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法安静
  • 点击:3814评论:42020/08/30 03:11


接到电话的时候,安静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离婚协议书。

电话是小叔子打来,他告诉安静,他的二哥也就是安静的丈夫中风了,现正在医院里抢救。安静其实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甚至在十几年前她便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安静感觉自己并没有过多的悲伤。

打了一半的离婚协议书打不下去了,安静把电脑关了。她把凳子搬到阳台上,坐在这张藤条已经剥落的靠椅上,然后把双脚架在阳台的栏杆上。对面楼上刚搬来不久的那对不知是情侣还是刚新婚不久的年轻男女,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火辣辣地热吻……安静手中的烟忽明忽暗冷冷扫视着对面发生的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安静便坐上了开往广州的高铁。跟经理请假的时候,经理很不高兴,昨天开会他刚刚下达一周内不准请假的命令,没想到还没过夜,便接到安静的电话。尽管安静自己也不想在公司最紧张最关键的节骨眼上请假,可是安静别无选择。

虽已有心理准备,可当看到丈夫时,安静还是吓了一跳。眼前这个正打着点滴、五官扭曲的男人,让安静感觉是如此的陌生。虽然这么多年以来,丈夫对安静而言,早已跟陌生人差不多,但今天的感觉更加的强烈。明知道他是自己孩子的爹,但安静在这一刻真的觉得这个人好像跟自己毫无关系。仔细想了想,夫妻已快十一个月没见面了。丈夫见到安静,嘴里含含糊糊不知说着什么,安静什么也听不清楚。

安静在医院的第七天,公司便打来电话让她立即回去上班。安静知道,此时的自己是不可能离开丈夫的,唯有选择辞职。经理本已暗示安静下月她将晋升为财务总监,这个让她虎视眈眈了四年的职位,就这么说没就没了。安静觉得心里堵得慌,她借故跑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蹲了很久很久,眼泪无声无息不停流淌着……

想当初自己进这个公司,从最低的职务出纳干起,拼命学习考了会计证,干了一整年才转为小会计,又好不容易熬了三年,其中受了多少气,费了多少劲,眼看马上可以升职加薪了,每月可加薪两千多块呢,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自己却不得不放弃,安静是多么的不甘心。

晚上,安静也得在医院陪床。小叔子买了张折叠简易小床,安静便在丈夫病床的旁边躺着。同病床的那个瘦瘦弱弱的女人病床旁边也放了张折叠床,上面躺着的是照顾她的丈夫,一个体重起码有一百八十斤的男人,那个男人雷打般的呼噜声吵得安静根本睡不着。瘦弱的女人和丈夫却都睡得很好,好像这个胖男人根本不存在似的。听着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呼噜声,安静不由得非常的羡慕。不知道干什么好,安静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点赞的点赞,评论的评论,把朋友圈全部浏览了一遍后,打开莫子的对话框,输了几个字,删除,又输进去几个字,再一次删除。聊天记录里显示的还是安静八天前和莫子的对话,安静不知道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丈夫出事,莫子却也突然失踪了。

丈夫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病情才算是基本稳定下来。可他仍然是脸歪向一边,口齿不清。下午五点多,安静打了热水帮丈夫抹身。小叔子出差了,以前抹身都是他帮忙。帮丈夫抹下半身的时候,安静觉得有点尴尬,她不想自己的手碰到丈夫的肉体,安静手里拿着的毛巾在那黑乎乎的地方一掠而过草草了事。

在洗手间洗涮丈夫的衣服时,不知怎么的,安静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当年自己和丈夫同居时经常一起洗鸳鸯浴的情景。说是洗澡,其实安静觉得更多是嬉戏。安静天生有点洁癖,这让婆婆和公公总是有点看不惯。北方人很少在家里这样洗澡的,一般都是隔一段时间去公共澡堂里搓澡。而安静却跟别人不一样,她从不去澡堂。丈夫当时倒是很迁就她,所以隔三差五两人一起洗鸳鸯浴,有时洗着洗着,爱玩爱闹的安静会在那里大呼小叫,刚开始老两口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后来虽心里不舒服,却也习惯了。只是丈夫当时年轻气盛,经常搓着澡搓着澡便忍不住冲动起来,小夫妻便在卫生间里“恩爱”起来。有几次,脸红红的安静和丈夫一推开卫生间的门,便发现婆婆正站在门口。难道婆婆一直在偷听不成?安静难免有些难为情。而丈夫却不以为然,该冲动时照样冲动,好像还有点故意似的,在最后的时刻他的吼叫声大的有点吓人,每次安静都赶紧去捂住他的嘴巴……那样的场景那样的气氛,如今回忆起来真的恍若如梦,那段日子应该是安静感觉和丈夫在一起最美好的短暂日子。

