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观主的传说
  • 点击:12277评论:62020/07/17 12:55

第一章:祸从天降

从卢处士那里回来,一路上乌云密布,雷声从遥远的天空追逐着她的脚步滚滚而来,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待幼微急匆匆地赶回咸宜观,也不见绿翘如同往常一般坐在堂间读经,便直奔自己卧房去看个究竟。

眼前的一切证实了这半晌她心里的那种不祥的预感。只见床第之间被褥一返往常齐整地叠好放在床头,那床大红鸳鸯被十分散乱地堆放着,像是整理完成。那绿翘前来上茶竟也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举一动全不似往日里一般,极不自然。再看她无端地隐隐散乱着的发髻,与那躲躲闪闪的目光,心下便认定此间必有什么非同往常的事情发生。

她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突然陈韪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便不由地大声问道:“莫非之前陈韪来过?”

绿翘因为做贼心虚,一个激灵将茶杯掉落在地上,只是低着头不作回答。幼微又将声音提高到八度再一次问道:“说啊!是也不是?”

沉默!可怕的沉默......

“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在空中炸响!

由于惊恐所致,绿翘捂着脸朝幼微大声喊道:“是又如何?!”

一言即出,连她自己都吓得睁大了眼睛。接着便弯下双膝跪在幼微面前抱着她的双腿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姐姐,是绿翘的错,绿翘不该背叛姐姐,绿翘有愧呀.......”

这一刻,幼微木然地站在那里,全无了任何反应。

哭了好大一会儿她才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对幼微说道:“一切都是绿翘的错,今日任凭姐姐处置吧。”

稍微停顿了一下她又接着说道:“只是姐姐要向我保证,一定不要为难陈韪,他是个好男人,妹妹祝福你们相守一生,恩爱一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幼微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已经炸裂开了,绿翘后面说的话根本没有听进去,仿佛天在旋地在转。

激情之下她愤怒地向绿翘扑了过去,顺手拿起平日里打扫床铺有的笤帚,紧紧握住毛刷一端,用木把向绿翘狠狠打去。边打边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此刻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李亿的冷漠,裴氏的狠毒,还有远去的李将军和左名扬的凄凉身影......仿佛曾经所有的伤害都为绿翘所致。她拼命地发泄着......

那绿翘觉着自己理亏,也深感对不起这多年来幼微对自己的大恩大德,她不还手也不求饶,任她疯狂地抽打着。直到幼微打累了,有气无力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时间在这一刻安静地流逝着,竟不曾觉察到此时月已西斜,万籁俱寂。不远处的一声声蛙鸣将幼微唤醒,她才吃惊地看到绿翘早已倒在地上没有了声响,她的鼻孔和嘴角处还有二道明显的血迹。

她胆颤心惊地把手放在绿翘的鼻子下面,哪里还有一点气息。惊吓之余,立刻便瘫在了绿翘身边。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的样子,她才彻底清醒过来,看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便哆哆嗦嗦将绿翘的尸体藏匿在床底下,又将床上散乱堆放着的被子将她的身体严严实实地盖起来。

她清楚这样处置还是不妥,仔细地思量了一番,等到三更过后,在离咸宜观不远处的小树林里挖了一个土坑掩将绿翘的尸体埋了。

回到屋里,她被深深的痛苦和自责淹没了。屈指算来自己与绿翘相依为命已十五年有余,她们不是姐妹却胜似姐妹,这些年共同度过了多少人生的风风雨雨啊,而此刻在这偌大的人世间她一直都是自己最最亲密的人。这么多年的相守相依,二人之间从未有过任何纷争。今日这第一次纷争,竟然是自己却亲手打死了她。天啊!我该怎么办啊?!绿翘妹妹,姐姐对不起你啊!

此刻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恶魔,十恶不赦!

