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家令
  • 点击:38008评论:22020/08/18 16:33

李伟业
李伟业有个心病,也是他面临的一个难题,那就是老父亲的问题。老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还在老家问村生活,李伟业想接父亲出来,跟自己一起生活,这是他最近很迫切的想法。为什么说是一个难题呢,难就难在父亲不想出来,而妻子和女儿对接父亲回来这件事,并不是十分积极,而是在他跟前说,要尊重父亲的意愿,你要是接他过来,本来是孝顺他,结果反而让他不高兴,不开心,这不合适吧!
李伟业知道她们说这样的话,一方面是尊重父亲的意见,另一方面也在心里上,还没有接受自己的想法。李伟业不要求妻子和女儿和自己一样拥有对父亲的感情,只要求她们在大的方面合上自己的节拍就行。妻子也是文化人,当然也通情达理,所以,李伟业知道,自己要是硬把父亲接进城里,妻子会慢慢接受的,关键还是做父亲的工作。
李伟业在深圳开了一家饭店,突出了地域特色,这个特色首先体现在名字上,名字就叫昆阳之家,然后里面的布局,也很是体现老家特色,里面有很多照片,比如火车站,电影院,县衙,革命老区段庄,石门水库,孤石滩水库,燕山水库,翠花桥,老城墙,老城河等等照片,都在彰显着昆阳的历史。
这个饭店从开业以来,因为地域特色明显,昆阳之家生意一直不错。
按说这两天,李伟业是没有时间回来的,马上就是春节了,年夜饭已经预定了不少,现在时代的风向变化了,在饭店吃年夜饭,成了一种风气,有时候要提前一个月预定,昆阳之家的年夜饭,在春节前三个月就预定完毕了,物资采购还早,因为要新鲜,必须即做即买。做食品,对于食材,李伟业还是很讲究的。因此预定完年夜饭之后,就是正常的经营,每天来这里就餐的人也不少,年夜饭是家里团聚的,而同学朋友同事也需要聚一聚,而朋友的同学的同事的聚会年前就多了起来,因此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李伟业进而想,忙碌,也许是生活的常态吧,尤其是在深圳,这个快节奏的地方。在当下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忙碌意味着社会对你的需要,体现着你的价值,所以李伟业很享受忙碌的这个过程。
但他也担心父亲,春节了,按照惯例,他应该接父亲进城。每年春节,李伟业都会接父亲来深圳生活几天,李伟业对父亲说,爹,平时你一个人在家,不来城里,也就算了,春节了,该跟我们进城了,深圳毕竟是南方,冬天还是暖和一些。这个时候,父亲总是认真地说,行,我跟你们去深圳几天也可以,但过完春节,你要送我回来呀。对于父亲的这个要求,李伟业只得同意。年年春节接父亲来深圳就这样坚持下来了,而老婆张燕是一个通达的人,在家里的表现很好,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问题,对老人也挺孝顺的,这让李伟业觉得,如果接父亲过来长期居住,也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有些事情,需要抓紧干,转眼就是腊月27了,李伟业和老婆张燕商量去接父亲的事,张燕说,这个不用商量,你去接他老人家过来吧。李伟业说,还是一起回去吧,有些事情需要一些仪式感。老婆张燕说,等老人家过来,我给他做几个好菜,这不也是仪式感吗,你放心,我就是不回去,我也不会给你掉链子的。李伟业说,不行,必须一起回去,仪式感除了让父亲感受外,还是要给父老乡亲看呢?张燕有点不太高兴地说,你这是商量吗,你也知道,这两天,我的美容会所也挺忙的,再说,现在武汉的疫情闹得这么厉害,我们这么跑来跑去,也不合适。李伟业说,女儿媛媛也回去,我和她说好了。张燕松了口说,那好吧,我也回去,不过,我可不能在家停太多时间,我真的很忙的。李伟业说,我也很忙,这个应该时间不太长吧,也就1-2天,放心吧,年夜饭,我们肯定会在深圳吃的。
