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尘湖.第四章
  • 点击:2057评论:02020/07/03 06:10

4.军警扫黄  

宋丽把杨警官带进按摩房,给他做了个“全套”服务。

因为宋丽年轻漂亮、还被关了十五天、且饱含感激之情,杨警官对这次服务非常满意。下楼时,春风满面、现出了童真的快乐。

宋丽挽着他的手说:“您好走啊。您是我的大恩人,有空来玩啊?”

杨股长笑了笑,见胡文忠站在旁边看,又收起笑容,出门离去。

为了尽快还钱,宋丽开始努力接客,第一天,就赚了一千多元,只有四天时间,就还清了杨警官的钱。

她还想感谢忠哥,问:“忠哥,您是我的恩人,有什么要求只管说。”

忠哥说:“我没有任何要求,救你,不是为了报答。”

宋丽“那,我该怎么感谢您呐,在看守所我暗暗发誓,天天发誓:如果谁救了我,今生今世,我为他做牛做马都愿意。”

“不用,我理解你的心情,前面的路还很长,你安全了,日子过好了,我看着就开心。”

“忠哥,那……”气氛很是尴尬,宋丽说:“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忠哥这么好的人。在看守所,姐妹们都说,象你这样看望我、等我、救我,是有目的的,等我出来,会控制我,把我当作赚钱的工具,我说,我愿意。我说的是真的,哪怕三年五年都愿意。”

忠哥苦笑:“我没那些想法,只是看你太可怜,不忍心,看不下去。”

“……”宋丽开始擦拭泪水,说:“忠哥,你真是大好人,想不到,我还能……遇见你这么好的人……”

被拒绝了,宋丽只好把这份恩情记在心上,心里想着,若有机会报答,自己可以付出一切。

另一边,李海和小蓉手头越来越紧。

李海整天与狐朋狗友一起,不但天天赌博,还染上吸毒的恶习。没钱了,就发脾气,逼着小蓉想办法。

没法,小蓉只好出去“上班”,重操旧业,每天都能带几百元回来。李海不再追问钱是怎么来的,做的是什么工作。事实上,他已习惯了她们的行为,只要有饭吃、有钱花,就得过且过。

小蓉不知他吸毒的事,说:“不要赌了,这样下去,我们一年两年也存不了多少钱的。”

确实,小蓉赚的钱,被李海挥霍一空。于是,小蓉开始自己存钱,交出来的越来越少。

李海欠了一屁股赌债,无法偿还,就去找宋丽。

宋丽看到了久别未见的李海,他消瘦了许多,说话声音有些嘶哑,又心生怜悯,问:“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你抓进去了,我没钱救你,心里很烦。”

没钱是救不了她的,这点,宋丽很清楚。想不到,才相见,居然感受到了无力救她的歉疚,她很是感激,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本来就欠人家很多赌债,分手时,自己把他的生活费都要走了,他还整天借钱赌博,哪里会有钱救人。

“你是来要钱的吗?”宋丽问。

“是的,我没钱了。”李海说。

“你把那个婊子打发走,我会让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过上舒心的日子。等我们赚了本钱,就离开这里,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买房、做生意、结婚,好吗?”宋丽噙着泪水,等待回答。

“好,相信我,我会让她走的,我会想办法让她走,但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事。”李海说。

“那,至少,你和我一起住,不要管她,让她自己赚钱后回去。”

“好吧,我尽力。”

宋丽拦了辆出租车,两人又回到了机场东路的出租房。从看守所平安地出来,又见到了久别的爱人,宋丽很是欣慰。

她买来锅灶、柴米油盐,笑嘻嘻地对李海说:“我要做最好吃的美味给你吃,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李海低下头,因为吸毒、赌博、还债、还在两个情人之间奔走,他早已没了食欲。

因为宋丽入监,自己没去营救,他很是愧疚,主动把手机交了出来,决定多陪陪她,给些安慰。

来到海南,这几天,是宋丽最开心快乐的日子。

每天回来,都能看到自己的海哥,她做好吃的给他吃,买时尚的衣服给他穿,还给他买来了一个大大的黄金戒指。

看着李海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穿着自己买的新衣,戴着自己送的戒指,心里美滋滋地,别提有多开心!

