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片包谷地
  • 点击:2611评论:02020/08/12 11:23

2001年3月,我在水城联系不到实习单位,无奈之下只得灰头土脸地背着铺盖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小山村。父亲已去世了,母亲身体又不好,弟弟还在上学,那注定是一个充满迷茫和失落的季节。我不知道自己那稚嫩的肩膀是否扛得起生活的重担,为母亲和弟弟撑起一片晴朗而温暖的天空。

回家那天,我在六盘水车站买了一张几块钱的车票后,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我咂着嘴巴望着小店里那金黄而松软的面包,胃液不停地往上冒,怎么也压不下去。中午十二点多钟,火车准时抵达大用火车站。下了火车,我饿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软塌塌地跌坐在人来人往的站台上。揉着叽叽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我不晓得怎样回到八里外的村子。望着小站上的一花一树,我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母亲送自己上学的那些温馨的画面:她弯着腰一下一下帮我拉扯着衣角,一句一句说着贴心的话。火车载着我去了老远老远,她仍旧伫立在站台上不停地挥手。想起母亲,我顿时忘掉了饥饿和干渴,咬着牙关一步一步吃力地往那个叫凉水井的小山村挪去。母亲守护着我们那个风雨飘摇的家,我似乎看到,她煮好了香喷喷的米饭,她泡好了热乎乎的茶水,盼着外面的儿子早些回去。

进了家门,母亲正端着升子在院坝里喂鸡,抓起一把金黄的包谷撒在地上,十几只老母鸡“咯咯咯”叫着围在她身边啄食。在城里联系不到实习单位,我恨自己没有一点出息,低着头不敢看母亲。母亲望着我微微地笑了笑,轻声说:“娃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不要怕,家里还有一片包谷地,饿不着肚子哩!你饿了,妈去热饭。”她用围裙擦了擦手,一头钻进厨房里,一股热流顿时涌上了我的心头。母亲提到的那片包谷地,在村旁的山坡上,每年收两千多斤包谷。她就靠这片瘦薄的包谷地和一点少得可怜的抚恤金,供我和弟弟上学。城市没有为我打开一扇门窗,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那片土地张开了温暖的怀抱把我紧紧地搂住。我就像一条跳上河岸的鱼,跳跃着挣扎着跌落水中,回到了生命的源头!

那片包谷地,是我避风的港湾,是我最后的依靠!


回村后,没什么出路,我不得不扛起了半人高的薅刀种起了庄稼。

还是那条路,很窄;还是那那座山,很陡;还是那片包谷地,很瘦。这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模样,多少年过去了,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土地,是庄稼人的命根子。记得村里的女孩子去看婆家,看的就是男方家的田地,多一分田地,日子就多了一份依靠。兄弟分家,东倒西歪的老房子不值几个钱,主要是分田地,多一点肥田厚土,生活就多了些奔头。一些田地少的人家,就去偏山上挖荒地,谁不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富足一些呢?可从1992年后,村里的大姑娘小伙子都离开了这片土地,潮水般涌入城市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路边的一些包谷地抛荒了,长满了半人高的蒿草。风起风落,蒿草摇曳着枝叶,散发出刺鼻的浓烈味。不知为什么,莫名的酸楚和不可言喻的悲凉叠加着压在胸口,让我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我跟着母亲顺着弯弯拐拐的山间小路来到陌生而熟悉的包谷地,记忆的风帆缓缓地飘过岁月的河流,儿时种地的那些场面一一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记得几岁时,家里每年栽包谷,几个表嫂都来地里帮忙。我穿着父亲的中山装,两个大口袋里分别装满了包谷种、四季豆种。瘦瘦小小的我踩着松松软软的泥土,左手抓出三颗包谷种,右手摸来一颗四季豆种,混在一块不偏不倚地放进包谷窝窝里。父亲既要上班还要兼顾种地,他尝尽了人间的辛酸苦辣,他不想让儿子像他那样吃苦受累。我十来岁那年,父亲从牙缝里省下一些生活费,供我去县城上学。进城后,我远离了家里的那片包谷地,身上的泥土味渐渐淡了。只是想家的时候,我在梦里回到了那片闪着油光的包谷地,母亲佝偻着腰在地上拔草。透进包谷地的阳光,麦芒般扎着她的后背。中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盼来了中专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父亲捧着录取通知书左看右瞧,对着阳光晃了晃,激动地说:“娃呀,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不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了!”懵懵懂懂的我握着这薄薄的录取通知书,揣着梦想和期盼走进了中专学校的大门。可万万没有想到,中专毕业前几个月,我带着《毕业生推荐表》和一摞荣誉证书去联系实习单位,一次次碰壁,一次次失望,一次次落泪。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生活几年的城市,回到了生命的原点。