整整一个上午,她就这样伤心一会儿,再发一会儿呆;再伤心一会儿,再发一会儿呆。

她的眼前浮现出早年那座贫寒而又恬静温馨的小院,宽敞而祥和尽祎斋,绿植成阴李府和让她的灵魂一天天升华起来的咸宜观,以及在这些地方她和绿翘共同度过的每一段苦乐岁月。自已与绿翘的手足之情是那么弥足珍贵,可就如今竟然做出此等事来,无论从哪个角度说来自已都罪不可赦,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

正午的阳光从窗口射了进来,有些刺眼。一阵恐惧再一次涌上了她的心头,今日一早就到现在自己都没有露面,一向例行燃香、读经各种程序都忘记了。如此一来,自己的异常很快就会被人们发现,想到这里,不觉地后背生出一层冷汗。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暗自思忖是不是应该去报官自首?可是如此的话自己将如何面对世人?她打心眼里承认自己所犯之罪就是替绿翘抵命也是罪有应得,自己酿成的大祸的理应自己承担,可是那陈韪怎么办?我们的爱情又怎么办?

她处于一阵深深的矛盾之中,思前想后很久,最终为自己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虽然铸成了大错,可是真的不是自己的本意啊,她为自己找了一万个理由活下来——也许此乃人性的弱点吧?她也无法例外。

思路一点点清晰起来了,最后她彻底清理好了现场,佯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的样子面对着一切。

可是内心巨大的恐惧与不安却时时刻刻笼罩在她的心头。又是一夜未眠,她的脑海里犹如河边的风车般不停地旋转着,纷乱无比。直到日上三竿她再次从噩梦中清醒过来,眼前依然一片茫然。

这几天,对于陈韪她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想念,时刻盼望着他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有他的怀抱里,才是自己温馨的港湾。可是又害怕他的到来。她不知道当他问起绿翘的时候自己该如何作答,她更害怕自己会因为如此不堪的行为会永远失去他。

一想到从此以后,她时时刻刻都生活在矛盾与恐惧之中,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最终还是又一次稳定下来自己的情绪,为绿翘的死找到一个似乎合理的解释,好以此面对世人。

就在她对陈韪的深切企盼与矛盾之中,朝思暮想的他如约而至。

其实这些日子陈韪内心的痛苦与纠结丝毫也不亚于幼微,他深深地谴责着自己,感到既对不起幼微也对不起绿翘。

在他的心中幼微是诗是画是一首高雅曲子,不染俗尘;绿翘则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小家碧玉,她纯真、机灵、活泼可爱,不仅幼微一向对她万般赞赏,也令自己心生怜爱。当然这种爱与幼微相比当属两个不同的范畴,更多的是欣赏,这么久了自己对于从未有过什么非分之想。怎奈那日醉了酒便将她当成了幼微,于是酿成了一桩大错,对此他悔恨至极。

虽说依照唐律自己和幼微完婚以后,绿翘便会随同过来作陪房丫头,那时候收作小妾也属自然。可是如今这一切毕竟尚为遥远,如今自己这般在背叛幼微的同时也伤害了绿翘。

思前想后,他决意勇敢地面对,因为逃脱是逃脱不了,与其让它成为折磨大家的隐患,不如及早道出求得幼微的原谅,方不至于留下后患。

这日来到咸宜观,他一见到幼微就长跪不起,不住地痛骂自己。然而幼微却偏偏使劲捂住他的嘴不许他胡言,二人撕扯了一阵便拥抱在一起大哭起来。哭罢之后心情轻松了许多,陈韪则缓缓道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日陈韪来此未能见到幼微甚是失望,因心有不甘又想着今日时间十分充裕,便决定在此等候她的归来。

绿翘也道今儿时辰尚早,不如你我先下几局围棋,待昼食之后再差人前去唤她。如此的话既不误她与卢处士的相聚,也成全了与琴师的小聚之欢。

听罢绿翘之言陈韪也深以为然,二人就在厅堂间对弈起来。

说起来自己暗恋陈韪已经很久了,虽然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但真的很想在他的身边多停留一刻。可以说,绿翘于情于理都做得恰如其分,一点也不为过。

用餐时绿翘为他斟了上好的“富江春”,且因了幼微今日不在场,自己亲自作陪。不想这酒度数较往日饮用之佳酿高出许多,二人便不知不觉了有了几分醉意。

陈韪连连道:“不喝了,不喝了。”此时他已经困乏,只想小睡一刻。绿翘思忖着,如此也好,反正幼微回来还要些时辰,于是便打发他睡下,即刻就去差人唤回小姐,岂不是两全之策?

