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武神
  • 点击:8199评论:52020/05/11 11:24


野猫咖啡馆的店员示意我和妻子戴上一次性鞋套再进门。我用会员卡里的钱交了入场费,这一举动被眼明心慧的妻子注意到了,一坐到沙发上就盘问我何时办的卡,怎么没向她汇报。野猫咖啡馆处于一栋老楼的中心,很难找到,是个约会的好地方。另外,那栋楼已经接近废弃,弥漫着一股霉味,很多空置的房间,给人阴森诡异之感,并且没有电梯,没有人气,没有生意的缘故,店铺也陆续撤离了。我们爬楼梯刚到四楼,妻子声称害怕,意欲转身离去,我再三保证那是一个好玩的地方,她才攥紧我的手指跟来。

我没必要向妻子撒谎,直言曾经一位姑娘带我来过,我不好意思让女人买单,便自己办了会员卡,想着以后还用得上。

“你竟然带我来你和别的女人约会的地方?”妻子蹙眉嗔怪道。但她并没有生气,这会儿已经揽了一只月白色的波斯猫放在腿上,轻轻抚摸着它后背上的绒毛。她相信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在一起五年多了,双方一直保持着感情上的信任。那一年,我终于有了一间独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对生活十分满意,对夫妻间的感情深信不疑。

我也抓起一只从沙发旁经过的猫,放在腿上轻轻抚弄,迎合着“撸猫”的时尚。这时候,侍者端来两杯咖啡,放在旁边的小桌上。

“不会是猫屎咖啡吧?”妻子笑问。看得出来,她心情不错,可能因为我今天终于带她出来玩了。婚后她成了一名主妇,很少出门。

“哪会。这是普通咖啡。不过混没混进去猫屎就不知道了。这儿那么多猫,到处乱窜。”说着,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装出一副痛苦无比的表情。

妻子笑了,随后说,别以为你逗我开心我就忘记了你和别的姑娘约会这茬。老实交代吧。

我毫无隐瞒的必要,便一五一十地说了。当然,我讲述的时候对事实情况做了适当的裁剪,为了引起她的兴趣还会添油加醋。

去年夏日的一天,张桐趁着周末假期来找我,说我的工作室附近有家野猫咖啡馆,约我去那儿聊天。我俩在工作场合相识,聊过几句,她觉得我是一位理想的倾诉对象,算得上男闺蜜。每次跟我聊完天,她都说感觉自己放下了,也明白了许多道理。她还建议我改行做心理咨询师,说现代都市人十之八九有心理疾病,这是一份有广阔发展前景的职业。

那时候,张桐总是提到一个怀抱鲜花的男人独立人潮中的浪漫场面。

张桐在汹涌人流中钻出海关,在巨大的A出口,看见了那个面带亲切微笑双眼蓄满柔情的男人。男人的怀中满满一捧紫红色的玫瑰,看起来有九十九朵,一群燃烧的爱情火苗。这个场面令她感动莫名,使她下定决心从港城搬来鸟城。鸟城的房租相对便宜,对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来说生活轻松一些。

男人当然乐意张桐搬来鸟城,结束异地恋的苦旅。他帮着联系对口的工作,帮着寻找出租房,帮着搬家,当然少不了一番男欢女爱。

男人是本地人,结婚所需的硬件都已齐备,声称自己年纪不小了,只想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过安稳日子。男人开车带张桐游览他曾经就读的本地小学和中学,向她讲述着自己曾经的生活和那些无疾而终的爱情。

早在春末,张桐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坠入了爱河,以后要经常来鸟城了。张桐当时做着一份记者兼编辑的工作,报道一些两城联谊的活动。她认识那个怀抱鲜花的男人就是在一场两城相亲活动上。她当时去报道那场活动,没想到一位英姿飒爽的鸟城男子没看上任何一位女嘉宾,倒是大胆地向前来报道的女记者频示爱意。