记忆如眼前水龙头的水一样“哗哗”地流着,直到有人进来,安静这才回过神来,端起洗好的衣服往外走。

刚晾好衣服,丈夫却突然要大便,刚抹完身又要大便,让安静心里很不爽,但她又能怎样呢?也只得忍着恶臭帮他清理。拿着痰盂去卫生间倒的时候,安静忍不住呕吐起来。

丈夫在医院足足住了一个多月,医生才同意他出院回家。每天要忍受失眠的煎熬,本来就瘦弱的安静瘦了不少,称了下,82斤,整整瘦了6斤!

小叔子提议先把丈夫接回老家去休养。他借了部车,开了一天一夜,终于回到了家乡。丈夫中风的事情,公公婆婆并不知情,当老人家看到儿子的样子时,马上老泪纵横。

安静在老家一呆就是几个月,幸好儿子是个非常自觉乖巧的孩子,平时住在学校,周末才回家。对于儿子,安静一直很放心,只是心疼他没人管。

每天在家里侍候丈夫,安静觉得自己跟社会都脱节了,但只要想到儿子,她便觉得心里暖暖的,想到儿子,她便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在安静回老家的第三个月,她终于收到了莫子的一条信息,他说他出国办画展去了,这段时间太忙,等他回国后再联系。然后他又发了一条信息:我很想你!!!!!!看到这后面的六个感叹号,安静的心突然就柔软了起来,可想到他前妻和孩子都在国外,这是要回去团圆的节奏吗?安静的好心情马上大打折扣。本来安静有很多的话要跟莫子诉说,最终她只是回了一个“好”字,莫子却再没有回信息。安静心烦意乱低着头不停拨弄着手机,冷不丁一抬起头,看见半躺在床上的丈夫正盯着自己。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和休养,丈夫的病情明显已经好了很多,虽然那半边脸还是扭曲的,但他的自理能力正在一点点恢复。

“看什么看?我脸上长了花吗?”安静没好气地吼了一下丈夫。

丈夫讨好地“嘿嘿”笑着。不笑还好,这一笑脸上更是显得狰狞。

“赶紧下床,锻炼身体去!”安静边说边走向丈夫。

安静扶着丈夫在院子里慢慢走着,丈夫肥胖的身躯紧紧靠在安静瘦弱的肩膀上,累得安静满身大汗。可她也只得咬着牙坚持着,她希望丈夫能够快点好起来,这样自己就能早日回深圳了。

锻炼完身体,安静帮丈夫脱内裤洗澡的时候,丈夫突然用他那只好的手抓住安静的手去抚他的下身,安静像触电般马上把手拽了回来,看着丈夫胯下那黑乎乎软趴趴的物件,安静只觉得一阵反胃。安静粗暴地一把扯下丈夫的内裤,把花洒塞到他的手里,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站在窗前,眺望门口那青石路,安静有点恍惚。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整整六年的时间,自己便经常是以这样的姿态站在这里。

回想那六年,安静有时觉得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丈夫是安静的初中同学,以前读书时男女之间是不讲话的,很多男同学的名字甚至样子安静现在已想不起来了。但丈夫当时给她的印象还是挺深的,他成绩一般的,但作文写得不错,而且人长得帅,好像还有不少女同学暗恋他呢。但安静那时候喜欢看书,整天沉浸在琼瑶的爱情小说里不能自拨。本来安静成绩还不错,初三的班主任实在是太没水平了,他教的英语安静一点也听不进去,所以他上课的时候她不是看书便是睡觉,导致考高中时她自然就落榜了。当时能考上高中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安静后来便通过关系去读了自费的卫校。毕业后,安静分到了镇上的卫生所药房上班。

