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奢侈的灰姑娘
  • 点击:3253评论:02020/06/26 10:19

九月的一天早上,太阳起得比我还早,我沐浴着阳光如常去上班,日子过得开始变踏实了。坐地铁上闲来无事,眼睛痒痒的,随手从背包取出报纸,就看起中文报纸来。报纸是唐人街一个教会发行的,对开八版,与大报如出一辙,很气派。但美中不足的是,文章的质量有点儿参差不齐,版面也有些不伦不类,但胜在报纸完全免费,阅读之后,还可以派上抹玻璃等其他用途,所以也有一定程度的发行量。突然,报上有一则吸引我眼球的征文启事,逗得我不由自主细读。原来征文启事说,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母亲节,决定在纽约举办大范围的征文活动,歌颂和弘扬母爱的无私奉献伟大精神。希望读者拿起手中的笔,书写关于母爱的感人故事……当我看到有丰厚的奖金,有资深的评委做后盾后,我心头当即就激动了起来,大喜过望,不假思索就决定一试身手,重拾自己断了几年的写作旧梦!

屈指算来,自己移民到纽约已经三年了,在国内喜欢写作的我,在曼哈顿定居下来后,居然没有动笔写过一个字。有时休息日晚上无缘无故想起,令我心里泛起丝丝无奈和忧伤来,在床上往往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有什么办法呢?在海外的华人社区,大多的中文媒体,使用的都是繁体字,繁体字虽然也是中文,但对于习惯使用简体字的我来说,就完全是一知半解的另一回事了。自己看起繁体报纸来,往往也是连估带猜,才能全部弄懂字句的完整意思。所以,要拿起笔来用繁体字写文章投稿,无异于从头学起的小学生,如老鼠咬锯,无从入手。就这么无奈地了苦寻良策一年,期间也向别人请教过解决方法,但就是碰不上志同道合者。到不久前,在word上胡闹,歪打正着,终于学会在文档上做繁简切换,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好不快慰。

我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布局谋篇,写成自传体散文《母爱的延续》,几经修改,雕琢文字,那怕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总算大功告成。确信文章没有超出征文限定字数后,才郑重其事用电子邮件将稿件投寄出去。对于自己的文章,我是抱有极大的期望的,所以总企盼公布评奖结果的那一天。

不料两个月过去了,而且也早已过了评奖公布绝止日期,我依然没有接到获奖通知!我似泄了气的球,自知此次应征算是彻底失败了。我大失所望之余,不免耿耿于怀,猜测是自己对写作生疏了,写作水平退化,导致文章质量不如人家厚重犀利,无法与其他参赛者的文章竞争,唯有甘拜下风了。我努力自我安慰了几天,才渐渐将此事淡忘。

但教我始料未及的是,一个月后,已经完全忘记了此事的我,突然接到主办教会寄来的信函。打开信函的那一刻,我兴奋得心跳也急速了,以为是迟来的喜讯。当我迫不及待展开信函仔细看完,我惊诧得目瞪口呆。原来,主办单位说:由于事先宣传得不到位,导致此次征文的反响不大,收到的应征稿件很少。所以很遗憾地告诉我,他们决定取消这次征文活动!并感谢我向他们投稿,盛赞我的文章以情动人,故事真挚独特,扣人心弦,是一篇好文章。鼓励我向其他报刊投稿。再恳请我一如既往支持他们教会和报纸发行,期望下次征文再与我结缘!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文学,突然在我心中,感觉就这样一下子变得奢侈了!

记得还是在三十多年前,在那个风华正茂的年月,因为自己爱好写作的缘故,我很幸运地结识了一班来自各个乡镇、志同道合的文学青年朋友。在市里举办的文学讲座里开始结缘,因为彼此意趣相投,加上年龄相仿,沉浸在文学的憧憬里,成了自以为浪漫又神圣时尚的文学青年。那种崇高满足感,绝不亚于找到自己心上人一样欣喜兴奋!更难得的是,在文友当中,有不少的文学前辈,还成了我无话不谈的良朋益友!

然而,文学显然不是单单靠热情,就可以轻易成就自己的理想的。就像谁也无法预料自己在那一天会走到生命的尽头一样。追寻文学理想如同追求生命长寿,就算你使出十二分的努力,听尽了专家方方面面的养生指导,然后在追寻的路上用尽了心血和心机,结果常常还是事与愿违,大失所望。心想事成者往往是屡屡无几,就像长寿者毕竟凤毛麟角一样。也许我们缺乏的压根儿就不是百折不回的奋斗拼搏精神,我们欠缺的可能是天赋才情啊!

