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升月亮湾
  • 点击:13427评论:162020/07/25 23:27

冯德教授放下背包,坐在榕树的虬根上休息。几步开外,一位老妇人戴着竹编帽低头修补渔网。大黑狗趴在旁边,抬头打量了他一眼,张大嘴“嗷——”的一声,像咏叹调中的几个音符,既像打招呼,又像打呵欠。树干估计几个人才能合抱,背后是一汪清塘,在八月烈日下,水面平静,像整块晶莹剔透的翡翠。他的目光穿过树荫,越过村口,移向石板小路的尽头。海浪一次次涌向洁白的沙滩,发出欢快的低吟声。浓密的树叶中鼓噪着“知了——知了——”。时间停滞了。

他忽然一阵眩晕,不是迫于暑热,而是眼前这一切不知多少次闪现在梦境中。

“大姐,请问这是疍家村吗?”

她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望着异乡人,神态安详,和善地答道:“是的,你是游客?”

他站起来,微微一笑,单肩挎上背包,大踏步走进村口,即将解开他人生中藏得最深的一段密码。

路上看不到行人,老人们三三两两在家门口喝茶,几只花猫竖着尾巴,帝王般地踱着碎步,它们的胖脚丫似乎在石板路上踩出“沙沙”声。教授从香港过来,深圳一位研究地方志的朋友向他推荐了位于南澳半岛的疍家村。村子显然不在旅游线路上,如果没有朋友介绍,他不可能找到这个躲在世界尽头的地方。

街边有一座树丛中的小院子,屋檐下挂着一个硕大的鸟笼,五颜六色的画眉鸟上上下下蹦个不停。四位老人在一楼客厅中哗哗推着麻将牌。教授径直走了进去。其中一位站起来迎接,年龄和教授相仿。他是主人,姓陈,听教授说要租一个月的房,马上放下牌,乐呵呵地领着去参观客厅旁边的套间。房间配备独立洗手间,床、书桌、衣柜、卧具等一应俱全,窗外一丛勒杜鹃烧得火红。教授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很快便和老陈谈妥价格和条件。老陈匆匆交代一番之后,回到等得不耐烦的牌友那里。

教授从香港一所大学的校园顶着酷暑乘地铁、打出租车过来,毕竟七十岁的人了,身体不比从前,下午在房间里休息。

晚饭时分,窗外热闹起来。教授走出房间。老陈的儿子小陈、媳妇和孙子回家了。小陈两口子在附近的月亮湾开游艇。孙子读高中,现在放暑假,帮父母招呼游客。教授已经和老陈说好,在他们家搭伙,主人吃什么,客人就吃什么,不挑剔。晚饭极其丰富,小陈亲自下厨,变着戏法一般端上一盘盘濑尿虾、扇贝、带子、吹筒仔、池鱼仔等海鲜。教授不停地说,够了,够了,吃不完浪费了。他们喝的是老陈用海马泡的药酒。教授许久没有开怀畅饮了,很快脸上便泛起红光。老陈想给他再倒一杯,小陈挡住了:“微醉最好,要适度。”

晚饭后,教授信步走出院子。石板路两边是村民自建的院落。白天去干活和上学的人都回到村里,路上人来人往,家家户户欢声笑语。村民虽然不认识他,从对面走过来时,都会友善地打招呼:“你好!”

教授走到石板路的尽头,来到一片小沙滩,30多米长。天幕上已经挂起一轮圆月,又到农历十五了。海面上颤动着明晃晃的碎银。影影绰绰有一些村民在沙滩上走动。夏日的凉风糅合着村民的谈笑声从内陆吹向大海。那位深圳朋友早已给他准备了一份疍家村风土人情资料。他知道,夏天这里刮东风,鱼虾顺水游到深水区,岸边浅水区空空如也。不过,现在村民主要从事网箱养殖,不靠出海捕鱼为生,大自然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施展淫威,破坏村民的生计了。

忽然,教授心情沉重起来,他不能忘记此行来南澳的目的。

十多年前,他的父亲老冯临终时告诉他一个天大的秘密,从此他常常被同一个梦境所折磨:一个海边渔村,村口老榕树遮天蔽日,旁边是一汪小池塘。

原来,解放前夕的1948年,南澳的老冯孑然一身,是一位靠打短工为生的农民。夏天的一个早上,为了改善生活,他来到海边礁石丛中,学着疍家渔民的样子抓鱼摸虾。忽然,他听到岸边红树林中传来婴儿啼哭声,寻声觅去,发现枝丫上挂着一个小竹篮,里面是包裹在蓝色土布中的初生男婴,身体健康,没有残疾,只是脸上布满了蚊虫叮咬的红点。篮子中找不到只言片语,只有一枚红绸布包裹着的银元,图案模糊。老冯后来又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把婴儿拉扯大。那个婴儿就是现在的教授。

