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甜品
  • 点击:4649评论:132020/06/15 08:38

从印着富士山图案的卷帘望出去,有一线灰蓝的天。清晨的片刻宁静像露珠一样珍贵,男人躺在皱巴的床单上半睁着眼。他不想起床,尽管早在五点时,他就醒了。他赖在床上,朦朦胧胧地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有时也分不清是睡是醒。反正年过四十后,他经常这样。

空气稳稳地凝固着一整夜的恶臭,让他一阵阵犯恶心。

可是,门外已经有凌乱的脚步声了。妻子拍蒜、倒油、铲子摩擦锅底的声音,让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那张哀怨的脸。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坐起来,一面斑驳着水渍的墙冲着他的脸竖起来,直直地堵在眼前。他把窗帘紧了紧,向外走出去。

拍蒜的声音更大了,菜板也弄得哐哐响。男人脚步没停,他径直走到厨房一角,弯下身子,熟稔地拉开地上的一块活动木板,脚下露出一截梯子来,直通向楼下。他转过身子,顺着木梯向下爬去,梯子吱吱嘎嘎的声音,也被吵醒一样,带着不情愿的腔调。随着身体下降,一股浓烈的松节油味弥漫开来。他喜欢这味道,那是他浸泡梦想的气息。从他第一次拿起油画笔的那一刻,这味道就有了象征性的意义。除此之外,他还迷上了这一梦想的所有衍生品:涂过乳胶的亚麻布画框、光线充足的画室、浅棕色的落地窗帘、摆成一排的油画颜料、擦得锃亮的刮画刀,以及刚煮好的浓咖啡、蓝白相间的扎染桌布和漂亮的姑娘……作为一个自由画家,没有什么比站在自己的画室里,被充满艺术气息的美物包围更幸福的事儿了。

可是,今天不一样。他被这熟悉的味道呛得头晕,有种想呕的感觉。按照每天的习惯,这会儿,他要把画架、画凳、调色板、颜料和未完成的画作放在合适的位置,再把松节油、亚麻油、调色油和上光油摆成一排,茶杯洗净、茶壶蹭亮,再烧好一壶水……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才把窗帘拉开,闸门打开。可是,他今天没心思慢条斯理地做这些。昨天,他干坐在这里一整天,一幅画也没卖出去。具体来说,这样的境况已经快一个月了,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撑不住了。别说房子的租金没法交,水电费也要停了。住在阁楼虽然方便,看起来也很浪漫,其实都是假的。屋子憋屈不说,还时常让他产生错觉,仿佛自己一整晚都在等顾客上门。

他胡乱想着,把手上的东西弄得叮当响,以至于还没收拾停当,就哗啦一声把窗帘拉开。眼前一阵飞花乱舞,白花花的阳光雨点般甩进屋里,刺得他眯起了眼。窗外,衣着花哨的游客正鱼贯而过,对面包子铺飘来浓重的蘑菇和羊油味,隔壁画框店的老板把电锯正开到最大……

路边一个游客被忽然拉开的窗帘吓了一跳,怔怔地看向他。男人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睡衣,他冲那人瞪了瞪眼睛,随手抓起挂在墙上的围裙套在身上,头也不抬地把桌上的一张废纸揉成一团,冲着垃圾桶扔过去,完全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其实,这间画室并不大,何况昨晚他已经收拾过一遍,连地板也擦了。可是,一天才刚刚开始。他需要做点什么,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闲人。

男人背后是一幅两米长、一米多宽的静物油画,放在顾客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倾斜的桌角、滚落的苹果和洋葱、斜置的花瓶和高脚杯,一看就知道临摹的是印象派大师塞尚的作品。墙的两侧也挂着风格一致的静物画,独特的构图形式、深浅不一的紫色阴影、大色块的拼贴、不拘一格的混色,还有锁住目光的黑色线条……不得不说,男人把塞尚的作品已经临摹到炉火纯青、以假乱真的地步。

