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楼岗村记事
  • 点击:4274评论:122020/06/17 00:29

楼岗社区东与公明街道接壤,南连东方社区,西邻107国道,北靠松白路。楼岗社区划分为南区、北区、旧村、前进公社、洋梅坑等。2010年结婚后,我在楼岗南6巷9号租了间狭小的房子,漫长的漂泊路上总算有了个温暖的家!

在寸土寸金的深圳,精明十足的本地人为我们这些漂泊者量身修建了一栋栋出租楼。那些高高矮矮的出租楼,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工业区的四周。高高矮矮的出租楼挨挨挤挤地靠在一起,打工的兄弟姐妹们把这些楼房形象地称之为“亲嘴楼”、“握手楼”。

我住三楼,逼仄的过道,横七竖八地停放着自行车。昏暗的走廊,扔满了果皮纸屑。一间间出租屋的门口,摆放着鞋架、扫把、垃圾篓。巴掌大的屋子,四四方方的,狭小得仅仅放得下一床一柜,再大一点的家什,实在是挤不进去。塞进锅碗瓢盆和柴米油盐后,屋里就没有了一寸多余的空间,满满当当的像个杂货铺。那是旧屋子,墙壁被油烟熏得一片乌黑,斑驳的墙面已开始脱落。要命的是屋里没有油烟机,特别是炒菜时,一团团烟雾在屋里飘散开来,大半天也出不去,油烟熏得人不停地咳嗽。出租屋是单间,每月租金260元,不含水电费。吃饭和睡觉就在一个屋里,吃饭时老婆就从门背后取出桌子,从床底下找出塑料凳子。菜是最便宜的白菜、土豆,却飘出了诱人的菜香味,让我在异地他乡找到了家的味道,心里头暖烘烘的。

每晚下班回去,时间还早,我就趴在木床上看看书写写日记。老婆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一台二手电视机,每月交了二十块钱的闭路电视费,漂泊的日子里也就多了些欢声笑语。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精彩纷呈的电视节目,忘掉了打工岁月中的苦累和忧愁。可后来,房东说要安装机顶盒,交几百块钱的押金,节俭的老婆舍不得出这笔钱,屋里的电视机又完全变成了一种摆设。那种老款的电视机,笨重不说,还很占地方,我就把电视机卖掉了,卖了二十块钱,出租屋又少了好些爽朗的欢笑声。周末晚上老婆显得很是无聊,坐也不是站也不好,我就陪她玩一下扑克。

老婆怀上宝宝后,她每天晚饭后都会去楼岗公园散步,定期去医院检查身体,上街购买宝宝的衣服,还学着编织宝宝的毛衣。日子虽然过得忙乱,但是心里却是甜蜜的。我们那个原本狭窄的小家,添置了宝宝的学步车、洗澡的浴盆、摇晃的铃铛,角角落落塞得满满当当的。儿子出生后,以往那个清静的房间,有了儿子的啼哭声,一下变得热闹起来。在儿子那响亮的啼哭声中,我也跟着一天天忙了起来,给儿子洗澡、换衣服、洗尿布、像旋转的陀螺,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我们没有带宝宝的经验,刚开始给儿子穿衣服时,望着躺在床上的那个鲜活的小生命,就像含苞欲放的花朵那样娇嫩。老婆深怕弄疼了宝宝,不敢碰着儿子的小胳膊,急得围着儿子团团转。我硬着头皮,把绵软的胎衣铺在床上,再轻轻柔柔地抱起儿子躺在上面,小心翼翼地抬着他的胳膊,一点一点套进袖口,套好左边再接着套右边。手忙脚乱地给儿子穿好衣服,我急得满头大汗。

小家伙就知道折腾人,白天睡觉,可到了晚上就开始哭闹,他不吃奶,也不喝水,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胖嘟嘟的小脸蛋震得红通通的,屋子仿佛也跟着摇晃起来。老婆心疼儿子,生怕他哭坏了身子,抱在怀里轻声地哄着。哄不乖儿子,老婆又急又气,我只得打着哈欠起床,抱着儿子在出租屋前面的过道上来来回回地走动,时不时抚摸一下他的头。儿子的哭声渐渐小了,他开始握着拳头,抿着小巧的嘴巴均匀地呼吸起来,那乖巧的模样怎么也看不够。抱儿子进屋,已是万籁俱寂的子夜时分,我困得不停地打着哈欠,酸涩的双眼怎么也睁不开。我没有力气脱下衣服,倒在席子上就想睡上三天三夜。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屋外清洁工扫地的声音,接着响起了小贩的叫卖声。我搓揉着惺忪的睡眼,洗脸、刷牙,匆匆忙忙地赶去上班。

下班后,我第一个打卡,出了工厂大门,拔腿往楼岗那个温暖而简陋的小家扑去!

