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 点击:13799评论:42020/01/29 10:28

01

农历正月初四,春节第四天。

今早起来,精神状态很不错。天气预报说今天多云转晴,便想和姑姑去镯坑金斗寺。去金斗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散心,这几天变化太快,内心憋屈得厉害,需要去外面走走;第二个是祈福,无论是宏观层面还是个人层面,我都想去点一炷香,说几句吉利话。

这几天陡然升级的新冠病毒疫情让全国都陷入紧张气氛中,在调侃或咒骂肥头大耳的庸官同时,我们也意识到生活已受到极大冲击。若是往年,这是老家最热闹的几天,亲友间到处串门拜年,宴请接连不断。

而且本来按计划,正月初六是小妹的婚礼。我们专门为此提前一周回来筹备,除夕前,也准备的差不多。那时,至少老家是平静而祥和的。无论县城还是乡村,都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之中。大年三十,我们去金斗寺拜佛祈福,晚上准备了简单饭菜,我们的心思不在年夜饭上, 而是在即将到来的喜事上。二舅舅写好的满屋的红联映在烛光里,将高挑而古老的厅厝撑托得越发古香古色。那专门添置的茶几,不时烧着热水,什锦木盒里零食和糖果,正待招待即将到来的宾客。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按计划照常进行着。

春晚的无聊没有阻挡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凌晨十二点刚过,就有乡亲开大门了。我在一夜的哔哩啪啦声中迷糊入睡,次日五点多起床,和老爸一起将最大的鞭炮搬到大门口,开完大门后,我折回入睡,不过是想着暖和的被窝。

七点多收到李海堂的红包,这位大叔每年都会给我红包,我跟他说我准备起床给他拜年,他留言说准备初二前往福建。上午,我如往年去往好友生桂家里,似乎大家都在关心这次疫情,讨论着福建病例增加了几个。

中午回到家,李海堂来电,说现在深圳疫情不容乐观,全国亦是如此,他们商议决定不来了。说实话我有点失落,毕竟他是我的重要嘉宾。我和小妹商量,给准备出发的阿姨打电话,建议让她们也不要来了。这纯粹是出于安全考虑,也是艰难而慎重的决定。阿姨回复,说再看看,票不要先退。

接近傍晚,震宇他们的航班被告知取消了,我忽然意识到问题比较严重。如果震宇来不了,婚礼就没有意义。前几日,珠海的亲戚已经陆续决定不来,让我们感觉星光黯淡,这次看来真的要取消婚礼。这是不可抗力因素所致,相信亲戚朋友都能理解。不过震宇又说和他父母准备采取B方案,自驾过来,我们担忧,万一省界封锁,他们被挡过不来咋办,如果要过来,明天一早就要启程,越快越好。

然而不一会,表妹在亲人群发了一条尚未确认的消息,说建瓯下令取消一切宴席活动。我赶紧电话给忠明,国庆我已经跟他预定了两天酒席。他说镇政府已下达此类限制令,说元宵前不能办酒席了,建议我们取消。很快,我从市政部门的朋友那边得到确切消息,正月十五前,所有宴席取消,恢复时间待定。这样,一切都落定了。

首先赶紧通知准备自驾过来的震宇和家人婚礼取消的消息,即便他们过来了,也没有意义。接着打电话给隆生哥,说婚礼取消,跟他预定的房间也要取消了,非常抱歉,他倒表示理解。接着,我们逐一给亲朋好友电话、微信、口头通知婚礼取消的确切信息。

这次果断的决定倒让我们轻松下来,即便上面没有明确不能摆宴席,我们也不敢妄自举行。万一发生意外,东家需要负责,村委也逃不了干系。况且,有多少宾客来也是最大问题。没有宾客祝福的婚礼将失去它最大的意义。婚礼虽然取消了,疫情防范更加升级,我更加不能掉以轻心。


