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峦
  • 点击:3732评论:62020/06/22 10:18

01

说起马峦山,早年因工作之故,可说是探访过多次,对它并不陌生。惭愧的是,大抵那些探访都带着商业目的,每每绕逛一圈,常常只是点到为止,了解个中皮毛,对马峦山并无深入了解。这么多年过去了,坪山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估摸早非当年的样子。心中念着再度探访的机会,近年日盛。机缘巧合,刚好有位因工作而结识的朋友镜唐住在坪山,如今转型做文化产业。得知我也在从事文创方面的工作,向我发起一次邀约。我自然不放过这次机会,恰借此机会故地重游。

我孤身一人前往坪山,抵达约定的汇集地坪山新区马峦街道,之前隶属于坪山街道,拆分后,独立出来。此次对于我,更像一次探寻历史的旅程,而非纯粹的自然旅游。事实上,我觉得空有山水情怀而无历史痕迹的景点是枯燥无味的,甚至浮躁的。好比失去双目的人,即便五官再端正,也丝毫无法接到光怪陆离的缤纷视界。这是令人遗憾的事情。当然,自然资源和历史情怀又往往相伴共生,它是无法彻底分割分离的,它们如双螺旋DNA一样相互交织,构筑出一个地方、一个景点、一处古迹特有的风韵。或许,这也是探寻的目的和意义所在。

镜唐早在那里等候我。同来的还有位端庄优雅的大姐,镜唐介绍说是他大学师姐佩仪,在坪山区某政府部门从事史料方面的工作。看来,并非我一人对文化旅程感兴趣。镜唐还说,等会还有两位朋友同往,并说先带我们上山吃农家乐,待下山来,再前往东江纵队纪念馆。不一会,一辆黑色丰田霸道就停在我们跟前,车上有两人,镜唐介绍说是他姐夫海涛和姐姐慧如。按照导航,大概二十分钟,我们便到了马峦山底,镜唐说,大概十几分钟就能到山顶。海涛说他第一次来,但愿不要走错。我们一路上规划着路线,闲聊中,镜唐把我吹捧到虚高位置,就差点说我得诺奖了。羞愧之余,也感激朋友盛情。其实与镜唐认识也就三两年,平时联络也不多,对文创领域的共通点让我们有不少共同话题。

镜唐说,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在深圳颇为有名的马峦村。他介绍,马峦村其实由六个散落各处的自然村而成——红花岭、新屋、建和、老围、光背、径子,迄今已有四五百年历史。这些古村落藏匿在云雾飘渺、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掩映在郁郁葱葱、密密匝匝的树木丛林里,宛若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只不过,这几个古村落是真实的。据悉,这些原始住民的先祖早年间从河南迁徙,经福建和广东梅州来此定居。我们无法判定,他们幽居于大山深处,是为了躲避战乱,还是恰好路过此地,一时兴起,就此落脚,男耕女织,繁衍生息。如今,已找不到太多历史留下的陈迹,我们也无从想象,村民们如何翻山越岭,从坪山挑上百斤的生活用具回村里,或从村里挑着柴火或木炭到盐田或大梅沙卖。贫瘠的土地、艰险的道路、半亩薄田、若干橘树、荔枝或龙眼,就可能是他们全部家当和生活源泉。而我们只看到它们的幽静遗世,如世外桃源般藏匿在深山之中,与烦嚣都市保持着一定距离,殊不知,它经历了怎样残酷而艰难的生活变迁,它的先民们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下顽强存活。现在,原住民大抵陆续离开了此地,这里已成为都市人徒步和野趣之地。这里的农家乐和大鹏、南澳、西冲的农家乐没什么区别,两三个人组成的家庭作坊,搭几台桌子,布置些锅灶瓢盆,就可以做出原滋原味的绿色菜肴,名曰农家乐,吸引着很多都市人前来尝鲜。很多人从福田、南山甚至东莞香港慕名而来,周末路上更是行人如织,熙熙攘攘,堵车惨状不忍描述。

车往山深处行驶,路没有想象的那么陡峭,周边的山也没有太多惊奇。最后一段路,我提议步行上山,得到大家认可。除了海涛继续开车,其他人都下了车。一路上倒是浓荫蔽日,深圳近午的太阳还有点生猛,却终究敌不过阵阵山风袭来。路上时不时钻出荔枝、龙眼树,还有深圳无处不在的勒杜鹃开在树木深处。几树紫荆花夹杂其中,开着紫色花,装点着深圳的秋色。还有更多我不识的木本植物和草本植物交错生长。惹得我只好打开“形色”软件,才逐一知道那些植物芳名,叶子花、夹竹桃、金凤花、琴叶珊瑚、芒萁……如同异乡遇到熟悉乡里,终于有招呼的机会。偶尔,草丛中窜出一只四脚蛇,也显得可爱异常,它们似乎不惧人,许是早已习惯人来车往。盘旋路越高,往低处望去,绿意葱茏一片,海拔高的好处就出来了。这也是为何人更喜住在高处。举目远眺,一片大好河山映入眼帘,心境洞开,一片舒畅之余,总会觉察,此生待我不薄,需要好好经营,不能辜负了人生的大好风光。但人生体悟终究要臣服于生理,走了一会,就觉得饥肠辘辘了。好在很快,我们一行就抵达了山上农家乐。佩仪早先预定了座位,我们到达不久就可以上菜。