可是,在这条街上,甚至整个油画村,又有多少人欣赏这样的作品呢?他们更喜欢安格尔的古典肖像画,惟妙惟肖、细腻逼真;要么是梵高的装饰画,色彩炫目、线条灵动;再不济,现代涂鸦也行,尽管故弄玄虚、花里胡哨,但看起来高深莫测,糊弄外行人绝对有市场。

作为一个学院派出身的画家,混在其中是件痛苦的事儿。男人昂起头,眼睛扫过墙上那些画,肩膀垂得更低了。这些作品都是他的心血,要考虑光影效果,还要在立体构成和动态表现上反复推敲,科学的配色和大胆的拼贴就更不用说了,心理和视觉的平衡是最难的,要在色彩的明度和纯度中作对比,还要在体块和位置上反复衡量……但这样专业的话,他能和谁说呢?进店光顾的人多数是大芬油画村的游客,溜达一圈就走,连价格都不问。偶尔来个圈内的人,寒碜的衣衫,穷苦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打听行情的。凑到画前看半天,往往问的,都是用什么牌子的调色油或油画颜料,以及画框的材质,画布的质地……估算完成本,就黯然离开。他们肯定也是穷画家,根本不会掏出一文钱。他们自己的画还卖不出去呢!他理解他们,也从不为难他们。这世道就是这样,真正搞艺术的,都和贫穷、没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有扯不断的关系。街对面包子铺的老板都比自己赚得多,腰板也比自己挺得直……

楼上女人剁菜的声音更响了,她紧蹙的眉头能夹死他每一句想说的话。他不想上去,宁愿饿着,也不想和她面对面,吃她用销售童装赚钱买来的青菜和猪肉。可是,不多久,她就在上面扯着嗓门喊他了。他不得不上去,况且,仅是这么活动一会儿,肚子就叽里咕噜响了几次,眼前也一阵阵发晕。他得活着。

他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爱上这个女人的,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不记得女人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了自己。从背后看过去,只看到一个水桶般粗笨的腰身,稀拉的枯发遮不住泛红的头皮,强壮的四肢滚圆而结实。他不想看她的脸,浮肿的眼睛和肥厚的嘴唇让人想到注水的猪,连鼻头都充足了气。可是,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一日三餐总是清淡。她缘何攒了那么多肥油?他一直想不通。倒是自己,干瘪的身板,削尖的面颊,深陷的眼窝和枯瘦的手指,与每日的白粥、咸菜极其相配。

他拖着腿爬上去,刚坐定,忽而想起画室的闸门忘了关,立刻站起身来。正待下楼,女人冷冷扔出一句:“那些破烂画,谁要啊!”

男人的背影钉在地上一会儿,很快折返回来。那张青白的脸,除了眼神更加阴郁,没什么变化。他是不会和她争吵的,这些年来,他像只被蛛网捕获的青虫,刚开始还抗争,可越挣扎捆得越紧,索性就任由那母蛛张着血盆大口一点点来蚕食自己,最后,连疼痛都麻木了。他一声不吭地坐下来,盯着桌上的半盆白粥看,那铁盆瘪下去一个坑,有点歪斜地放在两人中间。自己手边的这个碗,边缘有个缺口,他知道,女人全凭这个记号给他盛饭。男人呆呆地枯坐了一会儿,端起碗,猛地喝了一大口,发出很大声响。女人瞥了一眼男人鸭子般的脖颈,翻了翻眼白,没吭声。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把筷子使劲撇在桌子上,扭过身子,将一个小小的单放机拿到跟前。胖胖的手指刚压下去开关,那盒子就响起嘹亮的舞曲,“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男人继续大声地喝着粥,大口嚼咸菜,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咬肌也突兀起来,喉头随着食物的滚动剧烈地上下起落。音乐在这个窄小的空间里此起彼伏,碰着墙壁和锅碗瓢盆,又反弹回来。他听到自己耳膜里振动起另一种声音,一汩一汩地涌向胸腔和小腹,那着了火一般的血液正涌遍全身,直至手指末端。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抖。破烂!是的。他的心血,他的梦想,连他自己都是破烂儿货!他把嘴里嚼不烂的咸菜“呸”地一声吐在地上,用鞋底捻了捻,然后一昂头,把整碗粥灌进喉咙,把碗大声扔在桌上。女人没吭声,连头也没抬。只是合着音乐摇晃着脑袋,在凳子上夸张地扭着腰肢,一小口一小口地夹着咸菜。他知道她在用这种方式气他,她不在乎他,他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都是垃圾。