就在安静上班的第二个月,丈夫正好感冒发烧过来看病,虽然安静穿着白大褂,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安静。此时的安静留着长长的头发,不再是读书时那留着短发戴着眼镜只会看书的书呆子模样,显得很妩媚很女人,丈夫当时看得眼睛都直了。他马上展开了对安静的热烈追求。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安静对帅气丈夫的追求豪无招架之力,很快便坠入了爱河。两个人恋爱的事情很快传到双方父母的耳中。一家欢喜一家愁,男方父母高兴得眉开眼笑,这姑娘长得不错,而且还是铁饭碗。女方家里又哭又闹,自家闺女是吃国家饭的,而男的却没有固定的工作,安静的母亲怎么想怎么觉得亏。可是别看安静瘦瘦弱弱,但对于感情这件事情上,她完全听不进父母的话。丈夫买的一支雪糕或是路边随手摘的一朵花儿都让安静开心不已,她只顾沉浸在恋爱的甜蜜里。

在父亲打了她一巴掌后,安静理所当然搬过了单位的宿舍。母亲跳着脚四处找人想办法阻绕两位年轻人,可是越反对安静越坚决,不久她便搬到了丈夫家里,不管母亲怎么闹怎么劝都没用。不到半年,安静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也不声张,等到显怀的时候,她挽着当时还是男友的丈夫昂首挺胸走进家门,向父母宣布自己要嫁人了!父母看到已大腹便便的女儿,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就这样,没有任何的仪式,安静这就算是把自己给嫁了。

等儿子出生后,安静才开始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错的,后悔当初没听父母的话。丈夫虽然长得帅,可长得帅并不能当饭吃。他没有正经的工作,一会捣鼓这个,一会弄一下那个,偶尔也能赚点钱,但更多的时候他是白天呆在家里睡大觉,晚上溜出去打麻将。安静的那点工资,发了不到半个月便被他花得一干二净,还好住在农村里不用多少生活费,儿子也是粗粮青菜米糊喂大的。丈夫不仅赌,还爱喝酒,经常喝得烂醉回家,几乎是隔一天便摇晃着身子回来在家里吐得一塌糊涂。安静白天忙工作,回到家忙孩子,晚上还经常要侍候喝醉的丈夫,简直都要崩溃了。

那时候安静就在想,这种喝法,丈夫始终有一天会把自己的身体喝跨的!安静对丈夫的好赌烂喝一点办法都没有,也哭过也闹过,但丈夫只是当时检讨一下自己,发誓再也不干了,可第二天马上又出去赌了,而婆婆公公也纵容着唯一的宝贝儿子。更可气的是,丈夫还到处借钱去赌,安静曾试过在年三十被人追债的尴尬经历,那一年的年夜饭,安静一口都没吃,她抱着儿子哭了半宿。

不停有人上门追债的日子让安静对婚姻失望透顶,可她又是爱面子的人,也不敢在娘家人面前说丈夫半个不字,所有的苦都是自己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丈夫胆子越来越大,后来瞒着家人借了五万块钱高利贷却把钱输得精光。到了还钱的日期时又拿不出钱来还,结果便是丈夫被人打得面目全非抬回家来,把安静吓得浑身发抖。在他躺家里休养的那几天,每天仍然不断有债主上门讨债。

丈夫的身体稍好些后,他突然向安静提出要出去打工躲债。刚开始安静并不愿意,她不想自己一个人孤独留在家里带孩子。但后来想到丈夫不走的话,他只会真陷越深。征得父母同意后,伤未好的他第二天便一瘸一拐离开了家,跑广州投奔弟弟去了。丈夫走后,债主们纷纷来到家里讨债,汇总了一下,安静这才知道丈夫总共借了人家八多万块钱。看着一屋子的人,安静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无奈之下,安静只得答应尽自己的能力争取早日还债,安静东挪西借先凑了三万块钱还高利贷,她咬着牙跟那些债主们签订了还款的协议,每月工资一发,便把工资的百分之八十拿出来还债。那些债主也是看瘦瘦弱弱的安静带着孩子不容易,勉强同意,但把家里值钱些的东西都搬走了。每月到了发工资的那天,债主便准时在医院门口等着安静。幸好丈夫出去打工后,还算生性,每月也会准时寄钱回来一起帮忙还债。

