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江春水向南流
  • 点击:3652评论:22020/06/22 17:21

1

乌云渐聚渐浓,从阴沉的天空里凸显出来。太阳却偏要光芒万丈,硬把那乌云镶上一道道金边。雪已化尽,田野苍黄湿润。路旁的水杉树枝青叶茂,像两列高大挺拔的卫兵,随着道路一直往前延伸。

这是1995年某个冬日的风景,被靠窗而坐的劳春水尽收眼底。汽车像笨狗一样颠簸着。年方二十的春水,激动得有点想哭。

春水要去深圳了,那可是个让她向往已久的大地方。

记得十二岁那年,双抢刚过,娘从那边回到陈家湾村,袖子一勒,满手臂都是亮晃晃的电子表。爸平时小气得要命,却偏要拿去这个一块,那个一块,几下就派送完了。一块也没给春水留。

娘很心疼,却是敢怒不敢言。春水也是。恰好堂姑从县城回陈家湾扫墓。她是本县有名的富婆,所住宅子门口蹲着威武狮,人称吴家院子。吴家院子里走出来的人物水平高,堂姑将春水爸训了一顿:好你个没能耐的蛮木匠,跟老婆怄气倒也罢了,为啥要让自家女儿伤心?

可春水最伤心的,却是后来失去了那本《普希金诗集》。薄薄的一本,是堂姑的女婿陈流年送给她的。她反复背诵过,并当宝贝收在箱子里。最近把它翻出来,发现已被老鼠咬得不成样子。等自己到深圳,一定要去买本一模一样的。到时读给才高八斗的陈流年听,还要读给堂姑听,怎么的吧,我劳春水还就喜欢读诗了。

陈流年肯定会发懵,而堂姑更是会喊头晕。姑最看不惯读诗拽文的。比如陈流年这个爱好文学的穷酸女婿,就很不受她待见。两年前女婿走人时,丈母娘连喊菩萨开恩,说我吴家从此少了一个祸害。


2

得知春水要去深圳,堂姑昨夜里打电话来,说你刚跟人订婚,何必还要往外跑?以为深圳的钱这么好赚?

吴家把生意全部转到了深圳,连开几家湘菜馆。整个吴家院子十几套房子的出租从去年起交给春水代管。春水要是也去深圳,这不又得另外托人。所以堂姑越说越恼火:“那么大的院子不够你待,偏要一江春水向南流?你是平时看闲书太多了吧?吴家这几年养了个白眼狼么?”

无论堂姑说啥,春水都不敢顶嘴。毕竟当初爹死娘不在的时候,是堂姑收留了她,供她在县城上过半年学。至于后来成为保姆,那也只能怪自己成绩太差。堂姑是春水的恩人,也很会摆恩人的谱。春水平时喜欢诗啊词的,也会引来训斥:不是念书的料,只有干粗活的命,没文化的乡里妹子,何必乱装斯文!

堂姑在电话里更是呛人:不管到深圳哪个地方,你最多也只是个打工妹,到时混不下去了可别又来麻烦我!

这话就让春水不服了。她对着话筒连连龇牙,心里喊道:你以为我愿意在你家当一辈子保姆?单看你敲木鱼就要逼得我发疯呢。

敲木鱼的堂姑虽在千里之外,却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叹口气,变得温声细语:也罢,姑娘大了不中留,春水你是被那个毒药租客袁晓华迷住了心窍吧?跟他去打工?等到了深圳,万一遇到陈流年的话,可不要告诉他吴媚在哪里。一个古里古怪没良心的假文人,不值得我闺女吃回头草。亏你还一口一声陈老师。唉,姑娘心,海底针,你心里琢磨些啥,我也拿你没办法。

春水哭笑不得。自己能琢磨些啥呢?她倒是想深奥来着,可没那水平,再花心思也只是白赚得个头疼。但简单的人存心要保密的话,往往比那思维复杂的还要守口如瓶。吴媚,陈流年,以及他们那个放在乡下由奶奶抚养的早产儿。哦,还有,自己不久前刚订婚。未婚夫是一个那样的粗鄙料,她都不好意思向人提起。

总之吧,等到了深圳,她肯定赶紧找工作,绝不轻易上吴家的门。


3

天突然暗下来,远处白茫茫的一片。雨哗哗地落过来,无数豆大的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水珠儿拖着尾巴急匆匆地奔流而下,像无数蝌蚪在湍急的河流里竞相奔波游荡。谁若是仔细盯着,真要感叹好一派壮观景象。

带春水去深圳打工的人就坐在后面,不是袁晓华,而是堂姑的女婿,表姐吴媚分开两年的丈夫陈流年。

春水不时转过身去,兴奋告知:“陈老师,下雨啦。”“陈老师,你看那玻璃!”