主人热忱递上茶水和座位,我看到有靠背的木沙发,坐下去,气喘吁吁。我喝了点热茶,疲惫稍微消了些,但不想起身。佩仪剥了一粒橘子递给我,在橘子清芬中,饥饿感略略减轻些。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复苏。一阵山风吹来,似乎还有点凉意。镜唐笑我太弱了,需要加强锻炼,我这点是要承认的。我可不像他经常骑行几十公里,一身爆炸的肌肉袒露无遗。

主人家的一条小黄狗在附近转悠。一看就不是城市中常见的贵宾或者拉布拉多,说是土狗又不完全准确,比土狗来得伶俐。它似乎对陌生客有提防,一直瞅着我,似乎要冲过来,主人说,它有点怯生,过一会就熟络了。果真,它很快就凑过来,允许让我抚摸它的脑袋。它的毛色偏褐色,几丝金黄色夹杂其中,显得不那么单调。忽然想到两年前和李海堂去惠州农家乐吃饭,也有一条差不多的小狗,差点被李海堂牵回家养。或许,少了一条小狗,生活也会失去很多乐趣吧。主人泡了功夫茶,得知我是福建人,问铁观音还是老枞,我对茶一向没有追求,只能说随意。他邀我们一边喝茶,一边等佳肴上桌。镜唐问现在本地人还多不多,答曰几乎走光了。穷山恶水哪能留住他们待那么久。况且坪山对这些原住民有了政策的补贴,大抵都住进新房了。也是,这么几百年,太为难马峦先民了。慧如好奇马峦村的来历,主人说,其实最早这里不叫马峦村,而叫“马难村”,因马峦山之故,峰高壁峭,道险路峻,连马都难爬上去,大家就戏称是"马难山"。后人觉得“马难山”不文雅,也不吉利,便取其谐音改称为“马峦山”。不过这也是道听途说罢了,具体真的如此吗?我不禁怀疑。不过,不管叫什么,这个古村落也有四五百年的历史,它的前世今生就是一部城市变迁史,记录着人类微型的动迁轨迹。“马难之变”终于成为历史。历史之所以成为历史,是因为它确实存在于这个现实世界,而且它确实跨越了时空的厚重,它是如此沉甸甸的摆在眼前,不容我们忽视。它是值得赏玩的。

大概二十分钟后,佩仪唤我们吃饭,海涛、镜唐、佩仪、慧如和我五人围坐在顶棚下的小圆桌,等待佳肴上桌。最先端来的,据说是马峦山本地的走地鸡,叫“雪花鸡”,我们都不明白为何叫“雪花鸡”,主人也不知道缘由,说因这种走地鸡几乎没有鸡油,鸡皮薄如雪花。我想估摸是杜撰的。掀开砂锅盖子,鸡汤的喷香扑面而来,让我们食欲大增。的确如主人所说,鸡汤几乎没有什么油花,清汤见底,加上竹荪特有清香调和,入口不腻,清爽养胃,太令人赞叹了。我们几个男士舀了一大碗,慧如笑着说,还有四五个菜,等会你们吃不下,我们可不管。招牌菜是醉鹅,据说也是当地名产,个头肥美,一只鹅估摸可满足十个人的分量。价格在三百左右。醉鹅顾名思义就是用白酒和啤酒混在一起煨烧,添上他们的祖传秘方,大火生焖到酥软,文火略微焖十五分钟,酱汁充分渗入鹅肉,既保持着原汁原味的鹅肉味道,又添了酱汁的香。咬之特别耐嚼,肥而不腻,酥而不软,味道难以用词形容。我们带了酒水,除海涛要开车,其余四人喝了四罐啤酒,镜唐的酒量是不错的,不过也就尽兴尽兴,意思下而已。第三道菜是杂鱼煲,说是附近水库捞的,自然无从考证。味道一般,没有特别出彩的花样,但求吃个新鲜活络,鱼汤的鲜甜味倒是还在。剩下三个菜一次性齐活,咸鱼茄子煲、炝小白菜,绿叶菜说是本地野菜,我怎么感觉就是麻叶,似乎又比麻叶更加清甜一些,味道不过一般。倒是佩仪和慧如,她们如小白兔般将它们卷席而光,对醉鹅和杂鱼几乎不动筷。害得我们三位男士几碗米饭下肚,肚皮起了浑圆,尤其海涛的肚子越发浑圆了。他年长我十余岁,算是大哥。镜唐笑他现在是弥勒佛,他乘势双掌合十,“看来吃了太多荤腥,罪过罪过。”惹得我们哈哈大笑。不得不说,这顿饭让我们吃得太尽兴,太心满意足。大凡让人心满意足的东西,多半会让人记忆犹新。估摸一年内很难找到匹敌的佳肴了。吃饭不在于名贵奢侈,也不在于精致仪式感,而在于和谁一起吃,在哪里吃。最后结账,不过六百多,人均一百多,也是划算至极。镜唐抢着买单,说难得见我一次。谁叫他是东道主,敲他一顿也是正常。等他来日到横岗,偿还他一顿好了。吃饱喝足,收拾一下,主人又邀我们喝普洱,能消食。临了,他执意要赠我们每人一小瓶自酿蜂蜜,我们赶忙说要付钱,他摆摆手,“跟你们也投缘,以后有机会常来捧场。”我们笑纳了主人盛情。

