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四)
  • 点击:13655评论:02020/01/11 13:35

二十四

朴博回到蜗居处,已是晚上七点十分。他脱下碍手碍脚的西裤和T恤,穿上短裤,赤裸上身,淘米下锅,并准备着今晚的菜——油炸虎皮尖椒和五花肉炒西兰花,像机器人执行着程序的指令。虎皮尖椒是为了满足顾佳嗜辣的口味,没有辣椒的刺激,她吃不下饭,像没有乙肝疫苗的刺激,人体难以产生乙肝抗体;五花肉炒西兰花是为了迎合自己的口味,弥漫在空气中的辣椒素,让他总是莫名地恐惧,所以选择了拒绝,就像老虎拒绝着青草。

七点五十三分,顾佳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住处。一身时尚的正装还没来得及换,她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恣意地享受着香喷喷的晚餐。

朴博端出了刚煮好的鸡蛋西红柿汤,舀好两碗,一人一碗。随后,他也动起了筷子,一个劲地往嘴巴里夹送饭菜,美美地咀嚼着可口的饭菜。

“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是不是被老板训话了?”朴博仔细地端详着顾佳的脸,关心地问。

“没有啊。我正在思考一些事情,所以显得有些沉闷吧。”顾佳双眼直视着他说。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郁闷,像换了个人似的。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那不是。当然要和你商量的。要不然,你会怪我的。”

“那就简单说来听听。我给你开导一下。”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有一位女同事兼职在微信上做面膜代理的,做了一年多,市场做得很大。今天向公司正式辞职,全职做微商,卖面膜。她游说我加入她的团队,一起开拓这片蓝海,有钱大家赚。今天,我一天都在犹豫着这件事——要不要做微商卖面膜,连工作时都在左思右想着,陷入了‘To be or not to be’的漩涡。你说,我该不该做?”

“我觉得,先观察一段时间,了解透彻了,再做决定,也不迟。最近的媒体都曝光了,有些微商是在做传销,他们挂着羊头卖狗肉,利用朋友圈的人脉,欺骗善良的朋友。‘人善被人骗,马善被人骑’。你陷进去了,被洗脑了,洗得分不清是非后,想退出就难了。像沾上毒品的瘾君子,想戒都戒不了。”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我还是控制得了自己的冲动,分得清黑与白,也清楚传销的那些小伎俩。但我想的是另一面,如果犹豫时间长了,做的人多了,市场被人瓜分了,再做的话就更难赚钱了。与其优柔寡断,不如趁早进来占个位,锻炼一下自己,积累经验,也不会损失什么。”

“关键是你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类行业。你没做过买卖,没有经商经验,怎么做?你要三思而后行。”

“我想过了。做微商,卖面膜,不需要投入很多钱,门槛低,只需要买够三百九十九元的货,就可以成为代理人了。况且,公司还有专门针对新加盟者的培训,通过微信或视频,教人如何做微商,如何做市场,如何和微信上的朋友沟通,如何推广产品。我的微信群也不少,不差人气。反正也就兼职做,能卖多少算多少?尝试一下,总比畏首畏尾强吧。”

“你同事卖什么牌子的面膜?”

“华丽面膜。听我同事说,这家公司有强大的技术研发团队,每年都投入一两个亿搞产品研发的,还请了几位一线明星做代言人呢。去年全国的销售额有好几十亿呢。这些事实不说明了公司的实力很强吗?信得过。是不是?博士。”

“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牌子。华丽面膜?好俗气的名字。现在做微商卖面膜的人太多了。两三年前的微商,还是一片蓝海,听说有些厉害的女孩,就靠做微商卖面膜,短短一年时间,都可以赚一百多万。曾经,从事微商,在神州大地刮起了一股龙卷风,人人趋之若鹜,像泄闸的洪水向东奔流着。我觉得,现在这一行已经不再是蓝海了。你再挤进来,不过如一只饥饿的野狼抢食着狮子啃完的山羊,不会那么好做的。况且,现在的微商,过度推广、虚假宣传、变相传销和互相诋毁等等恶性竞争层出不穷。”

“你太悲观了。凡事都有它的两面性,做微商的群体中,肯定有做得好的,也有做不下去的;有人诚实地做买卖,也有人图谋不轨。各行各业不都如此吗?关键还得看自己怎么想怎么做。”

“你分析得也没错。做微商只是一种经营手段,做得好或坏,还是取决于人本身。如果你能力很强,会销售,那你就能赚钱;如果你不思进取,像扶不起的阿斗,那亏钱的概率就很高。正如光明和黑暗总是相伴相随的。”

“唉。你的大道理总是一套紧接着一套,晦涩乏味。认识你之后,这些老生常谈的大道理,我听得多了,听得耳朵都长茧了。但是,大道理懂得多的人,总是怕这怕那,疑心重,一事无成。”

“哈哈。你又在变相挖苦我了。这叫‘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对于不熟的人,我还不愿意浪费我的口水呢。做微商这事,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磨刀不误砍柴工。”

“嗯。”

他们草草地吃完了简单的家常便饭。顾佳习惯了丢下碗筷,背靠椅子,翘起二郎腿,低着头,投入地玩着刚下载的新手机游戏,自由自在地驰骋在另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这个看得见感觉得到的虚拟世界,给她单调乏味的人生增添了一道愉悦心灵的风景,给她的躯体注入了兴奋剂似的。她欢快地自娱自乐着。躲进那个世界,她就可以抛下现实的纷繁复杂,不顾人情世故的揪心,不管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快乐着一个人的快乐。这虽然是稍纵即逝的,但对于她而言,已足够了。