老冯还告诉教授,那一带的红树林对疍家渔民来说,是一片伤心的禁地,平常从不靠近。疍家人自古地位低贱。民间俗语云:“大欺小,小欺矮,无可欺,就欺疍家仔”。疍家人捕捞的所有水产,都只能低价卖给渔霸。另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疍家人的世界中形成了一条潜规则,不管谁家娶媳妇,新娘长得漂亮的话,都需要陪渔霸住七天才放回来。渔民不敢反抗。渔霸不买你的鱼,你就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更何况渔霸还豢养了一批狗腿子,专门收拾那些看不顺眼的渔民,打死打伤是常有的事。所以,附近的疍家新婚夫妇往往把头胎婴儿遗弃在那片树林中。

老冯临终前把那枚陌生的银元交给教授,叫他挂在胸前,并叮嘱他无论如何都要去搞清楚亲身父母的状况。从那时起,教授发现周围的一切变得陌生起来,走路时总觉得腿发软。甚至当女儿和儿子从国外打来电话时,他都怀疑遥远那一端的声音是否真实。他变成了一片没有根的浮萍。

教授散步到水边。旁边一位村民正往岸上走,提醒他说:“哎,要涨潮了!”在月光的同谋下,浪花像爬行动物一样,慢慢地接近双脚。他抬起右手看荧光表,晚上十一点多了。他下意识地摸着胸前的银元,温暖而湿润,然后踱向岸边灯光处。

解放后不久,老冯带着教授去香港谋生。这些年来,教授辗转世界各大高校传授中国古典文化,最后从香港一所大学退休。

自从养父透露他的身世后,教授一直渴望把几十年前的往事画上句号。他从小到大,没有任何背景,凭着天赋和勤奋成为知名学者。几年前,老妻安然离去了。两个子女如今都在国外工作。退休后,他不愿意随小孩住。他懂得落叶归根的道理,回到亲身父母的村庄了却余生,那是他追求的圆满。他想知道,当年忍痛遗婴的那一对疍家夫妇到底是谁,是否还在人世?还有其他后代吗?笼罩在身上的迷雾等待他一层层拨开。

教授大半人生游历世界各地,但他十分关注祖国的情况。当养父揭示他的疍家身份后,在深圳朋友的帮助下,他潜心研究疍家人的历史,已经可以称为专家了。解放后不久,政府把南澳半岛的疍家渔民统一安置在月亮湾附近,发展成今天的疍家村。当初,政府还为他们修建了一栋拥有三十间房的砖瓦楼。

教授返回到住处时,老陈一家人已经入睡了。他想,几十年前的事情太遥远了。而且,关于那片伤感之林,谁都不想打开尘封的回忆。选择在遗忘中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最安全的处事哲学。他决定先在村里住下来,和老人们混熟,再慢慢了解情况。

疍家村真是一个世外桃源。清晨,教授在混合着花香和海水咸味的空气中满足地醒过来,听不到车辆的嘈杂声,有的只是画眉的歌唱声,花朵吮吸露珠的索索声,还有不远处海浪欢快的哗哗声。院子里除了勒杜鹃,还有一丛丛的紫薇、粉萼金花、龙船花、金凤花、朱槿等。教授早饭前先在海边细软的沙滩上赤脚慢跑半个小时。这片小沙滩属于村民独享,规模比不上从村口出去直走十分钟距离的月亮湾,但因为没有外人打扰,其遁世的特点颇受教授青睐。上午读书,写写东西,午饭后,有时和老陈他们打几圈麻将,一桌不够,就再开一桌,大家喝喝茶,聊聊天,一点点输赢无所谓,重要的是玩的心情。还有的时候,教授戴着墨镜和遮阳帽,在村里东逛逛,西逛逛。晚饭后,暑气消散了,他在村里散散步,不时走进铁门敞开的院子,和大人扯几句家常,逗逗小孩。没过多久,村民都知道来了一位有学问的人,见到他总是热情地喊着“教授!教授!”他年青时善饮酒,现在一顿喝几两高度白酒也不是问题。于是,他的晚饭不一定在老陈家吃了。有时看见他在老何家,有时看见他在老张家,他成了全村的贵客。他想,照这样下去,保持了几十年的身材可能要发福了。不过,村里的老人们一律精干消廋。想必清淡的海鲜只会长肌肉,不会堆积脂肪。教授于是渐渐宽下心来。

这些天,老人们搓麻将时总谈起那三十间房的事。教授清楚老房子的来历,是一排预制板结构的建筑,样式简陋,像火柴盒子似的,多年风吹雨打,墙面早已斑驳不堪。一楼是各式店铺,二楼用作仓库。当年政府把疍家渔民安置在陆地上的时候,由于房间不够,几户人家共用一间房。渔民出海捕鱼时,老人和小孩就在岸上休息。房内没有什么家具,几乎是一个大通铺。几十年沧海桑田,大多数渔民修建了独门独户的小院子,还有一些人在政府扶持下,住进了宽敞明亮的统建楼。三十间房逐渐退进年轮的阴影,闲置下来。改革开放后,村股份合作公司为了增加收入,租给商家做生意。

