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滨故人
  • 点击:6975评论:42020/04/22 14:18

一、不速之客

南方的蔚蓝的天空由于多雨水汽的弥漫而变得厚重了;酷热的太阳,提前透支了青年的蓬勃伟力,像透过一片轻薄的浅色面纱,安静地凝望着淡绿色的大海。大海被形状不一的划水的船桨和轮船的螺旋桨的锋利所划破,它们把拥挤的海礁都犁了个底朝天,弄得霞光似乎分毫也不能被水面反射出来。被乱石堆阻挡住的海浪,承受着在浪尖上驶过的大船的重压,拍击着船舷和堤岸,卷起层层泡沫,夹杂着各种海藻,一股劲儿拍击着和嘀咕着。

这是位于深圳东南部的大鹏半岛,三面环海,东临大亚湾,西抱大鹏湾。大鹏半岛不仅拥有133.22公里长的海岸线,且有奇山、岛屿、海蚀崖、礁石、沙滩、古树、红树林、白鹭。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是个爱情胜地。

台风季时节,大鹏湾旅游业严重受挫。每当新闻上出现抗灾抢险的画面,吴亦鹏常常觉得事情离他十万八千里。他以为闲着没事干,才会去大鹏旅游。那个地方早年就去过,不过并没有留下什么好感。如果实在说一点好感也没有,那也不客观。毕竟他在那里还是有那么一段回忆。

吴亦鹏记得出发时刚好是雨季,他是开车从市区前往大鹏的,通常没人会怀疑他的动机。但是拐过个路口,他就开始绝望了。满道满街都是去大鹏的小车,即使平素呆在市区,也没觉得车有这么多,仿佛泄洪一般,往出口奔去。

吴亦鹏把手机朝副驾驶上一丢,开了车载音乐。来回循环了三遍《因为爱情》。他对港台歌星并不感冒,但是王菲和陈奕迅的唱腔实在了得,有种百听不厌的意思,吴亦鹏想着想着索性闭起了眼。

他梦见自己在一片大草原上飞奔,背后是一群洁白的马群和羊群。领头挥鞭的是位金发女郎,她身束红色飘带,头扎少数民族的圆帽,身材有致,脸容俏丽,颇有几分异域风情。

她停在马头朝吴亦鹏招手,还回了一个笑脸,让吴亦鹏赶快追她。吴亦鹏呵呵直乐,冲着金发女郎就追过去。可是眼看着快追到时,她却不见了。茫茫草原很是辽阔,不要说藏一个人,就是藏一群牛羊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吴亦鹏不知道金发女郎从何里来的?怎么就又无缘无故消失了呢?

他于是就在草原上喊她,你在哪里?姑娘!草原卷过一阵风,把他的声音给吹远了,好像在沙漠一般,没有半点涟漪。倒是草原上的草木随风应和着,好像唱起了孤独的牧马曲。这些曲目来回激荡,勾起了吴亦鹏遥远的伤感的回忆。

一阵剧烈的车鸣声在后面响起,吴亦鹏这才恋恋不舍从草原梦里惊醒。

吴亦鹏踩了一脚油门,加速驱车赶往大鹏,他要天黑之前到达客栈。这次接下来的旅程如有神助,不再有梗塞,一路绿灯,异常顺畅。

日暮时分,吴亦鹏到达了较场尾的一家民宿——爱情客栈。光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浪漫到不可以不去零距离接触,好比善饮者被佳酿吸引欲罢不能。

来之前,吴亦鹏打听过,这家民宿的老板是对年轻夫妇,待人和气,价格公道,住的地方整洁干净,很多游客都打了十分。这在竞争激烈的大鹏民宿市场,确乎是一股清流。据说老板从不上网推销,来的差不多是熟人推介。真应了那句话: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特别是淡季,别的民宿老板都在渡假,店开在那里是为了养员工,说白了就是以旺养淡。而爱情客栈一年到头都人满为患,成了当地一个奇异的风景线。

树大招风,生意好自然招人妒忌。网上冷不丁起了几个诬蔑帖子,一些不明就里的游客莫名跟风,但是奇怪的是,时间一长,这些帖子会自动沉底,而爱情客栈的生意不仅没受影响,反而逆风飞扬,遥遥领先。想来群众之眼雪亮,不怀好意的诬陷终究会自动落败。

吴亦鹏到达爱情客栈,停好了车。晚上四近灯火明明灭灭,远处咸湿的海风迎面吹来,说不清是凉爽还是黏稠。只是心头一动,觉得毕竟到了大鹏,离大海更近了一些,才算圆了多年的美梦。至于草原上的美梦不会白做。但是草原跟大海有什么关系呢?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光头老板正在厨房忙碌,老板娘半老徐娘在前台招呼。

