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见一只蝴蝶
  • 点击:4941评论:72020/07/14 16:02

01

王晓珍终于决定搬离这个社区,自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她受够了那群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她甚至动过杀了她们的心,自然这只是想想,她手无缚鸡之力,不说杀人,连杀一条鱼都费劲。

隔壁老谭很热心,曾经替她出面和那群跳舞的交涉过一次,对方丝毫不理会。

“你去找个地方给我们跳。”带头的老太,身材高挑却面目有些狰狞,六十多岁,皮肤很透明,老谭想到老家的青花瓷。其他老太叫她章兰老师。老谭听成了“蟑螂”,他心想,果真像一只大蟑螂啊。

“我哪里去找地方?”老谭觉得她们是无理取闹。“你们把音量关小声点。对面有人怀孕了。”老谭撒了个谎。

“她怀孕了,去住酒店总统套房啊。这点声音都忍受不了,太娇气了。”对方撇撇嘴,又招呼其他人跳开了。“来来,下一曲跳我的名字叫中国。大家一定要有节奏感,一二三四……”

老谭对她们毫无办法,偃旗息鼓回来了。

“要不,打电话到市噪音污染部门投诉。”

“打过好几次电话了,丝毫没有作用。”王晓珍无可奈何地说,“社区工作站的人都介入了,还被骂了一顿。那个小芳,你认识的,她和同事去说过一次,被训斥了一次,再也不去了。”

“她们也太过分了,肆无忌惮。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老谭说,“实在不行,我叫表弟带几个人过来……”

“千万别这样。她们顶多是道德低劣,我们这样做就是犯法,别让你表弟进局子,就不好了。”

“那该怎么办,我也经常被惊醒。尤其周末,先睡了懒觉都不能。”

每天七点半,那群老太太穿戴整齐,有穿红衣白裤的、全身蓝色的、白衣白裤的,戴着白色手套和帽子,摇摇摆摆地跳着韵律操,活像一只只趾高气昂的刚下过蛋的母鸡。从服饰看,她们不是一个团队的,看来是周边几个社区的退休居民。那位蟑螂老师只是其中一个团队负责人。

“乌合之众。”老谭不懈地唾了一句。他看到她们活动开了筋骨,音响也开动了。七点半,四周还清静,那一阵阵鼓点将老谭吵醒,尤其那一句“齐步走”,非常铿锵有力,在他听来倒像撒旦发号的施令,听了人的心肝一颤一颤的。

他来火,只好压住情绪。昨天加班到两点多,好不容易趁周末补个觉,结果七点半就被吵醒。他打电话给辖区派出所,没人接听,打电话到社区工作站,估计还没上班。忽然记起周六没人上班,他这些天加班都加班蒙了。他被吵得实在无法入睡,只能起身,眼皮都撑不起来,只好躺下。又是一阵动感旋律,他拉开窗帘,一只非常小的蝴蝶在不锈钢窗棱上趴着,他冷不丁吃了一吓。没想到,一早就看到一只蝴蝶,很快那只小蝴蝶就慢慢地飞走了。

他开窗,声音如洪水灌入耳际,只见那群人跳得可欢了,整齐有力的韵律操,摇摇摆摆的舞姿,他看上有多丑陋就多丑陋,活像一只只笨拙的鸭子。他没有兴趣想象,也没有精力嘲笑。他只好开窗,那音乐越发震耳欲聋,足足接近一百分贝,比公园里摆的歌摊伴奏还大。他实在不明白,这些老太太是耳聋了吗,需要开这么大声。

他决定再去跟她们交涉一次。

“你们大周末的开这么大声,影响到其他人休息了?”他没好气地说。

“我们玩我们的,关你什么事儿了?”那群人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就你一个人多事。”

“你们吵得我睡不着。”

“都几点了,还睡懒觉。你不知道早睡早起的好处吗?”一个穿红衣白裤的偏年轻的搭了腔,语气还温和。

“昨天加班两点多,肯定要补觉。哎,我说你们开这么大声,不觉得扰民吗?”

“除了你有意见,看到谁投诉扰民了。就是你多事,有本事搬到香蜜湖去啊。那里独立别墅,方圆一公里没有人吵到你。”后面几个人听着,呼啦啦笑了起来。

“怕他没这个本事买那边的房子吧。”不知谁小声嘀咕着。

“我住在这里,是这个小区的业主,凭什么要搬走。”他生气了。

“哟,还动气,小伙子,冷静点。我们是街道办审批的场地,碍着你啦?”