我也做过一年半载记者,张桐那时经常跟我联系,比较着两城记者生活的不同。自从她坠入爱河,就失踪了,很长时间一次也没联系我。

张桐带着我在老城一栋霉味逼人的旧楼里七拐八绕,终于到了所谓的野猫咖啡馆。可以撸猫的缘故,除了要买咖啡,还要额外收入场券,我便办了一张会员卡。

她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将一只月白色的波斯猫放在膝头轻轻抚摸。她丰满的双腿紧紧合拢在一起,脸上有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妩媚。

“它叫瓦格纳,是这里最帅的雄猫,自从阉割后,脾气就暴躁起来了,不愿意被人抱,但是让我抱。或许,它现在应该改名为舒伯特。”张桐说。

“那只小橘猫,是这里最温柔的猫,谁抱都可以。猫儿只跟自己喜欢的人做朋友。”张桐介绍着这里的猫,似乎熟悉这里所有猫的习性。

“你们为什么分手呢?”

“分手是他提出的。那天我们一起吃过西餐,并肩走在木棉树下,踩着凋落的花朵。他忽然面露难色,说我们并不适合结婚。我当时惊呆了,接着一阵揪心的失落,便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害怕我,觉得自己驾驭不住。看得出来,他也很伤心,甚至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我抬头望天,木棉花红极了,一直烧到天边,把我的心也烧成了灰。”

“你们男人真的害怕我这样的女人吗?”张桐盯着我的眼睛,期待我坦诚的回答。

“怎么会。你很独特。艺术硕士,钢琴弹得好,文化素养高。在职业规划上有自己的想法,果断离开日薄西山的报社就是你性格的证明……”

“不要叉开话题。我问的是,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那种头脑空空又小鸟依人的女人?是不是这样才有安全感?”张桐刻意压低声音,但压制不住语气中的咄咄逼人。

“不完全如此,可能你还没遇见能真正欣赏你的人。”我答。

“那你妻子是什么样的女人呢?多次听你说,你们相处得很好,甚至从来不吵架。”

“她就是那种想法不多又小鸟依人的女人,喜欢Hello-Kitty,但她很聪明,就像,就像《围城》里的唐晓芙。”我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本小说,便这样回答。

“那我像《围城》里的谁?”

“真的要说?”

“那当然。”

“你像苏文纨,学识高,心眼多,把方鸿渐和赵辛楣都吓跑了。”

“看来我只能嫁给大诗人曹元朗那样的糟老头子了。不过想想也是,我以前交过的男朋友年纪多在五十岁以上。”张桐自嘲道。

野猫咖啡馆咖啡很难喝,想必简餐也不好吃,我们便出去另找餐馆。在路上的时候,我在琢磨,那个怀抱鲜花的男人带张桐去野猫咖啡馆。现在他们分手了,张桐去约会的老地方怀旧,为什么会叫上我呢。

张桐在晒鱼路密密麻麻的饭馆中选择了一家韩国餐馆,点了名为部队火锅的情侣套餐。我跟女人一起用餐,选择权从来都是交给她们,但要自食苦果。这不,这部队火锅,不过是乱炖一锅年糕,还加了不少我平日讨厌的芝士,取消了我的食欲。

“我搬来鸟城了。”张桐说。

“我知道啊,你说过。”我说。

“别以为我是因为他才搬来这里。其实我早就想来鸟城生活了。港城生活压力太大,街头整天乌烟瘴气。”张桐躲在雾气缭绕的火锅后面说,她的额头闪着光亮。

“怎么,你不喜欢吃芝士?那我帮你……”张桐咬着一块四四方方冒着热气的年糕说。年糕太热的缘故,把她的话语也蒸发掉了一些。

“服务员,麻烦拿个盘子过来。”张桐喊到。她接过盘子,用一盏木柄勺小心翼翼地把芝士舀进盘子里。

“你不喜欢吃芝士,就多吃点牛肉丸。”说着,她把煮好的牛肉丸夹进我碗里,总共五颗。

火锅吃了不到三分之一,我们便离开饭馆,并肩走在晒鱼路上。两侧店铺的霓虹已经升起,辉映着喧嚣又寂寞的夜。

张桐说自己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刚接到老板通知,要处理个稿件。要不,去你的工作室?