陈流年牵牵嘴角,懒得答。他惊讶这春水怎么变了个人似的。到了深圳得赶紧将这只咕咕鸟打发了,离得越远越好。不过总得替她找份好点的工作,也不辜负她对他的一场信赖吧。待会上了火车,得跟她好好谈谈,出门在外说话要安分谨慎,要自我保护,更不要给他捅篓子。女孩子活泼一点固然不错,可也万万不能太轻浮。

春水跟邻座的那个男青年也聊得起劲。

男青年戴着金边眼镜,脖子上围着白围巾,像个不合时宜的民国青年,说话文绉绉的蛮有意思。都是要去深圳的,春水牢记娘的告诫:出门在外,既要多长心眼,又要广交朋友。大家认作老乡,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平素在吴家院子,她跟那些租客疯闹惯了,倒练就一番见人就熟的本事来。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好似早已认识一百年。

陈流年听得眼皮起跳,却不好插嘴。他自诩见多识广,却不是个能在世俗中打滚的,竟然看不清春水虚虚实实耍太极的路数。眼下这女子天真里透着世故,长谈中尽是胡侃,还几下摸清了对方的底细,连着那姓名住址,工作单位,电话号码之类的情报尽悉到手。

男青年名叫宋平,26岁,在深圳福田区一家电子厂做仓管员。春水琢磨着,仓管员就是个仓库保管员吧。但听宋平那口气,蛮像个电视剧里常说的高级白领。他喜欢用书面语言,谈话中时不时冒出一句诗来,说是哪个哪个写的。他称春水为小姐,留了电话号码给春水,说到时候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找他,他恭候小姐大驾光临呢。

春水说“行呀”,把长刘海往脸侧拢拢,吹口气抿嘴笑笑。看他一脸认真负责的表情,心想:我凭啥相信你?不过你骗我也没关系。这真是萍水相逢,真话假话无关紧要呢。我要去投靠的人就在后头端坐,哪是你能比得的。

给他留的电话号码只是个假的,还说自己姓陈来着,家住沅江县城。又说起父母如何恩爱,自己跟那吴媚一样任性矜贵,有个高档院子,还经常把咖啡当水来喝。诗啊,文化啊,有啥了不起。春水也会谈论啊,当然仅限一个普希金。对这俄国佬的胡言乱语,她可是专门下过背诵工夫的。春水还笑嘻嘻地真背了一段: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

你就在我的眼前降临,

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

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

我为绝望的悲痛所折磨,

我因纷乱的忙碌而不安,

一个温柔的声音总响在耳边,

妩媚的身影总在我梦中盘旋。

……。

把个宋平听得张大了嘴,深感折服。

这样的旅途,陌生人之间的胡吹乱侃,原来如此容易让人迷醉快活,甚至连她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春水不觉又笑,再笑,最后竟笑得喘不过气来。

正值妙龄的女子笑得开怀时,真是一朵清早的花。此花虽乡野平常,却也是含苞欲放,顾盼生姿的。倒把那个附庸风雅的小青年宋平看得目光发直,心里叹道:好一朵野菊花!


