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尘湖.第二章
  • 点击:2883评论:02020/07/01 13:30

治疗期间,兰姐多次来医院,把宋丽换出去。

这天,李海的父母亲从重庆赶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位约17岁的小女孩。

“她来干什么?”李海问。

“小蓉知道你出了事,很担心,想来看看,所以把她带来了。”李妈妈说。

“送她走吧,我有人照顾。”李海说。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李海身边有位漂亮的女孩,正惊恐地注视着他们。这样的场景,宋丽从来没遇见过,一言不发,似在等待判决的犯人,十分害怕,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小蓉捂住了嘴巴,抽泣不止。

李海说:“哭什么?你不是说我没出息吗?你不是说你有人爱吗?”

小蓉说:“那是气话……呜呜,你整天赌博,不听劝告,我只想吓唬你,没想到……你呜呜……你就出走……”

宋丽这才走过来,握住李海的手:“别生气,伤口还没好,会气坏身体的。”

小蓉哭出声来,转身冲出病房,李妈妈跟着追了出去。

小蓉跑出医院,坐在马路边的花坛旁,无所顾忌地痛哭起来。

李妈妈追到,抚摸着她,说:“孩子,别哭,伯母为你做主,别哭别哭,还有办法的啊,相信伯母,这事,我说了算!”

“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我知道,孩子,伯母看着你长大的,最了解你了,我就是喜欢你,那个外地女孩,我不喜欢。”李妈的手放在她的背上。

她相信李妈妈说的是真的,妈妈和李妈是好朋友,两家住得很近。小时候,妈妈常带着她去李家玩,李妈总要捏捏她的小脸蛋,还常会拿出好东西给她吃。

他们两家的友好关系一直没变过。去年的一天,小蓉去李家找妈妈,没找到,只有李海一人在家,李海说:“她们逛街去了。”

她说:“哦。”

正转身要走,李海说:“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死了,要不你进来坐坐?”

“哦,好啊。”小蓉结结巴巴地,羞得满脸通红。

、 李海把小蓉拉进去,说:“我们玩扑克牌吧?”

她摇头:“我不会。”

“我教你啊,很快就会了。”

“哦,那试试吧。”

两人进了李海的房间。他拿出一副扑克牌,坐在床沿上,每人发三张,看谁的点数大。

“这么容易啊!学会了学会了,呵呵。”小蓉做了个鬼脸,很开心。

玩了十几次,兴趣渐消,都有些厌倦了。

“我要走了,不玩了。”

“还玩几盘!”李海命令。

“不好玩!”她要生气了。

“那,我们来点惩罚,谁输了,就惩罚谁,不就好玩了吗?”

“怎么惩罚呀,要钱啊?”

“嗯,不要钱。就……罚一个吻吧!”李海说。

“啊?我不敢!我肯定老是输的。”

“那就……谁赢了,就吻对方一下。”

“……”小蓉低下了头。

“来来来,试一下试一下”李海洗好了牌。

玩了一次,结果,小蓉赢了。

李海把脸凑过去,叹气说:“哎,真倒霉,我输了。认罚!”

小蓉低下头,没理他。

“来啊!”李海命令道。

“不!”

“那……要不这样,我们改一下,谁输了,就吻对方一下,这样惩罚他(她)。”

小蓉还是低着头,没理他。

又玩了一次,结果,小蓉输了。

“你输了哈哈,这下还是你,来,吻一下!”李海命令。

小蓉还低着头说:“不”。

“喂喂喂,不会吧,认赌服输啊,你说话不守信用啊?!”李海责怪她。

小蓉说:“这样赌不公平,赌来赌去,我都吃亏!”

“现在男女平等诶!你以为我不吃亏啊?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被吻,亏死啦!”