这样的局面,总是男人先退场,对付眼前这个女人,他毫无办法。可是,房租是她交的,儿子的学费也是她付的,他手里的钱只够买对面包子铺的一笼包子。他没有理由生气,也不知道该生谁的气。人穷志短,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今天,必须卖掉一幅画。”男人咬咬牙,恶狠狠地对自己说,“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是要疯的!”男人用围裙使劲擦了一下嘴,站了起来。大概粥喝得太快,肚子还没感觉到食物,竟然还叽里咕噜响……可他不想动盘子里的包子,他能想象自己伸出手时,女人鄙夷的眼神。

今天,务必卖掉一幅画。他要用赚来的钱,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吃顿奢华的法式牛扒,再来一大份芝士面包,喝一壶热咖啡,再配上两份提拉米苏……当然要约上喀秋莎,他新近结识的女子,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他必须得和她说说话,再这样下去,他心头那根弦肯定会扯断的。他一天也承受不了,只有她能理解他!

想到这里,男人脸上的表情松了下来。他默不作声地站起来,大步走向梯子口。今天,一定要卖掉一幅画!他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有了钱,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一边想着,一边更紧地攥住梯子扶手,脚步也更坚定起来。待他合上头顶的木板,楼上忽然响起更大的音乐声,女人夸张的舞步使劲跺着头顶的楼板,一阵轰轰响。“一切,都没关系。我有喀秋莎。”男人自我安慰道。

喀秋莎,只要念几声她的名字,男人的心就柔软起来,连饥饿也模糊了。她是睡在蚕丝被里的公主,是坐在写字楼里的高级白领,也是这座城的真正贵族。只消看一眼她的明眸和一尘不染的纤纤玉指就可以知道……她和楼上的婆娘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男人干咳几声,冲着地板重重地吐了一口痰,又走上前去,使劲捻了捻。正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来人一看就是本地人,一身松软的打扮,蹬着一双人字拖。先是漫不经心地在画室里走一圈,然后,踱步到画室中间,盯着那幅最大的静物画,看了一会儿。才问:“你画的?”

“是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回答。

“塞尚的。”

“是的。”

“多少钱?”

“八百。”

“五百,行吗?”

男人沉默了一下,“六百吧,这幅画光是画框和画布就要三百,不算颜料。”

“好吧,成交。”对方耸了耸肩。

男人啥也没说,立刻扭身去拿梯子。上帝开眼,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做成一桩生意!尽管卖掉的是自己最钟爱的一幅。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可以重新做画框、绷画布、刮胶、晾干、重新构图、调色、等干、上光油……反正自己的时间和街边的狗一样多,而且一文不值。卖掉它,至少,可以换顿丰盛的晚餐,还会和喀秋莎在一起。是的,和喀秋莎在一起!他好久没听到她美妙的声音了。她凝神的面容就像雷诺阿笔下的少女,而且,她从来不嘲笑他,更不会打断他的话。她是那么仰慕自己的才华,理解自己的心意。