李海的手机关机了,小蓉联系不上他,在出租屋里很害怕,索性住进了发廊。

在红尘湖,小蓉与宋丽,她们“上班”的发廊,只相距三间店面,所以,几乎每天都能见面,但谁也不理谁,谁也不抢谁的“生意”。

不久,宋丽得了性病,需要治疗。

这是一种可怕的性病,叫“尖锐湿疣”。

他们舍不得去大医院,因为治疗费太贵。于是,俩人来到府城区的卫生院,进行“激光”治疗。

这是一间简陋的手术室,说是“激光”治疗,实是一种“电击”疗法。

医生用一把透明的扩张器,插进病患处,用力捏紧扣住,再用灯照看,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喉管里的病灶情况。然后,转动扩张器,让病灶部位从扩张器的槽缝里露出来了,再伸进一根电线,电出闪亮的火光。

宋丽惨叫不止,狠狠地抓紧李海的手,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医生说,因为病灶在腹部深处,不适合麻醉,所以,没有注射麻药,活生生地烧,顿时,满室弥漫着烟雾,散发出浓浓的奇臭味。

这臭味,令李海极度恶心,几次呕吐起来。

宋丽咬紧牙关,一边大叫,一边颤抖地说:“对不起啊海哥,让你难受了,医生能不能快点啊?啊!好痛啊,医生,快点啊……我受不了了……”

医生说:“疼痛是难免的,以后注意点,要保护好自己。忍着,必须烧干净,不然会前功尽弃的。”

这时候,有海哥陪着,虽然疼痛,心里却很踏实,比起在看守所孤独无助的处境,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所以,她一边喊叫,一边对海哥说:“对不起啊海哥,让你为难了。”

李海抓紧她的手,把头转向一边,一个劲地呕吐。

出来,宋丽已筋疲力尽,两腿发抖,李海扶着她坐下,领药后,背着她上的士车。

宋丽疼痛难耐,却笑着对李海说:“海哥,知道吗,我现在很痛,但是觉得很幸福。”

李海问:“还幸福啊,没把你痛死就不错了。”

宋丽呵呵一笑:“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被男孩子背在背上,这感觉真好。”

“不痛啦?”李海问。

“痛,很痛,但是我觉得,幸福更多一些,所以,就无所谓了,呵呵。”

回到出租屋,李海开始伺候她,做起了家务活。宋丽看着很心痛,说:“海哥,对不起,等我好了,一定好好伺候你。”

李海苦笑,没有回答。

在红尘湖,小蓉守在发廊,正式“上班”,成为了红灯区的一员。

红尘湖,街道不宽,一面是湖,一面是铺面。这里,约有铺面一百多家,其中,发廊就有九十几家。

每到傍晚,小姐们陆续赶来,集结在这条世界著名的小街,招揽生意。不时有许多外国人前来观看,那热闹的场面,令外国佬们瞠目结舌,高呼“迈高!噢……买嘎的!”

在海南岛,一般情况下,若查到了嫖娼的现场,是不会抓小姐的,只带走嫖客,这点,与大陆内地有明显的区别。

但也偶有警察开着民用牌照的车辆,穿便服来“钓鱼”,一次抓五、六个小姐,一月抓五、六次,每人罚款三、五千不等了事。

时有“110”警车来回巡视,对此,小姐们司空见惯,不予理会。只有被嫖客欺负后,就报警,说是被对方强奸了,警察就会将他带走,如果承认强奸,会被关进大牢,如果只承认嫖妓,就罚款了事。

如此种种,嫖客与小姐之间的矛盾也就越积越多。

那是怎样热闹的场面,电影里都看不到。世间绝无仅有的风景,令嫖客们心花怒放,拍手称奇!

