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只想做一个平凡人
  • 点击:2398评论:02020/06/30 20:26

昨天,陌上小屋来了一个客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偏瘦却能感觉到他浑身有力。后来的交谈过程中知道他目前是一个货车司机。这让我感觉有些意外,因为货车司机在我的印象里一般都是大腹便便光着胳膊的大汉。然而他却不一样,着装整洁,简单的休闲衬衫配牛仔裤,与货车司机的形象完全不搭。这位男子名字叫李冰,因为年纪比较大的原因后来我就叫他冰哥。

冰哥是土生土长的贞丰人,对贞丰这种城市也是十分的熟悉与热爱。他说,我从15岁开始踏入社会,一直的人生目标就是想平平稳稳的做一个普通人,不要求大富大贵,只希望不愁吃穿能养家糊口就好。但是,都好难好难。冰哥一口喝了一杯冰啤酒,然后望着窗外的夜景沉默了片刻然后对我说,老板,听说你喜欢写故事,今天我就和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有人愿意分享故事,我兴趣马上浓了。毕竟,一个四十岁男人愿意分享他的故事,那么肯定也不会让人失望。于是我给他空了的玻璃杯里倒满啤酒说:好的,陌上小屋就是收集故事的地方,我愿意聆听。

我同意之后,他对我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然后开始讲起他的前半生。那天夜晚的天气很好,微风吹动着陌上小屋门口的香樟左右摇摆,客人来来去去,划拳的声音夹杂着邻座窃窃私语的情话,一切喧哗得又有些安静。原来,每个人的世界虽然在同一个空间,却都是独立出来的。

冰哥说,十三岁那年,他小学还未毕业,由于家里条件困难,就与朋友辍学到广东去打工。从未出过远门的他以为以为只要到了大城市,就能够赚钱。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未成年,很多工厂都不敢收,所以只能和很多同病相怜的少年们一样在异地他乡流落街头。时间长了找不到工作,身上的钱也快花完了。于是冰哥只能去找一个叫张扬的贵州老乡。

张扬比冰哥大一两岁,也还属于未成年,但是来广东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虽然进不了工厂,但是已经找到了生存的诀窍。而且张扬为人仗义,和冰哥又有点远房亲戚的关系,于是毫无保留的教给冰哥在这个混乱的时代的生存诀窍。

后来冰哥才知道,张扬所谓的生存诀窍就是偷窃,偷电瓶车、自行车、摩托车,晚上用竹竿绑着钩子钩别人睡觉放在床边的衣服等等。相信在1998年至2008这十年间在外打过工的人都体验过,被扒手小偷无所不用其极行窃的体验,那时候的小偷可以说用泛滥成灾来形容。

虽然冰哥在出门的时候父母万般嘱咐过,千万不能走歪路,但是为了填饱肚子尽管心里十分不愿意,也只能跟着张扬混日子。由于行窃的大多数都是未成年,而且偷盗的金额不是很大,虽然有时候被警察抓住,也只是随便教育一下,关过几天就没事了。

冰哥说,虽然做小偷能够解决温饱,但是行业竞争也是相当巨大。在哪个年代的广东,经常在大街小巷乱串的未成年至少有一半以上是小偷。而且很多开锁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你锁好自行车刚转身买了一颗白菜,回头自行车就不见了。做的人多,竞争大,所以小偷们也开始拉帮结派抢地盘,打架争地盘属于家常便饭。那时候的张扬在广东认了一个大哥绰号叫小公鸡,是当地贵州帮的扛把子,所以在黑道上还算吃得开,很多人都给面子,这让冰哥“混”起来也比较方便。

时间稍纵即逝,转眼出门打工快一年了,虽然吃喝问题勉强能解决,但是口袋里却一分钱都没有。年底快要过年了,很多人都开始回家过年。同行们为了回家过年能够有点面子,在年底的时候也会加大力度行窃,于是每年最混乱的时候在年底来临,每天都可以看见街上打架、抓小偷、杀人。路人们甚至都已经习以为常,看着马路边躺在血泊里的人也懒得多票一眼。

在这种混乱的时代背景下,十多岁是冰哥开始学会思考他的人生,那就是不能在这样混日子了,他也想和其他人一样年底发工资,然后风风光光的回趟家。然而这么简单的要求,那时对于冰哥来说是多么巨大的奢望。

由于没钱,那一年冰哥和张扬及几个朋友就在外面没有回家过年,春节那天张扬请他们在夜市摊上吃了一顿烤串喝了几瓶啤酒,然后一觉起来春节也就这么过了。

春节之后,回家过年的人也逐渐返程,工厂门口开始大量招工,冰哥和几个伙伴也去试过应聘,但是由于年纪太小都被拒绝了。虽然有些工厂愿意用很低的薪资接纳未成年,但是大多数都不接受贵州人。主要原因是贵州人打架闹事,拉帮结派的太多,很多工厂都避而远之。

又是一个夜晚,冰哥和几个伙伴在夜摊上喝啤酒,于是开始相互谈起心来。张扬说:他妈的现在的人鬼精得很,东西都不好偷了,而且治安越来越严,得想哈办法。

冰哥干了一口啤酒说,是啊,杨哥,我们这样一直混下去也不是办法,进厂又进不了,不如想哈其他出路,搞一番大事。

其他几个伙伴一听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说,是的,这个年头小偷小摸下去早晚要进去,不如搞点什么事情狠狠的赚他一笔好风风光光的回老家。

