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尘之下
  • 点击:15844评论:142020/08/25 09:05

老妇人已经九十六岁了,没人知道她的全名。也许,她自己都忘了。但凡有人问她多少岁,她就一本正经地伸出五个枯瘦的指头,说五十岁了……问她的人笑呵呵地走开,她很快又恢复原来的神情,一副从未被人打扰过的模样。

自从女儿去世,她就很少出来晒太阳。炽烈的阳光砸在她的脸上、身上、深驼的背上,有点负荷不了。每次下楼,她从不担心电梯,却怕小区里的猫,悄无声息地蹭着她的裤角爬过去,猛然回头的灰黄眼睛里,放出些不可名状的光来。

在旁人眼里,她已经活过所有的人了。憎恨和嫉妒她的人,她深爱和眷恋的人,只等上帝来唤她。可最后的日子也是日子,点数每个夜晚,一日三餐都需要力气,总得有个活人照顾她才是。她的两任丈夫和唯一的女儿都先后离她而去。整个家,只剩一个尴尬的角色——她的女婿。街坊邻居时常把两人的生活日常当谈资,砸吧出各式各样的画面来消遣日子,挤眉弄眼地戳这家人的脊梁骨,暗自传递那些不可言传的隐秘。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一家一本难念的经,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在妻子临终前答应照顾好老妇人,一脸愁苦地发了誓。

让这个男人留下来的,还有街头两个店铺和这套体面的楼房。妻子在世时,打拼了不少家业,但遗嘱里写得明白,一半给女儿,一半给丈夫。留给丈夫的这份要等母亲平安离世才能名正言顺地继承。这个精明的女人把商人的潜质发挥得淋漓尽致,让男人既能获得一点利益,又不能自由地支配那些财富。作为回报,他必须把老妇人养老送终。

当年,女人用优厚的条件将乡下男人招上门时,就斩钉截铁地告诉他:必须做一辈子她们家的上门女婿,才能搬到城里住。身处男尊女卑的客家族群,这个膀大腰圆的女人算是特例,不光信奉金钱万能,胆量和头脑也不输男人,街坊邻居从不敢小觑她。在同龄人都谈婚论嫁时,偏偏瞄准发财的机会。那时的深圳,刚刚改革开放,个体经济不仅合法化,还能得到政府的扶持。于是,仗着独女的身份,不惜用家底做资本,在街边开了家早餐店,很快便赚到第一桶金。打工潮的兴起让这家不起眼的小店越来越红火,旁边的杂货铺子也被她盘进来,人手很快不够了。但女人心中有数,每年春天,大批捞金者会从四面八方涌入这座城,廉价劳工永远不缺。所以,尽管年华已逝,她的腰包和底气却鼓鼓足足的。那时,男人也混在街头,汹涌的人潮把他吓坏了。他躲进女人的早餐铺子,喝完一大碗馄饨汤,瞅了一眼门口贴的招工启事,便留了下来。

和他同来的老乡都涌进工厂,穿上统一的深蓝色工装,胸口别个工作牌,挤进鸽子笼一样的房间,淹没在无数简陋的厂房里。他打心眼里害怕那些厂规和责罚,工头苛刻的眼神和高墙上的铁丝网足以杀死他的全部热情和胆量。他宁愿困在这个小店里,也不愿意过排队吃饭、上厕所的日子。在他看来,那样的生活如同坐监,连呼吸都困难。躲在这斗方的小店里,工人房虽小,至少是独立的,出入也自由,每月还有额外的收入,最重要的是:绝不会挨饿。这,都是男人满意的。

没想到,不出一年,他便被比自己大三岁的老板娘“娶”回了家。

都说女大三抱金砖,男人羡慕的大房子很快就有了,就凭自己一没学历二没能力的这点身子骨,自己的命算不赖。只是伺候家里这母老虎要时刻陪着小心,生理满足只能算基本要求,一家四口的衣服、房间卫生、孩子的接送都是他的事儿。他妥妥地扮演了家庭主妇的角色。可,这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连普通的账本都看不懂,更不要说和工商局、税务局的人打交道了。世界对于他来说,四处都是洪水猛兽。只有这个家是安全的,丈母娘的奚落和白眼都是自然的生活常态。