阳光吻着包谷地,我在前面挖包谷窝窝,母亲跟在后面放包谷种。如果我没有去城里上了几年中专,如果我没有把户口落进城里,命运安排我种地,我会心平气静地接受这一切,没有半句怨言。我不知道是和谁在赌气,用力一下一下地挖,发泄着内心的不满和委屈。薅刀上的泥点弹跳起来,落在肩头,又顺着衣服掉到鞋上。母亲在后面心痛地说:“娃,往后的日子还长,记得把劲用匀。”我根本听不进母亲的劝告,没过多久,手掌磨起了水泡,像针扎着痛进心里去。

坎下的王奶奶也在种地,她背着几个月大的孙子,在瘠薄的包谷地里吃力地刨挖着。不知是饿了还是渴了,王奶奶背上的孙子"哇哇“大哭起来。她解开背带,放下孙子抱着喂水,哄乖孙子后,她又接着种地。王奶奶对土地的热爱和执着,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灵。凝望着这片养育了一代代人们的包谷地,我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无知和渺小,你折磨自己,母亲能不心疼吗?人活着,不能只为了自己呀!你无法改变这个世界,可你完全可以改变自己,你既然回到了这片土地,就该用自己的汗水浇灌出沉甸甸的粮食,让往后的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甜!

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一尺远一个的包谷窝窝,像鸟巢那样精致。一缕阳光渗入包谷窝窝里,暖暖和和的,熟悉而亲切的感觉,从脚底一直望上升。一行行包谷窝窝,从地头伸展到地尾。那些包谷种,种在包谷窝窝里,种在我的心坎上,它们在翻身,它们在拱土,它们在用力往上钻。累了一天回到家里,我勉强吃了一碗白开水泡饭,洗脚后倒在床上,骨头像被人抽走,酸胀的身子一下散了架。夜里,我梦到老天飘飘洒洒地下起了雨,包谷地里冒出了嫩嫩的包谷苗……

我在那片包谷地里种下了希望,我在那片包谷地里种下了温暖,我在那片包谷地里迈出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一步!


种下包谷后,我隔三差五就去那片包谷地走一走转一转,地头地尾边边角角,仔仔细细地看,满眼怜爱。包谷苗冒出来了,一窝窝一行行铺满我的世界。我轻柔地抚摸着粉嫩的叶芽,生怕把她弄疼了。我低着头一窝窝地看,有的地方没看到出土的叶芽,望着光秃秃的泥土,心里头空荡荡的,慌忙跑回家找来种子补种。包谷苗吮吸着雨露沐浴着阳光,舒展着身姿自由自在地生长。包谷苗长到一尺多高,薅一次草,施一次肥,拔掉一些瘦黄的秧苗。我把土地当成了亲人,细心地伺候着,望着绿油油的包谷苗,我看到了希望的光芒在摇曳的叶片上闪动。

六月,地里的包谷一人高了,颀长的叶子在风中沙沙响着,像水缓缓地向看不见的远方流淌。清晨,我背着肥料走在挂满露水的小路上,去包谷地里松土施肥。老家那边种地的人都知道,薅二道地,是最苦的活儿。包谷叶交织着像一张网罩着包谷地,四季豆藤缠着包谷杆往上攀爬,黄豆的叶子在地头铺散开来。我的右手端着一钵肥料,左手握着汤勺,走一步,就往包谷根脚放一勺肥料。包谷根脚长满了野草,我蹲在地上拔掉野草,抖落根系上的泥巴,扔到地埂上晒,再接着放肥料。亮晶晶的露水在叶片上闪着光芒,顺着晃动的枝叶滑进润湿的泥土里。地里长满了腾腾蔓蔓,干活时一点也不利索,好几次,我差点被豆藤跘倒。我晃动着瘦弱的身子,吃力地在包谷地里挪动脚步,时而地头拔草,时而撒上一勺肥料。