丈夫走后,安静默默地独守着空房。那种日子对她来说是一种煎熬,倒不是在生理上有多需要丈夫,只是这种孤独的感觉让她近乎绝望。安静感觉自己都不会想男人了,还好有可爱的儿子和书陪伴着。哪怕是再穷,安静还是会省吃俭用去买一些书。夜深人静的时候,安静经常钻进书的海洋里,把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烦恼都抛弃掉,随着里面主角而悲而喜而哭而乐。偶尔在书中看到描写情爱或性的时候,她心里也会有那么一些欲望,只是这种欲望一闪而过,很快又把她拉回到焦头烂额的现实生活中。

安静生性善良,这样的生活她当时从来没有想过抗拒,更没想过离婚,身边有很多类似的女人,她只是觉得自己命苦而已。她觉得跟母亲比起来自己还算幸运的,起码不会被丈夫打,而母亲已经挨了几十年父亲的拳脚。

丈夫出去广州整整两年才回来,欠那么多人的债,他不敢回,安静也是理解的。可他偷偷摸摸回来的那天晚上,竟然没和安静同床而眠,这却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说实话,她恨丈夫,但也渴望见到丈夫。一个年轻的媳妇,哪个会不想丈夫呢?更何况丈夫一走就是两年。丈夫是在凌晨十二点进门的,一进来便直奔床上抱起儿子亲个不停,把儿子弄得“哇哇“大哭。丈夫把带回来的一大袋玩具倒出来跟儿子玩,慢慢地,儿子才没那么害怕了,和爸爸玩到了一起。那一晚,一家三口坐在地下玩玩具一直玩到凌晨三点多,儿子后来累得趴在玩具上睡着了,安静轻轻把儿子抱上床。还来不及跟丈夫说上几句话,丈夫转身洗澡去了。洗完澡他让安静先睡,说是过去父母的屋里唠唠。安静躺在床上静静地等丈夫,她没想到丈夫对自己会如此的冷淡,没有想象中的热吻紧拥,更没有干柴烈火的激情。丈夫甚至没有多看自己一眼。

那一夜,安静一夜未眠。那一夜,丈夫没有回屋。

第二天,安静下班回到家,丈夫正躺在公公的屋里呼呼大睡。吃完晚饭后,丈夫仍然是抱着儿子玩玩具,等儿子睡着后,他突然对安静说他要走了,还得赶回去上班。安静望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洗手间。等安静擦干眼泪走出来时,丈夫已经离开了。村里的狗不停地吠着,安静倚在窗口,望着外面那皎洁的月光,只觉浑身冰凉。

一个月后,在和丈夫的通话中,安静终于还是忍不住质问丈夫是不是外面有了女人?丈夫回了一句神经病呀!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加班,只希望快点把债还清,哪有心情和精力去泡女人?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我弟弟。小叔子倒是每次回来都说丈夫的好话,说他完全变了个人,每天都很认真工作,经常抢着加班。

尽管如此,安静始终还是觉得丈夫是有问题的。

许多年未见的发小丽丽的回来,算是改变了安静死气沉沉的生活。她毕业不久便出去深圳打工,很快便嫁给了一个离过婚的香港人。穿着珠光宝气的丽丽看到安静家里的寒酸样时很同情,她说安静过得太苦了,让安静上上网打发一下时间。那时台式电脑都还算是个新鲜物,丽丽临走时竟然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了安静,并悄悄留了一笔钱放到枕头底下说是帮安静交一年的网费,让安静感动得不得了。拨号上网挺贵的,安静刚开始真有点不太舍得花那么多的钱。但她尝试着申请QQ号后,她发现自己的生活完全改变了。每天深夜,安静便开始上网,QQ上很多人加她为好友,让她特别的兴奋。在这些天南地北的“好友”面前,安静可以无所顾忌,她可以畅所欲言。安静还经常泡聊天室,听大家东聊西扯,听网友们K歌,她还会进一些文学论坛,跟他们谈论文学。安静发现自己完全进了另一个世界,原来的那种孤独和寂寞在寂静的夜里被她抛之脑后,她在虚幻的世界里迷离着自己。一段时间接触后,安静删除了不少的好友,她发现原来胡乱加进来的人有很多都是没有素质的人。特别是聊天室里加的人,有些人一上来就说要聊性、裸聊、视频做爱什么的,让安静特别的反感。

