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 点击:17398评论:42019/11/25 23:51

01

那天无意间看到原《新周刊》社长孙冕说“我不在丽江,就在去丽江的路上;不在去丽江的路上,就在去丽江的想法中”,于是内里一热,心想,人呀,一定要多出去转转,不然你就会觉得一亩三分地就是整个世界,久而久之,坐井观天的气质一旦养成,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那是接近元旦的一个晴好的周末,按计划飞昆明转机,在当日下午两点就到了丽江,有朋友将我接到束河的一个客栈,叫“星期八”。刚进门就看到一副字,也算是宣传语“候鸟往南飞,是为了追逐太阳的光明。”后来一查知道是噶尔梅林里的一句话。是啊,鸟都在寻找栖息地,何况于人。“星期八”的诗性让我记忆深刻,四周很静,几乎没有杂音。太静了,连车的辙响或人的微语都不曾听到。也并非完全阒然无声,耳边似乎有音乐传来,居然是刘欢的“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客栈老板是东北人,豪爽,热情,却与平素的东北人不同,不大爱侃大山。他端来苦丁茶,微苦的茶水在舌尖回荡,似乎能从苦涩中品出甘来。此刻,午后三点十分,适宜思考和幻想。世界真美妙呀,昨天还在深圳,今天就在这里了。如果时间能倒退,此时,也许凯鲁克亚正在书写《在路上》,叶芝正前往爱尔兰荒芜小岛途中,杜尚正在很随意地画一幅画,沈从文正在整理他的湘西漫记。随音乐变换,透过墨绿色的纱窗,窗外的湖水在阳光下漾着,远远看去蓝蓝一色,在碎金阳光中跳跃。近处,有淡绿的微光,是树或窗前的草,照及范围极小的区域,它恣意地生长着。这样一个上佳私所足以纳容我们微小胸怀,似乎我们能将欲望减少,透过内心,用“缓慢”这种表现形式,为避免被快节奏伤害。哈·纪伯伦说,“当我们拽着锁链时,生命竟也是自由自在的。”如今,我不是也能与自己自洽,超脱俗世束缚,自在于俗世之外,不与时间赛跑,不被历史左右。真好。

美美睡了一觉,朋友说晚上去四方街吃饭,于是简单拾掇一下,就出门。从束河到四方街并不远,一路轻松。是梦还未醒吗?我一脚踏进的,居然是江南水声悠悠的村庄,浆声、丝竹盈耳,分明是户户垂柳的江南水乡。看雪山倒影,草甸溢香,又全是高原的深邃景致。在如此水网密布的现代之城,却蕴藏着浆声灯影的秦淮风月,天雨流芳的文人情怀。美赋予生活的漫布着佛性的光环,轻盈的步履中负载着纯洁的芳踪,岁月铭刻下,始终是在遴选复杂后最简的结集。我不禁感叹:这万里之外的柔软江南,有迎来送往的流水,有红烛高悬的温清。四方街水上的小船,悠然地游荡;青石板路上传来远古家园的回响。随便找一处灯笼最亮的店铺,寻觅着,寻觅着倦意的醉,纷拥而至的外来思潮也撼动不了隐藏在内心的简朴,只需寻一处乐声悠扬之地,坐进去,听舞台上半闭双眼的老者唱: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当天晚上,朋友带我吃当地美食,一种类似蚕蛹的水蜻蜓差点让我胆汁都吐尽了,以致后来看到类似的食品,都有作呕的倾向。相比深圳的都市街道,四方街的石路是肩负古城的筋骨,漫步在上面,总是踏踏实实的。心灵不须提防太多,放开去,反而是归于平静了。所有的灯红酒绿和迷醉奢华的场所,都被微红的夜空洗涤得干净,显得素雅,寂然而空灵。

我们都似乎有点喝醉了,有人唱起《再回首》,低沉浑厚的声音伤感迷离,那种郁结似乎难以轻易麾撒。我们从酒吧出来,无论认识不认识的,都在唱“Yaso,Yaso”,兴奋得像孩子,子夜时分,人群都似乎不愿散去,歌者依然高歌,笑者依然醉笑,徜徉的心还来不及缓缓收起,另一个黎明就开始了。简单的重复,却不是简单的记忆。当时间和空间化为一体,我们,为了寻找自己的影子,走向那没有终点的远方,走向那寂静的山谷,走向那辽阔的海洋,走向那超越时空的地方,走向那没有痛苦的故乡……法国人菲利普·德莱姆的哲语仿佛在天空中喧响。


