家吗?或是过多数人一样的生活。大佛爷说,或许有天会还俗,或许有天会去远方修行。这话不假,因为他有认识还俗的大佛爷,他住在寺庙边的时间里,大佛爷也曾去过邻国寺庙学习。

晓风还对寺庙里的花草树木感兴趣。大佛爷也带着他一一详加介绍:这株是治疗创伤的,这株是治疗头痛的,这株果实可以清热解渴,这株果实可以洗涤,这株是寺庙的必栽......

找狗

寒冬时候,晓风和朋友们在路上闲逛,有条模样像狼的大黄狗跟着他们,从这个路口跟到那个路口,又从那个路口跟回到这个路口。后来到了小区,它还跟了进来,晓风便动了恻隐之心。他知道它准是饿了,要不然为何跟着陌生人走了连路又连路,于是他买了些食物给它吃。

没想到次日下班归来,它竟蹲在小区门口,或是一直就蹲在小区门口,见了他,跳步地摇尾迎上,好像见了主人一样。晓风都感到诧异,便对朋友们讲,这狗怕不是跟着我吧!朋友们都说,有狗跟着是福气,狗会给人带来财运。他苦笑了下,是吗,我连自己都过得不好,哪里还能照顾好它。

说归说,心里还是挺欢喜。它那棕白相间的毛色,忧郁不失锐气的眼神,低沉俯视的尖脑袋,无不透露出一种野性,如果不是嘴角边有道细微疤痕,凭它又高有长的身段,真可算的上条雄壮之狗。

他用食堂的饭菜喂养它。别人见了,都用异样的眼神打量他,他的饭碗怎么突然增大。

也不知真是狗带来的福气,还是领导同属他家乡人的关系,没过多久,晓风便由车间调到了行政办公室,负责着两千多人的生产计划,待遇自是有加,这算是种财运吗?

后来有人说它长了只“天眼”,原来是那狗的脑门正中白毛处长了个黑色如眼睛似的杏仁状,这让晓风越加欢喜,多只眼睛岂不显得更有灵性,遂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野狼”。

野狼很乖,晓风往往一声口哨,一个手势,它就能明白他意思。但不久后他又为难的感到,它会不会有主人呢,在寒冬越来越冷之时,他渐感到无力照顾它,因为他曾看到它在墙角冷的瑟瑟发抖的模样,他连个温暖的住处也难以提供给它;有时候还是在朋友值夜班时他才急切的把它引入房间内,那可能是它最温暖时刻吧。于是他领着它各个街道角落去寻找,找了几次,仍然没有期望的人来认领。

渐渐的,他似乎对它产生了某种情感,有时回来不见会到处寻找,它去哪儿了,它有没有冷冻受饿。好在他所住的小区不会有人去赶外来之狗,甚至还有人特地给流浪狗盆中留食。

寒冬慢慢过去,晓风也要回去家里,他极想将野狼带回去,哪怕是包车也行,他前面已经跟它说了,并说家里可比这儿好,有吃有住,还有茂密的花草树木。它听了摇摇尾巴,似乎是懂了,但到临行的那一天,野狼就再没有出现,它如同消失了般,因为他找遍了每个它常去、可能会去之处,都没有找到。

找不到也罢,只是担心它出事,就像小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小黄狗般,突然有天放学回来就不见了,他是那么的喜欢它,甚至睡觉时还要抱着它。有人说可能被抓狗的给偷走了,因为他们有来过。那失落的记忆,仿佛又加深一层。

找树

在去原始森林的路上,晓风听人说见过那种住在树上的人,是吗,那是鸟吗,或许绝对不能这么说!但之后,他真实见到了。

他们的房子,还犹如原始森林般原始,是那种搭在树与树之间的茅草竹树枝构成,远看更像座简易瞭望塔,东一边,西一边,零零散散的没有几座,却也是个村寨。

他极想走近他们,但他们却把他当作仇人般,拿木枝丢他。他发现他们的生活就是刀耕火种,捕获猎物,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寻求的宁静吗,他很是怀疑;他更加怀疑的是,曾经兴旺的印迹是否早先有人迁出去,或者被历史所淘汰。

他们不与外界联系,他们似乎想在原始森林中原始生活下去,任何外族人的打扰,似乎都像侵入他们的领地,连许多山外的本地人都不知。

他们这样生活幸福吗?他不禁发问。

树人的滋味可不好当(非指他们),晓风自己曾经当过被人称作为“树生的人”,那是由于他小时好几年没见着母亲。多年以后,他总是来回穿梭于树林间,甚至想在树林安生,不知是否因此有关。

就像许多还在坚持之人,坚持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对与错,如果这种坚持也算可贵的话,不知是否也是种美好。

“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

找花

曾经在山中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五角的花,称之为“五星花”;曾经在地里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太阳的花,称之为“向阳花”;曾经在屋檐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月亮的花,称之为“月光花”;曾经在餐桌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五彩的花,称之为“五味花”;曾经在梦里看过一种花,那是一种形状像透明的花,称之为“心之花”,而此刻,晓风更想找的是“心之花”。

何为“心之花”,或许是他脑海里那团所思所想不灭之花。

这种花可以说是一种情感,也可以说是一种信念,她会在心头不停的绕啊绕,有时候会绕到过去,有时候会绕到现在,有时候会绕向未来。但山间的花,他觉得难以齐全;乡村的花,他又感到不够;城中的花,他又怕纷杂,所以这种花是极难找的。

有时候还会把他弄得模糊不清,看花不是花,看不是花又像花,心之所迷。就像眼前的花吧,有红有绿,有黄有紫,间杂其中,神态各异,很难分辨所要寻找的是何种花,也极易坠入花雾丛中。

可花是在那儿的,不用他去质疑,也不随他喜怒爱恶。在每一片土地中,在每一方水流里,她都屹立绽放着,能不带欣赏的眼光去看吗,所以他又想,世间之花,有大有小,有艳有淡,都含有别样的芬芳,也不再去刻意寻找,就用心浇灌好自己这一株。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找山找水找人找自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找山找水是为了寻求寄托吧?最后找自己走出困顿,改变自己。
    • 张屯2019/10/14 11:23:48
    • 分享到:
  • 感谢评论与赞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3100
  • 38
  • 403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