小叔子不久后也有了QQ号,安静偶尔会跟他聊聊天,过问一下丈夫的情况。虽说网费是丽丽留下来的,家里的电话费每月都是安静去交费。但婆婆看到电话单后,还是觉得安静败家,每月几百块钱的电话费实在让老人家觉得无法理解,虽然安静解释是丽丽的钱,但婆婆觉得应该把那钱拿去还债才对。婆婆向丈夫投诉后,丈夫也有劝安静不要上那么多网,晚上要好好休息。但安静哪里会听得进去呢。

“你是担心我网恋吧?”安静在电话里冷冷说道。

“网恋?你爱恋就恋去呗,虚幻的过家家游戏而已。”丈夫不以为然。

“过家家?那我也愿意,总比我现在活守寡强!”安静故意刺激着丈夫。

丈夫没再说话,挂断了电话。那段时间网上正时兴网恋,感觉聊得来的两个人可以在网上恋爱、结婚、甚至虚拟生子,结婚的时候还会有很多的网友祝贺。安静也经常跟着大家一起起哄,庆祝哪个网友结婚啥的。有时候,她也会突然想找到那么一个情投意合的人,哪怕只是游戏也好。现实的婚姻已不像婚姻,安静需要哪怕是虚幻的安慰。

和丈夫吵架后不久,QQ上一个叫莫子的男人请求加安静为好友。安静发现他的个性介绍很特别,于是通过了他。莫子是一家公司的设计师,认识莫子后,安静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知音,这个男人太懂自己了,他好像总能猜透安静的心思。慢慢地,安静把自己的故事一点点告诉了这个陌生的男人。也知道了莫子的初恋是他的前妻,可前妻却抛弃他跟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带着儿子去了美国。两个人惺惺相惜,彼此安慰和温暖着对方。当安静知道莫子竟然还是一位画家时,她崇拜得不得了,但莫子说他讨厌世俗,他的画从来不刊登不在国内展览。他说他有几个很好的朋友在国外,他的画只在国外展出,所以国内没人知道他。安静听了更是增添了对莫子的好感,安静喜欢文学,她写散文写诗歌,但也只是自娱自乐,偶尔在文学论坛上用化名贴一贴自己的作品,从来没有往报刊投过稿。

慢慢地,安静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情网,但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网恋,她觉得那些网恋的人都是玩笑而已,而自己却是对这个男的真的动了情!莫子也很快向安静表白,他说自从前妻带着儿子突然失踪后,他对感情已失望透顶,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而安静的出现,却融化了他内心结了好几年的冰。安静突然悟到,自己跟丈夫之间并不是什么爱,那也许只是荷尔蒙的作用,和莫子的心灵相通,才是真正的爱情。

“如果我长得很丑,你还会爱我吗?”有一天,莫子突然问到。

“不管你长得怎样,身高多少,我都会一样的爱你!”安静红着脸表白道。

“我们来个约定如何?”莫子又问。

“说来听听,怎么约法?”安静有点好奇。

“其实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不管你长得美或者丑,我都一样的爱你!既然彼此都是真爱,我们就不该像俗人一样,能否等到我们真正有条件可以在一起时再见面?你可以为我忍耐吗?”莫子在这段话的后面发了很多亲吻的表情。