给老妇人倒好泡脚水后,男人照常用手试了试水温。自从烫过一次,老妇人特别警觉,动不动就紧蹙着眉头瞅他,仿佛他会给她下毒一样。看着老妇人半眯眼睛、一副犯困的样子,他迅速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马上八点了,小区广场的音乐已经响起来,夏荷肯定到了。一想到这儿,男人就痉挛般地搓起手来。当年,夏荷是和男人一起外出打工的老乡,自进了电子元件厂后,两人就很少联系。掐指一算,三十五年就这么过来了,各人忙乎着自己的命运,像误入大海的淡水鱼,似乎活下去就是全部意义。尽管不联系,男人知道:她大概是最想回乡下的那一个,要不然,她不会每次同乡会都默不作声,嫁人又那么晚。厂里的领班比她整整大十岁,可她还是同他结了婚。生了儿子后,就再也不提回去的事儿了。

时间在这座城里过得相当快,倏忽间,他们便老了。按乡下的日月星辰计算,院子里那棵碗口粗的茶树还没覆盖住老屋,人是不会老的。可在这里,时间是不算数的,睡过几个昏沉的大夜,鬓边就白了。它摧毁着勇猛的汉子,也让温软的生命变硬。就是这个善良柔弱的女人,在儿子刚满十岁的时候,忽然接到丈夫车祸去世的噩耗,一夜白头。而后的日子都是清苦,养家糊口的重担全落在女人肩上。论模样和年龄,她是可以再嫁的,却听说硬撑着不肯,后来,连同乡会也不参加了。而她儿子又偏偏不争气,连高中都没考上,混到三十岁还没固定工作,更不要说娶媳妇了,全凭老母亲给附近人家打扫卫生赚点小钱过活。男人能想象她忙了一天,换上那身翠绿丝绸长衫的样子。尽管老了,她的身形还是挺拔的,笑容也是恬静的,让他想起家乡一切美好的东西。如果没有表哥从深圳带回来的粗金链子,清澈的溪水和摇摆的竹林都可以证明:他俩是整个村最登对的。

可丈母娘还活着,妻子的遗嘱上写得清楚,必须将母亲养老送终,他才能获得再婚的自由。这真是个无理的要求!男人想不明白,也懒得思忖这个女人的想法。可是,就像所有善良的乡下人一样,他骨子里有朴素的人生观:比如一诺千金、比如逝者为大……再婚这事儿不能由着性子,他必须说到做到。对此,夏荷最理解他。每次男人提起,只是微笑着不语。这么多年,他知道她的心思。她能和自己一起从大山里走出来,就是信任自己,也许,还带着朦胧的爱情。可是,那时的自己太年轻太懦弱,近乎无知。城市的喧嚣、汹涌的人潮让他惊惶万状、手足无措……一顿饱食就可以收买他的全部尊严,更不要谈百无一用的爱情了。

面对这个富丽堂皇的繁华世界,夏荷倒是无动于衷,连婚礼都朴朴素素的。结婚、生孩子、丈夫去世、儿子进监狱又出狱……都是男人听旁人告诉他的。在乡下,人人都这样,越在乎的人越不能走近,最好连招呼也不要打,更不要提再婚这个念头了。男人知道:女人这么做,全是为了避嫌。再婚在她眼里,是不体面的,在乡下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即便在城里,也要低调行事。倘若家人反对,她是肯定不会进他家门的。所以,最近几年,他只敢偷偷陪着她,偶尔带她看场电影都小心翼翼的,街坊邻居都是长眼的。

老妇人干咳了一声,男人立刻把痰盂递过去。为了省纸,老人非要用老式的痰盂。浊绿的浓痰贴在盂壁上,很快就皴成一层粘膜,怎么也冲不掉……男人慌忙中,不忘在痰盂中倒一杯水,这样以来,洗刷起来就方便多了。老妇人咕哝了一句,好像是嫌弃他手脚慢了。男人装作没听见,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无论如何,先把老人哄好。上个月,就因为晚餐不可口,女儿给的生活费莫名其妙少了两百。

