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下的理发店
  • 点击:4568评论:12020/06/13 13:05

题记:在我心里,那条狭长的街道,那棵高大的榕树,树下那个简陋的理发店,就是小镇上最美丽的图画。

那是松岗这个工业小镇寻常可见的一条街道,人行道上铺着绯红色的地板砖。我在大田洋一家电子厂上班,下班回去很晚了,街上的行人和车辆不多,显得冷冷清清。一轮明月静静地挂在夜空,皎洁的月光流淌在无边的夜里,漫过摇曳的树叶,轻柔地涂抹着地面。我吃力地挪动着沉重的双腿,像负重的蜗牛一步一步往城中村的出租屋走去,鞋底擦着地面发出“嚓嚓”的声响。也许是我的脚步声吵醒了草丛中的虫子,细腻的叫声从路边一下一下飘了过来,眨眼间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人行道上有棵枝繁叶茂的榕树,浓密的叶片随风翩翩起舞,发出沙沙的声响,像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轻轻点着头向我问好。树下多出了一个简陋的理发店:一把椅子,一面没有边框的镜子,白色的小台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小镇的大街小巷都是理发店,有人会来这人来车往的街边理发吗?没有客人,理发师傅坐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打着节拍大声唱了起来: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

我忙着赶路,没有看清理发师傅的脸,可他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冷清的夜里飘荡开来,充满着无奈和期盼,透着丝丝的暖意,温暖着我的心房。我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唱着,心底渐渐涌起了一股力量,脚步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回去的路也不再那么漫长。

那以后的每天晚上下班回去,我都会在那棵榕树下看到理发师傅,他穿着发白的牛仔装,看上去干净而纯朴。他有时微闭着双眼唱歌,有时低头看着杂志,有时也忙着给客人理发。狭长的街道,飘荡着他那深情的歌声,多了几分生动和热闹。每次从树下的理发店走过,望着发出柔和灯光的那盏台灯,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孤单。

一个微风轻拂的黄昏,夕阳远远地挂在天的那一边,金色的余辉洒满了街道,几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在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直忙着加班,我的头发长得差点遮住了眼睛。路过树下的理发店时,我用手梳了梳头发,笑着轻声说:“师傅,帮我理一下发。”

理发师傅放下手中的旧杂志,抬起头望着我,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三十多岁,剪着平头,黝黑的脸庞看上去特别粗糙。他撑着椅子吃力地站起来,急着去取双拐,让出椅子招呼我坐下。我从他身边走过那么多次,我在一个个冷清的夜里听过他唱了那么多首歌,可我居然没有注意到他是个拄拐的残疾人。我的心仿佛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疼痛并流出血来。他远离故土和父母,来到陌生而遥远的城市,每晚守着这么一个简陋的理发店给人家理发,我感受得到他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困苦。师傅有些激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你这么年轻来我这里理发,我怕自己理不好,你还是去对面的那家理发店吧。”

“师傅,我在厂里打工,也不弄一些奇奇怪怪的发型,你帮我把头发剪短就行。”他点了点头,弯腰取来一块天蓝色的围布,抖了几抖拉着上方的两个角给我系上,接着挤压着瓶子,把蒸溜水均匀地喷洒在我的头发上。师傅站在我的身后,用梳子梳了梳我的头发,握着剪刀开始理发。他那长满厚茧的手掌,粗大厚实,温热地摸着我的头顶。他拄着双拐围着我,一下前一下后一下左一下右,拐杖敲击地面发出“咚咚”的声响,一下一下落在地上,也落在我那柔软的心里。师傅围着我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累了,一口一口喘气,手掌也被汗水浸湿了。我叫他歇一歇,他说自己习惯了,腋下架着双拐,转到我的身后,对着镜子歪着头,用海绵擦去残留在脖子上的发屑,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扶他坐上去,帮他把双拐靠在椅子边。是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这个灯红酒绿的都市,有些貌美如花的女孩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像小鸟那样被人保养起来。可这位理发的师傅,他拄着双拐在街边理发,一分一分挣着血汗钱养活自己。他理一次发,只收六块钱,你去那些理发店理发,修修剪剪洗洗吹吹就是几大十元。我不知道他每天可以挣到多少钱,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者,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在心里为他默默祝福,希望他一天天会好起来!