“我没问题呀!干脆连照片也不许发,更不允许视频,这样如何?”安静突发其想,留点神秘感也许会更有意思呢。

“就这么说定了!”莫子又送玫瑰又是亲吻又是拥抱。

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浓厚,甜蜜得如胶似漆。

安静在脑子里会经常幻想莫子的模样,她觉得这个男人肯定长得很帅,这个虚拟中的帅男人也会经常进入安静的梦里。

有一天,安静竟然做了个春梦,她在梦里和莫子翻云覆雨,一切都像真的一样。而巧合的是,莫子在当天夜里聊天时说他昨晚做了有关安静的梦,安静想起夜里那梦境,马上开始脸红心跳了。安静问他梦见自己怎样了?他说梦里的安静就像仙女一样。聊着聊着,两个人都动了情,越说越亲密,越说越来劲,不知不觉中,两人竟然在文字中“做爱”了。那天晚上,两个人一直聊到凌晨三点才依依不舍地道别。关上电脑,安静感觉自己整个人还像刚才一样在云里飘,这种感觉跟丈夫是从来没有过的。更让安静不可思议的是,她刚才在和莫子的聊天中竟然达到了高潮。

这样的对话隔三差五便会很自然地出现,而安静在这种感觉中有点不可自拔。在又一次和莫子在文字中“做爱”后,安静突然特别想见莫子,她不想再遵守那所谓的约定了,她想不顾一切去莫子上班的城市东莞见他。但莫子却不同意,他仍然保持着理性。

不见面,那打电话总可以吧?当她要莫子的电话号码时,莫子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然后,那一夜,莫子都没再回信息。安静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莫子突然怎么了?这一夜,她辗转难眠。

第二天,安静上班也恍恍惚惚的。晚上,早早哄儿子睡觉后,安静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等了一个多小时,莫子才上线。

“对不起,昨晚不辞而别。我一直有个心病,不敢告诉你,这件事也折磨了我很久,我怕我说出来了,也便失去你了。”莫子的这一段话,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打出来。

“怎么会呢?我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安静小心翼翼。

“其实,其实我是个哑巴,在我三岁时发高烧后,我便再也讲不出话了。”莫子的这一段话,仍然打得很艰难。

安静一下子愣住了,这是她完全没有想象过的。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静,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现实。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但我是真的爱你!我有事先下了,再见。”看着莫子的头像突然变灰,安静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连几天,莫子的头像都是灰色的。

一连几天,安静都失魂落魄。

这一周,过得是如此的漫长。安静从来没有想过跟一个哑巴该怎样的相处?可她又觉得自己离不开莫子。煎熬了七天,安静突然想通了。只要心灵相通,不会说话又有什么关系呢?还省得两个人吵架了呢。

“亲爱的,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一样的爱你!”安静开始给莫子留言。

可是好几天了,莫子没有任何的回应。这可把安静给急坏了,她只好每天在QQ里不停给莫子留言。直至第十天,莫子才重新出现,看到他在线的头像时,安静激动得泪流满面。

两个人重归于好,继续过着网络里的幸福生活。

安静发现,自从有了莫子后,自己反而没那么恨丈夫了。对安静而言,丈夫只是孩子的父亲,她只希望快点把债还掉,她只希望早日能和莫子在一起。

历经六个年头,在夫妻的共同努力下,当初丈夫欠下的债总算是还清了。在这几年里,丈夫大约每年回来一次,几乎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安静在心里已经认定莫子才是自己的爱人,对于丈夫的回来,她已没有了当初的盼望.丈夫回来的时候,安静已完全不愿意跟他有任何的肌肤之亲.有一次半夜,丈夫突然过来把手伸进安静的衣服里,安静气得差点和他打了起来,丈夫只得无趣地回到安静给他在沙发上铺好的被窝里。安静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接收丈夫,她不想背叛莫子。这种感觉安静在网上跟莫子聊过,莫子只是“嘿嘿”一笑,并没多说什么。

还完债的那一晚,安静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

安静突然不想再呆在这个小县城里,整整六年了,安静不知道自己如何熬过来的。她也想出去看看,出去闯闯。丈夫并不同意安静出去,他说安静就该安安静静呆在老家。让安静没想到的是,莫子也不鼓励安静出去,他说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想像中那么的精彩。

娘家、婆家,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反对。是呀,谁都想挤破脑袋成为国家的人,安静却要扔掉这铁饭碗去闯世界,谁会理解呢?唯有丽丽支持安静,她说安静早该走出这封闭的世界了。

