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叙事
  • 点击:3058评论:02020/06/28 16:05

在一种心神恍惚的意识状态下,我化身为鱼,跟随鱼群,身不由己地游进一条地下河般幽深、狭窄的甬道,最后被一股湍急的水流冲散,置身于茫茫夜色下的罗湖火车站,我顿时迷失了。幽蓝的夜空中仿佛闪烁着“深圳欢迎你”几个橙黄色的字,顷刻间如烟花般飞逝。那些从一节节长方形密封罐里倾倒而出的游鱼,相忘于江湖,如同空气般消融于朦胧的夜色中,如同水滴般消失在城市辽阔的江海里。我背着背包,拖着一个塞满衣物和书藉的沉甸甸的拉杆箱,茫然四顾,寻找那一双久违、熟悉的眼睛。终于,那双眼睛从千万双眼睛中脱颖而出,向我走来,带着我穿过夜明如昼、熙熙攘攘的车站广场,乘坐一辆蓝色的还有另外几只行囊的夜间公交车,穿梭在城市如同血管般稠密而错综复杂的街道上。

在这样一个无独有偶的夜晚,我如同一个不速之客探访这座陌生的城市,来不及寒喧几句,就开始在那个蓝色的钢铁侠的引领下,探索这座城市的奥秘——这位热情、迷人的热带美女朝我魅惑地眨巴着眼睛,南方湿润、闷热的夏风从空旷的街道上拂来,仿佛一波波热带美女隔空飞传的热吻。这一切,这个等待着我去探索的繁华都市,让我心醉神迷。在夜间探访一座城市,犹如深夜去探访一位迷人的女士的香闺,其中带着一丝密谋与暧昧的色彩,给这趟行程增添了某种神秘性和不可预知性,似乎为未来的命运埋下伏笔。然而我已被眼前璀璨的景象吸引住眼球,这是我们那个荒凉、寂寥的小山城无法比拟的,我仿佛将人生之书从近代史一下子翻到了现代史。

我的朋友为我的到来而感到高兴。他已经在这座城市探索了三、四年,他探索一生执爱的音乐的宝藏,但这里仍然让他感到兴奋不已,他迫不急待、滔滔不绝地向他的老朋友——新来的探索者——介绍这座奇妙的城市。

“我们去哪?”

“布吉——上水花园。”

在我抵达这座陌生的城市之前,这座城市对我而言还只是一个抽象、模糊的地名,如同我从地图上获悉的其他城市一样,我的想象力是平面的、贫乏的。我甚至对东莞、南海、清远这样一些城市更为熟知,因为我父母在清远做过菜农,因为我们村里的很多年轻人在东莞、佛山一带的工厂里打工。“东莞、佛山”成为我们自小便耳熟能详的地方,那里遍地都是各种灯饰厂、玩具厂、服装厂、电子厂、模具厂,忙碌的流水线,机器一天到晚都在开动着,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厂服,工作很辛苦,但每个月都能领到一笔数目可观的酬劳,甚至挣得比乡镇机关单位里那些体面的干部还多(但机关干部们从职业的优越感与自豪感中获得了额外的精神慰藉)。当然,这些是从广东回来的人们跟我说的。但变化确实是显而易见的,那些打工挣到钱的人,回家盖起新房子,大彩电、冰箱、洗衣机等时兴的电器像不要钱似的纷纷往家里搬。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精彩繁华,将农村里的劳动力都淘空了,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被那股无法阻挡的时代洪流卷走了。但我走向外面的世界,却比同龄人晚了很多年。我二十六岁时,才决定出去闯一闯。对于深圳,我只知道两个地方:沙井镇和布吉镇——我堂哥在沙井镇一家日本工厂工作,我的朋友住在布吉镇。二选一,出于交通和求职便利性的考虑,我只身来到深圳布吉镇。