“你的头发有些柔软,洗发时用力搓揉就会掉落。”师傅接着我递过去的钱,笑着说,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

理发师傅的坚韧感动了我。在我的心里,那条狭长的街道,那棵高大的榕树,树下那个简陋的理发店,就是小镇上最迷人的的图画。路过他的理发店,我有时会给他送去一块西瓜,有时带去一本旧杂志,有时蹲在椅子边陪他说说话。见面的次数多了,我从闲谈中知道了理发师傅是广西人,他二十几岁那年去山坡上放牛摔伤了腿,落下了病根。他为什么会来深圳漂泊,每天理发可以挣到多少钱呢?我怕伤了他的自尊心,他自己不主动说,我也不会问。

一个晚上,我给他带去半斤瓜子和一瓶饮料,他嗑了几颗瓜子,喝了几口饮料,抹了一把嘴巴,缓慢地说:“失去了左腿后,我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废人,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哭了大半夜。我哭,我妈也哭,一家人都在哭。我才二十几岁,今后的路还长,爸妈不可能养我一辈子。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了《水手》这首歌,在歌声里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我跟着隔壁的堂哥学了理发的手艺,十天半月就去街上给人家理发,挣几个钱补贴家用。后来,听人说大城市的机会多一些,村里的老乡背着我上了火车,我就和他一块来到深圳打寻找出路。我们租了一间没有窗户的铁皮房,老乡劝我去广场上讨钱,大城市人多,一天也有一百多块的收入。我想了几个晚上,自己没了左脚,可还有双手,就买了一套理发工具在路边理发。这条路是苦了一点,可用自己挣来的钱养活自己,心里头踏实。刚开始我担心城管会把我赶走,我就怕他们收走了这套理发工具,那我拿什么养活自己呢?这个城市还是好人多,那些城管没有收走我的理发工具,对面的那位老奶奶时不时会给我送来凉茶,一位老伯每次来我这儿理发,都会多给几块钱。我每天挣来的钱,除去吃用,多少还可以存一些。前几天,我还给家里寄去五百块钱,叫爸妈去街上买套新衣服……”

师傅搓揉着眼眶说不下去了,他的脸上写着幸福和对未来的憧憬。夜风从街道那边吹来,我歪过头去,泪水从眼眶里掉落下来,那是激动和幸福的泪水。师傅的处境是那样的艰难,可他选择了自己想走的那条路,咬着牙关一步步走下去,前面就是一片新天地!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树丫上冒出了嫩芽,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空气中飘散着花香的气息。中午路过树下的理发店,师傅刚理过发,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换上了黑色的新衣服,看上去精神十足。他像有什么喜事,红着脸乐呵呵笑着。

我刚和理发师傅说上几句话,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提着保温饭盒送饭来了,额头上有团铜钱大小的黑疤。她穿着发白的旧衣服,细致地挽了长发,透出淡雅的气质,看上去是个勤俭持家的贤惠女人。饭盒里有两个荷包蛋,几块炒肉片,香喷喷的米饭差点把我的馋虫勾了出来。那女人走后,师傅喝了几口茶水,给我递来一支香烟,一脸满足地说:“她是我的老婆,是我一个远房表姐介绍的。她离过婚,在夜市上卖一些小玩具。我们没有办婚礼,也没有买家具,请了几个老乡下馆子吃了一顿饭,现在娶媳妇要花好几万的彩礼,我们村里有二十几个男人都还没有成家哩。我是个残疾人,人家死心塌地跟着我过日子,我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郎。我们还打算过些日子就回老家去,在小镇上开个理发店,也好照顾照顾家里的老人。”

是呀,理发师傅结婚了,他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家里有着热菜热饭,有个贤惠的女人等着他回去。我不会咂烟,可还是点燃了师傅递来的喜烟,用力吸一口,呛得我大声咳嗽起来。他坐在椅子上,望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渐渐润湿起来。这时,阳光洒满了这条街道,我觉得街道的每一个角落是那样的温暖……

  • 1
  • 2
  • 3
  • 4
  • 关键词:理发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荣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20-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刘荣1布衣2020/08/12 08:18:03
    • 分享到:
  • 深圳是一座包容的城市,也是一座离梦想最近的城市。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怀揣梦想来这片热土地打拼,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值得书写的故事,这个群体也是值得社会各方关注的群体。不加班的夜晚,走过松裕路,不见了在树下理发的师傅,不论他是回了老家生活,还是去了别的地方谋生,我都祝他平安康健!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8850
  • 9
  • 75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