腊月27下午,一行出发了,在高速路上,车辆并不多。李伟业感到有点儿奇怪,按照往年的情况,高速路上的车辆应该是相当多的,今年怎么车辆这么少呢?张燕说,车辆少,还不是疫情给闹得,我给早给你说,今年最好的选择就是减少外出,你可倒好,还拉着老婆女儿到处乱跑。李伟业说,怎么是乱跑,我们这也是正事,媛媛你说,我们接你爷爷来咱家过年,是不是正事?媛媛笑了笑说,这个不好说。李伟业说,你这个鬼丫头,怎么想就这么说,有什么不好说的!媛媛说,接爷爷是正事,妈妈说的也有道理,爷爷身体也挺好的,你一个人接他就行了,还这么兴师动众的,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晚上在体育场有一横的演唱会,我和同学们都说好了,要一起参加呢,我们都是王一横的粉丝。李伟业听了,知道媛媛是受了张燕的影响。就接过话头说,在我们面前,媛媛你可以怎么想就怎么说,但在你爷爷面前,你要想好了再说,我们全部的目的,就是让你爷爷高兴。媛媛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回家我就少说话。李伟业说,少说话也不对,这么多人回去,就是为了让你爷爷高兴呢?少说话怎么有氛围?所以不是不说话,而是要想好了再说,还要多说。媛媛有点儿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老爸,我知道了。
到了问村,发现村里也有变化,主要村外的道路硬化了两条,村里又盖了几所二层楼,这是让人高兴的变化;让人不太高兴的变化是,村里的小河水更加少了,大部分河床裸露了出来,一线污水再也没有了李伟业小时候的彭拜。
父亲更加老了,原来雄健的身材,现在变得瘦小,背驼得更狠了,越发地像一张破旧的弓。年轻的时候,李伟业曾经写过一篇作文,专门写的父亲,当时写到,父亲弯弯的身躯就像一张弯弯的弓,而我就是射出的一支箭。现在自己还是一支飞驰的箭镝,而父亲不再是一张有张力的弓了。
显然父亲还没有做好要去深圳的准备,看来不能马上回去了,张燕一回家,就有点儿不适应,家里太冷了,晚上张燕给李伟业说这个,李伟业还说,你还嫌冷,父亲都八十多岁了,还在这样家里,他老人家不嫌冷吗?张燕觉得李伟业的回答根本显示不出来他应有的水平,张燕就说,父亲他老人家,天天在家里,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我不是不经常回来吗?李伟业说,哦,你不经常回来,这不是更不对吗?你应该经常回来。张燕生气地说,你这个人,一说回到老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乱了章法,你要是用这样的情商来做生意,不赔你一个底朝天才怪呢?李伟业说,我的昆阳之家好着呢,两口子之间,有什么说什么,那用什么客套。张燕生气地说,算了,懒得跟你理论。
晚上,休息的时候,张伟业被张燕推了出来,我跟女儿住,你赔你爹去吧!李伟业说,什么我爹,是咱爹,然后才明白,张燕为白天自己说的话,还生气着呢!李伟业也不是不想说宽心话,但这涉及到对家乡,对老人的态度,因此他不想迁就张燕。他认为张燕闹点情绪很正常,因为从结婚到今天,张燕的情绪就一直在折腾着李伟业的生活,李伟业认为自己对张燕也算知根知底了。
晚上李伟业在父亲房间里,另搭了一个床铺,晚上睡觉,说起去深圳的事情,父亲对李伟业说,明天还走不了,明天要去赶集,买药。李伟业说,买药到深圳,什么药买不了呀,我在家里没事,但张燕和媛媛在老家感到冷。父亲说,其实你不用让她们两个回来,你一个人接我走就行了,让她们两个回来受这个罪干什么。
李伟业听了父亲的话,心想,父亲也不承情,难道自己的做法真的有问题。父亲说,深圳买药,深圳有张医生吗?你要知道,我只有吃他开的药,才是特别有效的。李伟业说,深圳专家多的很,都是医疗的权威,什么病看不好。父亲说,到了深圳,又是挂号,又是扫描仪器,要折腾大半天,开出的药也不一定对症,哪像张医生,聊一会天,就把你的病症给理清楚了。李伟业见说服不了父亲,就说,行,明天我开车带你去。父亲抬起眼,看了一眼李伟业说,开你的车,这么大一个家伙,到底我们是去赶集呢,还是去显摆呀。
李伟业说服不了父亲,只得同意。第二天一早,下雪了,雪下得不大,就像一层轻雾笼罩着大地,雪落到地面,很快就化了,落到房顶,落到草垛上的那些雪,却在顽强地白着。农村的早晨,显得有些静谧,鸡叫声,狗叫声,鹅鸭的叫声,成了乡村早间最主要的音符。李伟业想,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过这样的生活了,听着这早晨的音符,让李伟业想起了《桃花源记》,其实人人梦里都有一个桃花源,而这个桃花源绝对不在钢筋水泥的深圳,而是在鸡犬之声相闻的乡村。