朴博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筷菜盆子,扔在水槽里。他站在狭小的厨房,不厌其烦地清洗着。清洗完碗筷菜盆子,继续清洁完灶台和橱窗,才告一段落。

晚饭过后。朴博收走了她的手机,强迫着玩手机游戏正玩得不亦乐乎的她换上运动鞋和休闲衣服,硬是拉着她下楼去散步。这是他们一直默默地坚持下来的行为习惯。没有什么特殊事件,他们都遵循着内心深处的意愿,执行着这项有益于健康的运动,像鲑鱼遵循着生命的无尽循环,坚持逆流泅游回到熟悉的地方产卵。当然,饭后散步已经被科学公认为预防疾病的妙方之一,还不需要花钱。所以,他们乐于其中。

他们疾步地走出了城中村的小街窄巷,过了已成为小摊贩摆摊的理想之地的人行天桥,徜徉在富有现代大都市氛围的金牛广场。

“博士。去电影院看看,有什么新上映的电影吧。”顾佳突然饶有兴趣地说。

“啊。怎么想着去看电影了?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好看的新片。”朴博双眼望着别处,不大肯定地说。他出于省钱的目的,故意编撰了一个理由,想打消她看电影的念头。其实,他并不知道最近上映了什么新片。

“走吧。就去看看有什么新片。好看的话,就看;不合心意的话,就不看。好不好?”顾佳有些撒娇地说服着他。

“好吧。那就去看看。”朴博不忍心抗拒她这个不算离谱的要求,况且保利影院就在一百米开外。

他们来到光怪陆离的影院前台。迷离炫目的光线,营造出了一种迷幻的氛围,诱惑着蠢蠢欲动的进入者下单。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贴在广告板上的上映影片的简介,各自随性地浏览着。有两部大陆片——《狙击时刻》和《不能说的夏天》,一部好莱坞大片——《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一部国外导演执导的《超体》。

顾佳看完了四部电影的简介,觉得《不能说的夏天》比较符合她的观影要素——没有暴力,没有鬼怪,没有惊悚,没有悬疑,只是一部怀旧的青春片,影片中既有着纯爱与欲望的情感纠葛,又有着道德与法律的人性碰撞;还有点励志、搞笑。她强烈地建议着朴博就看这部《不能说的夏天》。

本来不想看电影的朴博,从自己的秉性爱好和价值观出发,一眼就看中了好莱坞大片——《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是好莱坞大导演——布莱特.拉特纳执导。简介是这么介绍的: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自幼饱尝人世间难以想象的苦痛与磨练,他完成了神所安排的十二项试炼,创造了万众敬仰的半神传奇。而事实上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不过是在奥托力科斯、安菲阿拉俄斯、阿塔兰塔等足以托付生命的勇士的协助下走上了耀眼的神坛。英雄和他的伙伴们以雇佣兵的身份游走各地,似乎从来不关心什么才是正义。某天,大力神受雇于色雷斯国国王科杜斯,协助其训练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挫败邪恶巫师瑞索斯的叛乱。但随着战争落下帷幕,大力神却被阴谋拉下神坛,不得不去面对内心最苦痛的回忆以及生命中最后的残酷试炼……

朴博喜欢有血性和有阳刚之气的动作片,《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洋溢着‘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般的英雄气概。还有一种邪不胜正的天地精神,刺激着他体内雄性激素的释放。他固执地劝说着顾佳就看《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好歹也算是好莱坞大片,无论是取景、故事情节,还是人物的特写和人物的对白,肯定都是最好的。观赏这样的影片,这钱花得才值,这两个多小时才不白白浪费,才不会心疼。

经不过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顾佳不得不向他妥协,同意了他的选择。

听说正儿八经地在前台购票的话,每张电影票得80元,这有些超出了朴博的内心预算。他忽然想起了一个省钱购票的好方法——先到附近的一些小店铺买两张团购券,再过来前台换成电影票。这样的话,每张电影票才不过36元,便宜了不止一半的价钱。

因为省钱,又不影响什么,顾佳自然同意了他的好点子,暗地里佩服着他的机敏,暗喜着自己没嫁错郎。

他们还花了好几十块,买了一大杯爆米花和两杯冰橙汁,作为观看电影的佐料,必不可少的佐料。

凭着两张观影票,他们通过了检票口,走进5号大厅,对号入座,坐在松软舒适的椅子上,置身于恍如隔世的观影厅,观赏着实力超强的演员,逼真地演绎着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卖命地炫耀着哗众取宠的表演特技,一个接一个的特写镜头和美轮美奂的场景连续地呈现着。在如此美妙的环境中,在如此惬意的时刻,他们慢咬细嚼着香喷喷且酥脆的爆米花,小口小口地啜饮着冰爽的橙汁,陶醉在惊心动魄的意境中,飘飘然着,遗忘着电影之外的人和事。这对于他们,是一种奢侈的消费和小资情调般的享受了,亦不失初恋般的浪漫。

朴博觉得,看电影获得的快感,和品尝美味佳肴获得的快感,和缠绵的男女交合获得的快感,有异曲同工之妙,过程不同罢了,都能沉醉在欢乐的海洋中享受片刻。

电影结束,已是深夜十一点了。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带给了朴博非同一般的享受,一股热血澎湃的气流激荡在全身的血脉。他有些不舍地起身,随众从后门离开影厅,突然有些空虚,像胸腔穿刺时,胸穿针穿透胸膜进入密闭的胸腔产生的落空感。他的身躯虽然离开了影厅,灵魂却停留在虚构的故事情节里。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不知道另一个自我存在踩在脚下的世界,还是存在另一个虚幻的世界?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