至于自己的命运,早晚会有转机的。每当自己身处低谷,男人总会用艺术家惯有的不幸遭遇来安慰自己。当年,那些穷画家不也是熬过最艰难的日子,才名声大噪的吗?塞尚到了晚年才被画界承认!自己现在苦一点,但只要坚持下去,总会熬出头的。喀秋莎每每听到自己的宏伟志向,眼睛都会放出光!男人背过身子,嘴角浮着笑,将最后一道绳子仔细地拉紧,才接过对方递来的六张钞票,连谢谢都忘了说。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幻灭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touming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15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30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2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2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20-06-22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6-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touming1布衣2020/07/11 09:41:37
    • 分享到:
  • 这道让人难以下咽的甜品让人回味无穷,读来唏嘘。作者用短小精悍的文字,构建了几个人的人生,有落魄的男人,也有市侩的妇女,最讽刺的便是这个精致的白领,用群体意识构建出一个完美化身,掩饰自己拙劣的身份。其实,说来也是一种悲哀。最后的结局出乎意料,反观文章开头的文字,才发现这种层层铺垫,全是为了她的出场,粉饰的太平终抵不过残酷的现实,反而使现实更无情,更残忍。这种对照反观的做法是短篇小说中最精致的设计。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20/06/27 08:28:26
    • 分享到: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 黑雪2020/06/29 17:13:37
    • 分享到:
  • 自嘲者,往往精神强大!邻家的挚友,你会迎来最美的不惑之年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6/24 12:08:40
    • 分享到:
  • 看完丽娜的新作,焕然一新。遣词造句宛若诗人。这是丽娜文字的明显变化,有些句子让人拍案叫绝。故事是她熟悉的画家故事,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鸡飞狗跳——这些词不足以概括。一个屌丝男画家,坚持内心的理想着实让人感动,多少有我们斜影照在地上的样子。钱是男人的生命线,没有经济基础,男人就有寄人篱下之感。凌厉的婚姻现实里映照不出风花雪月。余留的只能是壮硕如猪一样的老婆,幻想的灵魂红颜,苟且偷生的日子和
  • 让人哭笑不得的终局。事实上,稍微理智的人也得明白,白富美怎么会看上屌丝画家?里面的猫腻就如同故事本身一样荒诞,而它的缔造者就是生活本身。被欺辱太久的肉身终于无法得到拯救,或许是我们最感遗憾的事情。
    • 黑雪2020/06/24 16:37:47
    • 分享到: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是,最动人的还是那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芸芸众生。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6/21 09:04:39
    • 分享到:
  • 尝试用较短篇幅完成一个涵盖面广的故事来创作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这改变了我一直以来任由文字胁迫或者凭借故事自然发展的方向来创作的模式。前期的构思尤为重要,一向恣意妄为的我也开始字斟句酌,每个场景,每句对话,每个动作都试图使其具备指向性,而非纯粹娱乐。而在过去,我表现得过于随意,给读者造成了表面上很美,实则粗糙无味的阅读体验。文学的严谨和严肃性是值得认真考究的,举重若轻表象背后的都是字字负重前行。
  • 回复
  • 小说不长,但容量挺大,或显或隐,涉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几乎所有尴尬:事业无成,夫妻关系恶化,理想无枝可依、无家可归。关键是,还看不到一点希望。此正是:男到中年,不如狗。艺术啊艺术,在俗世中存活就是这么难。画家,似乎和“喀秋莎”这类女人特别“有缘”,然而在这里,她并未扮演安慰者和拯救者的角色;所以,最后,画家也只能从后门逃走——在与社会的交往与交战中,这是艺术近乎必然的命运!
    • 黑雪2020/06/21 08:38:45
    • 分享到:
  • 男到中年,人不如狗。此话犀利!其实,人到中年,男人女人都处境尴尬😓 多数人都是在一边清醒一边糊涂中过日子,艺术不过是将其放大罢了。能在认同中自嘲一下,博个笑点和同情,便是小文存在的意义了。

    回复

    • 花未眠1布衣2020/06/22 18:02:07
    • 分享到:
  • 戛然而止,却留下一个这样的背影:虚假,自欺,以及人生的某种无法言说不好揭秘的真相。
    • 黑雪2020/06/23 12:59:34
    • 分享到:
  • 美丽背后有丑陋,高贵潜藏低俗,反之亦然。人世间的真相往往不是我们看到的,就像人与人之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

    回复

  • 大芬故事这么魔幻?
    • 黑雪2020/06/15 16:37:11
    • 分享到:
  • 值得逛逛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112938
  • 19
  • 310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