吴亦鹏要了一间临海的客房。他住宿有个习惯,不要转角,不要最后,也不要冲楼梯口。这样一排除,就只有三楼的305房合适。吴亦鹏交了房费和押金,从老板娘那里领了钥匙,直接朝楼上走。

吴亦鹏旋开房门,很满意屋里的装饰,原木味的风格,很中式简约。他把行李放好,就坐在床头休息片刻。见茶几上压着一张明信片,还有一份台历。明信片扉页印着爱情客栈的LOGO,不过纸张很是惊艳,闻着淡淡的香水味,吴亦鹏直打喷嚏。他最近患上了过敏性鼻炎,且有点严重,对花粉等刺激十分敏感,这会儿却几乎闻不出什么香水味。尽管如此,台历上的封面女郎却引起了他的兴趣,怎么看怎么像是爱情客栈的老板娘。自家打了广告不算,还省了广告费,真是一举两得,吴亦鹏不禁佩服老板娘的伟大创意。

不过这台历印得确实不错,乍一接触很有审美趣味。也许职业使然,吴亦鹏把玩着,砂磨纸张,富于质感,显文化味,对爱情客栈的好感又添了几分。

从窗口一眼望过去,一幢又幢民宿紧挨着,附近响起了轻音乐,冷清的街道骤然热闹起来。地板发出了高跟鞋的脆响,还有啪啪啪的拖鞋声,以及几声小孩的叫闹声,几对青年男女隐约唱起了情歌。


二、红衣少女

靠在窗前,吴亦鹏发了一会儿呆,肚子饿得咕咕叫,似乎在向主人抗议。吴亦鹏拍拍肚皮,无奈摇摇头,便转身锁好门,咚咚咚下楼去外面找吃的。老板娘也不在柜台上,请的一个90后小妹正在无聊地刷剧,看到激动处,还啊地一声大叫起来。兴许是韩剧中哪位心仪帅哥出场了,把吴亦鹏着实吓了一大跳。

走出爱情客栈,就是一条敞亮的石板街。据说石板街就是远近驰名的酒吧街,此时已是黄金期。店门各式烧烤摆在门口,响起了轻柔动人的轻音乐。几位服务员正在轮翻上阵,表演起了甩酒瓶子和做印度飞饼的拿手好戏。

酒吧街看起来挺长,吴亦鹏从街头走到街尾,肚子空空如也,不知不觉也走累了,不想再折返回去,就顺势在街尾一家烧烤店坐下来。那里临近海边,有两层小楼。吴亦鹏挑了一个亭子间,海风吹拂过来,涌起了些许波浪,不过却很温柔,在波浪声之后,可以隐隐听见人们的私语;又将近旁人们的谈话,远远地传向墨黑的天际。

再远点,是一片柔软的沙滩。海水已经厌倦了白天的喧嚷,安静地伏在大鹏半岛的海湾里休憩。沙滩上余着一星半点霞光,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不燃烧成灰烬便不罢休似的,充满着青春的决绝和力量之美。

近旁的沙滩上燃起了两堆篝火,围着一群年轻人。他们或唱或跳,着实热闹。

其中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少女引人注目。她个子极高,挽起了裤角,两只脚丫灵活地旋转。有人抬了一台小音箱,歌曲愈发的劲爆,红裙少女居然毫不违和,只要随意切一首曲子,她的舞姿自动切换。刚开始还有几位小姑娘与之比拼,慢慢地,像大浪淘沙,她们自惭形秽,像潮水退却向了沙滩,静静地站到人后,看她的独舞。

几位男青年拍起了掌,一个长发男子不怀好意靠了过去,红裙少女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歹意。她轻轻悄悄地挪移步伐,长发男子扑了个空,自讨没趣,灰溜溜走了,众人一阵哄笑。

红裙少女跟一众女伴走向篝火,火势渐小,潮水越大了,远处伸手不见五指,山那头全然被黑夜吞噬,岛屿失去了影踪。这时却来了一个怪老头,更奇怪的是他牵了两匹马。一黑一白,在夜里分外显眼,有人要骑吗?他招呼道。

五分钟五十元,十分钟一百元。

夜里骑白马,还真没试过。有人跃跃欲试,可一听到价格,马上打了退堂鼓。

“这可不是一般的白马,是我养的良马,多少人想跟我买都舍不得。要不是最近手头紧,我可不会带自己的宝马来表演。”老头眯缝着眼,仿若世外高人一般。

“哦,看不出来你这老头还挺有骨气!”有人议论。

“怎么样?想试试吗?”老头眼睛有些微光。

“我来试试看!”老头定睛一瞧,却是方才那位红裙少女。她刚舞过一场,很是精彩;众人见她又来骑马,对她顿生好奇,敬佩她是巾帼不让须眉。

红裙少女给老头一百元。挑了一匹白马,拉着缰绳就要骑。

老头在后边喊:“姑娘,你会骑吗?要不我教教你!”