我的工作室不大,除了一张竹质书桌,就是几排书架。在宽敞的地方我心里总感觉空空荡荡,只有在狭小的地方,用书籍把自己围困起来才能工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一种心理状态。

张桐一进门就喧宾夺主霸占了书桌,展开笔记本电脑工作起来。

“有音乐吗?来点儿音乐!我喜欢听着音乐写稿,这样有激情。”她说。似乎我是她的秘书。

“当然有。说着,我摆弄着一台索尼CD机,随便抽出一张黑胶光盘放进去,按下播放键。”

“你可以啊!竟然有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

“没什么,闲时听听。哦,忘记什么时候买的了,一直放在里面。”我礼貌性地回应道,想着是不是自己买流行歌曲光碟的时候店主附赠了一盘瓦格纳。其实我从来没完整听过瓦格纳的任何歌剧,欣赏不来那种吞噬一切的激情。曾经听了三两分钟,发现与自己一贯的稳重祥和的心性不合拍,便改听舒伯特了。

“天呐!这是我最喜欢的歌剧!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有生活趣味的男人。”张桐满脸兴奋,把音量开得很大。

“谈不上,一个人的时候偶尔听听。”

看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根本不像个刚刚失恋的女人。也许,国际都市长大的女孩,对恋爱的定义超出了我的认知。

“来,我们伴着音乐跳一段吧。”张桐说。

“你不写稿啦?”

“不急。心情变好了,写起来事半功倍。”

《女武神》的序曲徐徐响起。我的右手搭在张桐肩上,和着序曲缓缓起舞。其实,我根本不会跳,只在大学时代参加过一阵子练舞团。与年轻女人靠近的时候,容易萌生某种冲动,虽然我克制住了自己的身体,心头还是闪过一丝绮念。

“他年纪比我大五岁,但表现得像个孩子。分个手,竟然哭了起来。是他主动分手的,又不是老娘甩的他。”

“你心理年龄比他成熟啊!”我说。我以前听她说过,她看不上跟她同龄的青涩小男生,交的男友都是经验丰富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

“就因为我有明确的人生规划,他就被吓跑啦?”

“可能吧。他想找的是结婚过日子的女人,最好一点事业心也没有,甘心做家庭主妇。”

“哈哈,不管他了。生活还得继续。”等张桐写完稿子,预览发给了上司过目,然后发了公号。接下来,她一遍遍地刷新那篇推文,惊呼着,啊,刚发出去五分钟,浏览量就过万啦。

“对了,你那么晚回家你老婆骂你吗?”张桐终于注意到了一旁等待的我。

“不会。她相信我是在忙工作。”

“真羡慕你们!那好吧,我也该打车回去了。”我站在楼下,帮张桐拦下一辆电动出租车,目送“女武神”离开。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收到张桐的信息“我不觉得同男人做爱会吃亏,那毕竟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我没有回复,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在工作室的时候,张桐先是赞叹那张坚固舒适的沙发面铝合金腿的折叠午休床,到了午夜之后才离开,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这些明明就是某种更深交往的信号,我却视而不见。在某个短暂的片刻,我幻想过一场女武神与夜游人的战斗,在办公桌上暴烈地做爱,歌剧落幕的时候,我们恰好结束战斗,重整衣衫,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似乎刚才的激情也是伴舞的一部分。谁也没有追求谁,谁也没有引诱谁,一次自然而然的靠近算是出轨吗?但这只发生在短暂的幻想中,现实中的我不过是个拘谨得可怕的人,甚至是那种我曾经厌恶的一本正经的人。

我熟练地删除信息,朝家的方向走去。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生活、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20-05-18
  • Inna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5-15
  • 落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5-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20/05/20 10:17:59
    • 分享到:
  • 哎呦,不错哦,什么欲擒故纵,片叶不沾身表达的很到位嗫。
  • 谢谢鼓励!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20/05/12 18:36:28
    • 分享到:
  • 亮点在关键词
  • 哈哈哈😁
  • 生活在鸟城,除了奋力活着,还能咋样。哈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259533
  • 35
  • 445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