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家五年,金石声声
  • 点击:4630评论:82020/06/01 02:53

01

时间就像一个调皮捣蛋却从不说抱歉的小孩,呼啦啦地就溜走了五年。再过几天,我进入邻家社区就满五周年了。2015年6月10日,一个非常普通的星期三。农历四月廿四。宜修造、动土、起基。

那时的我已从一家地产广告公司辞职,正在交接期,相对不那么忙碌。我按部就班地处理扫尾工作,时间忽地多了起来。没事做了,反而有种慌乱感。闲暇时,就看一些买来还未来得及看的诗歌读本,偶尔也会写几行诗,写得零碎而混乱,不知所云。买了一本北岛写的《时间的玫瑰》,如获至宝,经常带在身上。我非常喜欢他笔下的那些诗歌大师,尤其喜欢策兰和特朗斯特罗姆。

我当然开始模仿他们的风格写诗。模仿得无比拙劣,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但写得再差劲,也会敝帚自珍。积累了十来首,便想找个地方发表,又不想发在企鹅空间。我必须找一个文学网发布。彼时,文学社群还处于黄金时代末期,诗歌论坛层出不穷,什么诗歌网、文学网对我而言都是新鲜的。我怯步了,那些陌生的网名,傲慢而挑衅的评论,天南海北的匿名人设,就像一幕幕荒谬的独幕剧或群戏,无法激起我内心的共鸣。

我想起老朋友李瑄曾跟我提过什么邻家社区,初初一听,似乎和文学毫无相关,更像锅碗瓢盆的社区生活群。我翻出他头一年获奖的小说《关不上的门》,按图索骥,打开了邻家链接。

实名注册成功,登录,怀揣一丝紧张和激动,随机点开一篇作品,我记得是一首写龙华的诗歌,作者刘炜。这是我在邻家认识的第一个作者,李瑄除外。我喜欢他淡然沉默的文字和文字背后的性格。这是后话了。之后,陆续看了好几篇,心中默默掂量自己的作品和它们的差距。犹豫良久,到底发不发呢?最终决定选几首试试水,如果得到一干差评,就再也不发了,就当个沉默的读者吧。

2015年6月10日下午2点45分,我发了一组诗《大地还不习惯被黑暗接管》,发布成功后,有种终于完成任务的解脱感。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刷屏,看有没有文友评论。

感谢第一批评论我作品的朋友:若尘、春丽、白木、隆焱、柏青春丽罗列金句的评论方式让我兴奋,让我感觉自己“还是”写了些漂亮句子——现在看来,矫揉造作——那时对我是无与伦比的极大鼓励。她当时写诗和散文,文字温暖人更热心。隆焱大哥已是邻家知名作者,从春丽的口中得知,他的作品很厚重。他说我的诗歌里有疼痛感,让他欢喜。这种评价也奠定了我作品的基调,一半源自骨子里的性格或气质所致,一半源于经年阅读的作品影响所致。无论如何,之后的作品大体都有这个调调。他说,浅白的作品有它的好,厚重的作品更能引发共鸣。后来,我更觉得,前者适合传播,后者适合获奖。

隆大哥在认可之余,也给我提了很多非常中肯的意见,对语言的把握,对节奏的控制。我那时的作品完全是意识流的。堆砌的意象,繁复的事物,丰富的联想,看似才华横溢、知识渊博,但极易失控,一不小心,就拉不回来了。说白了还是阅历不够,生硬去凑。他给我推荐了几位邻家的诗歌作者,包括老朋友李瑄、刘炜、双鱼、韦灵。韦灵后来写小说去了,亦颇有成就。果真,我认真阅读他们作品后,意识到了差距,也看到了诗歌的多样性。后来读到更多作者的作品,如先和、仪桐、张旭、卫平、云汉、春燕等的作品,都各具特色。诗歌是语言的艺术,也是情感的艺术。现在我们看到好多冰冷的、故作深奥晦涩的作品,就像一具具诗歌僵尸,毫无生气,更引发不了读者共鸣。那时我的部分作品就是如此,我现在重读会脸红,“写得真垃圾。”这种对比是不客观的,当时的自己无法用现在的准绳衡量。每一个阶段都是不同的。

我的引荐人李瑄当时已经连续两年获奖,在邻家是知名作者了。自然他的鼓励具有某种煽动性,这种煽动性不仅在于他对我发作品的鼓励,更在于他让我对邻家寄予厚望。他用“这里的文字特别精彩,这里的交流特别真诚”来形容邻家的氛围,让我想到阿瑟·查普曼的名句“这里的握手比较有力,这里的笑容比较长久”(《从西方开始的地方》),说邻家是难得的文学净土的确不为过。