张扬锁紧眉头思考了片刻说,他妈的是这个道理,明天我去问问鸡哥,叫他指点一下出路,咱几兄弟是要搞一点大事出来。

第二天张扬找到了发财的路子,那就是“运货”,也就是走私毒品。正好需要年纪小的陌生面孔,从惠州一带把“货”带到深圳来,一单下来跑路费都是几千块。那时候在工厂里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几百块,而运“货”一单路费就几千块,这个诱惑对于张扬和冰哥来说,在当时的状态下是完全无法抵挡的。

于是,在熟悉了路线和熟人带了几次之后,冰哥和张扬们就开始走上了运毒的道路。为了不引起注意,在路线熟悉之后一般都是一个人晚上走路,从惠州步行20公里左右,绕过检查站进入深圳。由于比较机灵,加上愿意吃苦,很快冰哥也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一个月随便走几单下来,收入都是上万。

然而,收入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个年纪,有钱了自然想着的就是挥霍,开始进入KTV、酒吧、溜冰场、洗浴中心等。那时候租房的地方几乎不去,都是在酒店、洗浴中心消费住宿,而且有钱了身边的狐朋狗友也就多了,有时候一天消费就是五六千上万,是很多在工厂里上班省吃俭用一年都存不到的。

消费高了,就只能接更多的活。常在江边走,哪有不湿脚。由于警方发现了这条运毒路线,好几个伙伴都被抓进去了。有一次,冰哥也差点断送了自己的青春。“运货”与行窃完全不一样的性质,偷窃金额不大的未成年进去顶多是教育一番,十天半月的就出来了。而运毒被抓住,没有一个十年半载怕是难出来。

那天冰哥和张扬和几个伙伴一起像往常一样,从老地方运货。由于数量比较大,上线不是很放心,于是就派了几个人跟着,这次也不是单独行动,而是一起运货。到惠州与广东交接的时候,突然遇到巡逻的盘查。这条路凌晨12点之后一般都是没有巡逻的,突然遇见巡逻,张扬和冰哥都意识到有问题,于是将背包里的毒品扔到路边的草丛里,然后假装淡定的走上路边。

果不其然,巡逻车停了下来,然后开始盘查他们为什么大半夜的会在这里,他们说去玩回来晚了,没有赶上公交车,所以只能走路回去。警察让出示身份证,结果没有人能拿出来,而且看有些小伙伴开始紧张起来。经验丰富的警察一眼自然就看出有问题, 于是开始严刑逼供,几个年纪稍大同伙被拷在路边,然后用钳子夹耳朵逼问到底来敢什么。由于冰哥和几个伙伴那时候年纪比较小,而且看起来比较听话,所以没有被手铐铐,但是都被严刑逼供。其中一个年纪小一点的被牙签插入指甲的时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招供了他们是给别人带毒品的。

张扬和冰哥听到有人招供了,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完了,这肯定进去就出不来了。于是两人眼神交流,意思是有机会的时候就跑。由于巡逻的警察就三四个人,见有人招供了正准备采取措施的时候,张扬和冰哥见机就不要命的跑,然后纵身从马路上跳到路边的丛林中,拼命的逃命去了。

那时候是深夜,四周一片漆黑,冰哥和张扬已经跑分开了,然而满脑子都是空白的,只有拼命的往丛林深处逃,漆黑的恐惧和险峻的山路已经抛之脑后。冰哥后来回忆说,那天他从荒无人烟的丛林里一直奔跑至少四五个小时,甚至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但是由于实在太害怕,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要被抓住。不知道跑了多久,没有目的性的一直往偏远的地方跑,最后跑到一个村庄附近,随便找了一个草垛就躺了下去,怀着恐惧和忐忑不安的心一直睡到下午。

醒来之后,冰哥已经不知道身处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张扬他们有没有被抓到,而自己暂时肯定是不敢回城了,只能想办法找安身之地。一天没有吃东西,肚子饿得呱呱响,路过一片红薯地的时候,随便刨了两个红薯就啃起来。就在自己啃红薯的时候,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及一对老夫妇遇见了自己,这对老妇人见冰哥年纪不大,浑身脏兮兮,于是就把冰哥领到自己家里。

后来冰哥才知道,这里已经不属于深圳地接,而是惠州的一个小山村。这里距离正规的村落和城市有几十公里的山路,而且没有直接通车。这对老夫妇有一个独生女,一起在这里养了几十头猪和种了一些庄稼。老夫妇知道冰哥是来打工的,因为年纪小进步了工厂之后,就问他愿不愿意留下了帮忙养猪,虽然工资不高,但是管吃管住。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冰哥和农家女谈恋爱,一起到镇上溜冰。农户要冰哥做上门女婿,冰哥思考之后决定回家借钱做生意,亏本后的冰哥再一次回到广东已经是很多年后。)


  • 1
  • 2
  • 3
  • 4
  • 关键词:陌上小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一支笔,一张纸
  • 一支笔,一张纸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5000
  • 20
  • 17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