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兄海堂
  • 点击:8468评论:22020/04/27 00:38

01

我其实不擅长写人物小传,总觉得写出来不够妙趣横生,也不够精准。即便要写,也只好硬着头皮,挑亲近熟悉的人下手。亲人是可写的,却流于太熟,好比熟透的柿子怎么咬都腻人的甜,缺乏新鲜感;或饮一坛陈年老酒,固然浓郁,却缺少刚出橡木桶的青涩感。

而非血缘关系的亲友便是好选择。顺健曾用“上人”形容,我不好拾他牙慧,只好用“后天亲人”的说法。

如题说言的“海堂”和我颇为亲近,亲近到我可以随意开他玩笑,有时直呼他“傻老头”,他只是回复“滚蛋”或“二球”,不过无所谓,我又不是蛋或球,多半不觉得是影射自己,他讲任他讲,清风拂山岗。

言归正传,海堂并非他本名,不知是我觉得他本名俗,还是他自己也觉得,他的本名在我看来,多少与他气质不大匹配。我只好强行给他取一个绰号,本以为是戏谑之举,好在他没去名利局提出诉讼,说我毁坏他名声,说明被他认可了。我还配了一句注解:纵揽于瀚海之阔,决胜于庙堂之高。他姓李,故名李海堂,至少,比他本名有文化味。

说到底,李海堂是我迄今最敬佩的人,之一。加个之一,是为了日后有迂回通融的余地,万一日后出现更令我敬佩之人,或他变坏了,也不至于尴尬。当然,加个“之一”也不影响他在我心中的分量。

李海堂于我而言,介于兄长和老爹之间,亦兄亦“父”。显然,他不会认同“老爹”这个称呼,我们的年龄也没相差到如此地步。大体源自一个谬误,某次他回东北,将一张身着厚实的貂绒外套,头戴一顶难以形容的帽子的照“骗”,果真“骗”到我的一些朋友。某位朋友故弄玄虚却有意为之地问了一句,“你老爹?没想到他这么年轻!”这种轻描淡写的说法让我哭笑不得,却着实不能怪我,谁叫那张照“骗”看起来比他本人至少沧桑十五岁。“老爹”名号从此坐实,任由他自己哭去。

但他显然不甘心,竟然很皮厚地将一张不知是哈萨克斯坦还是白俄的某明星照片说是他,还搂着一个美女,被我一眼识破,他还没胆量,在大庭广众之下拥美女入怀,尽管确实颇有几分相似。……(吐槽几百字),算了,我还是不驳他面子,他可是要面子的东北大狮子。

BUT,我对这条大狮子的第一印象并不好:霸道、粗鲁。那是遥远的2006年,德国世界杯前夕。彼时,我刚进某家知名广告公司,第一天,战战兢兢被安排在人事位置后面。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下午,他打电话到总机,心急火燎的:“帮我找下某某。”

我说稍等一下,我那时面皮薄,不像那个壮硕前台女生那样高吼一声:某某,有人找。只是轻声细语地问身边的同事,某某在吗?

在任何场合,欺生似乎都是神一样存在的恶心事实,这是真理。当时,没有任何人,是的,没有任何人答复我,连抬头都没有。我瞬间无比尴尬,我不知某某是谁,也不知他到底在不在。

我只好怯怯地回一句,好像他不在。声音很小,也不那么肯定,万一人在呢。

未料狮子大哥声音忽然提高八度:什么玩意,找某某某接电话——那位壮硕的女前台。

我说,她出去了。

还没等我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尾音还带粗口。结束这通电话后,我心里也嘀咕一句,什么玩意。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可谓极糟糕。

不一会,一个挺着小肚子的小老头上来了,颇为大声地问,“刚才谁接的电话,找个人都不会。像傻子一样。”

他的那个身板和神态,让我误以为是老板。我自然噤若寒蝉,坐立不安,红着脸,低着头,不答话。他似乎看出端倪,“刚才你接的电话是不?让叫个人都不会,磨磨叽叽的。”我忘记旁边的同事是否哄笑起来,估摸他们真心把我当傻子了。

