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灾难日记
  • 点击:10959评论:22020/02/11 15:47

时值元宵,四点起床就着院子的灯为鸡超度,八点穿上亮黄绿色游行服插入戏楼前游神队伍,十二点回家客厅里满是张开饕餮大嘴的客人……然而,七点闹钟响起,我还是在熟悉的卧室,对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墙上的斑点,三五点就像白雪公主背上的痣。我在这房间已经待了十来天,每天短暂离开又回归,除此别无去处。城里新掘了数以万计的洞窟,乡下的地洞稀疏些,新鲜的空气里谁知道有没有骇人的透明杀手,勇敢在外面游荡的黑点使恐惧加剧。

我不能出去,外面除了杀手还有些不知名存在找寻我。得意洋洋的手机卡拔出后扔在桌角,明天院子里布置的机关也许能预警杀手,于是我安心在房间里看书、看天花板、看前年的工作证和白雪公主。日子久了,书中的太监也变得亲切:“档案房首领报到(奴才)处今有本处太监郑进福于十二月初六日告假未回着人找寻并无踪迹实系无故六次逃走应交内务府派番役拿获谨此奏。”真乃勇士,虽然不知为何逃、如何逃。如果我被那些人抓到,会不会打上枷号背后插四面大旗:密告、乱语、爬虫、狂人。

疯狂拽窗帘的拉线,窗帘一张一合,似在表现不知他们何时找上我的焦灼。你真信了吗?哈哈哈,我迫不及待想揭下不知名存在的面罩,瞧瞧他们模样,若能看清杀手的透明就更妙了。我不会出去,上哪找他们毫无头绪,只老老实实等着他们上门。也许还应该告诉他们房间的门牌,未免太无趣。我又找到一件无聊的事去做,听着还挺严肃,我要认真写一本绝对真实的日记。


2016年10月3日  周五 天气:是晴吧

为了真实,我不能将天气模糊。我必须忏悔,以前我几乎不写日记,写上日期说是日记的作业倒是编过上百篇。小学寒暑假每天都要写一篇日记,“今日晴,无事”没法应付,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在天气定义为大雨的日记里写自己和朋友扔沙包。我日记作业的确被老师表扬过,经验是在刚放假时花一天半时间写上几十篇,今天详细描写扫地的动作,明天站在窗口欣赏窗外的树林,后天再做做手工,容易受天气影响的活动尽量避开,然后每天在日记本的天气上勾个晴或雨。我现在不愿写这样的作业,后果是连日记的具体天气都存疑,网上倒是能找到,连自己都不信还能相信别人或真或假的记录吗?读者你要是想知道那一天天气就自己想办法吧,反正也不重要。

这一天我高三,国庆假期只三天,刚好符合法定假期,一点儿特权也没有。除了没有窗帘的公交车上透过来的阳光照得头发昏之外,这个下午再无特别,或许令人不舒服的阳光是另一天的事,今天就更没有值得回忆的了。因为有晚自习,我回到教室,教室里都有谁,这谁记得,也不知道是谁说“明天好像有台风”,反正也不重要,在一座年年有几场台风过境的城市,不能让学生放假的台风都不是好台风,不能放假证明了破坏力不强。再后来,听说晚自习停了,我把听说两个字去掉,于是台风今晚或是明天将过境。搬了几本书回宿舍,我能确定不是《漫画黑洞》,然后才和舍友慢慢悠悠去超市买差不多够吃两顿的食物,哦,学校饭堂还开。将到来的是一场弱得学校差点不放假的台风。

明天,台风赶在午饭前来了。我们宿舍朝南,落在饭堂西边不到五十米处,雨在风驱使下分离出一小批雨珠,向北“飕飕”地织成白纱扫去,有两拨人撑着伞艰难挪往饭堂。我便倚靠在宿舍门边和几位舍友观赏他们这场伟大战役,伞被吹翻了半边,衣服颜色也显著分层。当他们终于走进饭堂,我们转身回宿舍啃起饼干。嫌风不够大,几位舍友到7楼上迎风呐喊,我则笑嘻嘻跟另几位讲曾经恐怖的台风有多无情。他们现在怎样,有没有透明杀手……这句话得划掉,不合乎当时心境。中午,我曾经的班主任冒台风到宿舍送了几盒饺子,但分班后她已不是我班主任,饺子没有我的份,真悲伤,我甚至都不能在日记里写师恩难忘的文章,因为她来和走时我都没看见。我能记录的真实,只有送来的饺子蘸了蒜蓉酱味道还不错,我在隔壁班朋友那尝了一块。晚上的饭堂每桌点着几根白蜡烛,黑压压的人群排队打免费的炒鸡蛋去赴“烛光晚餐”。到附近几个宿舍串门,下棋打扑克的都有,更多的人用手机的灯背高考必背xx篇古诗文。