我们在三楼的出租屋住了大半年,儿子一天天长大了,他坐在学步车里,走得一点也不顺畅。我们一直想找个宽敞的房子,可走遍了楼岗那个城中村,也没有找到一处满意的房子。


看房老头六十多岁,眼睛小嘴巴大,清瘦的脸颊上时常挂着浅淡的笑容。他住在楼梯拐角处的小屋里,里面低矮而阴暗,闷热得喘不过起来。我每天中午下班回去,从老头那狭小的屋里,飘来扑鼻的饭菜香味,让异乡漂泊的游子嗅到了家的味道,我那颗孤寂的心也渐渐温暖起来。

每天清晨,我们还在柔软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觉,老头就提着扫把打扫过道上的垃圾。那是脏活累活,可他一点也不在意,开心地哼着小调。老头忙完扫地的活,就搬了把椅子,守在大门口,跟着那台半新不旧的录音机,摇头晃脑地哼唱着一首首经典的老歌。有人来租房,老头显得万分激动,钻进他那黑咕隆咚的小屋,找出一大串钥匙,眉开眼笑地在前面带路。老头不善言谈,把门打开,就背着手站在门口,任由人家看房,从不会夸房子宽大,也不会说屋子亮堂。你觉得满意,他就给你办租房手续,收了租金,就给你钥匙。你看不上房子,他也不会生气,把门窗关好,乐呵呵得下楼,坐在大门边,眯着眼睛唱起了《我只在乎你》:“任时光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老头除了打扫卫生,还负责收房租。每月十五号那天中午,他就会来敲门,双手递上收据,上面歪歪扭扭地填写着几方水几度电,但一笔一画都写得认认真真。他接过房租,先在指头上沾点唾沫,一五一十地数,接着用指头来来回回地摸,还对着光仔仔细细地晃照。忙完这些,老头才把钱小心翼翼地放进内衣口袋,一边说谢谢,一边用手按了按鼓鼓涨涨的口袋,心满意足地走下楼去。

除了打扫卫生和收房租,老头没什么事就不会上楼。可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去,看见老头站在楼梯口和一个妇女吵嘴:“你要管照好自己的孩子,别让他在过道上拉屎拉尿嘛!”

“你这老头怎么说话的?你说我家孩子在过道上拉尿,你有证据吗?你是左眼看到还是右眼看到?”那女人双手叉腰,吐沫横飞地喊叫起来。

“我刚刚看到的,有人也给我反映过,就是你家小孩。”老头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

“就算是我家的小孩拉的屎尿,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我每月给你几大百块的房租,你不扫地谁去扫地?你一个看门的老头,每天就应该多打扫几次卫生,你有本事,就进厂去坐办公室吹空调呀!”

老头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憋得满脸通红。他委屈地搓揉着昏花的老眼,叹着气一步一步挪下楼去。他那弯驼的腰背,一点点消失在我的眼前。我看到了一个底层打工者的无奈与可怜,我的鼻子一酸,一种说不出的酸楚顿时涌上心头……

我和那老头也没什么往来,有时下班在大门口碰面,最多也就点一下头。一次,我买了个西瓜,自己吃不完,看到老头坐在门口,就给了他半边。从那以后,老头见到我,总会笑着打招呼。他自己买了水果,也会塞给我吃。半月后,我正在屋里拖地,老头敲门进去,把嘴巴凑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你想住大房子吗?”我做梦都想找个宽敞的房子,听说四楼有两个大房间,可一直有人住,哪来的大房子?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四楼那家搬走了,空出来的房子你们去住!”

“听说你的老乡也想去住那间房子,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们给我西瓜吃,你们是好人!”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送了半个西瓜给老头,他还一直记挂在心底!

在老头的帮助下,我们搬到了四楼,房间有三楼的两个大,每月租金也只多了二十块钱!


公司有家客户在中山,我每月都会和货车司机去那里送几次货。路程太远,一个来回几百公里,我们一大早出门,一路上走走停停,往往是到了落日黄昏才风尘仆仆地赶回深圳。儿子会走路后,他见我中午没回家吃饭,就拉着他妈妈的手,去工厂等我。值班保安说:“你爸爸去中山送货,中午回不来吃饭。”儿子一听,张开嘴巴就“哇哇”大哭起来,老婆哄了半天,才把他哄住。

我饥肠辘辘地回楼岗,刚到出租屋的门口,儿子早就守在那里了。他张开胳膊,喊叫着往我的怀里扑。小家伙拉着我的手,蹦蹦跳跳地进屋。他找来拖鞋给我换上,又急着去搬凳子,进厨房拿筷子。他喜欢吃鱼,可这时,他夹着鱼块放在我的碗里,我舍不得吃,他不答应,自己夹着鱼块往我的嘴里塞。饭后,他学着妈妈扫地,洗碗、收桌子。儿子喜欢出去玩,他找出钱包,拿着钥匙,拉着我就往楼下走去。

