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讽刺什么
  • 点击:3023评论:22020/05/19 13:52


1

许勋将军是在苏成死的半年多后来到花生溪的。一小列马队跟着他,夜里行到此处饮马。几十年前,太平军和左宗棠也打到这里,那时激战焦灼,后来的布政司都司、台湾知府、写了《日本窥台始末》一卷和《开山日记》四卷,又在更后来的浩荡动乱中全数遗失了著作的袁闻柝,当时率领当地乡勇,协助时任四品京堂候补的左宗棠在这里击溃了太平军。之后左宗棠又任了闽浙总督、陕甘总督、两江总督,官拜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封二等恪靖侯,最后死在了福州。

左宗棠左大人也死了三十年了。许勋将军思忖着,眼前就有星星点点亮起的火把像萤火虫一般从遥远的地方闪烁着弥散过来。随即,就把花生溪两岸都照耀个通明。借着这通明的火光,许勋将军看见村民们举着锄、犁、锹、斧,也和火把一同如蟹群般涌至马队的跟前,同时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我知道官府早晚会来!”

有随行迅速拔枪,但许勋将军伸手到空中按了按,枪就又都收了。许勋将军在恍惚间又想了一遍:左大人也死了三十年了。

“我等了半年多了!”

然后说话的人端着一把鸟铳挺身而出,他已然衰老,但执拗的劲头显示出身体尚健。

在他沙哑的嗓音刺向许勋将军第二遍的时候,许勋忍不住喊出声来:“旺福公,是不是旺福公啊?”

“你是?勋仔!”

“是啊。”许勋将军笑着回答。

大家随即都惊喜起来。

许勋将军并没有在项渠山停留多久。当夜,许勋将军和他的一列卫兵,只花了小片刻的时间,在酒席上坐了一会。便继续连夜向南去了。许勋将军甚至没有回自己的村子,也没有去浯城看看自己的儿子。

2

村长童旺福率领村民在花生溪埋伏误撞许勋的时候,项渠山和许勋将军自己都还不知道许勋的大儿子许临齐已经和浯城县长合伙贪了项渠山、竹沟地、里洋、九村、鸡冠林五处的税银。彼时的项渠山,大家除了照常警惕官府的追究和苏家的报复之外,还是在时刻防备着里洋村的杨三崽。

端午快到了,龙舟划起来又得出人命。这是童旺福头疼的事情。他眼看着都要八十了,死人的事,他不想见,却又不得不见。

里洋村的杨三崽抓了项渠山项枚民家的叔叔项秋,项枚民这个快满十七岁的叔叔,近来一直和里洋的杨玉儿往来甚密。早就有人跟杨三崽说看不惯他了,打也罩上头打了几次。这次杨三崽干脆趁项秋再悄悄潜入里洋的时候,把他用布袋子装了起来。

前几日,项渠山派人去找杨三崽赎人,杨三崽就说要项渠山遣项枚民项为仁父子俩来说话。项渠山派过去的人当即就回复杨三崽,说这两人不在村里。杨三崽便怒了,把这人打了一顿,敲掉了他两颗牙,然后要他带话回项渠山,指明了要项枚民项为仁父子俩。杨三崽叫嚣,要是过了端午划龙舟,还看不到他俩,那他就要来项渠山抄。

童旺福知道杨三崽的侄子杨清贤前两日下葬了。他听说那个鄱阳的妹头叻,怀着项为仁的肚,哭到了杨清贤的棺材头上。鄱阳的妹头叻把自己和杨清贤一块在学校读书时,留着齐耳短发的一张照片,送进了杨清贤的棺材。这事童旺福知道是项枚民干的混账了,项枚民既是杨清贤的父亲杨政庶幼时一路同窗的同学,就不该在人家托你上门说媒的时候存下私心。况且杨清贤已然相思成疾,人家明摆着是盼着这门亲事救人命的。项枚民这么干便是过分火上浇油了。

