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三)
  • 点击:14243评论:02020/01/10 15:49

二十三

悠闲的周末,像离弦的箭,“嗖”的一声射出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周一的早上,朴博不得不又挤在地下的列车上。黑压压的人头,水泄不通的人群,总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像冠心病的患者恶化到了4级心衰。他的内心里纳闷着,为什么不用上班的两天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为什么休息的时间不是三天或四天呢?为什么要上班?上班是为了什么?如果不上班,会有什么下场呢?

接二连三的问题,像煮沸的开水冒水泡那般,一个劲地冒出来,挡也挡不住。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种种困惑和那么多的为什么,莫名地涌现在他的脑海,纠缠在一起,发生着不可逆转的生物反应,也许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像紫藤缠绕着树木,为了生存而已。他出于本能,冥思苦想着,苦苦地寻觅着这些萦绕在脑海的难题的答案,渴望通过文明的教化和理性的思维,去逐一破解它们的密码,得出一个安抚心灵的答案,自圆其说也好,强词夺理也罢,总好过像一块石头悬在心里。这不亚于困在密封塑料袋的氧气,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一个口子,甚至利用它们挤压在一起产生的强大压力挤出一个口子,一个得以逃窜出去的口子,回归它应该回归的大气层。

有时,他觉得这些问题的答案,简单得很,为了生活,不就得这样嘛,简单得像口渴了就喝水。有时,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些问题的来龙去脉,不知如何解开这些如枷锁般的问题,像野花不知道为什么会花开花谢,候鸟不知道为什么反反复复地远距离迁徙。有时,他觉得,这些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的,是云端之上的神,控制了人类的潜意识,给自大的人类下的圈套,让人类顺着它的旨意活着。

他所乘坐的列车,匍匐在大地的胸膛上,规矩地沿着锃亮的铁轨,爬行了二十分钟,准时地停靠在高新园站。他从就近的车门,走出车厢,随着潮水般的人流,排队爬楼梯,排队刷卡过栅栏,排队过通道,再排队上楼梯,才得以重见阳光,依然是慢得如蜗牛般挪移。

他匆匆地走过飞亚达大厦的人工瀑布墙,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走入了卖早餐的一条街,混杂着五花八门的食物香味,间歇性地冲击着他的嗅觉神经。如果他饥肠辘辘时,会花个三五块钱,买一份皮蛋瘦肉粥或两个包子配豆浆,痛快地吃个饱,满足着食欲的渴望。但他已经在家吃过了早餐——85°的菠萝包配鲜榨豆浆,对于食物的欲望已降至冰点,眼前形形色色的早点,没能撩拨起他的食欲,也就没有发生买卖的行为。

到了公司,他惯性地录指纹,礼节性地和早到的吴姐打招呼,寒暄几句。接着,他按一下电脑开关,启动沉默了两天的电脑,打开hao123网页,再双击桌面的QQ头像,在跳出的小框内输入密码,进入属于他的虚拟空间。在还没到九点时,他已经习惯了躲进虚拟的世界,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凤凰新闻,关心着自己昨晚发表在QQ空间的说说——收获了多少个点赞和多少条评论,虽然不能当饭吃不能来钱,但总能无声无息地慰藉着孤独的灵魂。它们已经成为了他的精神粮食。

九点左右,安静的办公室,一下子闹哄哄起来。大伙从四面八方赶来,急匆匆地录指纹,无所顾忌地大声聊天,带着个人的情绪评价着自媒体上的头条新闻,评头品足着世间的万态和身边的人情世故,既有鸡毛蒜皮之事,亦有世间杂事,或是个性鲜明的历史观、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过了九点三十分,孔总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大家都身不由己地揣测着老板的行踪,也在防备着老板闪电般的出现,避免自己不敬业爱岗的某些行为落入老板的视野范围内,成为被扣工资的呈堂证供,像宋朝的掌权者,不得不防备着突厥部落的闪电袭击。但老板的身影久久都没出现,像断了线的风筝,飘去了没人知道的地方。