开始仅限于线上交流,线上交流的增多,慢慢发展到线下见面。第一次见到的文友是刘炜。他是一个很腼腆且不擅长交流的中年大叔,但在诗歌世界里,他是自己的国王。他的诗歌夹杂着童趣、真诚和出乎意料的想象力。他秉持的“诗歌要陌生化”甚至要出乎意料的想法,对我触动很大。且他自己也做得很好。那一次吃的是石锅鱼,在罗湖。除了我们俩,好像还有他儿子刘罡。那一次我喝得烂醉,吐个不停。那是我记忆中最后一次醉酒。他自己也喝得难受,却送我回六约。至今,我都感谢他送我回家的情景。国庆期间,我们又约了一次,这次加了隆焱、柏青和春丽。我们原计划AA制,他悄悄把单买了。那一次在民治地铁站附近。他是非常热心的人,也是很靠得住的朋友。外表粗犷,内心细腻。后来他搬到光明去了,联系渐少,去年在光明见了一面,话依然不多。但他的诗歌作品依然让人感动,我还有一本他签名的诗集《月光下的村庄》,时常会翻翻。顺便提一下,他儿子刘罡也是网络作家。

那年九月,一年一度的睦邻文学奖启动,提名开始。我从未想过获奖,我是新人,且我的作品并不突出。但不妨碍我幻想自己登上领奖台。那一年讨论的获奖名单里,依然是那些实力强劲的老作者。已连续两届获奖的李瑄、双鱼和游利华,刚获大奖的憩园,写了《布吉城寨》的张夏,写了《病隙手稿》的张谋。但段作文祭出《再见固戍》后,就基本锁定大奖了。据说老段很紧张,毕竟是种子选手,被寄予厚望。对了,那一届终评委中有方方老师。

我的目标只是争取一个提名。提名很快就来了。当虞宵老师提名我的《大地还不习惯被黑暗接管》入决时,我感到无比兴奋。这也是当年第一组入决的诗歌。当时我和同事在阳朔旅游,在网络时断时续的小旅馆,我一直刷屏。谁获得提名,祝贺声时起彼伏,都认定是个人荣耀时刻,颇有奥运夺金的意味。隆大哥第一时间祝贺我入决,我记忆犹新。接着是春丽、李瑄等朋友。我体会到某种“成就感”,这是在工作中从未有过的。我之后连续发表了《守夜人》《轰鸣耳鼓的时间机器》两组,再度获得评委孙夜老师的认可提名。

那年最魔幻的事情是提名接近尾声的中秋节期间,我们一家去附近的老爹家赏月。皎洁的月光如水,让我想到红楼里林黛玉和史湘云在月下联诗,第一句“三五中秋夕”,后又联想到荔枝公园的揽月桥,我忽然来了诗意,一组关于荔枝公园的组诗构想就此出炉。那是一组文白掺杂的古典意味的作品,以八组荔枝公园景点为描写对象,化用了无数典故,花了一天一气呵成。这时离截稿非常近了,我已有三组作品入决,再发出去被提名的几率很小。但又不想浪费这组诗歌。

何不用笔名呢?小妹提醒我。对了,大学里曾用过文轩和子安的笔名,于是立刻用子安注册了一个新ID,顺利发布了《荔枝公园》,顺便将早年写的那篇成长小说《饶恕》一并发出。我只能紧张地等待,评委的提名票也所剩无几。截稿前一天,一大批好作品鱼贯而来,我没被提名,沮丧极了。之后,没去管它。心中还是记着,再一次刷屏,竟无比惊喜地看到《荔枝公园》被元涛老师提名了。而胡老(野秋)和正安老师提名了我的《饶恕》。我绝对是素人,不认识任何一个评委,也没有任何评委听过我的名字。提名结束,我不敢向文友承认“子安”就是我,有些朋友提到《荔枝公园》,并给予不错的评价,我也假装讨论几句。我依旧不敢奢望,其中的任何一篇能获奖。那年的入决作品整体水平非常高,竞争可谓激烈。

结果揭晓那天,不知谁发了链接给我。我匆匆扫了一遍,没有我。惆怅之际,惊喜地发现《荔枝公园》获奖了。几个朋友安慰我说,你的《守夜人》很不错,没获奖可惜了。我没告诉他们实情。