然而待揭开了被褥,陈韪一躺下便顺势将绿翘搂进了怀里。绿翘挣扎着要起来,而此时他却把绿翘当成了幼微,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那绿翘此刻因为多日的思念与煎熬,其炽热的情爱便一发不可收拾,心下思量着自己早晚都是他的人了,于是顺水推舟与之云雨起来。

事后陈韪便沉沉睡去,绿翘守在床边内心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就这般混沌着似悲似喜,大脑里则成了一团乱麻。待陈韪醒来之后呼唤起幼微的名字来,二人方才如梦初醒,一时间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绿翘抬眼一看那滴漏,才惊慌对地让陈韪快快离开。那陈韪也因为做贼心虚,顾不得思量什么,立刻穿上鞋子慌慌张张地奔出咸宜观。

绿翘这边紧赶慢赶地收拾床铺,未等整理好这一切,幼微便急急走了进来——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幼微全都明白了。

陈韪和盘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如释重负。才想起自己来了这么久尚未看到绿翘的身影,便在目光在所及之处搜索着。

幼微见之,知道他是在寻找绿翘又不便询问。就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告诉他:“绿翘许是因此而内心不安,前日忽然有一远房亲戚来咸宜观寻她,便随那人去了,说是小住几日便会回来。”

如此云云。陈韪问了一些问题,她也都巧妙地掩饰了过去。这个答复在陈韪听来,似乎合情合理,便信以为真,不再打探。

此间,偶尔有人打探起绿翘,幼微皆以此言回应其人。虽然有疑惑者,也并不见有人深以为意。似乎此事将趋于风平浪静,但幼微深知,倘若日子久了,早晚会惹出什么麻烦的。她心中的忐忑之情,一日都未有消失过。

一日,有几位男性香客来咸宜观上香。事罢之后并未离去,声言久闻观主鱼玄机大名,今日定要与其好好探讨一番诗文。此乃情理之中,又逢幼微今日无事,正在静室里念经。心里虽有百般不情愿,也只能应承。如果强行推辞,又怕惹人生疑。

饮酒赋诗,众人热情极高。这群小生里,有两个温庭筠的崇拜者。席间,众人吟咏了很多温词,大家兴致越来越高。

一位小生不慎将案上的茶杯撞倒掉在地上摔碎了,便赶紧伏身下去收拾。嘴里还道着“对不起,对不起”,幼微安慰着那小生不打紧,忽然之间,心头竟袭来一阵不祥之兆,令她烦躁不安,心跳加快。

这其间,有人起身欲要如厕。因初次来此,对咸宜观环境有些陌生,须臾想到来时见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正好趁此欣赏一下这里的风光,便未打扰众人,径自去了那里。

行走间,看到道观里房屋堂宇皆庄严高大,令人心生敬畏。暗自思忖着:那些修行之人在此中祭神之所,久居期间,受此陶冶,念经论典,他们灵魂亦可得到不断地升华。想到此处,不由地从内心升出一阵深深的艳羡之情。

打量了一阵,感慨了一阵,观赏了一阵才去如厕。

  • 1
  • 2
  • 3
  • 4
1/47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唐代、观主、才女、道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 依照唐律应该罚其八十杖,然因小人陷害判为死刑。史上曾有传说,她在徒刑之际被替换下来。从此女扮男装考取了科名,并且为官清正,政绩不凡。
  • 小说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大唐的平民生活场面,因主人公特殊的身份,也间入了一些道教在其中。一年多前,作者将小说发给我阅读。小说是根据唐代真实故事编写,中间有许多精彩的诗句。
  • 非常佩服作者在喧嚣的城市能静下来写长篇。小说故事情节精彩,透过历史云烟,将凄美的情感受故事再现读者,也能看出作者是知识广泛。
  • 非常感谢春风妙语对作品的关注,百忙之中认真阅读,并给予了这么好的评价,有点愧不敢当。因为对主人公好奇而钦佩,所以用心写了这部纪实性小说。只可惜水平有限文不能达意,我会不断努力提升自己。

    回复

  • 这是一个真实而凄美故事,穿过千年的历史的云烟我将它记录下来,为大家描绘出这部人生画卷的一个小小的部分——唐代四大才女之一鱼玄机的生命历程。只愿在历史的长河里,她的才情和她的美丽永远灿烂!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2星
  • 2钻
  • 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 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7
  • 12709
  • 67
  • 1939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