逼仄的巷道两边,是些低矮破旧的瓦房,一些头发花白的老奶奶,端着饭碗哄着孙子吃饭。那些善良的老人,见到儿子,总会笑着抚摸一把,还给儿子递来一块酥松香甜的饼干。儿子摇晃着笨重的身子,见到狗狗,伸出小手去打招呼。他看到地上的树叶,也觉得好奇,就一路跑去追赶。公园里种满了大树,那些枝繁叶茂的大树,可以为游人遮风挡雨,也给游人带来了丝丝凉意,抹去了打工岁月中的忧伤和疲怠。公园里歌声飘荡,在欢快的歌声中,老人们舞动着毛巾,热热闹闹地跳起了舞。儿子也学着那些老人,挥舞着小手,不停地扭动着小屁股,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有人还不停地鼓起掌来。儿子为了哄我开心,在回家的路上,他还学着电视上的主持人,弯着腰给我鞠躬。


我住的那栋楼,有几十户人家。从早到晚,哪怕是不上班的星期天,家家户户的铁门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就算是隔壁邻居,也老死不相往来。上班下班,大家在大门口碰面,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同在屋檐下,却真真正正地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那是个夏天,暑假刚刚开始,我住的那层楼,有好几户人家从老家把小孩接了过来,平时冷清而空荡的走廊,一下变得热闹起来。小孩们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呆不住,他们像可爱的小鸟,向往着外面那精彩纷呈的世界。他们扑棱着稚嫩的翅膀,叽叽喳喳地飞出了家门,在走廊上自由自在地玩耍起来:有骑儿童单车的,有玩气球的,有捉迷藏的。孩子们见面没多久就打成了一片,相互交换着玩具,一张张胖嘟嘟的圆脸,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这时候,大人们纷纷把厚实的大门敞开,幸福而满足地守在门口。那些平时见面从不说话的妈妈们,此刻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亲热地聊起了各自的小孩,说起了老家的公婆,讲起了各自的男人和自己手头的工作。以往那张张僵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了的笑容,让那冰冷而无助的漂泊日子变得温暖而动人起来!有些心细的妇女,为了让孩子玩得开心一点,悄悄地把摆放在家门口的鞋架和垃圾篓,搬回了屋里,狭长的走廊一下子变得宽敞亮堂起来,撒满了欢声笑语。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楼岗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30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0/06/28 09:56:27
    • 分享到:
  • 说句实话,在邻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阅读到这类直击生活、贴紧地面,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的打工文学。这样的文字初读起来颇为心酸:替那些曾经在或目前仍在深圳底层苦苦挣扎,以期搏个美好未来的打工者们心酸;待读罢结尾,又感动满满:感动着类似作者这样的“有志者事竟成”的勤奋之人,因为有你们,深圳才更美好。
    • 刘荣2020/06/28 10:33:25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点评。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6/24 12:27:29
    • 分享到:
  • 连续看了作者的几篇文章,觉得文笔还是挺细腻的,而且充满怜悯情怀和感恩之心,这是写作者难能可贵的品质。这篇文章里提及的楼岗村,如同深圳很多城中村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无论是我熟悉的红宝路红村,还是松园街,岗边村,深坑或者是牛始埔……这种地方始终填塞着区别大都会的逼仄、杂乱、阴暗、窒息,也有大都会无法拥有的人间烟火,市井温情。文字点滴间见证的真情恰是城市缺失的。
  • 每当从一个地方离开,总有温暖让人眷恋,亦总有故人让人难忘。那些逼仄环境教会我的,最终会变成财富,成为人生历程的验证:我们来过,苦笑过,也最终离去过,但我们毕竟眷恋过,深爱过,就足够了。
    • 刘荣2020/06/24 13:35:56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的鼓励。

    回复

    • 叶紫4举人2020/06/22 15:57:51
    • 分享到:
  • 文字朴实,而真诚。所想所写皆反映了大多数漂在深圳底层打工者的生活真实状态。文笔自然,毫不矫情,真情所露。再好的修饰,都不抵文字的真实来得可贵!
    • 刘荣2020/06/22 16:50:48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留墨点评,因为喜欢文学,打工之余拼凑些平淡的文字。

    回复

  • 写自己,写所处的社区,是睦邻文学永恒的主题
    • 刘荣2020/06/17 09:15:05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的鼓励,向您问好!

    回复

    • 刘荣1布衣2020/06/17 08:52:57
    • 分享到:
  • 初来贵网,拼凑了一些漂泊岁月中的文字,望前辈们多指导。
  • 行文简洁,不见花哨,读起来落入心坎。期待看到你更多作品
    • 刘荣2020/06/17 11:42:49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的抬爱。无意中走进睦邻文学网,想起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句,让人温暖而感动。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8850
  • 9
  • 75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