就算是要打架,那也别留到端午。这是童旺福的念头。童旺福知道项枚民和项为仁就躲在项宅的那栋小洋楼里。童旺福遣人去叫了几次,都无回信。杨三崽也知道,但是他是阴处的蛇,爬不到光亮的地方。项秋的父母也把头磕到了项宅门外,项枚民也不见,出诊也都是轿进轿出。问轿子里是谁,都说不知道。再问,就说是二爷生意上的贵宾。二爷项为义倒是见过他们两次。项为义在宅子外看见他们,都极客气地喊世公世婆,然后将他们请进宅院里来,好酒好菜招待,安置住处。倒把俩人招呼地极不好意思,住了两天,又出去跪着去了。二爷回家又看见,又将二人请进去,二爷出门后,二人又出来,又跪了两天,就回家乡去了。

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吗,端阳就要到了,杨三崽又岂是善罢甘休的人。这事,难办。童旺福杵在八仙桌上,对着一盏明晃晃的油灯,酒入愁肠。

油灯的亮光也是油油的,从灯盏上流到桌子上,然后又淌到泥地上,泥地也变得油油的,二者便交融起来,油灯的光便渗入地下,汇进了地下的暗河中,随着流水潜入浯城,然后从红一巷小涵姑娘院子的那口井里钻了出来,在井水的水面上泛起了一阵涟漪后,便混进了通明的月光中。

月光下,二爷项为义的身影也轻轻颤动起来。他将院子里石桌上小涵留下的半盏残酒,倒进了自己的杯子。红烛映照的窗户内,他看小涵的身影在房间里拧出沐浴的水声,倚靠着这水声,项为义下着杯中的酒。随后,水声终了半晌,他杵着石桌将自己的身体从石凳上移开,然后站起来,松开西装的扣子和衬衫的领带,踉跄入房中。

小涵正在梳妆台前打扮,等到项为义走到镜子前来,她举起一只珠钗,对项为义说:“你看,这只珠钗太久,都擦不亮了。”

项为义尚在晃神,她又说了一遍。

项为义仍旧没有回答,他想着最近还赌债已经瞒着家里把米铺和油厂卖了,要不明天再去趟赌场,看能不能赢回来。

小涵嘟着嘴,像是自言自语:“我这个胭脂盒也很旧了诶,这个小抽屉都关不牢了。”

项为义抚着小涵的脖颈:“莫担心,我都给你买新的。”

小涵说:“不要。”

项为义将嘴凑到她的嘴前:“为什么不要?”

小涵的眼珠从项为义的眼睛鼻子扫过,然后在项为义的嘴唇上停一停,最后又甩回镜子上,说:“不要就是不要,这个很难买的,要买我自己买。”

“那我给钱给你,你自己去买。”

“那我要你陪我去。”

“好。”

“你真的会陪我去?”小涵的眼珠突然闪烁出数倍的光芒,那只珠钗显得更为暗淡了。

“会。”

3

在景德镇、婺源、德兴均有生意的英国人莱克斯顿,最终还是接受了项为义的建议,之前的债务他不提了,还给了项为义一笔钱。项为义拿这笔钱去自家的药房抓了几盏燕窝,然后去吕记给小涵做了一身旗袍,再去刘师傅家取了两盒他娘爱吃的桃酥和芝麻切片,老三处切了一条狗腿,随后又到河边租了一间小宅。

项枚民近来咳嗽的厉害,项为义刚刚转进家宅的巷子就听见他的咳嗽。得知父亲并未出诊,项为义便悄悄从后门潜进,将狗腿送到大哥项为仁处,项为仁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看到项为义进来,本想高声呼他,但就见项为义将手指比在唇上,他便老实噤声了。项为义将狗腿甩在后院的亭子的石桌上,向项为仁指了指,项为仁得到示意,明白后便即绽放出兴奋开怀的神采。项为义拍着兄长的肩膀跟他说,不要让老爷子知道他回来了,项为仁便低头唱喏。