这倒无妨,我记住他一脸不屑的样子。我也不甘示弱地瞥了一眼过去,迎接他不屑的目光,这家伙虽然霸道,面庞眉宇间倒颇有正气,难怪我会误认为他是老板。问了同事,才知道他是我们的同事,害得我紧张了一下午。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不知他介不介意他当时的身份,至少现在他全然是另外的身份、气质、职位。他当时不过是一个普通岗位,估计来深不久,谋个过度职位。

果然,他是有野心的。当时老板除了广告业务,还有开发业务,那天刚好缺了个位置,他瞄准机会过去了。就这样,那边的人脉、接触的人事、办事效率自然高出这边不少。

这就是人生际遇吧。


02
同事了半年多,多少建立了感情,我当时对他去那边有点失落,感觉和他不再是同事,有些郁闷。好在两家公司在同层楼,我时常会过去找他聊天。他似乎喜欢调侃我,我的歌声,我戴的围巾、我的着装、甚至发型,都成了他调侃的部分。他的口头禅是,“你和女孩拉手脸红不?”这倒我让我脸红了。我总感觉,他要把我往死里整。又抑或恨铁不成钢,想锤炼我一番,让我面皮厚起来。我又似乎要感谢他。

他到那边公司后,大狮子气质越发明显,越发蛮横霸道。他时常来我们这边“视察”一番,大摇大摆踱步进来,宛若体恤民情的领导,声音洪亮,似乎要与老板试比高。偶尔,右手还会抬高些许,给人一种“众卿平身”的控制感,也许他自己也沉浸其中。

我“居然”满欣赏他这种状态,他那时还不到四十岁,正值最精华的年龄,他的这种状态,让我看到他潜藏着的野心,看到他逆袭的可能。

果然,机会开始垂青于。他也是有所准备的,我记得他曾让我教他做ppt,不过他确实不是聪明的学生,教了好几遍,搞得我心烦气躁。(此处抓住机会埋汰了他一次。)

他似乎开始跑报建之类的工作,离政府部门近了不少。这工作耗费时间和精力,也耗费身体,喝酒是必须的。也许是和政府要员打交道多的缘故,居然对我百般挑剔起来。

譬如,11年初,我请他在西湖宾馆的毛家吃了顿饭,他居然装模作样地要和我分餐,让我顿感小尴尬。他一本正经地点餐,翻阅餐牌的动作也优雅了些,我感叹,他终于不是当年那位从部队转业的豪放粗线条的家伙了,升级成了老总,凡事有了规矩和仪式感。我给他拍了两张照片,原本是想日后调侃他用的,结果成了他最棒的照片之一。他彼时四十整,和如今的我年纪差不多。

吃完饭,他带我去南山拜访一个朋友,不知是聊得太嗨,还是心藏心事,居然连错过两个路口,白白走了二十公里冤枉路。我不记得当时去的地方是哪里了,这不重要。那天的心情特别好,感觉从某种压力中解脱出来,他那时开了一辆丰田霸道。一年后,就升级为奔驰了。

2011年下半年,他就被公司派到河南新乡去当项目老总,除了职位镀金外,也算是一种管理层面的全方位考验。这点对他日后攀升而言,是非常好的锻炼。寒冷的中原冬天,他总是穿着一件羽绒服或棉大衣,时常跟我视频,腆着日益圆润的大肚子。我小妹至今都记得,“李哥哥当年的肚子好大啊。”也时常成为我日后嘲笑他的某个点。

次年返回深圳,又被派去东莞做了一个黄旗山的项目,我见他的次数变得屈指可数。只记得他换了奔驰,我还坐过一两次,确实比日产车舒服一些,但也没什么意义,对我而言,不过是代步的工具而已。

他身体一向不赖,那年秋天他却因动胆结石手术住院了。他当时在中医院福田部,我公司恰好在附近。下班后,我顺道去看他。我头年动过疝气手术,知道那种痛苦,就宽慰他说,动完手术,才安心。

不过以后就一定要少喝酒了。

他诺诺。一般在病患期间人都会诺诺,转眼即忘,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是共性。他后来真的将酒戒了一段时间,后因工作关系,又喝上了。

我记得他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模样,身体虚弱,我想,即便是霸道的大狮子也有羸弱的时候,我还留有一张他插着管子的照片,我不知当时为何要拍这张照片。