父亲起得比自己早,李伟业起来后,发现父亲已经买来了早餐,胡辣汤,村子东头的老胡家的,还是记忆里的味道,李伟业喝的满头冒汗。父亲说,张燕和媛媛还没有起床,这两份是他们的,我先给她们温着,这样不至于太凉。李伟业看看手表说,她们起床还早呢,现在才6点多,我们先去赶集吧,电车有电吧。父亲说,满格的电,赶集能跑三个来回。
李伟业说,我开吧,你坐后面。父亲有点不放心地说,你开行吗?李伟业自信满满地说,怎么不行?我有驾驶证。父亲笑笑说,你是开汽车的驾驶证,开电动三轮不好使。李伟业说,我试试吧,他骑了上面,打开开关,刚走了一段,就滑向了道边。父亲笑笑说,不行,还是我来开吧,你坐后面。李伟业一边下车一边说,三轮车的车把不好控制呀,我感觉好想是车把歪了。父亲走到前面,上了车,父亲的动作有点儿慢,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父亲回头说,你上车,坐好,骑电瓶车,关键是要硬着手脖,控制住方向。
坐在车上,看着白发苍苍的父亲,李伟业心里五味杂陈。小的时候,李伟业有严重的气管炎,经常看医生,都不见好转,李伟业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的后背,那个时候,父亲虎背熊腰,身材高大,父亲背着自己,李伟业就能感受到父亲澎拜的力气,父亲背着自己去过拐河,去过柏宁冈,去过独树。而现在父亲老了,身材变得瘦弱,头发也变得十分稀疏,而且全都白了。
路过老孔家门口,见有不少人,穿着红背心,在给老孔打扫院子。父亲停了车,说,我问问老孔买什么东西不?我给他捎回来一些。父亲和老孔是多年的朋友,从修孤石滩水库就在一起,然后在一起进问村剧团,后来剧团解散,两个人都做了生产队的饲养员,一起养牛耕田,友谊绵延了五六十年了。
老孔在院子里满面笑容地说,不买什么了,你看看这些志愿者,来给我打扫卫生呢?还有扶贫干部,给我送了不少东西,我这里年货都备齐了,不用买了。然后老孔问父亲,镢头,你的年货还不齐吗?父亲名字叫李镢头,听起来像是一个很遥远的名字。父亲笑笑说,老孔,今年我不办什么年货,我要去深圳过年,我去街上买点儿药。老孔笑了,买药上街呀,到深圳什么药买不来?就是灵芝仙草也能买的到。
因为父亲和老孔都在剧团干过,白蛇传曾经是剧团的保留曲目,这个戏里,他们两个经常合作,因此最珍贵的,最难买的药,就是灵芝仙草了。
路上人并不多,和常年这个时候相比,这个差别太大了,集上也是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以前每年这个时候,人是拥挤不堪的。父亲说,看来还是疫情影响的,以往年份,这个不是不要说骑电瓶车了,就是步行也是困难的。父亲畅通无阻地把车骑到民生药店门口,药店人特别多,这些排队的人中,有的要买口罩的,有的买双黄连的,有的买板蓝根的,这些都是防感染的物资及药品。
父亲停下了车,说,伟业,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药,顺便也问问张医生。李伟业想进去看看,就跟着父亲往前走并说,我给你掏钱。父亲说,不用你掏钱,你就在这等着吧,要是觉得冷,那边有背风的地方,你看看张医生的药店,人都排到外面了,看来名医就是名医,人这么多,你再跟进去,不就更拥挤了吗。
李伟业想想,觉得父亲说的也有道理,刚才坐在三轮车后面,三轮跑起来后,自己被风冲着,李伟业是感觉挺冷的,就去东边供销社门前,避避风。
这时候雪已经下得比较大了一些,雪花伴着北风飞舞。路上已经看着有些发白,几只麻雀在地上和檐头嬉戏。屋顶上已经全白了,像是蒙上了一层圣洁的装饰。
这个时候过了几个人,带着红袖章,上面写着防疫的字,在墙上贴了一个告示和一个通知,周围人都围了上来看。这个告示是用红字写的,挨着这个告示的是县防疫指挥部的一个通知,盖着红章。这几个人一边贴,一边说,不能这么聚集,不能这么聚集,你们看看,这是居家令,居家令,今年春节大家哪里也不要去,就呆在家里,就待在家里。
周围有人笑着说,我们这是买药呢,也是为了抗疫情,买药也不让吗?