红裙少女回道:“小意思!”话音刚落,她纵身上马,马似乎对她很是客气,没花多大功夫,马就骑着她在夜里飞跑起来,沙滩上人们纷纷躲避。马倒是从容,咴咴咴叫着,红裙少女长发飞扬,英姿飒爽把所有沙滩上的行人都惊呆了,连那位老头眼睛都看直了,甚至有人带头鼓起了掌。

吴亦鹏甚为动容。待他吃罢饭,本想回房休息,这时却临时改变主意,要去沙滩走一遭,顺便结识这位与众不同的红裙少女。

这时红裙少女已溜了一圈回到出发地,正跟老头结完账。马交回到了老头手上,她还有些舍不得。“真是好马,要不是还有事,真想再骑多十分钟!”红裙少女不无惋惜道。

老头伸出了大拇指说:“姑娘,你是位奇女子!这马也亏你骑才如此听话,换别人就难说了!”

“嘿嘿,说明好人有好报,好马识好人呗。”姑娘贫嘴道。

“姑娘,没想到你马骑这么好。我在亭子里都看到了。”吴亦鹏上前真心叹道。

“你是?呵呵,让你见笑了!”红裙少女不好意思。

“我叫吴亦鹏。游客一枚,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韩望月。第一次来大鹏。”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酒吧街一起逛逛?”

“嗯,起风了,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并排在酒吧街散起步来。左右一些男女夹杂着碎步,突然下起了微雨。韩望月有些惊慌,吴亦鹏说:“不妨事,我们去烧烤摊坐坐!”

因为下雨的缘故,店里客人骤然多了起来。吴亦鹏对韩望月说:“下雨天留客,看来我们得多呆一阵子。”

“这里很好,沙滩是热闹,这里是另一种热闹。”韩望月的兴致倒丝毫没受下雨的影响。

两人谈起了爱好,共同说起了旅游,有意相约明早去东山寺。听说那里有位世外高僧,许多香客慕名前往,所询之事,均能满意而归。不过高僧并不轻易见人,能否得到指点,得看机缘。

吴亦鹏笑道:“我看你去挺合适,高僧一见美女上山,再忙也变不忙了!”

韩望月笑道:“瞧你说的,好像你就是那位高僧似的!都像你这么不君子,肯定做不了高僧了!”

“行行行,韩大美女,我是俗人一个,认输还不行吗?”吴亦鹏假装举手投降。

韩望月道:“这还差不多!”说罢,呵呵大笑。

因为刚吃过晚饭不久,吴亦鹏倒没什么胃口。为着陪韩望月,他特地点了几样海鲜:虾、蟹、海鱼和花甲。满满两大盆,堆得桌子嫌小气了。冰啤一上来,再喝点酒佐餐,味道简直不要太美。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大鹏半岛不速之客海滨故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0/07/16 09:43:14
    • 分享到:
  • 个人感觉这是一篇散文诗化的叙事小说,作者用六个小片段串起了一个结局比较圆满的爱情故事。更难能可贵的是,文章在不经意间勾勒了若干元素,例如:“学会放下,人生万般自在,一切顺其自然”的生活哲理,提倡公益、传递善举的正能量,以及巧妙地嵌入了深圳某些名胜古迹。可以说,这些故事情节读起来既有嚼头,也契合当前正在进行中的“睦邻文学奖”参赛主旨。
  •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4/24 11:27:31
    • 分享到:
  • 一个角色邂逅牵出另一个角色的情感,乍一看是风花雪月,再一看又有几分公益性质。设定挺好的,只是不算流畅,还可再斟酌?
  • 回复
  • 感谢两位打赏,似乎进来读的不少,留言的不多,希望哪怕有只言片语也好,写下你的感触。或许有你熟悉的影迹。
  • 回复
  •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海洋的小说,有一家客栈,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后来写了初稿,就有了这个小说的雏形。后来就由着人物去行走絮语,足迹在大鹏,寄托一种关于约定的故事。至于能否等到那个人?看完之后你就会得到答案。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4
  • 13766
  • 24
  • 530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