之后连续几天,我一下班就过去看看他恢复得如何,约摸一周后,他出院了。这次手术后,他的事业倒一片大好起来。公司屡屡委以重任,他成了老板身边不可或缺的红人。这也意味着他时间太忙,我们亦基本见不了几面,偶尔约吃饭,也要一拖再拖。

就连我小妹都知道,他给我打电话时,大半是喝酒醉了。我不知,人在醉酒的状态,潜意识中会不会给亲近的人打电话。至少在我有限几次醉酒经历中,我会选择打给最亲近最敬重的长辈。因为能得到某种力量,卸掉因醉酒带来的亢奋或恐惧,也可能是难过或难堪。不得而知。

如果是,这种被委以信任的感觉让我欣慰,至少,在他心中,我是一个比较有分量的朋友,或亲人。有时,他也会有事没事打电话或微信视频,飞哥,要不要给我唱一首歌,军中绿花这么样。

我每次都会配合他,况且我唱得还不错。一次,他战友来看他,约我一道去他家吃饭,吃过饭,送战友去车站路上,他毫无顾忌地开我的玩笑,更可恨的是,让我当着他战友的面,唱一首《绿色军衣》,我故意唱得慷慨激昂,逗得他们笑得可欢了,我没有发现自己居然有让人开心的潜质。


03
他发展得越来越优质,我似乎越发辜负了当初的理想,越发停止不前。他也没有因此嫌弃我,偶尔会叹息一声,觉得我不够上进,也没有什么野心,浑浑噩噩过日子。关键时刻,依然会伸出救援之手。他有东北人那种豪放爽直,同时又有点“奸”——辽宁形容人聪明的词,非贬义——也可说是八面玲珑,这是在工作中摸爬滚打积累而成的。

我印象中吃过他专门开奔驰给我送来的响水河东北大米,那米煲粥真好吃,母亲现在还说,你那个大哥送的那米煮粥很粘稠,很清香。我开玩笑说,我竟叫了个开奔驰的滴滴司机,还免费。那一天他估计太累了,在东北饺子馆呼呼大睡,他的眼角堆砌的皱纹,让我感到他竟然也五十岁了。时间不老,人易老。他也真的奔着“老爹”的年龄而去,我何尝不是,掉入了中年陷阱。在时间面前,我们每个人都像活生生的傻逼一样,毫无抵抗之力。

近来,我顿悟一般地意识到,要将时间和精力交给他们。譬如李海堂。我们时常视频,他当着嫂子的面,毫无顾忌、也不注重形象地耷拉着眼皮,半睡半醒着,说我要睡了,不跟你聊了。时而,我也会语音骚扰他一下,傻老头,你在做啥?

多半是没有回音的,估计不是忙,就是在锻炼。说到锻炼,他曾迷上一阵羽毛球,还请了专业教练,估摸半途而废了。狮子做事也多半凭借一时脑热,这和大白羊、大射手类似——这三个星座我亲友众多,希望他们忽略我此处的说法。他最喜欢的应该是自驾游,某年他和朋友组车队去了青海湖。那时的青海湖真美,看他发来的赤裸裸炫耀的照片,我忽觉生活还是美好的。

我唯一一次跟他车出去兜风还是遥远的15年夏天,我刚好休假,他叫我去惠州摘火龙果。我们摘了火龙果,顺便知道了霸王花是可以煲汤的。在农家乐,吃了一顿美味的农家菜,走地鸡的清香如今难以忘怀。我们驱车经过一个叫落托石的地方,夏日的黄昏并不炎热,反而凉风习习,一轮落照在前方圆满地落幕,缀满天穹的晚霞和云翳如时光的柔板。我们各自买了些火龙果,满载而归,那些红心火龙果,甜糯清甘。我平素宅家,偶尔出去一趟,十分珍惜。这种美好的经历,就像用白砂糖补偿苦涩的黑咖啡,让我忘记他犯下的让我唱歌之类的恶劣事迹,从而既往不咎了。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李海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阮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5-10
  • 520周冠打赏45000,共计45000
  • 2020-05-04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4-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阮声2童生2020/04/29 13:47:18
    • 分享到: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 果真读得仔细认真,谢谢如此精彩的评语。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8454
  • 151
  • 37400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