后天,什么时候上课也不知道,早上起来倒了点大罐的矿泉水漱口。学校超市矿泉水全搬空了,我储备了五六升有点甜的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供水供电。这篇日记不知道用得太多了,得注意。吹倒的旗杆不能写,于是我看见校门被吹歪了。不远处军分区的战士用锯子拉拽倾倒的路边树,让我想起五年后在另一座城市另一场台风过后飞奔而过的预备役士兵。我日记里没有写厕所场景,如果硬要我描述——便是——满满的都是。在教室自习不到两小时,年级主任甜言蜜语赶我们回家,简直不敢相信。畏惧学校厕所的威力,我们都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相隔不到一小时,两个供应商的手机卡信号都失联了。宿舍一位老兄接受了我们馈赠的水,在宿舍坚守到我们回来。如此感人的事迹,为了真实性,我只能证实他曾告诉我在断水电的学校他待了好几天。

日记写得太长,得赶紧收尾。当天我和一位同学一起到车站坐车,公园倒下的树把路封得像原始森林,一赤裸上身的壮实汉子拖着树枝远离森林。我们绕了大半圈才到公园后的公交车站,目测城里的树倒了有三分之一,碎了玻璃的高楼向天空张着口。近十条线路经过的车站半小时才来了一班车。城里回乡下的客车没法让我直达,半途飘起不大不小的雨,高压线柱确实砸在公路上,客车便改了线路,孤单的我在售票员指导下在名为太平的小卖部下了车。滂沱雨打在赤红泥上,又汇成黄河奔流,总有梦幻的感觉,彷佛一睁眼我又坐在教室,听说明天有一场小台风将过境。搭上一班从未搭过的客车在村里的家具城外下了车,活着真好。就这样我在家里待了两天多,每天傍晚打开电量不到两位数的手机查看有无上课通知。邻居家用没有水的储水池给发电机充电,我趁机复活了手机,仍没有上课通知,家人却硬要我回学校。听说,这是建国后风眼经过水城市区的最强台风,郊区的化工厂差点爆炸。


2018年9月16日 周日 天气:台风

这则日记不会太长,毕竟论破坏力,它远不如两年前那场台风。昨天,收到朋城刮台风的消息,当晚的社团笔试没有取消。怎么可能取消!为这场考试,我和朋友们忙活了近一月,出考卷、设计宣传单和纪念品、逐个宿舍进行宣传,还得避免别的社团“抢人”。监考的时候,我到走廊上,看了几眼学校停止明天一切教学与社团活动的通知。提醒朋友和考生注意安全后,吃了一块师妹剥的红柚子,我其实知道,很多人把台风只当做一假期,我新囤的五升饮用水和几大袋饼干可笑又无力。

校内绿荫道也成了森林,还没有原始森林茂密。有不认识的中年人从倒伏的树干间钻出,其实旁边能找到小路供步行。他都已经钻出,我还能告诉他可以走过去吗,我确实是走过去了,他应该没看到。朋城的朋友都说这是见过最恐怖的一场台风,好吧,我不能确定是都,许多朋城的朋友说这是见过最恐怖的一场台风,有时候我会跟他们提起水城那场灾难。比较不同的是,朋城天桥多,大量树木倒在天桥上。明天我在天桥边看见络绎不绝的人排队似的钻过树隙,哟,一群被城市嚼吃的白蚁。如果朋友现在看见日记,兴许会向我抱怨,明天要去上班的他,保命的口罩撑不过两天。


2033年2月3日 周八 天气:阴

若不知名存在找上我,日记是最直接的供词。即便如此,我如实写,不为逃脱罪名而美饰。我没有在球场上吹黑哨,倘若有人一定要我吹,那不确定,没经历过的事谁说得准。我最大的罪名,应该是把电话打给了不该打的人。我已经把犯案的工具——一张朋城的手机卡——作为证物密封在胶袋里。