项为义的娘果然喜欢吃刘师傅家的桃酥和芝麻切片,项为义亲自去厨房炖了一盏燕窝,端到娘的案前。他跟娘说南河边上他有一个朋友,这朋友的乳娘是八村的,近来起不来床了,换了好几个庸常的大夫都没有用,想请自己的老子明天去诊一诊,不知道自己老子的身体起得来起不来。想请娘去探一探,老子如果愿意的话,明天人家会派轿子过来接。娘说他老子的腿脚倒还行,近来也四处跑没有停下,也少不了出去沾花惹草。今天是她老人家下令不许他老子出门,禁足在家里一天,他老子在家反倒越咳越凶了。她也不去管他是真咳还是假咳。娘答应了项为义,晚上去和他老子说说,让项为义去跟他的朋友说,去准备轿子去吧。另外,项为义的娘也劝了劝项为义,让儿子断了将那个红一巷的女人娶到家里来的念头,这个女人,老子和儿子都睡过,娶到家里来成什么体统,难怪他老子要发火杀人。这事,他娘也帮不了他。说完一大截话,项为义的娘也乏了,项为义便请她去歇息,自己也退了。

南河边上派来的轿子,在厨房燕子的床上把项为义喊醒了,燕子避着人穿着衣服,项为义便踉跄着,仿佛借着木门,就变了个换装的魔术,皮鞋已响在门外的青石砖上。

当英国人的看护持着长枪,将队列围在项宅周围的时候,项枚民已然乘着轿子行至街口了,英国人的口号和列队的脚步像燃着的火硝一般,虬回地找到了项枚民内心深处那股腥甜的味道,然后将它引爆出来,喷撒到了轿帘上。

这小小的爆炸也影响了皮鞋的节奏,将项为义与莱克斯顿在宅院内体面的对话打断。项为义步出门外时,宅院外已围着不少人驻足观看,那轿帘上喷着血的轿子正往回送,但被英国人的队列阻挡在自家的宅院门外。

项为义也是在那个时候崩溃的,他低声嘱咐轿夫别往家里送,往南河边上送。转而又问:“咳血了?严不严重?”

轿夫泪答:“老爷去了。”

项为义眼看着自家宅院外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更多的人群从他们原本的忙碌中抽身探脑过来。

4

远远望着的人群中,许临家问小涵:“你说,他这样,是不是都是为了你。”

小涵转头望向别处,冷笑道:“哼,人生在世,哪有谁为了谁,都是为了自己。”

她说这话时,手仍然紧紧挽着许临家。

许临家是受他父亲许勋的嘱咐,来浯城建宅院的。他来到浯城的几天后,他父亲就又让人给他传来一张条子,意思让他把许家在竹沟地村的祠堂也重修一遍。他顿时感到繁重的工作与漫长的时间都压在他的眼前,这是他的家乡,他感觉陌生。但家乡的小涵却能让他经常想起他熟悉的上海。

许临家三岁时就跟随父亲举家去了上海 ,西化的城市记忆让他对到处都是湿红色泥地和翠绿竹林的竹沟地村感到陌生又奇幻。他更喜欢村子里的那几棵大的香樟树,那几株上千年的香樟,经常让他想起童年记忆里湿漉漉的梧桐树和地上堆积的梧桐叶子。在他的记忆里梧桐树也同样高大,大片的叶子高高的在空中舒展,聚集。有时电车也会响着铃,从梧桐的叶子底下钻出去,大片的叶子就会在空中彼此拍打,就像马皮发出的声响。

竹沟地村没有电车,经常泥泞的村路,留着牛车的车辙。有些牛车会运来一些木桶,木桶里虬着几乎快满溢出的黄鳝。许临家太爱他家乡的黄鳝了,又粗又长,几乎每条都像蛇一样雄壮。他在竹沟地村学会了烹饪黄鳝的多种方法,他爱从头至尾自己动手,每次做一种,再配上一壶烧酒,绝妙。

早晨起来,许临家穿上布鞋与长衫,在祠堂附近走走,看看阳光下精瘦的肌肉吸附在高高的粗木制墙梁上的景象,看了没一会,他就觉得看够了,便继续四处走走。他一离开,便有松弛的肌肉从高处滑落下来,脚掌舒展,然后突然收紧,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甚至没有一丁点儿声响。

