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田河,心中的母亲河
  • 点击:3156评论:02020/08/04 09:20

赣江,江西省的第一大河,长江的第二大支流,江西人民的母亲河。由章、贡两水汇合而成,左“章”右“贡”,组成“赣”字,赣江由此而得名。贡水为赣江主流,梅江是赣江正源。赣江源头保护区面积2297.12平方公里,宁都就占592.02平方公里。“河源唯远”“流量唯大”,千里赣江,源自宁都肖田一王陂嶂。我的故乡就在赣江源头,我的故乡有条河,名叫肖田河,北东头连着茫茫群山,全都是瀑布,山泉,小溪混流而成;南边通过团结水库到达喧嚣县城;九曲十八弯绵延百余公里,宛如一条镶嵌着翡翠的玉带缠绕在赣江源头群山之间。她虽比不上长江东逝水那样波澜壮阔、黄河入海流那样壮丽秀美,却与长江、黄河一样,承载着沿河两岸居民的希望,养育着几十万黎民百姓。肖田河系梅江与赣江源头,肖田河,有我儿时的梦想,是我童年的乐园,更是我经常思念的地方。肖田虽地处偏远,但这里好山、好水、好人家,风景这边独好。

肖田河最美在夏季。夏天来临,天高云淡,河流两岸,绿树成荫,炊烟袅袅。河面上碧波荡漾,小鸟们掠过浮云低空鸣叫、飞翔,居民们撒下渔网收获喜悦,还有用鱼叉叉鱼的小伙及捉鱼的小孩;河床上的牛儿慢悠悠地甩着尾巴低头吃草,仿佛置身于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中。

进入炎热的夏天,肖田河畔但是肖田小学与中学,下课和放假后肖田河便成了学生们的乐园。河水暖暖的,沙滩软软的,是天然的浴场。男孩子们不害臊,一个个脱得精光,“扑通、扑通”跳到水里,三五成群地打水仗,撅着白白的小屁股赤条条地游来游去,像河里的一条条大鲤鱼。时而二人一伙用网捉鱼,在弯道冲击的地方还用农药毒鱼及电鱼;有时候一些顽皮的捣蛋鬼,会突然从水里钻出来吓唬站在岸边不敢下水的女孩子。小时候因为常常偷着下河游泳,没少挨父母亲的责骂。

在肖田河边上住了十几年,对她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无限的眷恋。肖田河,不仅是我们的生命之河,而且还是条英雄之河,流淌着岁月中许许多多让人心动的往事。每当夜幕降临,我们这些孩子都要围着抗日英雄赖彩焕爷爷,听他讲述参加第二次“反围剿”的经历和发生在肖田河上故事。故事中,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是1931年4月1日,何应钦命令其“围剿”军按照预定的进攻路线,以宁都为目标,向我中央根据地发动大举进攻。按照“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红1方面军主力于4月20日前,先后秘密转移到退却终点龙冈、上固、东固地区,积极进行反攻的准备,并确定由西向东横扫,先打弱敌,各个击破敌人,集中优势力,首先打击弱敌王金钰的第5路军,尔后再打孙连仲的第26路军和朱绍良的第6路军。

肖田河水朝来夕往,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用甘甜的乳汁滋润着每一寸土地、哺育着两岸一代又一代儿女,让百姓的生活变得富足充实。但在旧社会却没有今天这么惬意,因为旧政府只顾搜刮民财,对肖田河疏于治理而造成了“十年九涝”,常常泛滥成灾。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国家仍然投入了大量资金,加固了河堤,修桥使肖田河两岸的群众从此安居乐业,不再担惊受怕。共产党好!新中国好!解放军好!不是简单的口号,而是人民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秋天的肖田河,鱼鲜虾美,特别是这里的石草鱼在国内绝无仅有,堪称草鱼中的极品,远销海外。美丽的肖田河景致,丰富的水产资源,不仅给两岸百姓增添了精神上的享受,而且带来了物质上的富有。近年来,县政府根据当地特有的优势,引进了发电等大中型企业,为肖田河的经济发展注入了生机与活力。政府还计划投入数亿元,打造肖田河沿岸绿色观光带……好消息滔滔不绝,好日子连绵不断,这是肖田河人的骄傲,也是党的好政策带来的福音。

每一次回归故里,我都要到肖田河岸上走走,看看这里日新月异的美景、听听河里四季如乐的流水声,让城市的浮华和世事的烦恼抛在脑后,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宁静、坦然。美丽古老的肖田河,是我的家乡,是我心中的母亲河!


  • 1
  • 2
  • 3
  • 4
  • 关键词:赣江源头肖田河第二次“反围剿”母亲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赖辉,笔名晨阳,青年文学家深圳分会主席,中国诗歌学会,广东网络作家协会,深圳市作家协会,江西省赣州市作协,宁都县作协会员
  • 赖辉,笔名晨阳,青年文学家深圳分会主席,中国诗歌学会,广东网络作家协会,深圳市作家协会,江西省赣州市作协,宁都县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100
  • 27
  • 191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