别了主人,我们决定徒步下山,也让入肚的美食有个缓解机会,再说下山之路峰回路转,颇有一番风味。马峦山海拔不过五百多米,不算高,在深圳也不算高的,但总感觉一路曲折逶迤,风景别有洞天。且它似乎还未经过多开发,余留有原生的清幽蓊郁。一路上,可见清澈溪流,流水淙淙沿坡而下,我还看到有小鱼游弋其中。山路旁植被也被保护得不错,好几种不同类的藤蔓相互交织,如蛛网般遮挡住后面树木,我认出了那是一棵凤凰木,并不高壮,隐藏在藤蔓深处,如同一位君王,安静地注视着过往行人。它那么遗世域外,殊不知,却是这里的真正主人,而我们都是过客。路旁的蕨类植物生命力顽强,葳蕤生长,霸占着原有的灌木的地界;稀疏的芦苇夹杂在灌木丛中,低垂着白色的穗,在阳光下居然生发出一种悲壮美。芦苇本就是抒发别离情感的好素材,什么候鸟南飞,飞过芦苇荡,什么折芦苇寄深情,多是让人伤感的画面。好在沿途的芦苇不多,如果一大片长着,真的有点感伤。佩仪随手折了一根,雪白的穗儿饱满而柔软,摸上去,毛茸茸的,像猫尾巴。佩仪说要插在玻璃瓶里,装饰书房,我倒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惜我的书房已有好几株绿植,估摸没有芦苇的地盘了。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马峦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gdszr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30
  • 520周冠打赏32000,共计32000
  • 2020-06-29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0000
  • 2020-06-28
  • 黑雪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6-24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6-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gdszr1布衣2020/06/29 16:29:24
    • 分享到:
  • 作者以深厚的史志笔法展示了坪山鲜为人知的马峦山历史,如一个高明的摄影师,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七十多年前以至更为久远的年代,让我们的思绪去追溯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的东江纵队、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辉煌, 以及南迁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辟地立村、开枝散叶的艰难历程。文字简约而不失厚重,情感真诚质朴而无空泛的政治说教。体现了作者浓浓的人文情怀。
  • 谢谢留言和认可。看来花了一周时间走访还是值得的。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6/22 17:16:50
    • 分享到:
  • 心思如此缜密,景色如此怡人,历史的风尘有也厚度,最最重要的是:文字如此稠密!书写这样的大散文,不是有超凡的体力和意志,就是对文字有超强的狂热。我觉得,飞泉兼而有之。作者是个精神上特立独行的人,对小事物有精细入微的关注力,对大世界有清醒而磅礴的认知,所以,文章可以微中见大,也可见得情怀、智慧和深刻的精神内涵。况且,诗人出身的作者,字字都是精雕细刻,这样的文字,读来清新自然,适合这个夏天。
  • 丽娜的评论让我很感动,尤其在炎热的夏日,这种崇高的鼓励让我感受到这篇文章写出来便有了意义。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20/06/29 08:34:19
    • 分享到:
  • 当前,游记类散文很容易出现以下两种不好的苗头:一是,类似枯燥的说明文,实在是读不下去;二是,全篇拼命用唐诗宋词来堆砌,基本上没什么实在的干货。飞泉兄的这篇《马峦》却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美食文化、山水文化、红色文化,等等,在他的笔下丰富、丰满起来;马峦山原住民的淳朴、曾生将军的戎马生涯,跃然纸上,读来获益匪浅!
  • 谢谢元罗兄美言,这篇文章还是下了一定苦工,去了东纵纪念馆现场两次。可能也是一种将文化和景色,抒情和叙述相融合的书写模式。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6
  • 577388
  • 150
  • 3649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