02

按照计划,次日我们乘小船摆渡在文笔海,同行的导游告诉我,对面就是文笔山,海拔约3465米,与玉龙雪山形成神圣的呼应,尖尖的峰形恰似蓝天疾书的巨笔横亘在眼前。在晨曦阳光的明灭变幻中,山的轮廓渐渐清晰,隐隐地与苍天化为一体,它是如此神圣和庄严,还给人们震撼的宁静。此时,它绝对美丽、遒劲,蘸着湿湿的薄薄的晨雾,氤氲在天地间,散发水光的灵气,此刻,所有的激亢都将慢慢平复,所有的诱惑、悸动都将归于原点。山脚有清如明镜的湖泊,宛如一池浓墨,与文笔山相映成趣,称为文笔海。

当桨橹声起,小舟悠悠,那若隐若现的波纹恰似朝圣般的虔诚旅程。水此时如同渡舟的软性载体,包容、豁达、温情,以一种不存任何芥蒂的姿态,将生命从本原默默生发。我不禁感慨,这一岸到另一岸的距离,是否就是从喧嚣返回宁静的距离,从浮华奢侈抵达平复淡定的历程。在这由死到生,由堕落到复活的轮回中,我们是否可以放下内心的一切芥蒂与重负,从原本里来,到原本中去?摆渡者给我们讲了佛宗中佛陀“一苇渡江”的故事,让我想到生活中的许多事不过如此:放下,才能重新拾起,靠岸,才可泊心。

文笔海的水是妩媚和柔软的,丰茂的水草,游弋酣嬉的水鸭,兼之不知名的鸟儿从一株树跳到另一株树上,水又是活络的,舒展、幻灭、绵密、悠远,由蔚蓝转为金黄,又化为翡翠的清绿,仿若江南的秀丽,不由得让人觉得身至水乡。事实上,丽江水的清澈总会让人惊讶不已,据说这些化自雪山冰纯的潺潺细流,支撑着整座城市的灵魂。渠、道、湾、坞、廊、码头、栈桥、围堰等与水息息相关的各个细节串联成一起,可观赏、可亲近、可游戏、可回味。

水,以特有的冷静镇定着奔放的思维,以温厚的包容圈养着不羁的幻境,又以妩媚的柔软抚摩着坚硬的表装,宽阔的静,恬然的净,容纳着原始的意念,圆熟着天然的梦想。早就听闻丽江的文墨昌盛、人才辈出,大致是沾了文笔山、文笔海的"灵气"缘故罢。

除了文笔山海,朋友说著名藏传佛教圣地文峰寺,就坐落在文笔山腹地。它有着玄秘的传说,相传,从这里可以接近天堂,到这里拜谒,能参透生活的感悟。《被遗忘的王国》如是言辞:“沿着一条穿过田野和村庄的狭窄的道路,过几条很深的溪流,爬缓坡,穿过松林和杜鹃花丛,便到了文峰寺。……后面的森林属于寺院,因此成了鸟兽的庇护所,爬山虽很艰苦,但就像向天堂行进。” 根据史料记载,文峰寺是那种可以皈依灵魂的地方,在Shangri-ra地区都名声远播。它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随后西藏四宝法王来到丽江,请求知府管学宣倡捐增修,历时五年落成。现存大殿和僧房二院。寺内有佛像、壁画和古树名木,尤以山茶、铁杉闻名遐迩。寺周松杉茂密,溪流潺潺,空气清新,环境幽静,最适合休心养性。寺后山中有一灵洞,洞门向东,洞内清泉滴沥,洁净异常,佛教传说是上乐金刚与金刚亥母嬉戏之地。据说,藏传佛教噶举派大宝法王噶玛喇嘛从西藏远道来滇,曾三渡金沙江,终于在丽江找到这一神奇美丽的地方……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将世外桃源的意和境勾勒出来,到处散透着和谐的气氛。十分宽容的宗教氛围在这里被最大度地激发,达到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03

从文笔海回到四方街吃中午饭,朋友跟我们说,洛克故居是必须去看的,否则将会错过最灵性的部分。座落在玉龙雪山下雪嵩村的洛克故居,其实是一个平常的纳西族小院,在门口和院子里种有丽江随处可见的杜鹃花,还有一些其他花草,灿烂地开放着。院子里坐着几位老人,据说要么给洛克牵过马,要么吃过他给的巧克力。他留下的那些旧工具也被人们找出来,陈列在玻璃柜里展览,都是些现在看来很寻常的工具。在遥远的1922年,这个集探险家、测量员和资料收集员于一身的家伙,寻到玉龙雪山脚下的雪嵩村“定居”下来。洛克第一次来丽江时,头衔据说挺复杂,除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撰搞人之外,还担负着其他两个机构的职责。他通过精心的考察和孜孜不倦的探险,为后人留下了10多种滇西北植物地理和纳西文化的珍贵著述。他的这种随兴而认真的生活态度影响了一大批后来者,他的后代拥趸们都对他异常崇拜,甚至不远万里来此拜谒他的故居。这对于洛克而言是应该是一项无上的荣誉。