一个小时后,我们在一个灰扑扑的、荒凉的公交车站下车,拖着行李箱,走进一条两旁长着黑压压的树木的幽暗的人车混行的小区道路,小区入口一道黑漆漆的铁门上赫然镂刻着四个黑字:上水花园。即使在昏暗的夜幕下,也能看得分明。


上水花园在布吉镇上。但它并不是什么“花园”,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出租屋社区。一幢幢低矮、拥挤的楼房比肩而立,通常有七八层楼高,没有电梯,只有一道阴暗、潮湿、沉闷的楼梯通往各个楼层,每层楼隔成一间间有独立厨卫的单房(也有少数两房或三房的套间,出租给那些拖家带口的租户),出租给在附近工厂或公司里打工的打工仔和白领们。这里的租金很便宜,在2005年的时候,一间单房的租金大概只要两三百元,这是大部分收入不高的人都负担得起的。上水花园的住户很多,社区里面应有尽有,能够满足人们日常的基本生活之需。这里有很多旧货店,每一天都有人搬离这里,也有新的租户住进来。搬离的人,他们将那些不想带走的东西(如床、衣柜、鞋柜、电视、电视柜、电脑、电脑桌、空调、冰箱、热水器、饮水机、电饭煲、电磁炉等)转售给旧货店,旧货店的老板都是一些头脑精明、挑三拣四的人,以低的离谱、令人气愤的价钱将那些被其主人遗弃的旧货收购,堆放在拥挤杂乱、散发着一股陈旧发霉的味道的店铺里,等待那些需要它们的主顾以高出几倍的价钱买走。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二手货还是要比买新的便宜很多。对于生活在出租屋社区里的人们,二手货几乎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不是买进一些二手货,就是卖掉一些二手货。通过买卖二手货,让他们有更多的盈余去过稍微好一点的一手生活。社区里的小餐馆也很多,便宜又好吃,有川菜馆,也有粤菜馆 ,有茶餐厅,也有烧烤店,有兰州拉面馆,也有广式肠粉店,还有卤水凉菜铺、水果铺、缝衣铺、补鞋摊,以及菜市场、超市、便利店、烟酒店、服装店、理发店、酒吧等。这里充满市井气息,它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常、富有包容性、令人感到舒适的地方,它是深圳特有的、无数“城中村”里的一个,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地方。住在这里,你感到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即使在夏天你穿着拖鞋、短裤、光着上身走在街上,也没有人会向你投来异样的目光。街上总是热热闹闹的,感觉像个永不落幕的舞台。不眠的人们在街上闲逛,餐馆营业到深夜,里面坐满一边吃着喝着、一边高谈阔论的食客们。神秘的兰桂坊酒吧像一张空虚之夜中饥饿的嘴巴,不时吞食一些路过的红男绿女,又将一些东倒西歪的骨头肉渣吐出来。上夜班的人和上白班的人在早餐店碰面,前者吃完后回屋里睡觉,后者吃完后匆匆去赶早班车。

朋友在上水花园住了很多年。我因为工作关系,根据工作地点不断地更换住所。但是我在别的地方居住,始终没有住在上水花园的那种自在感,那种家的感觉。我不时会去上水花园探望朋友,每次我都会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我觉得那里是最让我感到放松的地方。时至今日,我时常怀念以前经常和朋友去吃饭的餐馆,那些弥漫在空气中的诱人的烟火味,炉子里的炭火忽明忽暗的烧烤店,那些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的旧货店,以及怀念那些在朋友的狭窄的单间里打地铺和一起在篮球场度过的美好时光。有段时间我失业了,我回到上水花园租房,直到我找到新的工作,才又离开那里。我在深圳最初那几年,我像个圆规一样,以上水花园为圆心,绕着深圳画圈,但无论画的圈有多大、直径有多长,最终都会回归这个圆心。