小蓉“扑哧”地,捂住嘴巴笑起来,笑得倒在了床上。李海推翻她,伏在了她身上。

她认真地看着他,他仔细地欣赏她。李海把嘴贴上去,她闭上了眼睛……

那甜美的回忆,让小蓉越想越伤心,在李妈妈的搀扶下,她们再次走进了医院。

这时,碰见了正急忙跑出来的宋丽。宋丽见到她俩,停顿了一下,还是匆匆地出去了。

兰姐给她打来电话,说张老板今天请法官吃饭,要带她去见一面,如果被看中了,会帮他解决所有的医疗费用,以后还会给予多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因有李爸在守护李海,宋丽答应了她。

可万万没想到,这位从天而降的“情敌”还没走,且还与李妈妈在一起。想到李海对那女孩冷冷的态度,宋丽没过多戒备,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匆匆离去。

李妈妈把小蓉送进去病房,然后叫李海的父亲:“我们出去买点牙膏香皂之类吧,让蓉蓉守一会儿。”

李海的父亲领会了她的意思:“好好,我们买点东西再来。”

两长辈出去后,小蓉坐在李海的身边,沉默着,不知如何是好。

“还疼吗?”小蓉关心地问。

“有点。”李海说。

小蓉欣慰地露出了笑意,因为,李海开始接话,说明他不再生气了。

小蓉走近,看着他的脸,小声说:“要不要再赌一次?”

李海一愣,“扑哧”地笑了,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一边。

“她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

李海没回答。

“你喜欢她啦?”

李海没回答。

“她做什么的?你说话呀。”

李海没回答。

“能不能放弃她?”

“我……做不到。”李海说。

“为什么?”

“只说这次,几万元的医疗费用都是她出的。”

“她做什么的?怎么有那么多钱?”

“……”李海心里一震,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可以赚钱还给她,不要她的钱!”小蓉很坚定地说。

“你?怎么赚?”

“她赚得到,我就赚不到?!我就不相信,我比她差!”

“不用了,以后再说吧,我……考虑一下。”李海皱起了眉头。

虽然没有结果,至少有了转机,她看到了李海的思想在变化,心情舒畅了许多。

宋丽见到了张老板,他们正在“中国城”的酒店包房里,山珍海味摆满了一大桌,还有几位小姐作陪。

张老板把宋丽拉出门外,说:“看到了吗,最里面那个,坐在我右边的,就是刘庭长,我的官司就要开庭了,建筑工程款能拿回多少,全靠他一句话,把他哄开心了,不管要回了多少工程款还是判给我几层楼,都会给你一万到十万的报酬。我是讲信用的人,兰姐了解我的为人,放心吧,啊?”

宋丽没出声。张老板吻了她一下,把她送进去,推到了刘庭长旁边的空座上。

“来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建筑公司新来的员工,叫宋丽。今天难得啊,美女帅哥欢聚一堂,来来来,今天不醉不罢休,干杯!”

才一个回合,宋丽和刘庭长就成为了大家恭维的主角,人头马XO,张老板一杯一杯地倒,他俩一杯一杯地喝。看得出来,刘庭长很满意,使劲地喝。很快,就已醉眼朦胧,说:“张老板,兄弟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我一句话,就一句话,就……没问题!”

见时机已到,张老板果断地说:“刘哥,我们今天不说别的,高兴!高兴就好!”

“对对!高兴就好,来来,我和我老婆,敬大家一杯!”

张老板暗地用手推了推宋丽,宋丽也站了起来,刘庭长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大家一起干杯。

酒过三巡,已杯盘狼藉。张老板建议:“今天就到此吧,大家先休息休息,明天,我们接着来,好不好!?”

大家都说“好好好!”还鼓起掌来。

“小丽,你把刘庭长扶上去,让他休息休息,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了,啊!公司很多事还要处理。”

张老板递给宋丽一张房卡。

她扶着刘庭长出门,走进电梯。这时,刘庭长越来越重,似乎醉得更严重了。

一进门,刘庭长就把宋丽按倒在了床上……

宋丽睡醒,看了看表,已是晚上十一点。她想到了李海,还有今天突然现身的那个女孩,心如火燎,要起身穿衣,被刘庭长拉住,再次按在了床上……

宋丽给张老板发短信:“我有急事要离开,他不放我走。拜托给刘打个电话,谢谢!”