“吴姐。孔总今天不来公司了吗?”杨强耐不住性子,直接地抛出问题。

“上个周五听孔总说,这个礼拜有事,去省会出差了。”吴燕绕了一个弯,有些模糊地回答着。

“不会是出去融资了吧?”周刚带着疑惑问。

“好像是去参加什么创业大会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吴燕淡淡地说。

“这是孔总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跑会了?”杨强不敢肯定地说。

“哈哈。这个,我也没统计过。我也没必要去统计这些事情。”吴燕合情合理地说。

“像我们这种早期的互联网+医疗的公司,必须找风险投资的,没有风投的及时注资,我们这种创业型的公司会撑不住的,会死得很惨的。”叶雄有条有理地阐述着自己的看法。

“我个人觉得,风险投资算得上20世纪人类最好的发明之一。我们有目共睹,苹果、Facebook、腾讯、特斯拉、Uber等伟大公司的背后都离不开风投的推动和助力。没有风险投资公司的青睐和财力支持,它们也许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汪洋大海了。”杨强激昂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现代风险投资开端于20 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美国。第一个创造了‘风险投资’词汇的英国人惠特尼,一生中股权投资了350家公司,获得了巨大的财务收益,也开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投资行业,促进了高新科技行业的蓬勃成长。从金融投资的领域评价他,他的功劳不亚于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否定了教会的权威,改变了人类对自然对自身的看法。”熟读史书的叶雄娓娓道来一段感人的故事。

“在我们一般人的印象中,风投公司的投资人,应该是这样的:住豪宅别墅,开的车,不是保时捷,就是宾利,出差非住五星级酒店不可,放假了去大溪地或马尔代夫旅行;和各种创业者谈着数百万至上千万的投资,个人月薪不低于六位数。他们是很光鲜的,是人人羡慕的香饽饽。”周刚转述着网络媒体上的观点。

“我认为。小鲜肉所谓光鲜的投资人,只是风险投资领域绝对金字塔尖的极少部分人群,绝大部分风险投资从业者的生活或许应该是这样的:每天见三个以上的项目,劳累无比,攒着不算太高的薪水,期盼着遥遥无期的投资分成。他们决定着许多千万级别的投资,看着身边的屌丝创业者纷纷逆袭成千万富翁,自己却依然攒不出一套房钱。你想想,他们的心里肯定也是极度失衡。他们的生活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光鲜。”杨强有力地反驳着周刚的观点。

“看来,风投行业也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行业。镁光灯下的少部分人的无限风光和指点江山,不代表大部分从业者的日子就好过。”刘红也掺合了进来,不愿被孤立。

“如果公司引进了风投,得到了一大笔钱,得以大把地烧钱,维持着公司运转。那我们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会改变吗?”朴博冷不丁地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朴医生,你这问题,切中要害。按照游戏规则,出钱的都是大爷,出钱的投资人,肯定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按照他们那一套,或明或暗地逼迫着公司做出适当的调整,朝着他们认可的方向发展,让他们的利润最大化。其实,这本来就是一桩买卖,做买卖的,肯定都想赚得盆满钵满。所以,我觉得投资人会干预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杨强头头是道地说。

“也许。对于我们公司,适当地调整公司的经营模式、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未必就是坏事。说不定,因为有了改变,公司才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好。”梁豪客观地分析。

“改变应该改变的,保留值得保留的。这是优胜劣汰的必然结果。正如人类,用直立行走代替爬行,摒弃吃生肉,学会用火,发明工具,但保留着古老的优良基因,螺旋结构里储存着庞大的遗传信息,不才有了延续下来的人类文明吗?”朴博富有哲理地说。

因为孔总的不在场,大家都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你一言我一语地各抒己见着一个与他们不大相关的行业,宣泄着个人的情绪,担忧着公司的何去何从,担忧着自己的未来,担忧着某种不确定的结局。

对于他们,结局不外乎两种:认可公司理念,同舟共济;或不认可公司理念,分道扬镳。

孔总的位置空了。大家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不亚于孙悟空的头顶卸下了紧箍咒。每一个人都自由地活动着,自由地畅谈着,似乎将工作上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了。但碍于吴燕那双眼睛,担心她会向孔总打小报告,大家不得不提防着背后的冷箭,也就不敢过分散漫,不敢超越了那条无形的红线。这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