上水花园吸引我的正是那种强烈的市井生活气息,以及散发出来的那种底层生活的人情味,贫穷而快乐,平凡而真实。人们在生活中不无缺憾,却极易得到满足。这是人情淡薄的城市里令人感到温暖的所在。它最接近于生活的底部,因此也最能感受到大地的温度。

上水花园,有太多令人难忘的记忆。我用一台小巧别致的索尼照像机,在上水花园及一墙之隔的丽湖花园,为朋友和他的女友拍婚纱照。两个相爱了十年的年轻人,在我这个业余摄影师的光影世界里,留下他们一生中最弥足珍贵的美好记忆,甜蜜又苦涩的记忆。

我的那位音乐家朋友,在深圳十年,没有混出名堂,决定回老家碰碰运气。上水花园我渐渐少去了。到如今,我差不多十年没有去过上水花园了,但我知道,上水花园一直都在,只是那里的居民不知换了多少茬了,而租金也涨了好几番。上水花园永远都存活在我的记忆深处,即使我现在去上水花园,我都不会感到陌生,就像昨天我刚从那里搬走一样。

在这座人情淡薄的城市,只有两个地方让我感到温暖和依恋,一个是我现在居住的家——我的庇护所,另一个则是我曾经居住过的上水花园。


人要养活自己,就得有一份工作,这是一种生存本能。一个无所事事、没有工作的人是不道德的,这是随着工业革命而产生的社会化分工教给我们的第一伦理。基于生存本能,父母最底限的叮咛和期望是“别饿着就行”,实现这个期望对于一个四肢健全、精神正常的成年人似乎不难,大部分人谨记父母的教诲,以底限为上限,得过且过,满足于口腹之欲足矣。至于工作伦理,则意味着更高的要求。工作,一份体面的工作,一份高薪的工作,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一份有价值的工作。因此,找工作成了当务之急的事情。

那时候,在这座城市里谋食的人,大约是今天的三分之二。但其规模已经超出我的想象。置身于八百多万人当中,即使再强壮、伟大的人,都会变得渺小。而我,无论在象征意义还是本义上,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人们从何而来?为何蜂拥而至同一个地方?人类世界的生物们需要用一种比动物界其他生物更复杂的方式谋食。从以物易物到货币的诞生,再到工业革命之后的时代,这件看似简单的事被人类越搞越复杂了。喝水得花钱,吃饭得花钱,睡觉得花钱,那就得去工作!去挑水吗?去种地吗?自己建幢房子吗?不!去干点别的,挣到钞票,拿来交换。

为了实现我探索这座迷人的城市的梦想,我得先找份工作。

这里有最为集中、最繁荣的劳动力市场。在宝安北路,有好几家大型的人才市场(譬如市人才大市场、罗湖人才市场等。后来暴得大名、被“三和大神”盘踞的三和人才市场,其实只是形形色色的、较为低端的人才市场中的一个微型缩影。曾经盛极一时的人才市场如今已风光不再。有一年,为了办理学历学位鉴定证明,我去了一趟市人才大市场,那里面冷冷清清,早已没有现场招聘业务,早已没有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场景,成为市人事单位行政办公的主要场所。)让我想起家乡的牲畜交易市场,区别仅在于这里交易的对象是卖主自身。但化身为人的畜生也未必没有,而骗子、小偷则满大街皆是,进入险恶之地,你得多长个心眼。人才市场千篇一律,拥挤,嘈杂,闷热混浊的空气中交织着汗水味和香水味。这是一个买方市场,商品寻找着买主。衣冠楚楚的求职者们,需要在短暂的数分钟内展现出平生才华与技能,期待自己能找到个好主顾,卖个好价钱。

这样的人才交易市场一直都存在,只不过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交易场景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如今人们已经不需要像赶早集似的跑去人才大市场那样的一个人才集散地。时代变化太快了,一些历历在目、栩栩如生的事情现在说起来却像是讲述一个遥远的故事。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落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33950
  • 99
  • 1009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