安顿好老人,男人整了整皱巴的衣服,嘴里含糊道:“我下去散散步啊!”老妇人慢吞吞翻个身,头冲着墙,啥也没说。可即便这样,男人也可以想象她那副想杀了他的神情。妻子去世后,她对任何人都提防。男人曾和女儿谈起自己再婚的念头,丈母娘也在场。自那一次,老人就有了心结,怎么看他都不顺眼,防他防得像个小偷儿似的。

可话又说回来,男人虽然受气,但至少不靠体力过活。妻子去世后,女儿继续打理家业,家里的收入丝毫没受影响。对照自己安逸的日子,他异常疼惜夏荷的日子,一把年纪了,还要低三下四给人家刷马桶倒垃圾,手上都是粗糙的老茧。“等我俩在一起,决不让你再吃苦了。”男人信誓旦旦地对她说,“你只要再等等,等家里老人过世,我们就在一起。到时候,我们靠租金也能过富裕的日子……”

女人轻轻一笑,垂下头去。男人将手在膝盖上摩挲了一会儿,心里却在盘算着日子。话说家里这老妇人,虽然腿脚不利落,但心明眼亮,面色红润,胃口好,睡眠也不错。怎么看,也能活过百岁,如此算来,他预想的日子还要等上五六年。想到这里,他干咳起来。自己也一把年纪了,还能有多少好日子呢?他锁着眉头,默默瞄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夏荷,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事,沉静的眼神让她看起来异常超脱。奇怪的是,她越看起波澜不惊,自己越焦灼,恨不能立刻寻个法子,说服家人,提前成全这件事。实在不行,先凑在一起过日子也行。

第二天,男人起了个大早,眼角的血丝密密麻麻,宿醉一般。他垂着眼帘,默默服侍老人如厕、洗脸、漱口、吃早餐。这样的早晨通常是静谧的,鸟儿在窗外啁啾,阳光温柔而美好。两人都不说话,也无话可说。收拾停当后,男人照例将老妇人安置到阳台的藤椅上晒太阳。自己手里捧着个碗,一边吞粥,一边发呆。可是,这天早晨,他一点儿胃口也没有,喝了两口就放下碗,瞄了好长时间老妇人的背影,揶揄半天,才挪着步走过去,吞吐道:“阿嫲,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老太婆闭着眼睛,半天才微微睁开一下,意思是她在听。

男人凑过身体,声音大了一点:“我有个老乡,就是上次提起的那个女人,她现在也单着……”他踌躇了几秒,很快说下去,“我想和她凑在一起过。这样,伺候您也方便。她会做饭,又懂收拾家务。我一个大男人,毕竟得照顾不细,她来就好了……”男人看老人没作声,停了一会儿,试探着问,“我想让她早点来咱家,您看行不行?她人可好了,您肯定喜欢她。要是不放心,明天……我带她来给您看看。”

大概那天的阳光太温暖,老人夜里睡得也不错,难得心情好,停了一会儿便点点头,很快又摆了摆手。意思是她同意了,没事别烦她。男人欣喜若狂,当晚就告诉夏荷,请她来家做客。