逛到泥塘边时,他从人家抱在胸前的桶里抓出一条粗长滑湿的阴影,然后拎着走了。他回身继续行走,就有一块大洋从他的身后,飞入到那脏兮兮的木桶中,溅出一小块中空的声响。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民国乡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骨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5-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夏4举人2020/05/26 22:26:05
    • 分享到:
  • 有读今古传奇的感觉,现在很多文学作品中,老老实实讲故事的已经不多了,要讲得迂回出彩也很难得。小说的本真是什么,有时我还真有些忐忑。读本文,又觉得故事是很重要的,但在思想深度上,要擦出不一样的火化,对小说作者来说始终值得探讨。
  • 回复
    • 骨风1布衣2020/05/20 09:12:26
    • 分享到:
  • 把最后的钱财散尽了期待新文!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行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9989
  • 20
  • 1880
  • 疫情爆发期间,你在哪?你在哪?至少我是不安地家里!等候疫情得到很大控制,然后才来的深圳,所以,我在这部日记里,看到了很多无奈,悲离合。人生的境遇真的很难料,人生也渺小,因而生活,皆为安与不安而努力,承担。矛盾都会温暖起来,在有一个个为生活,为更善的人们当中,我们也不能仅有一本《方方日记》。人说一粒沙中看世界,一座深圳、哪怕是深圳某一层面或与之相关的层面,依然可以看世界。

    张屯疫中烟火

    2020/6/29 20:48:00
  • 作者以深厚的史志笔法展示了坪山鲜为人知的马峦山历史,如一个高明的摄影师,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七十多年前以至更为久远的年代,让我们的思绪去追溯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的东江纵队、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辉煌, 以及南迁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辟地立村、开枝散叶的艰难历程。文字简约而不失厚重,情感真诚质朴而无空泛的政治说教。体现了作者浓浓的人文情怀。

    gdszr马峦

    2020/6/29 16:29:24
  • 说句实话,在邻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阅读到这类直击生活、贴紧地面,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的打工文学。这样的文字初读起来颇为心酸:替那些曾经在或目前仍在深圳底层苦苦挣扎,以期搏个美好未来的打工者们心酸;待读罢结尾,又感动满满:感动着类似作者这样的“有志者事竟成”的勤奋之人,因为有你们,深圳才更美好。

    黄元罗楼岗村记事

    2020/6/28 9:56:27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黄元罗最后的甜品

    2020/6/27 8:28:26
  • 美人胚子的老妈有一个财迷自私的外公,总想女儿嫁个有钱人。身为学霸的老妈并不喜欢"高富帅",偏偏喜欢一"穷″二″黑″才子(老爸)。当了校长的老妈与老爸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既要哺养自己的孩子,还要接济老爸几弟兄的后代,十几口人读书都寄宿家里。爱与情相依。老爸虽″穷″,但思进取,这样一对才子佳人,天造地设,惹人喜爱。喜欢作者写作风格,期待《岁月如歌》续集,相信黎家后代几兄妹的故事会更加精彩。

    春风妙语岁月如歌

    2020/6/27 1:30:07
  • 读了你的文章,心中非常痛。你有爱你的父亲,病魔却夺去了他的生命。都说父爱如山,文中充分得到体现。父亲非常了不起,既要工作又要干农活,还要养育那么多的儿女,让他们成材。家里的亲戚那么多,上有老下有小。他总是言传身教,用自己实际行动来感染孩子,孝敬老人,爱家爱孩子。你并没用华丽的词语堆积起来歌颂父爱,而是用很多的生活片断,把这些片断象珍珠一样串起来,直击心底,与读者产生共鸣。每个人都有有一个伟大的父亲

    春风妙语清明时节念父亲

    2020/6/26 16:30:13
  • 家庭史或家族史是挺难写的一种题材,这种题材很容易流于絮叨洋洋洒洒不着重点,也容易流于俗套。但这篇写得妙趣横生,第一句话就抓住我了。一口气看完,发现文章也是一气呵成。父母的爱情婚姻故事,外公的插手,竞争者的夺爱都没能阻挡一个少女笃定的心。父辈感情并不如当今的缤纷斑斓,可以说是枯燥无味的。他们的爱情却能坚如磐石,也是当今所不能作比的。美人胚的母亲和学霸上进的父亲也造就了作者,我熟悉的黎戈姐

    江飞泉岁月如歌

    2020/6/26 15:53:09
  • 连续看了作者的几篇文章,觉得文笔还是挺细腻的,而且充满怜悯情怀和感恩之心,这是写作者难能可贵的品质。这篇文章里提及的楼岗村,如同深圳很多城中村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无论是我熟悉的红宝路红村,还是松园街,岗边村,深坑或者是牛始埔……这种地方始终填塞着区别大都会的逼仄、杂乱、阴暗、窒息,也有大都会无法拥有的人间烟火,市井温情。文字点滴间见证的真情恰是城市缺失的。