02

我决定取消所有计划中的拜访安排。

这非常让我无奈,但出于安全考虑,我必须这么做。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增负担。家里来客人实在无法拒绝的,尽量招待,但尽量建议不要串门了。最大的麻烦是家里老人的劝诫。这两天我说狠话、摔椅子,都无法阻止两老的出去游逛,我只能自求多福了。虽然我知道老家相对安全,而且防疫措施也做得很好,初三还封锁了去外地的出租车,以及从村镇抵达失去的交通工具。但病毒可不管这些,以防万一,自觉尊重游戏规则是重要的。亲情和邻里的关系维护也不在这一时,看着他们没戴口罩聚集在一起的场景,我深感担忧,又无能为力。

我有了决定提前回深的想法。几个朋友都提前回深,说深圳可能封城,如果深圳封城,那么意味着疫情已经非常严峻,到时再回深几乎不大可能了。我预定初五的高铁票,发现已没有建瓯西直达深圳的车,途经福州或厦门都不甚安全。更让我抓狂的是,我买不到口罩。表弟说口罩都脱销了,没有口罩,我已经无法进入高铁站,即便我能登上高铁,到深圳也会被带走。看来,顶风作案回深是行不通了,内心的确有点焦虑起来。后听到深圳封城的消息,是假消息;倒是那些返程的朋友,他们惊恐地发现,超市的蔬菜比平时涨了好几倍,而且去晚了几乎买不到菜。

这彻底打消了我回深的念头。

不过老家确实有点枯燥,担心在家里心情容易燥郁,这在大过年的不是什么好事。因疫情被打破的计划带来的空落以及前一阵病患带来的恐慌后遗症,在此刻一并爆发了。我感觉整个人被郁闷气息包围,无法找到突破口。看到两老依然扎进人堆不听劝阻,常常气不打一处来。好在姑姑和表弟表妹们离家比较近,家里不至于过度冷清。那张榆木茶几也算派上用场,每天自家人泡茶喝几杯,随便聊些无关痛痒的芝麻旧事。朋友圈那些愚蠢的新闻也成了吐槽的对象,整体而言,不算特别无聊。

这次疫情和之前的病患让我反思了人类的渺小。无论是社会层面的病患还是个体层面的痛苦都让人担心。尤其人到中年,对生命越发敬畏。我承认我是怕死之人,毕竟生命如此宝贵,当我看到故乡峰峦起伏的远山,长满鼠鞠草和马齿笕的田野,还有静静流淌的阳泽溪,我会想到万物于我并不刻薄,我何必忤逆这美好的外在。我自然要去珍惜。

这似乎是悖论,不是吗?我们一方面管不住自己的口腹之欲作践自己,一方面恍然大悟般告诫自己要珍惜生命。真是讽刺,如同那群肥头大耳的庸官,一方面大言不惭地打官腔说错数据,贻笑大方;一方面连基本的口罩都能戴反,沦为笑柄。

值得安慰的是,前期疾患有了明显好转,胃口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事实上,老家的空气、饮水、食品和环境对身体养护有很大作用。既然返深不易,还不如在老家多待一段时间,过完正月十五也不迟。前提是,我需要调整情绪,这个时候,完全依靠自己调节了。


03

这几天降温,最低温将低至1℃,天气阴沉,加上心理因素,总感觉瑟瑟发抖。我素来不喜穿羽绒服,觉得那种蓬松的衣服千篇一律。但怯冷的我此次不仅穿上了羽绒服,还用上了暖宝宝。不能抗击自然规律和生理规律。这种天气会持续几天。不过深圳也好不到哪去,温度也是低于10℃,天气亦是阴沉。回深的朋友抱怨深圳太缺乏肉食了,而且蔬菜价格贵得离谱。朋友老段买了一大堆面条和鸡蛋,感觉是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爆发期,而另一位朋友则展示了空荡荡的冰箱。这样一来,笃定了我推迟回深的计划。本身也没大事,更喜老家开阔的空间和清新的空气。

上午去金斗寺,一路行人非常少,偶尔碰到几个,也是匆匆走过,如临大敌。过了阳泽溪的石桥,田野呈现出新春的气息。几个乡亲已经在翻地耕种了,有几块地覆盖薄膜,不知是什么农作物。