第二天,女人便拎着水果和蔬菜登门造访。她特意穿了件朴素的米白衬衣,脚上蹬的也是一双棉布鞋。到家见了老人,客气地打过招呼,就直奔厨房做了一桌子好饭。

正要动筷子,男人的女儿回来了。一进门,气氛就有点呛人。“呦!阿爸,这小日子就过上了?”眼睛却犀利地将夏荷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口风一转,句句直冲老妇人,“阿婆,你就不担心这菜里有毒啊!”说着,不客气地把外婆手里的筷子抢了下来。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尊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钟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钟芳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7
  • 闲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8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7
  • 石来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钟芳评委2020/09/07 17:23:53
    • 分享到:
  • 逆境永远是生活之中最好的导师,带来苦痛的同时也催人成长。作品的情感真挚,文中社会环境和情感的渲染皆佳,结尾意味深长,很好。 小小的建议:情感稍稍收着点,悲情和乐景交融,会达到更好的写作效果,从而引发读者更深层次的思考。 祝愿作者将文学的理想永存于心,在文字里追寻更快意的人生。
    • 黑雪2020/09/08 08:47:29
    • 分享到:
  • 谢谢评委钟芳老师的赏识细细想来,您的建议极有道理。太直白了,反而不会渗透人心。谢谢您的指导! 积蓄力量,继续码字。

    回复

    • 闲墨2童生2020/08/28 11:28:43
    • 分享到:
  • 本想点个赞就走,没想到这里没有见到大拇指的图标。只好留下了认真一下了,这是一段有才气和灵气的文字,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甘苦滋味,是社会的生态群落。叙事感再强一些,就更合我的口味的了,当然,写作是一件自由的事情,无须以某人口味为标准。一孔之见,可参考,亦可保持原有之文风。
    • 黑雪2020/08/28 19:57:13
    • 分享到:
  • 看名字,猜测闲墨定是逍遥派,率性且不乏幽默。文字是温度有灵性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出卖自己。想来,挺有意思。同时,感谢您的来访,留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20/08/26 10:25:02
    • 分享到:
  • 这种底层的打工者间的婚姻家庭及老年人的生活,每每都不忍心去触及。虽然知道,无非都是为了生存,而忍声吞气。但是我觉得作品还可以给予更多的亮色,毕竟生活是向好的,人心也是向好的。作者对这样的底层能够观察得细致入非,表示非常钦佩,一向以为她较为擅长都市白领阶层的生活,想不到,她写起底层人的命运与生活,细节上毫不含糊,语言上分寸得当,看来,想象力是写作的底蕴,作者都具备了。
    • 黑雪2020/08/26 13:11:36
    • 分享到:
  • 叶紫向来低调从容,文字不乏细腻和厚重。能得到你的赞美,心里满满都是幸福和温暖。生活五味陈杂,我一直希望自己能细细品味个中滋味,和你一样

    回复

    • 石来乐1布衣2020/08/25 19:52:44
    • 分享到:
  • 这或许是深圳街角一个租房告示里的故事,被她细心捕捉到的不仅是故事的更概,更是当下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人性的精准刻画。两个强势的母亲和一个强势的女儿,一个软弱的丈夫和一段永远失之交臂的爱情,构成了一本家家难念的经。与其说这是一个贴在墙上四处召告的故事,不如说这是一个贴在每个读者心灵上的故事。与其说这是一个老年人个案的故事,不如说这是一个老年人群体的故事。上个故事接着下个故事,似乎都押着同样韵脚一幕幕上演
    • 黑雪2020/08/26 13:19:49
    • 分享到:
  • 正如你所言,每座城的街头巷尾都有一些告示栏,那里有漂泊人的希望,也有落寞人的背影。每座房子都盛满了故事,门关上,打开,再关上……循环往复,都在重复着人间悲喜。

    回复

  • 偶然看到这篇作品,本是想着扫一眼,难知竟然读完了,不知被什么吸引了。
    • 黑雪2020/09/08 08:51:42
    • 分享到:
  • 哈哈,文字有毒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8/28 11:48:14
    • 分享到:
  • 说不出的压抑,男人简直是个活死人。日子没有盼头,生活没有希望。生的意义在于什么?仅仅只是为了一口氧气?
    • 黑雪2020/08/28 20:02:58
    • 分享到:
  • 从未谋面,却一直被鼓励。谢谢陌生的老朋友

    回复

    • 胭脂扣1布衣2020/08/25 15:04:59
    • 分享到:
  • 题材很新颖,故事很有趣。文字嘛,一如既往地好!
    • 黑雪2020/08/26 13:07:31
    • 分享到:
  • 谢谢胭脂扣的来访和打赏!支持和赞美一并收下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39438
  • 22
  • 36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