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圈子文化圆我写作梦
  • 点击:3762评论:22020/06/15 08:14

有工夫写作也就这几年的事儿。受当前快节奏、碎片化主流生活方式影响,我基本上捣鼓一些千字左右的散文、故事和小说。这些“豆腐”磨好后,得想办法卖出去换点私房钱呀。

起初,我专投报刊。先浏览报刊用稿风格,再搜索电子邮箱,然后粘贴正文和添加附件,随即小手一抖,鼠标一点,就这么愉快地OK了。不过,等待的日子实在是难熬,更何况现如今投稿软件横行、写手多过读者,时不时还有报刊停办,我精心磨的“豆腐”呀,也就经常变成了打狗的“肉包子”喽。

正当我异常沮丧,准备退出文坛之际,老天给我开启了另一扇门。在某文学QQ群,我有幸结识了“某小说作家论坛”。由于“某小说”以300—600字的篇幅为主,该论坛又经常举办有奖征文活动,我就像那久旱逢甘露的枯草,先是一头扎入其中,迅速完成收藏网址、注册账号和实名验证等手续,紧接着又精挑细选一篇符合要求的作品参赛。

嘿,你可别说,相较于投报刊,在文学网站上发表文章,那回复速度绝对岗岗的。不一会儿就有冠名为“初评委”的工作人员前来留下“欢迎参赛”四个大字。这激动得我哟,盯着电脑网页瞅上老半天都舍不得关闭。后来我又接二连三地为“某小说作家论坛”输送新鲜血液,初评委们呢,一如既往地以博尔特速度般留下“欢迎参赛”的字样,偶尔还会赏我一枚红彤彤的“精华”印章哩。

这样的状态看似挺和谐的,只不过时间一长,感觉有点不对劲,我不是来打酱油的,怎么每次比赛结果公布时,都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呢?难道是我提交的参赛作品质量太次?不至于吧?每次比赛结束以后,我都会将这些没能获奖的作品另投报刊,有相当一部分被《人民日报漫画增刊:讽刺与幽默》、《小小说大世界》等业内知名报刊录用;又或者是获奖作品非常优秀?带着虔诚的心态,我又特地去学习了这些佳作。不得不承认,有60%左右的获奖作品,不管是取材构思,还是文笔风格都属上乘,获奖是众望所归。但也有不少获奖作品,先不说买卖、哪那、在再、的地得不分,单说文章内容,稍稍用心读一下,很容易发现太离谱了!虽然说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但这些作品所提及的故事情节严重脱离社会现实和实际生活。就拿该论坛正在进行的几场与抗疫有关的征文来说吧,有篇作品的大致内容为,有几位疑似新冠肺炎患者被隔离在同一个病房里,期间相互陪伴、相互鼓劲。我就纳闷了,竟然还能这样隔离?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还有篇作品内容更是异想天开,说是某新冠肺炎患者在医院里不幸离世,某医护人员单独替他更换衣服、擦洗身体。我简直无语了,这可是与新冠病毒零距离接触呀,该医护人员很大可能被感染上新冠病毒了,怎么还能够正常上班呢?

曾经为此我向主办方反映过,有的跟我“打官腔”、“耍太极”,有的干脆鸟都不鸟我;我也为此跟相关获奖作者交流过,大多不了了之,甚至还引发相互间争吵。后来呀,群里有位在当前小小说界颇有名气的写手特地私下加我,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你是省作协会员还是中国作协会员?”我惶恐,“刚刚混进县作协。”紧接着又连番轰炸我,“你是某小说专委会理事还是分会领导?”我更加惶恐,“哪能呢,俺才来。”最后他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个憨货,是谁给你的勇气上蹿下跳的?有那时间还不如抠抠脚丫子。你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这些获奖者是啥身份?”

“啥身份?”我愈发疑惑。赶紧回头再翻翻这些获奖作品,哎呀妈呀,原来是“版主”!又找来某小说专委会第一届理事会会员名单,我的乖乖,有他们的大名耶。服了服了,原来这里也有“圈子文化”呀,看来前段时间是我太过于较真了,还是上面的那位前辈提醒的对,“站在圈外好好吃你的瓜!没事别瞎嚷嚷,你把圈子里的人批评进步了,万一他们跑到圈子外面和我们抢食怎么办?你就让他们安安静静地待在圈子里刷存在感吧!”

真是听君一席话,少走三年弯路。自打那以后,我基本上不在某小说作家论坛上发表文章了,更多的是发些吃瓜的表情包;当阅读到一些“另类”的获奖作品时,也不忘适时送上不要钱的“大拇指”。

当然了,对于某小说作家论坛以及猫在它背后的圈子文化,我心存感激。毕竟是你们让我认识了一种新的文学体裁,促使我在这几年创作了一百多篇某小说。这些作品有的发表在报刊上,有的在县级及以上政府部门或企事业单位主办的征文大赛中摘取奖项。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们的一半。我无以为报,只能尽量不给你们添乱,比如说最近几天,看到某小说作家论坛上有几篇摘取“精华”的作品或错别字多达十多个,或已经在其它地方发表了,或故事情节严重失真时,我选择了缄默不言。也许这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注:本文中的“某小说作家论坛”纯属虚构,现实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1
  • 2
  • 3
  • 4
  • 关键词:圈子文化;某小说;写作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3秀才2020/06/22 18:05:19
    • 分享到:
  • 黄元罗的文章就像坐在酒桌上的一个哥们,和你聊家常。朴素,真诚,有点小得意,也有小烦恼。酒过三巡,可以吹吹牛,也可以发发牢骚,但是,都是大实话。足以见得,作者已经将这里当做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文字盛宴之地,就像一群朋友,总要有个胖子,故事才有意思。这样的文友,给大家带来的不仅是轻松的喜悦,还有宽厚的从容。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4钻
  • 邻家文学社区的粉丝
  • 邻家文学社区的粉丝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3
  • 141262
  • 46
  • 1374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