4

经过两小时的颠簸,汽车到达省城汽车站,已经是中午了。雨也停了。

宋平说他是明天上午的火车,得先去舅娘家住一晚,就此分别,陈小姐后会有期呢。

他还伸过手来要跟春水握。春水以前在吴家院子跟袁晓华他们疯玩打闹都无所谓,却不好意思应付这种文气高尚的握手礼节。毕竟后头站着个陈流年,那才是握手派的正经材料呢。春水一惭愧,就把手藏在口袋里,忸怩起来。

宋平作宽容状地笑了,一摔头发,仿佛头发老长似的,潇洒地拖起行李箱,翩然离去。

春水跟着紧跑了几步,却看见宋平在出口拐弯的一个隐蔽地方突然停住,四处张望一会,就弯下腰来脱鞋子,白围巾都拖到地上啦。春水纳闷,心想他这时候脱鞋干啥?莫非是崴到脚啦?定睛细看,看到宋平从旅游鞋里贼似地掏出几张钱来,利索地抓在手里。

春水恍然大悟,捂着嘴笑起来:原来他是把钱藏在鞋子里。

这宋平刚才还又摔头发又握手的,显得不知多有派头,原来也是个心里没底的主,紧张着呢。可也怪不得,出门在外,是要多加小心。

钱是人的胆哪。今天一大早,春水的胆就被娘缝在内衣里,现在正跟着她的心脏一起跳动,似千钧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车站的人多得呀。男女老少都木偶似的伸着脖子,每个人都目不斜视,面无表情,都像被无形的线牵扯着,急急忙忙往前冲。人在旅途,都煞有介事,行色匆匆,似乎都在进行着天大的事业,准备随时随地英勇献身似的;又似乎都在屈从命运的安排,目的地已经无关紧要,个个都是行尸走肉,半睡半醒。

春水紧跟在陈流年身后,却难免好奇,虽也步步小心,还是禁不住左顾右盼。车站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就那么匆匆一瞥,眼都花了:景是流动的,人是漂泊的,实在显不出谁的风度气质,也分不出多少高低贵贱来。

就是旁边的陈流年,也是表情呆滞,仪态尽失。此时此地,他显得如此陌生渺小,再也无法出类拔萃,如果被谁轻轻一抹,尘世间绝对留不下半点痕迹的。

春水挤散了头发,于心乱如麻中握紧了拳头,直捏到手心出汗。他们顺着巨大的人流往前涌。好不容易到了火车站入口,春水再回头一看,不禁长吁了口气。我的个天呀,原来火车站是紧挨着汽车站的。真如娘所说,看见屋,走得哭。要是在老家陈家湾,端碗饭还没扒完,就整个游荡一圈了。这才几脚路呀,转来转去要这么久,真让人发怵。

在入口处验了票,就去接受行李检查,然后拖了箱子进了候车室,找两个位子紧挨着坐下。

两人坐定,无话。陈流年开始抽烟,二郎腿一翘,吞云吐雾之间,又显得风度翩翩。原来烟是男人混世道的道具,可以拿来定神壮胆的,好做个气定若闲,超凡脱俗的表面功夫。

春水看他一脸矜持孤傲,就暗自给自己打气:你欠我的。别以为到了深圳,就可以把我撇下。去你娘的脚呢,看来满脸斯文,我还不知你姓甚名谁?

心里一发泼,说起话来就麻辣些。春水也学他把二郎腿翘起,还晃上几晃。看陈流年抽了一根又一根,她突然间对陈流年说:“你尽抽烟干啥,都呛到我了!”

语气突兀,很不客气。陈流年听得一惊,还是任那烟圈喷出来,这才灭了烟头,丢在地上踩了一脚。也不看春水,只望着天花板,说:“我都抽十年了,是个老烟民。”言下之意是:岂能为你改变?

春水赶上一句:“那这会儿你就不能注意点?抽烟影响健康呢,你自己无所谓,可不要谋杀我!”

陈流年放下腿,改成正襟危坐,不自然地笑笑,摇头:“你这两年变得牙尖嘴利了。”

春水也笑起来:“你才知道呀,现在把我撇下还来得及呢。我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说着一双眼睛就躲躲闪闪地瞟过来,脸也红了。


5

陈流年即刻沉默。这女子如今开起口来,仿佛对他拥有某种权利似的,亲密中透着暧昧,使他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便存心要在路上就跟她拉开距离,划清界线。不然的话,到深圳见了那个合租女同事,就更不好办了。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身在沟渠心有明月坚强隐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changdeman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28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20-06-29
  • Inna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 谢谢汇洋文友的点评。身处变革年代,卑微小人物一个,从农村到城市,从内地到深圳,内心浪漫的人被碾压在生活的泥泞里时往往疼痛更深。顽强、开朗和勇敢,是必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7600
  • 1
  • 32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