张老板回了短信:“无论多急的事,都要等一等,不然我会半途而废,损失会很大。求你,拜托!”

无奈,宋丽只得嘘了口气,无法再睡着,静静地,睁着眼睛,听着手表上嘀嗒嘀嗒的响声。

这一夜,小蓉伏在李海的病床边,一直睡到天明。

早上,小蓉打来了热水,为李海洗脸,抹了一把,再入盆揉搓几下,又抹……这时,宋丽出现在了床边。

“你还没走?!”宋丽盯着她。

小蓉站起来,说:“要走的人是你吧?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从来都没人像你这样对我说话!”

“你昨天……不是要走的吗?”

“我走了,谁来照顾他?你?既然你爱他,为什么把他一人丢在医院不管?”

“……”宋丽眼泪汪汪,急得直跺脚。

“别吵了,让我安静一会儿。”李海痛苦地喊。

这时,李海的父母来到,护士医生们也跟着走进来。

医生问了问病情,说:“好好休息,过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们可以推着病人下楼透透气,整天闷在病房,对病人不好。”

“好好好,有轮椅吗?”小蓉抢着问。

“有,等打完吊针,你跟护士说一声,她们会送轮椅过来。”

吊瓶的药水,一滴一滴地落下,大家都在安静地等待,似等了一个世纪。

谁也不知道,若吊完了药水,会发生什么事,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气氛,谁也没有调解的经验,只得任由时间流失,等待更尴尬的一刻到来。

终于,药水吊完了。宋丽叫来了护士,为她拔掉针头。

小蓉说:“帮我推把轮椅来吧?”

宋丽说:“不用了,这里的事都是我打理的,不信你看……”宋丽拿出一把票据,又对护士说:“你带我去,我自己推把轮椅来。”

护士被搞糊涂了,但看到票据,才找到救命的稻草,终于有了台阶下:“说,好好,你跟我来。”  

宋丽推来轮椅,大家一起把李海抬上去。

李海的父亲说:“你们去吧,我留下休息休息。”

两女孩一边跟一个,由李妈妈推着,一起走出病房。

医院楼下,行人如梭。李海被推着,后面跟着三个女人,他感到了无比的压抑和忧伤。

兰姐又来了电话:“丽丽啊,张老板说,刘庭长要你到他的别墅去住三个月。”

宋丽着急地说:“要三个月?不行,太久了。”

“才三个月呢,有的还要住一年呢,李海的家人也来了,你安心去赚些钱啊,到时结婚生孩子,要花很多钱的。不是吗?”

“不行,我……还有事。”

“那你去和他们谈谈啊,也许他们会听你的,我说的没用呢。”兰姐无奈地说。

“好吧,我就来。”正是过于尴尬,不知如何脱身,急匆匆离去。这一去,就是十多天。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又发生了许多的事。

宋丽请求兰姐提前为李海垫付了所有医疗费用,到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李海出院后,想继续在海南开店,父母亲叫小蓉留下照顾他。

他俩的出租屋,时不时有好友和老乡来玩。李海与他们玩牌赌博,越赌越大,欠下了一身的赌债。

没钱交房租了,吃饭也成了问题,于是,李海给宋丽打了个电话:“我没钱吃饭了,帮我打些钱过来。”

“她走了吗?”宋丽问。

“还没有,我会让她走的。”

“你要她走!她不走,我不会打钱过来。我为什么要养她!?”宋丽挂机。

李海生气了,看着身边的小蓉,不知说什么好。

小蓉看在眼里,很是心疼。问:“她哪里来的钱?做大生意吗?”

“做个鬼生意!她在做那事。”李海气愤地说。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进进出出,来无影去无踪的,正是你需要照顾的时候,她都往外跑!”小蓉喃喃地说。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红尘湖爱情小姐盐巴周亚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1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3400
  • 422
  • 245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