每天晚上,陆陆续续,有上千辆小车开进这条小街,多是为了寻欢而来。

小车慢慢移动,玻璃窗户放下来,里面的人探出头来,向小姐们挥手致意。

几乎每间发廊门口,都坐着十几位青春靓丽的女孩,发廊里面,有的女孩在梳妆打扮。

如果有车停下,大家一哄而上,把小车围得水泄不通。

“大哥大哥,看看这个,新来的。”有人在前面捶着车。

“大哥,这个!看看这个!刚满十六岁!”有人在旁边敲着门。

“看看这个嘛,彝族的姑娘,很有风情的!”有人直接拉开门,把小姐塞进去。

……

嫖客们把目光向前移,前面的女孩就往门边挤,嫖客又把目光向后移,后面的女孩也往门边挤,于是,一挤过来,又挤过去,时不时就有打斗的事发生。

直到客人看上了谁,叫上车,大家才垂头丧气、败兴散去。

有的小车停下后,嫖客看了半天,没看中。但前面被女孩子们堵住了去路,无法前行,就随意叫一位上车,叫大家让开。小车刚开出就停下,找借口让小姐下车,然后向前开。这时,散去的小姐再次一拥而上,拼命往前追,追着追着,有的鞋子跑掉了一只,有的脚扭伤了,有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蹲下来……

满街都是:围着叫的,拍着车的,跟着追的……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人头,缓缓移动的小车,热闹喧嚣的场面,与白天的宁静对比,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如此一来,小姐与小姐之间,店主与店主之间,就会矛盾重重,彼此争吵打斗不断,甚至勾结烂仔、警察“钓鱼”,甚至杀人(下面再写)。

类似的事太多,这里,只简述几例:

那天上午,小蓉住的店里来了一位穿着时髦的客人,发廊里的其他小姐都未“上班”,只有小蓉一位“小姐”在,店主刘老板与“妈咪”芳姐躺在铺面的沙发上休息。

“按摩吗”小蓉迎上去。

“按摩?哈哈哈,按摩按摩。”客人的语气有些反常。

小蓉领着他直接上楼,进了包房。

这位客人,不问什么,也不说什么,小蓉感觉有些奇怪,边脱衣服边问:“您是这里的熟客了吧?我是新来的。”

客人没回答,只顾着脱裤子。

小蓉急了,又问:“您知道价格吗?要不要我介绍一下?”

话还没说完,客人已经抱住了她……

事后,客人急忙穿衣服,还没穿好就往外跑。小蓉一惊,大叫:“芳姐芳姐,他没给钱!”

芳姐听到,与老板一起挡住了他。等小蓉下来,问清情况,刘老板笑着递上香烟,说:“您还没付钱吧?”

“钱?什么钱?付什么钱?”

刘老板感觉不妙,问小蓉:“他做了吗?”

“他做了,我还没穿好衣服,他话都没说就跑。”小蓉说。

刘老板问客人:“为什么不给钱?”

客人往外冲,被刘老板强行拉住,芳姐发现不妙,打电话给小姐们的男朋友,说店里有人捣乱,叫几个人过来。

很快,几个小伙子坐着三轮车赶到,问芳姐怎么回事。芳姐说:“他按摩不给钱,还想跑。”

其中一位小伙子问:“为什么不给钱?快点!给钱!TMD,找死啊?!”

“找死?!你找死?!”客人:“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小伙子感觉对手太邪恶,没法子对付,看着正在哭泣的小蓉,豁出去了,“啪!”地给了他一记耳光。

“你打人?”客人冲上去,抓住小伙子要打。

大家一拥而上,拖住他拳打脚踢,打了好一阵,以为他会求饶,却不料,客人又“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大家继续打,他继续笑,好一阵后,刘老板感觉不对头,叫大家停下。

这一停不要紧,所有人都吓呆了。客人居然唱起歌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红尘湖爱情小姐盐巴周亚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1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3400
  • 422
  • 245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