洛克昔日住过的雪嵩村依然如故,玉湖的池水依然清澈无比,鱼在水面扑腾着,甚至可以想象洛克坐在湖畔喝咖啡的情景,一张小圆桌,一块圆桌布,点缀着小小的玉湖。玉湖后面的悬崖上有一个洞,据称那是从前东巴人举行灵魂移交仪式的地方。洞外面的绝壁岩石之间长着许多黑黝黝的、皮如老鳞的山毛榉,有1300多年历史。“Nec  bella fuerunt,Faginus  astabat  dum scyphus  ante  dapes.” (世人不会战争,在所需只是山毛榉的碗碟时。)茨威格这样形容列夫托尔斯泰的坟墓,“看过无数广厦华宫,竟发现都没有这爿简朴肃静,几无人声,只有风儿低吟,花儿烂漫的坟冢一样震撼着人们内心的情感。”我想洛克故居也是如此。它似乎在告诉着我们:如果人们能够逐步放弃诸如虚荣、地位、财富的东西,世界将会平静许多。它之所以震撼心灵,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用亘古的沉默,诉说亘古的眷恋,或者咫尺天涯,抑或天涯咫尺。

看完洛克故居,还有一点时间,我们驱车去了万神园。走进万神园那一刻,我相信生命是可以超越轮回的,在抛弃所有的世俗和腐化、欲望和尘嚣之后,我看到天地间瞬间转动的潮流是种玄秘的仪式,显得无比圣洁。雪山清冽的风掠过脸颊,我下意识用围巾遮住脸。导游说,最好不要遮挡,无遮无盖是对神灵最大的敬畏。除了满园的肃穆让人们收获一股暗涌的力量外,我觉得这些木雕神像,或从黑暗通往光明的路途中,传颂着古远的诉说,或带着朝圣的灵性,满载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精神力量。临近傍晚,园里万籁俱寂,只有风偶尔轻响,依稀间仿佛有纳西族祖先们的身影,飘逸着朝我们走来,指引着我们去往哪里似的。一只鸟,不知是不是鹰隼,刚好掠过天空,瞬息没有了痕迹,是啊,天空没有痕迹,鸟儿已经飞过。

回途中,我和导游聊了起来,导游是一个纳西人,姓和。年纪很轻,声音轻轻的,有点本地口音,语调中调和着当地好听的韵律,如同泉水击玉般清脆。她给人感觉很随和,很伶俐,似乎有求必应,诸如合影之类,总不会让我们扫兴。我们都很喜欢她,仿佛在鉴赏一幅隽永的山水墨笔。很自然,很纳西,那种淡淡有如山茶的芬芳,很是怡人,青春的面庞像白花杜鹃一样,第一直觉就是圣洁。她与大都市里常见的女孩子不同,时尚却毫无纯朴气质,经不起慢慢品点,静静欣赏。她告诉我:像蚂蚁一样劳作,像蝴蝶一样生活。其实“蚂蚁”是我们的过去,“蝴蝶”是我们的现在和将来。有点意思,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要放弃自己已有的东西,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能将一点单纯的人性,在得失享乐间变成奇异的式样,不是容易的事,它的复杂与单纯,将证明生命于追求之外,依然能存在,能发展,因为可以坦然以对。人走进喧哗的群众里去,为的是要淹没他自己的沉默的呼号。而人走出喧哗,则是将思想在光明的平静处耀响。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丽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19-12-02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11-27
  • 梦晴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26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梦晴3秀才2019/11/26 11:41:52
    • 分享到: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 丽江还是那个丽江,你已经不是那个你了,谢谢梦晴姐。说真的,现在丽江真的不如那时了,那时真的一顿饭可以等两小时,晒太阳。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11/26 10:47:35
    • 分享到: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 很多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最初的印象总是让人无比怀念。已经近十年没去丽江了,或许也没有最初时的惊艳和感动了,我想这份感情还是留藏心底吧,或许是对它最好的纪念。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8454
  • 151
  • 3740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