那年的颁奖礼是在深圳大剧院举行,堪称大手笔。头天彩排,我见到了邻家掌门人老亨。如果没有他,自然就没有邻家。(借这个机会感谢下他。)我走过去跟他握手,说我是江飞泉。他茫然地对我笑了笑,转头忙去了。估计他以为我是代朋友领奖的吧。我有点尴尬地站在那里,看到了柏姐和驿马。第二天,正式颁奖礼,我穿了件黑色礼服赶到大剧院,结果发现穿多了。十一月的深圳堪比盛夏,却与热火的文学季非常匹配。

我见到了很多熟悉却陌生的朋友,熟悉的是他们的名字,陌生的是他们的面孔。段作文、张谋、李玉、十十等。李瑄竟也六七年未见了,记得他穿了件火红色夹克,老段穿一件白衬衫,游利华穿得像仙女。我和老段,李瑄三个人三种颜色照了一张合影。在冷气逼人的大剧院,我内心有点激动。颁奖形式却新颖。我挨着李瑄站着,一群舞者将木质证书递到获奖者手中,我们朝着摄像头挥手致意,后面的电子屏打出所有获奖者的名字和作品。上台只有短短几分钟,下台交换奖牌,各自散去。

大概半个月后,邻家组织了另一场颁奖礼,在福田图书馆。这一次我拿到了鲜红的荣誉证书,这是我第一个文学荣誉证书,弥足珍贵。后来的庆功会虽然比不得第一届的丽思卡尔顿,倒也其乐融融。东莞的红月亮、葵花五姐妹到来,载歌载舞,增添了无比的欢快。李瑄那天迟到了,一同迟到的还有刘炜。我只记得我喝了一点点红酒,就头疼不止,只好提前离席。老亨那天红光满面,保持着一贯的文雅和矜持,又在酒兴之下意气风发满志踌躇。毫无疑问,我们都必须感谢他搭建了邻家这个文学平台,让我们有幸在一起相聚,恣意徜徉其间。

颁奖礼后,接棒睦邻文学奖的是邻家微咖大赛,对于主攻诗歌的我而言,是短板。我重在参与写了几篇,没有一篇进入终评。我也兴趣索然,但对小小说高手们,是展示才华的机会。这个赛事后来也引起了诸多争议,一篇500多字的微型小说,就轻松揽去了几百数千的真金白银,年终冠军比睦邻大奖奖金还高。关键是参与的人数并没有想象的多,而外来的写手挤掉了深圳作者的空间,也是被人诟病的地方。这个赛事举办了两届,终究因后期乏力和争议性,没有继续下去。但它依旧挖掘了不少人,吕柏青和红月亮现在都成为其中高手。


02
对于我而言,首次试水就有收获,无疑给我增添了巨大信心。因为获奖,龙岗区作协虞宵主席邀请我参加龙岗的文学活动。那个温暖的冬日午后,在2013创意产业园的简阅书吧,参加作协组织的小型文学沙龙,我作为重点推介的新人发言,一同发言还有烈春。席间,有人朗诵我的一首诗,“天哪,朗诵得这么好,我的作品居然被现场朗诵了。”那一天我是请假参加活动的。我不能放过这么美好的时刻。这是文学的召唤。那年冬天,我的诗歌作品《轰鸣耳鼓的时间机器》在《红棉》杂志发表,这是我离开校园后第一次有文字印成铅字。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6-08
  • 落梅打赏5000,共计7000
  • 2020-06-07
  • 落梅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6-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0/06/30 17:09:37
    • 分享到:
  • 记得我是2017年初“入住”邻家的,当时520微咖大赛如火如荼,“邻家币打赏分享制”也悄然登场。但不知为何,就在那年夏天,520微咖大赛落下帷幕后,至今没有再次开赛。倒是“邻家币打赏分享制”始终坚挺着,这招来一帮拥趸,其中就有我这个“投资客”。说句实话,三年多来,在邻家,我不仅拜读到若干佳作,精神上升华不少,也通过“投资”收割到了一茬又一茬“下酒菜”。所以呀,我非常期待邻家能给我带来更多惊喜!
  • 谢谢元罗兄

    回复

    • 葵花4举人2020/06/16 14:54:05
    • 分享到:
  • 谢谢帅哥在众多文友中记得我们东莞五姐妹!想必很多文友跟我一样即使因为种种原因极少投稿,但邻家就像我们的娘家,哪怕嫁的在远,依然心系邻家,默默关注着邻家,时不时会点进来看看作品,有熟悉的文友依然是那么勤快发表作品,就像飞泉,冠军可拿下不少,好样的
  • 谢谢葵花惦记,好久不见。

    回复

  • 正准备今年的赛事公告呢,飞泉就来了这篇,这是今年赛事最好的开篇了,飞泉真是贴心啊
  • 软广?哈哈,看来不愧是邻家人啊。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6
  • 577388
  • 150
  • 3655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