红袖章说,不让聚集,不管干什么都不让聚集,你知道这里的这么多人,有没有从外地回来的,有没有从湖北,从武汉回来的呢?!所以,好好呆在家里,就保护好了自己,也保护好了别人。
有人说,你看看这疫情闹得,春节本来是热闹的,走动的,现在要过一个安静的春节了。有人反驳说,春节的热闹可以明年继续,人要是没有命了,就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了,众人大笑。
李伟业看过去,发现许多人没有戴口罩,当然李伟业和父亲也没有带,周围有几个人戴了,有两个还戴了n95口罩,周围人就笑道,你看看你,带着这个,很像猪八戒呀。戴的人马上反驳说,什么猪八戒,这是n95口罩,防疫效果最好的口罩了。李伟业觉得应该提醒父亲多买一些口罩,但想想,药店里买口罩的肯定不少,父亲看到别人买,自然就会买的,因此没有必要提醒。
有人拿了手机,边拍照,边说,这是居家令,这是县防疫指挥部的通告,老铁们,给我点赞呀。现在微信、抖音盛行,即时的许多消息,都通过这些平台发布,有人说,现在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信息的发布官。
通告是打印的,盖着县防疫指挥部的公章,居家令是手写的,红纸黑字,写的很有功力,李伟业赞叹乡间还是有高人。现在李伟业虽然经营着一个不小的饭店,但在公司里,他确实找不到什么写字写得很好的人,现在手写的机会越来越少,有多少人开始提笔忘字了呢?!
父亲买药出来,药买的不少,也买了两包口罩,李伟业看看那些药,有治疗糖尿病的药二甲双胍,李伟业想,父亲什么时候有糖尿病了呢,看来自己对父亲关心不够,只知道父亲有胃病,血压好像也有点儿问题,从来不知道父亲有糖尿病。想到这里,李伟业有点儿后悔刚才没有跟着父亲一起进去。
在路上,李伟业问父亲,爹,你有糖尿病,什么时候得的?父亲说,糖尿病?我没有得糖尿病。李伟业很奇怪,问,没有糖尿病,我看你买了不少糖尿病的药。
父亲顿了一下,说,那不是我的药,是给你胖婶玲子的,她有糖尿病,我这不是要去深圳了吗?给她买点儿药,你也知道,兴和耀都不在家,都在外打工没有回来呢?李伟业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也感到,这件事情值得琢磨。
父亲还说,现在疫情严重,你看看刚才门口贴的通知,你听听路上广播里的要求,我想,我还是不去深圳了,就呆在家里,这里比较安全,你们回去吧。广播上通知,疫情期间不要乱跑。
李伟业有点儿吃惊了,说,爹,你这里什么年货都没有准备,不去深圳,你吃什么,喝什么。父亲说,让你姐送过来点,刚才我已经给你姐打过电话了,肉下午都送来,我不但不回深圳,要让我说,你们三个也不要回去,大城市里人来人往,哪里有咱们问村安全。
  • 1
  • 2
  • 3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疫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20/09/02 10:57:07
    • 分享到:
  • 非常好的故事,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原本就暗流涌动的家庭关系带来怎样的冲击,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思考、取舍、领悟、变化,这样题材的小说其实是很稀缺的。本文叙事完整、文字流畅,多角度叙事的结构也十分讨巧,可惜是语言太过平实,且叙述太主观。小说区别于散文、纪实文学的最主要特点就是要尽量客观中性,毕竟故事中的每个角色身在自己的故事中时,自己都是中心,作者不宜做过多主观判断。这篇小说有进步空间,往继续努力!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陈老师点评及建议,我有时候,写东西,就是主观判断加的过多,以后要尽量往客观冷静,要具体细节上写。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4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147888
  • 94
  • 1604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