最近,地产商向合作公司提议拆除老房子,在原址上修建一座豪华度假酒店。疍家村地处偏僻,村里的年轻人眼巴巴看着附近位置好一些的村子搞旅游,红红火火,而他们自己的村子,却由于没有像样的企业,每年的分红少得可怜。所以年轻人大都赞成地产商的提议。而年纪大的村民从小在老房子中长大,不愿意看到它从此消失。村委书记于是邀请双方代表开会。老人们一致推选教授作为代表。在村委大楼举行的会议上,教授展示了他的口才和渊博的知识。

教授说,每当经过那排老房子,几代人的喜怒哀乐赋予它一种神秘而强大的气场,敬畏之情油然而生。几千年来,我们疍家人是“水流柴”,就像漂泊在水面的木柴,随波逐流,无奈又无力改变命运的时候,只得唱出“江行水宿寄此生”的苦涩。我们的先辈貌似拥有整个大海,但其实没有一寸立锥之地。只有在新中国成立后,疍家先辈才真正获得做人的权利。老房子时刻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先辈曾经痛苦到不知道痛苦,更不要忘记他们终获解放时幸福得不相信幸福!摧毁老房子,这座象征族群命运的纪念碑,多年以后,我们有何面目去见先人?更何况发展经济办法多得是,例如可以凭借我们村的特点发展生态旅游。

除了地产商外,教授说服了在场所有人。在村委会大楼外,那位代表赶上教授,见周围没人,恶狠狠地盯着他说:“老东西,敢坏我们的好事,你等着!”教授坦然一笑,摇摇头,他可怜这种表面上虚张声势,其实内心怯懦的人。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教授去村外大超市买生活用品。一个戴头盔浑身黑衣服的人骑着摩托车远远地跟在后面。他没在意,以为是碰巧同路的村民。不料经过一段无人的林荫路时,摩托车突然加快速度,向他撞过来。听到轰鸣声,他本能跳向路边绿化带。黑衣人逃走了。但他用力过猛,右腿骨裂,脸上划出几条血痕。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疍家文化疍家人舞草龙迎亲舞咸水歌文化回归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钟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4
  • 钟芳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4
  • 阮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0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07
  • 海棠未眠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钟芳评委2020/08/24 11:33:22
    • 分享到:
  • 小说主题非常恰当,因为疍家文化即是深圳文化的发源。 作者秉承着“文学即人学”的观点进行写作,将疍家文化景致和人文景观结合,起到了较好的氛围渲染。 语言上则需要更加简练、精准,小说的基本要求是干练有力的文字艺术;精髓则是对小说人物的塑造。此外,真正成功的小说家不应当把自己对人物的偏好过多表露——即好人应当也有不完美之处,坏人应当也有他美好温情的一面。请铭记:非黑即白,绝不是文字游戏的有趣之处。
  • 谢谢评委的真知灼见,对创作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回复

    • 钟芳评委2020/08/24 11:34:55
    • 分享到:
  • 一个好的主题不升华实在有些可惜,都说有国才有家。有了疍家文化这样的家文化,应当与我们的中华文化做一个映衬,以此体现作者的最高文学修养,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7/30 10:41:10
    • 分享到: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 另,作者对疍家文化肯定深入研究过,否则无法如此生动、细腻地描写疍家人山歌、婚礼、习俗、捕鱼和劳作的细节。这是值得分外点赞的。

    回复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 教授丢弃前嫌,与老陈去给村里结媳妇家帮忙,再次见识到胥家婚礼习俗。教授很少回港,把这里当成了家。他开国学班,后另一个80岁老者也居港,年轻时每年回村参加舞龙活动。老者诉说还去过教授的胥船。
  • 虽然教授没找到亲身父母,南澳的胥家村是他的根,叶落归根是他的梦想,他已经实现。文章中提到的胥家文化:如客家山歌、婚礼习俗、草龙舞等属非物质遗产文化,值得传承。

    回复

    • 阮声2童生2020/07/29 18:17:58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 回复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7/27 12:26:19
    • 分享到:
  • 汇洋是我龙岗区作协的老哥,他静悄悄地发了文章,我还不知道。先留个脚印鼓励下。等一阵再评论。希望发更多作品。
  • 这篇可以写长,3-5万字,蛮好的社区故事
  • 支持他写开,感觉很多细节还没铺陈开。

    回复

  • 文章传递了一股温暖的人性的光芒。疍家文化构成人文深圳中一个不可缺少的成份。小说巧妙地把疍家文化中的亮点融入到一段隐秘的寻亲旅途之中。文字异常优美,内心深受感动。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7/26 12:19:08
    • 分享到:
  • 说来惭愧,来深圳许久,还未去过南澳。
  • 要去的,去了南澳,才能说是深圳人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7100
  • 7
  • 69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