十年后,当我在市里文联的工作会议上,我已经看不到,当年那些,那怕是一个熟悉的文友的身影了!我有些失落,也不无忧伤,为他们夭折的文学梦想而伤感。在他们中,有不少人是才华横溢,学贯中西的老师学者,应该是出成果的文学人才。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不得不中途退出,我都是替他们感到惋惜!

文学真娇贵,我常这样想。且不说你是否具备那才情天赋,单单是生活、工作与家庭经济的压力,就足以让你痛下决心,放弃迷恋多年的灰姑娘了。恋爱、婚姻、家庭、孩子、孝敬长辈,这些担子那一样不需要你竭尽全力以赴,如在战场上搏斗,含糊分心不得。你自己落下的,只能是身心疲惫,甚至是心力交瘁!他们的文学梦,已经软弱得无力前行了,只有无奈地抛锚在崎岖的路途中!

也许是自己缺乏自知之明,以勤能补拙的壮志凌云,我才厚着脸皮,在文学的大地上持之以恒地挖井,那怕收获的成绩与自己的期望相去甚远,仅仅是发表了一些精短的小说散文而已。但尽管如此,我自己也曾经有过多次放弃写作的经历,不说那失望的退稿,就算是小小的那张邮票,以及稿纸信封,那一样不需要钱。一笔一字抄稿更是心力交瘁,累得精疲力竭,甚至伏在稿纸上睡着了。而没日没夜抄写消耗时间,看不到尽头的退稿和失落,就算爱人当初支持,也会慢慢生出怨言来的。好在自己能做到以商养文,有独立书房不影响妻子孩子休息,也算衣食无忧,经商以外都是呆在家里深居简出写呀写,解除了妻子怕男人变坏之虑,权衡之下,发觉利多于弊。妻子采取不反对、不支持的放任自流含糊态度。我才能够静下心来,将写作坚持到出国前,滥竽充数成了作家协会的会员!

后来移民到纽约,自己成了漂泊的浮萍。无营商可依赖,无书房可容纳,我的写作,当然是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好在电脑已入我寻常人家,加上教会征文的点燃,我也权衡出:不用浪费信纸稿纸邮票,在电脑的键盘上敲敲成文,绞尽脑汁反复修改成稿,一个电子邮件发出去,就大功告成了。庄稼不收年年种。不久后,终于有小文章时不时见诸于《世界日报》《侨报》《台港文学选刊》等国内外报刊,还雄心勃勃参与国内各项征文活动,试图让文章落户国内纯文学刊物园中。偶尔也收到一些稿费和奖金,才有了乐此不疲的动力。更重要的是,写作的思考,让自己找到了心灵的安慰与满足,给苦涩寂寞的生活添点意趣,生活积累与情感堆积得到释放,精神家园不再荒芜。孩子不用接送了,属于自己的时间也多了。从此,我的写作才绝处逢生,找到了生存的间隙!

曾有意无意,间接直接认识了一些搞艺术的人。其中有个操画笔的新朋友,我问他从事什么工作,他说他没有工作。我听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问他:在没钱万万不能的纽约,你没工作靠什么维持生活?他笑而不答,掏出张名片,让我有空到他的网站转转。我到朋友的网站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自食其力,以卖画为生!

真的,就算你画画的水平不高,你完全可以成为街头艺术家,在纽约的时报广场或地铁站甚至于街头摆摊,替人画头像赚取生活费用。同样,那怕你在音乐方面仅有一点水平,你何妨在地铁怀里,以卖唱或演奏来赚取自己的美好生活费!唯独是文学,在英语的世界里,中文写作更加举步维艰,生存环境比过往更恶劣!在书写家信已经绝迹,用电子邮件、微信传情达意交往的新时代。那里还有,为文者愿放下身段,在街边替人写信谋生的生存空间!

想是这么想,但我不妄自菲薄,孤影自怜。依然我行我素写呀写,乐此不疲,心无旁骛,用尽自己胸中一往无前的豪迈。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写的文章居然有了可观的数目,于是打算将它们编辑成书,结集出版,算是对自己文学成绩,做个总结和交待。我欣喜若狂向出版社投石问路,静候佳音!未料出版社回复的意思是:你别无选择,只有自费出版这条独木桥可走了。此时此境,我不得不仰天长叹:文学,您真是个奢侈的灰姑娘啊!

  • 1
  • 2
  • 3
  • 4
  • 关键词: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发文过百。获汉新文学奖.征文特等奖.作协会员.
  • 发文过百。获汉新文学奖.征文特等奖.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8800
  • 38
  • 285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