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十)
  • 点击:3247评论:02019/12/26 11:02

晚饭过后,已是八点半。顾佳有些疲倦,像持续飞行了几千公里的斑头雁,翅膀都难以展开了。朴博边搜肠刮肚着搬出了一大堆散步的好处,边强迫着她换上休闲服装和李宁牌运动鞋,软硬兼施地哄着她出了门。

朴博身穿的运动裤、运动短袖和运动鞋,都是李宁牌。这个品牌的价钱,对于他,还是贵了些,但衣服和鞋子的样式、质量以及身体的舒适性,都不错,如果和耐克比起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他现在身穿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参加一个长跑比赛时,赞助单位赠送的,给他省了半个月的伙食费。也许,让他选择的话,他更愿意去去迪卡侬购买运动衣服和运动鞋,不贵又耐用,每样运动系列商品,都详细地说明了——该类产品适合哪类人使用,适合做什么运动,适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运动,适合在什么温度下使用。

他总觉得,凭自己的特长,虽然不算太拔尖,但能够免费获取一些礼品,多少让他欢欣鼓舞。最近两年,听说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异常的火爆。许多城市,都挤破脑袋,向国家体育总局申办国际马拉松比赛,提高城市的知名度。有经济头脑的活跃人士,凭着自己的人脉,从世界各地召集了一批有长跑实力的黑人选手,频繁地参加全国各地的马拉松赛事,勇争前三名,赢取不菲的奖金,再加上邀请费,一场赛事下来,也能赚得盆满钵满。对于某些人,参加马拉松比赛,不仅仅是为了挑战生理极限,还成了一种营生。那些有国际知名度的黑人选手,凭着自己的长跑天赋,一年跑几次马拉松赛事,轻松地夺走丰厚的奖金,也能将日子过得很体面很风光。但这世界上,有异常天赋的人,总是少之又少。况且,天赋这东西,砸中谁,又不是父母的意愿或意志决定得了的,更不是个人的努力改变得了的,是老天爷说了算,中奖率似乎比中六合彩的头等奖还低吧。

出门时,他们撞到了同住179栋的邻居——赖勇。他刚从外面回来,正想回去自己的租房。

朴博固执地劝说着赖勇,一起散步。抵不过朴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游说,他只好服从了。毕竟,走走路,不会浪费他一毛钱,还可以锻炼身体,况且,他回到房间,也无所事事。闲着也是闲着,他顺从了,没有绝对的顺从,也没有绝对的排斥。

赖勇,80后,福建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早年毕业于首都的某名牌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曾在首都工作了几个年头,当时在首都买了房,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孩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和妻子离了婚,他把房子和孩子都留给了前妻。几年前,不甘于平庸的他,只身南下,来到新安市,闯荡,拼搏。目前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自己还注册了一家公司,做电子产品外贸的。

朴博和赖勇,也算是性情中人,趣味相投,还能聊得来,也就有了超越酒肉的一种友谊。

他们三个人穿过城中村的小街窄巷,过了人行天桥,绕着金牛广场走。

“博哥。我想买一个背包用,我们去卖背包的店逛逛。”赖勇突然轻轻地说,语音里夹杂着挥之不去的闽南话音。

“好的。二楼有一家卖背包的店,最近好像在打折出售。走,上楼看看去。”朴博想了想,不大肯定地说。

接着,一阵沉默。

顾佳挽着朴博的胳膊,像天真的小女孩拉着父亲的手,面对庞大又复杂的大千世界,小女孩总是没有足够的智商去理解,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渴望得到有血缘关系的父亲的呵护,内心里依恋着大山般的父爱,牵手的动作就是这种依恋父亲的肢体表现。女孩子往往会滋生出恋父情结,男孩子自然滋生出恋母情结。

赖勇识趣地走在他们的后面,亦步亦趋着,看着他们手牵着手的背影,一种酸楚的滋味涌上心头,像喝了酸梅汤。

三个人,依次跨进涌动着的电梯,如涨潮般地往上爬,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升着。升到了二楼,他们才抬脚,迈出了电梯,朝卖背包的店走去。

已是九点二十分了。这家打折的店面——乐佳精品店,没有打烊,装饰精致的店面,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去,甚是热闹。几个女营业员老道地招呼着形形色色的人,笑容僵硬地应答着顾客的提问。也许,她们拿着微薄的薪水,从早站到晚,像机器人那样重复着同样的言语和同样的动作,眼神满是厌倦和疲惫。做了几年销售的女营业员,别的不一定擅长,一定擅长察言观色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做销售的必备技能,具备了这种技能,东西想卖不出去都难。她们通过观察顾客穿什么样的衣服,带什么牌子的手表,用什么价位的手机,就能揣摩出该顾客能买得起什么价位的东西。听说,有些脑子灵活的营业员,可以根据顾客关注某件商品的时间多少,可以判断出该顾客是否有购买的意愿,八九不离十。

赖勇在温馨的店面,逛了一圈,看中了一款轻便的背包,拿下来,背在肩膀上,感觉还不错。看了挂在背包右下角的标价签,他脸色忽然沉了下来,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你好,先生。这个背包,是今年流行的款式,背起来,舒服又简便。是你用,还是你女朋友用?”女营业员笑了笑,圆滑地说着,勾引着赖勇的购买欲望。

“是我用。还有其他款式吗?”

“其实,这一款,好看又耐用。挺适合你用的。这款是我们店最畅销的。”

“嗯。挺好。只是价钱贵了些,打折吗?”

“这一款背包,没有打折哦。”

“不是所有东西都打五折吗?”