放完肥料,我握着薅刀开始松土、把野草连根挖掉。太阳一点点升高,地里像蒸笼那样冒着热气,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爬上鼻尖,“吧嗒吧嗒”掉进土里。包谷叶擦着我的脸,从汗涔涔的手臂上划过,痒痒的。包谷叶划过的手臂,有时会留下一道血痕,伤口粘着叶片上的茸毛,像虫子一口一口啃咬着,火辣辣地痛。躲在暗处的花蚊子,这时也出来捣乱,飞到脖颈上咬一口,叮咬过的地方冒出了小疙瘩。不管是叶片擦着脸颊,还是蚊虫叮着脖颈,我都顾不上去揉一下,只想着松土、除草。就连掉落在眉毛上的汗水,我也腾不出手去抹一把,汗水缓缓地淌到嘴边,咸咸的,涩涩的。回过头去,翻松的泥土冒出了一缕缕的芳香,包谷叶看上去是那样鲜活,挖起的野草一点点枯萎,心底升起了一丝丝暖意,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人累了,口也渴了。我坐在包谷地边上的一块荒地里,抖干净鞋里的泥巴,不停地捶打着酸胀的腰背。这时候,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挺拔的高山构成了一幅迷人的风景画。风起风落,云朵在飘,蜻蜓在飞,灰蚂蚱在跳,眼前的画卷一页页翻动着,田地间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味。一只觅食的黄蚂蚁,从地缝里钻出来,顺着我的大腿一点点爬上来。这弱小的黄蚂蚁,仿佛一下子碰触着我的心尖,搅动着我那原本渐渐平静的内心世界。我抠着手指头,想起了未卜的前程,心底泛起了丝丝忧伤,眼角不由得流下了酸涩的泪水。那片包谷地,那一棵棵包谷杆,像亲人那样陪在身边,默默地望着我,默默地跟着我一块伤心难过。还有那只善解人意的红蜻蜓,时不时闪动透亮的双翼,不知什么时候停歇在我身边的那棵蒿草上,她看到我坐在荒地里,怕我孤单,想过来陪陪我。

我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斑斑泪痕,握着半人高的薅刀,钻进密不透风的包谷林里,流淌着汗水不停地刨挖起来。那个蝉声如潮的夏天,我的脸变黑了,我的手变粗了,我的骨头变硬了!

七月,毛豆可以下锅了,我去包谷地里扯一把回来,剥壳后煮汤,汤是清香的。嫩包谷可以吃了,我去包谷地里掰几穗回来,放在火上靠熟,籽粒是香甜的。我这时就想,种地是苦的,可细细回味,这苦日子里也夹着一丝丝淡淡的香甜味。


秋天,地里的包谷熟了,一片一片,一坡一坡。我挑着竹箩,去那片包谷地收包谷。

黄灿灿的包谷籽粒,从枯黄的包谷壳里突出来,咧着嘴巴笑着,金黄色的秋天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握着沉甸甸的包谷棒子,用力往下一拉,“咔嚓”一声,包谷棒子从包谷杆上跳了下来。我捧着自己用汗水和心血喂养出来的粮食,心里暖暖的,就像捧着自己的孩子,就像捧着一个完整的世界。包谷堆在地埂下,像小山那样高,我坐在地上开始剥壳。最外面的那层包谷壳,有些硬,沉淀下来的灰尘,扑散着往鼻子钻。撕开里面一层层洁白柔软的包谷壳,抹去干枯的红缨,圆滚而密实的籽粒一行行排列着,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芒。把包谷一个个装进竹箩,幸福顿时填满了我的世界。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打工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6350
  • 12
  • 94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