时间要回到好几天前,透明杀手已来到水城。你要把时间线拉到十几年前也行,可能有另一群杀手,可惜我不记得。所以日记的时间线姑且回到好几天前,城里下了命令:为防透明杀手,年节及其他民俗活动取消。透明杀手的来路还是个迷,只知道不止一个,在户外被识别出真面目的人将遭毒手,戴上面罩有一定效果。我在房间里没有戴上面罩,可还是成了家人的挡箭牌,不止一次听见家人在跟亲友的电话里怪我太小心,杀手哪有这么多,总不能永远不出门。我不在乎,反正我已在房间窝了十来天,反正杀手走后我就回朋城。我还是想戴上面罩,哪怕缩在房间里,也不用每天修理胡须,镜子里的我是看得见的呀。

我现在的房间在勾岭村,水城的勾岭村跟朋城差别不大,勾岭村是十年都一个样,朋城是十年了还在修路。今年问题可大了,村里一年一度延续了至少数十年的比春节还热闹的年节不能举办了。亲戚不能来倒是小事,谁要来我还得把他们赶回去。祭祀却是大事,村里有总的祠堂,每十来户还组成小祠堂,有些人,估计还不少,准备以小祠堂为单位在年节前两天偷偷祭祀。家人打电话的声音有点大,我无法阻止声音入耳,他接电话时我一般就停笔,这段文字还是我深夜爬起来敲的,我能清楚记得多亏了那时窗外一小束温暖的阳光。年节前几天,我听到家人去与同祠堂大婶商量年节怎么弄,听到同祠堂在城里住的几户坚决不回来,听到村里的几户想去祭祀,心里又有点怕。杀手是透明的致命的,绝不能出门,我坚决反对在杀手的监视下进行户外活动。我第二次成为挡箭牌,幸好家人的好友也劝告他最好不要出去,家人开始劝说其他人等杀手走后再一同祭祀。最后一个建议是我提出的,我不知情也没关系了。一天后,祠堂的人又决定提前祭祀,再次被我和家人劝住。我累了,虽说房间里的我需要一点刺激,绝不是以出去为代价。我不能出去,害怕杀手吗,我还想捏捏他透明的脸颊。前天上午,时间可以肯定,有一户说村里其他祠堂都在明天凌晨祭祀,执意提前祭祀,并且愿意买贡品代外面几户祭祀。我劝动了家人,却劝不动那一户,似乎在跟数十千米外杀手透明的眼对视,全祠堂只剩我们家不愿,自然家人我也劝不动啦。

我没有办法,拨通镇政府的电话好像也挺有趣。镇政府电话是我微信群朋友提供的,就像他们后来所说,第一次举报我没有经验,用了自己的手机号。几分钟后村干部的电话来了,开口便用方言问:“你谁?是谁儿子?”好几句话都是想套我身份而不是解决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问题是你能保证永远永远,永远好像挺困难,就三百年吧,不锁定我家人的身份吗。我没有问,我不觉得他能保证两百年后的事。在我终于将话题转向应对杀手时,他说村里也考虑过,分批少量进行祭祀不会引起杀手注意,说得真有道理,我不相信不代表他说得没道理,他的同伴肯定是觉得有道理才和他这么去做。我觉得他的同伴肯定是觉得有道理才和他这么去做,我必须用我觉得,他同伴我到现在还没见过。想用上次才五个人在麻将馆聚会就有人遭杀手毒手来说服他,想了想只是我觉得,凭什么说服他。我挂掉了电话,不是我说服不了他(暂时的失败又不是永远),而是我家人上楼了,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我的罪名,于是几分钟前学校打电话找我去写反抗杀手的英雄人物新闻。一小会又有村干部的电话过来,杂音中我听见“是朋城的手机号”,立马把电话挂掉,将手机卡拔出,我可以肯定他们找不到我了。啥?你说现在手机卡实名了,我不管,这是我的日记,这位读者你可以不看。我应该用别人的电话举报,甚至是借朋城记者朋友的名义举报。哪怕东征的十字军再次遇上黑死病,我依旧不后悔去举报。我又有理由回朋城后换手机卡啦,卡里还有八十九点四六元话费。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混乱思维混乱时空真实故事审判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2-17
  • 半行打赏1000,共计11000
  • 2020-02-16
  • 半行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2-16
  • 半行打赏2000,共计10000
  • 2020-02-15
  • 半行打赏2000,共计8000
  • 2020-02-15
  • 半行打赏5000,共计6000
  • 2020-02-14
  • 半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2-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半行1布衣2020/02/15 17:12:24
    • 分享到: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 回复
    • 半行1布衣2020/02/12 08:03:20
    • 分享到:
  • 极度混乱的时间线,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很久没见到这种玩弄心理和语言艺术的小说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0653
  • 4
  • 87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