姑姑说今年的鼠鞠草很少,不然可以做绿绿粿吃。所谓绿绿粿就是将鼠鞠草洗净切碎,和在米粿里一起磨好,放到锅里煮熟蒸透,拌上猪油、酱油等,味道清香甜糯。小火煎来吃,更加味美。我想到很多年前和表弟们去摘鼠鞠草,那时柑橘树还很多,几乎每棵柑橘树下都有一大簇的鼠鞠草,绿油油地招惹着采摘的人。

放眼望去,阳泽开阔的天空下,大地依然生机勃勃,一大片田里栽植了草籽,有些已如足球场般如茵如锦,如果上面再长满紫云英,夏季或许将是一大片姹紫嫣红吧。

阳泽溪倒是水流清澈,因不是春汛期,水很浅,长满绿苔。这里据说要开辟为漂流湾流,但多少缺点景致,四周除了田野,空空如也。这一览无余的景色似乎不大契合漂流移步异景的设定,或许未来会有不同的花木栽种于此,或者有桥廊亭榭装点溪流沿途,再作别论。

金斗寺藏于山坳里,倒也自在,从卦象角度看,算是正位。我倒觉得,它如同一个长者,静静观摩着不远处的乡村和村民,不干涉不控制,远远地庇护着,如同它长盛不衰的香火。今天人迹稀少,整个庙宇只看到一个看护的老人在扫地。也许刚刚走了一批,地上鞭炮纸屑还很新鲜,上的香也才烧了一点。我们虔诚地点香燃烛,从太保殿到三宝殿,再到四大天王殿,逐一上香。诺大的寺院就我们三人,山上来风,让人神清气爽,我们离开时,那老人也不见踪影。我倒在他们禅房拍了几张照片,不知是不是近年香火钱日渐稀少之故,里面的摆设和他们的食材都显简陋,远没有前几年民间借贷兴盛时供给的香火钱那么余裕。而夜晚放的烟花也从侧面验证了一个非法行业的衰败,从而说明只有辛劳勤恳才是致富的本原所在。

这几日都去小姑家坐坐,给他们挑选的胡桃木沙发非常气派,与身后的蓝色窗帘相得益彰,只是客厅还未雕琢修缮完毕,显得有些空落。这几年,他们勤俭节约,从置办地块到盖了四层楼房,不仅让自己离开了余边那个毫无生气,可能即将消失的小村庄,也从侧面再度让我们明白:勤劳致富的古训永远不会过时,只有投机取巧的人才会想着吃软钱,但那样注定不会长久。

故乡阳泽提供了滋养的空气和水土,这里的乡亲大气而友好,这些日子,无论我认识不认识的人,都会点头招呼。尽管我眼前只是略显模糊的身影,或者陌生的脸孔,那种亲善会让我心安。我想,这么古朴友善且有庇护的乡村肯定能躲避瘟疫的侵袭,那些恐怖的病毒估计也惧怕这样一个地方吧。



  • 1
  • 2
  • 3
  • 4
  • 关键词:春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学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2-12
  • 520周冠打赏46000,共计46000
  • 2020-02-03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1-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王学君5进士2020/02/07 10:21:09
    • 分享到: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 说得对啊,无论怎么批判或者抱怨,都要为普通的个体欢呼。

    回复

  • 文章新颖、别致;深刻、真实,活化了瘟疫肆虐下,平民百姓的心态;具象了防疫中,农村社会的现实。若干年后,史学家研究考察这场大灾难时,这篇文章能从文学的角度和社会学层面,提供可资参考的素材和凭据。 文章爱憎分明,对祸国殃民庸官的批判,一针见血、入木三分。比如,有这样一段评论:“真是讽刺,如同那群肥头大耳的庸官,一方面大言不惭地打官腔说错数据,一方面连基本的口罩都戴反,沦为笑柄”。
  • 谢谢老爷子喜欢,这是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8454
  • 151
  • 3740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