“你们跳舞的确没碍着我,可是你们开太大声就是噪音污染,吵到我们了。”老谭觉得这群人真不可理喻,油盐不进啊。

“我们,哪个们?你说出来。哦,就你隔壁那个孕妇对吧。她怀孕了关你什么事?难道你们有什么关系不成?”另一个浑身蓝色的老年妇女嬉皮笑脸地走过来,撇撇嘴说,“不会是你相好吧?”。

“你们瞎说啥,不要乱造谣。我们一码归一码,你们吵到人还有理了。”

“你有什么证明吵到你了?你带了噪音分贝测试仪了?超标多少了?你说说。”蓝衣老妇继续说。

“这还要测吗?这么大声。比车辆都大声。”

“是哦,那车辆吵到你,你怎么不去跟开车的说?……”

“你们胡搅蛮缠,汽车在马路上奔跑,我怎么去说他们,再说他们没有一直停在这鸣笛……”

“我们也是阶段性的,就两小时就离开了。——好了,我们再跳一曲我爱你中国。”

老谭实在忍无可忍,欲动手去关掉音响。他还没触碰到音箱,那边的一群老太太蜂拥而上围住他,“你想干什么,想破坏私人财物吗?”

“让你们小点声,你们不理,我给你们关小声点。”

“你再动一下试试,小心我们揍你。”那个带头的六十多岁的女人,终于从人群中昂着头走出来。

“你是蟑螂老师?”

“我姓章,这个音响是我的。你想干什么?”

“你们太大声了,再不关小声点,我投诉到市里。”

“哎哟喂,我们好怕啊。你去投诉啊,我们跳个舞,合理合法,街道没说什么,社区也没说什么,连小区物管都没管,你算老几,来这里指手画脚的。”

“你们不要以为人多势众就肆无忌惮。”老谭脸都气白了。

“我们就人多了,你眼睛看不到吗?我们这么几十号人在这跳得好好的,你哪里钻出来的二百五?”听到对方骂人,老谭怒目相对,越发想关掉音响。不料,他太大劲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对方有人乘机用脚踢了他几脚。好在他算灵活,立马弹起身子,扑向音响。只听到一声闷响,音响被老谭重重地撞在地上。

02

警车来的时候,王晓珍被一起叫去警察局。她看到老谭去交涉,半天没回来,打电话报了警,幸好她的报警电话,否则,老谭可能会被那群彪悍的女人群殴。老谭还算膀大腰圆,也敌不过一群人。再说她们可不是善茬,她们真够毒的,撕烂了老谭衣服,踢得他后背都肿了。好在民警小郝认识王晓珍,他问清情况,将老谭、王晓珍、几个为首的老妇人叫到附近的警务室询问情况,那被撞坏的音响自然也被运走。

老谭百口莫辩,确实他不小心撞倒人家的东西,也确实哪个零件坏了。

“那套音箱是我们几个凑的,买来不到两个月。”章兰率先开口。

老谭想驳斥什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什么。他明白说什么都没人相信,除了王晓珍。他明明知道那音箱至少用了两年,每次经过那里,都是这台五星牌音箱。那群老女人显然要讹他。

“至少要五千块。”另一个女人搭腔。

“顶多就两千,你看看京东的货源。”王晓珍经常网购,很快就搜出价格。

“我这个是原装进口的。我儿子从德国寄来的。”章兰接了话。他儿子已经到德国留学三年了,在那成了家,娶了个法国女孩,有了一个孩子。

小郝没有说话,任他们自己说。他问老谭为何弄坏人家音箱,老谭把事情原委从头到尾一句不落地说了一遍。

“你先不要插嘴,让他先说完。”小郝阻止了章兰。

“扰民确实不对啊。况且不止一个住户投诉你们。”

“他们有证据说我们声音超过分贝数了吗?哪来的检测标准?”几个女人七嘴八舌说开。

“他确实把你们的音箱弄坏了,你们也打扰他睡眠了,都是同个小区的邻居,你们看怎么私了。不然我只好递交分局。”

“五千块,一分钱都不能少。”章兰吊起眉毛不容分说。

“你要这样,那就奉陪到底。你分明是敲诈勒索。”老谭昂着头,青筋从脖颈上暴起,青蓝青蓝的,有些骇人。

调解不了了之。老谭以恣意闹事被罚了五百。那群女人满足地各自散去,说等待着上级进一步处理。

王晓珍觉得对不住老谭,尽管这次和她无关。老谭是实在人,平素没少帮助她。王晓珍一个人居住了好几年,在小区也没什么朋友。她五年前看到小区还不错,加上中介说是样板工程,心动了一次性付款买的。近年倒是涨了两三倍。她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如果不是这群老妇人,她几乎挑不出小区的毛病。物业、邻居和管理都是一流的。内部环境更不消说,常年林荫蔽日,凤凰木、紫荆花、三角梅、细叶榕、香樟,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花草,简直就是绿色植物的天堂。每次下楼散步,遇到熟悉的邻居,大家都欢喜且客气地打个招呼,她在想这里居住一辈子。她买的洋房朝南,正对着一个城市干道,平素车流也算汹涌,渐渐地也习惯了。独独那一阵鬼哭狼嚎的广场舞背景音乐令人无法忍受,她感觉要得抑郁症了。每天早上,听到那个生猛的开场舞曲,心脏就要蹦出来了。

她看过医生,医生告诫她要静养。她苦笑,这如何静养?