    江飞泉楼岗村记事

    2020/6/24 12:27:29
  • 看完丽娜的新作,焕然一新。遣词造句宛若诗人。这是丽娜文字的明显变化,有些句子让人拍案叫绝。故事是她熟悉的画家故事,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鸡飞狗跳——这些词不足以概括。一个屌丝男画家,坚持内心的理想着实让人感动,多少有我们斜影照在地上的样子。钱是男人的生命线,没有经济基础,男人就有寄人篱下之感。凌厉的婚姻现实里映照不出风花雪月。余留的只能是壮硕如猪一样的老婆,幻想的灵魂红颜,苟且偷生的日子和

    江飞泉最后的甜品

    2020/6/24 12:08:40
  • 一大早看这类文字需要勇气。关于父亲的文章,毫无疑问,朋友李玉的《墙角的父亲》是最震撼我的。每次再看到父亲题材的文章,难免有些期待。这篇没有让我失望,写得细密真诚,如泣如诉,父亲的坚强,隐忍和遗憾跃然纸上,童年对父亲的责怪以及长大后的理解,也让人感动不已。相对于母亲,父亲更容易被忽略,也更容易折断,父亲节就可见一斑。然而,父亲带来的价值和意义是超越母亲的。

    江飞泉清明时节念父亲

    2020/6/24 9:52:21
  • 黄元罗的文章就像坐在酒桌上的一个哥们,和你聊家常。朴素,真诚,有点小得意,也有小烦恼。酒过三巡,可以吹吹牛,也可以发发牢骚,但是,都是大实话。足以见得,作者已经将这里当做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文字盛宴之地,就像一群朋友,总要有个胖子,故事才有意思。这样的文友,给大家带来的不仅是轻松的喜悦,还有宽厚的从容。

    黑雪“感谢”圈子文化圆我写作梦

    2020/6/22 18:05:19
  • 干净,漂亮,有风尘,有小雨。诗歌在我看来,不必每句都美,要偶然弹出几个字点,亮了整个诗行。梁老师的诗,古朴里有腔调,风尘里见烟火。一直以为作者的小说不错,譬如“沉浮”,大有张爱玲的调调,本人极力推荐,文字讲究。如此说来,每个码字人都有诗人的潜质和情结,某个日子,便会排成最美的音符,吟诵出来。

    黑雪​甘坑客家古镇

    2020/6/22 17:41:22
  • 心思如此缜密,景色如此怡人,历史的风尘有也厚度,最最重要的是:文字如此稠密!书写这样的大散文,不是有超凡的体力和意志,就是对文字有超强的狂热。我觉得,飞泉兼而有之。作者是个精神上特立独行的人,对小事物有精细入微的关注力,对大世界有清醒而磅礴的认知,所以,文章可以微中见大,也可见得情怀、智慧和深刻的精神内涵。况且,诗人出身的作者,字字都是精雕细刻,这样的文字,读来清新自然,适合这个夏天。

    黑雪马峦

    2020/6/22 17:16:50
  • 父爱如山,阅读与父亲相关的作品,常常心怀感动。这是一篇非虚构的回忆录,语言充满诙谐幽默之感,反映了底层群众生活的艰辛与痛苦。通过一个家庭两代人的故事,原汁原味地展现的生活与爱情。这也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与其说是写父亲,倒不如说是写母亲成长的心路历程。有些美中不足,作品的标题,略显空泛与笼统,如果能够有具体指向,则会更好。

    阮声岁月如歌

    2020/6/22 0:30:35
  • 父亲节读到美女黎戈老师父母求学的励志故事,让人感动又感慨!特别敬佩母亲,外公的阻拦并没有让母亲放弃,在追求者曹老师的帮助下,艰难完成学业,最后还当上了女校长,可惜和曹老师有缘无份,让人遗憾。母亲和父亲,喜结良缘,父亲更加励志,一路坎坷,最终前途光明,桃李满天下。真好!

    红月亮岁月如歌

    2020/6/21 22:34: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