“没有啦。只是部分产品打折的。”

“那我等到它什么时候打五折,什么时候来买。”

“什么时候打五折,我也说不准。也许,往后,都不会打折呢。买东西嘛,觉得合适,就买吧。这个价钱,和其它动则成千上万的背包比起来,不算贵。”

“对我来说,贵了。我再看看别的。”

站在一旁的朴博看了赖勇那副小气样和斤斤计较的德行,都看不过眼,真想帮他出一半钱,让他把背包买了。

朴博直直地望着赖勇,意味深长地说:“阿勇。大男人,不要那么优柔寡断。看上了,就下单。不必在乎几个钱。”

“我赚来的钱,都不容易,不能任性地花钱。将钱花在不值得花的东西上,不是我的作风。况且,我得给年迈的父母赡养费,还得给不在身边的孩子抚养费。‘亚历山大’啊(压力很大)。能省就省吧。”

“唉。你呀,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三个人,在店面逛了几圈,什么也没买,就撤了。赖勇,没有被营业员的花言巧语打动,也没有屈服于朴博的意志,悄无声息地依从于一贯以来的购买习惯——物美价廉的东西才值得买。

赖勇没有带走那只背包,多少让营业员失望了。也许,女营业员早就做好了两种心理准备:一是他下单,她的业绩有了,这个月的奖金多些,当然开心了,会说些顺耳的话恭维他;二是他不买,就权当浪费一些口水吧,有些灰心丧意,不给好脸色给他看,但不至于耿耿于怀。买卖行为的发生,总是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影响着它,不会以营业员的意志为转移。风云变幻的市场,既有良币,也有劣币,它们都有市场的需求,良币未必就能垄断市场,劣币未必就不受消费者的宠爱,它们总是在暗暗地较劲,此消彼长,互相驱逐。

出了乐佳精品店,他们三人乘着电梯,下到一楼,走出商场,绕着广场的外围徒步。有些凉意的秋风,轻轻地吹拂着,一阵一阵地涌来,无声无息地抚弄着路边的树叶,窸窸窣窣地欢唱着,为这喧闹的街面,增添些许单调的音色。

广阔的金牛广场,有许多人,正在遛狗,有人牵着狗在踱步,有人用暗语吆喝着狗去捡回来抛出去的圆盘,有人则安静地抚弄着狗。各人有各人的遛狗方式。

朴博瞧了瞧这些生活过得很滋润的遛狗人士,悠悠地遛狗,欢快地和爱犬玩耍,突然像打翻了泡菜缸,酸的、甜的、辣的、苦的和咸的味觉,同时侵扰着大脑。在他的逻辑中,能养得起狗的人,应该可以归类为中产阶级。毕竟,养一只狗不亚于养一个小孩,花费不菲,没有经济实力的人,想都不敢想。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低产阶级,怎么会去养一只狗呢?他不自觉地琢磨——这群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世背景?经历了怎样的奋斗历程?跨过了什么样的刀山火海?撞上了什么样的好运气?才拥有了这样的好生活。这多少让他有些羡慕的生活,对于他,却是遥不可及似的,像那头顶上的星星,看得见,却永远够不着。

走了一会,有些口渴的赖勇,建议去附近的便利店买饮料喝。

朴博淡定地说:“不用去买了。我们去星巴克要一杯白开水喝就是了。”

赖勇笑了笑,有些怀疑地说:“那里提供免费的白开水吗?”

朴博笑而不语,带着他们两人,走去几十米开外的星巴克。进入店里,朴博先让他们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他独自走去服务台,驻足而望,看了几眼服务台上面的醒目标牌,清楚地罗列出了店里的咖啡品种和其它饮品,正视着忙碌的一位服务员,彬彬有礼地说:“你好。可以给我两杯温开水吗?”

年轻的服务员,正低着头,很投入地调配着拿铁咖啡,听了像从地下裂缝冒出的一句话,虽然没有马上抬起头,笑脸相迎,但还是礼貌地回话:“好的。请稍等一会。”。他认真地调配好了顾客已经下单的拿铁咖啡,再顺手拿起两个纯白色的陶瓷杯,转身,走到热水机旁边,装了半杯的热水,再倒回来,加半杯凉的过滤水,将两个杯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让朴博取走。

朴博心存敬意地说了一声:“谢谢啦。”,双手各抓住一个杯子的把柄,慢慢地走着,害怕走得太快,晃动得厉害,白开水溅了出来。朝着窗口的位置,径直走过去。

他为自己的这一偶然发现,曾经暗暗自喜了好长时间,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毕竟,大摇大摆地走入跨国公司开的咖啡店,不消费,还可以要一杯免费的白开水,霸着一个坐位,听着舒缓的轻音乐或柔和的美国乡村音乐,沐浴着沁肤的冷气,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以前,朴博和顾佳都想喝冰可乐时,从来不直接去麦当劳或肯德基下单,而是先去超市买来一大瓶可乐,再去麦当劳或肯德基那里要来两个一次性杯子和一些冰块,再把可乐倒入杯子,就可以品尝爽口的冰可乐了。这种省钱的小窍门,朴博从来没有向同事或身边的朋友透露过,而是留着自己独自享用,像小心翼翼地收藏着稀世罕见的青瓷,偶尔拿出来自个欣赏,自我陶醉一会。况且,这种见不得人的小窍门,他泄露了出来,别人不一定接受,反而会暗地里笑他抠门。他的这种小伎俩屡屡得逞,不能仅仅归功于他的观察入微,而是因为这些公司的足够宽容,这种宽容源于公司的文化——包容顾客,把顾客当做上帝,无论是否下单。正如星巴克,短短三十多年,为什么可以从一家小型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大公司,并且被不同文化国家所接受?也许,除了它拥有娴熟的技术,热情好客和对咖啡品质的追求,还秉持着消费者看不见的富有人文关怀的文化氛围和为顾客着想的经营理念吧。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