她不知道那一排朝南的邻居是否都和她一样深受广场舞的干扰,在邻居群里,也只有老谭抱怨了几回,群里偶尔还有三两人抱怨一番,更多的是劝慰,说习惯了就好了。

“我现在睡得很好,她们来之前就醒了。”

“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那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老货。”

“为老不尊的东西,人都说老人变坏了,我觉得是坏人变老了。”

“她们年轻时一定也是这样的,飞扬跋扈,自以为世界都欠她们的。”

“说不定是那个,那个,你们懂的。”……

一句吐槽能得到若干回复,王晓珍总算心里平衡些,但这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她的心理阴影依然存在,只要那老年广场舞队伍还在闹腾,她就过不下去。

“老谭也是倒霉,确实冲动了点。打电话给派出所啊。”

“听说,那个蟑螂老公是某领导。儿子在德国都是通过关系买去的。”

“难怪这么嚣张,背后有靠山。”

“一看那老女人就不是好东西,整天吊着一张脸,臭烘烘的。”

“咱们不说人家坏话,也不揭别人家底。善恶自有公道。”

终于有邻居出来总结,打了圆场,这一场吐槽自然就散了。王晓珍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老谭是凶多吉少。她见过那蟑螂嚣张跋扈的样子,不知道身后台子这么硬。蟑螂本不是小区业主,是隔壁高端小区的,她投诉物业,物业也爱莫能助。另个小区的物业自然不会理会外来投诉,他们本小区业主也有投诉的,还有邻居扔啤酒瓶,都无法撼动她们。物业只能做和事佬,让他们去找社区和街道处理。

“街道办都派人来询问过了,被她们骂了回去。”王晓珍很无奈地在群里发了一句话,又默默撤回,她知道,说这个毫无意义。

她想到媒体。她在之前的公司经常跑媒体,认识了一些记者,不乏仗义执言的。小蒋就是其中之一。她也好久没跟小蒋联系,不知他是否还在都市快报。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蝴蝶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茨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10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20-07-20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5000
  • 2020-07-19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0000
  • 2020-07-18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7-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茨平3秀才2020/08/08 11:04:37
    • 分享到: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 原来结尾还真不是这样,是老谭从楼下坠落,但我觉得便宜了那些广场舞了……这种结尾的确小概率,却在意外中不幸发生了。故事存在超现实,旨在提醒写什么。谢谢茨平兄

    回复

  • 踢猫效应,我预测的结尾是老谭抑郁,像蝴蝶一样飞下楼去。
  • 的确栽下去了,但结尾有些意外。

    回复

    • 阮声2童生2020/07/21 23:48:24
    • 分享到:
  • 《他看见一只蝴蝶》,标题有些诗情画意,阅读之后,内心却感到沉重。一个广场舞扰民事件,引发的悲剧故事。从一个小概率的事件,反映社会存在的大概率问题。社区邻里关系,家庭和谐,城市的生存压力,相关单位的协调方式都让人深思。蝴蝶作为一种隐喻或意象,画龙点晴,使作品有了深度。众所周知,蝴蝶效应,知微见著。但愿在现实生活中,社区邻里之间多一些理解与宽容,在生活与梦想的双重压力下,我们能生活更加从容与淡定。
  • 谢谢精彩点评。有些内容有点超现实手法,文中出现了好几处蝴蝶,都有不同寓意,故乡的蝴蝶,窗台的蝴蝶,医院的蝴蝶,空中的蝴蝶……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7/14 16:08:34
    • 分享到:
  • 时隔两年后再发小说,感觉好陌生。这是根据前一阵困扰自己很久的广场舞扰民事件改编的小说,并不是主旋律。这是一个壳子,夹杂里面的生存压力和中年人的崩溃更像潮水说来就来,无可挽救。蝴蝶的象征意义,每个读者有自己的看法。里面至少有多层意思,象征着缤纷复杂,令人无奈且憧憬的生活碎片。看过《蝴蝶效应》的朋友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设置了这么一个结尾,可能是我对当前发生很多案件的悲观情怀的指示,并非现实本身。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8454
  • 151
  • 3740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