犹豫了很久,安静决定还是遵照自己的内心。递完辞职信,安静觉得自己整个人突然轻松了。带上儿子,提上最简单的行李,安静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从广州坐大巴经过东莞时,安静的心情异常激动,她真想就在这里下车,去找莫子,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安静先去投奔丽丽的一个朋友。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要找工作要在异乡生存,这其中的艰难不言而喻。安静也曾有点后悔,但很快便打醒精神继续寻找工作。虽然累,而安静却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找到了存在感和充实感。

一切安顿好后,安静也曾带着儿子去丈夫那,发现丈夫又开始过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听小叔子说,从还完债的那一天起,丈夫便又开始酗酒了。喝得醉熏熏的时候,丈夫也曾强行把安静压在身下,两个人的拉扯总是把睡在旁边的儿子弄醒,最后,丈夫不得不滚回地下去睡。安静在广州住了几天,丈夫每晚都是醉得一塌糊涂,安静要离开这个男人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离莫子近了,安静越来越想念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晚上聊到动情时,安静恨不得马上飞到莫子的身边。可莫子却非常的冷静,他总让安静耐心等待。安静有时也会怀疑莫子会不会是骗子?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给他骗呢?强烈的思念和那种神秘一直牵扯着安静的心。

安静下定决心要离婚的时候,她并没有告诉莫子,她想着等自己成了自由身了再给莫子惊喜。到时候,她便再不管了,她要去东莞找莫子。

安静跟丈夫协商离婚,丈夫并没有答应。安静说事实上我们俩早已不算是夫妻了,法律规定分居两年便可以离婚,而我们整整分居了十多年。丈夫没再说话,挂断了电话。

安静没想到自己刚下了离婚的决心,丈夫便出事了!

安静呆在老家侍候了丈夫五个多月,他的身体已比原来好多了,拄着拐杖可以自己去卫生间洗澡,也可到外面小走一会了。

莫子在微信上说他很快便要回国了,安静忍不住跟他诉说了相思之苦。丈夫出事,安静并没有告诉莫子,一是莫子失踪后两人很少联系,二来安静不希望莫子多想。

在老家呆越长时间,安静便越发思念莫子。在丈夫面前,她觉得每天过得如行尸走肉般。肉体陪着他,而自己的心一直在莫子的身上。有时看着丈夫在玩微信时,她在心里恨不得丈夫是在网上跟情人聊天,如果丈夫真的有情人,安静定会真心祝福他的。但那么多年来,只听到丈夫爱赌嗜酒,却从来没有他的半点风流韵事,这也是一直让安静费解的事情。

正当安静想着用什么借口出去深圳工作时,却接到了儿子班主任的电话,她说儿子谈恋爱了,成绩急速下降,让安静做一下思想工作。安静没想到一直乖巧听话的儿子突然变成这样,她心急火燎马上订票要赶回深圳。

公公婆婆并不太同意安静就这么一走了之,说他们老了,照顾儿子力不从心。丈夫歪着嘴巴看着她,嘴角扯了扯,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但安静顾不了那么多了,儿子一个人留在深圳自己本来就不放心,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影响成绩,她怎么可以不管不顾呢?

第二天一大早便要回深圳了,晚饭后,安静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丈夫从另一个房间拖着腿一拐一拐地走进来,他颤颤巍巍在房间那张靠椅上慢慢坐了下来。

“回去和儿子好好说。”

“我知道。”

“你早就想离开了是吧。”

“明知故问。等你病好些,我们还是离婚吧。”

“我想知道,你想跟我离婚的目的,是不是因为有了男人?”

“有没有男人又如何?我们的婚姻早已形同虚设。”

“其实,其实,我,我,我的心里,我的心里只有你!”

  “别开玩笑了!别开这种玩笑!!别说这些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好吗?你我之间早已没有爱了,在你开始赌博的时候!”

“我没有骗你!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丈夫把手插在头发上,表情痛苦地挠着那稀疏的头发。

“爱?不,我早已不知道爱是什么东西!”

“安静,不是我不爱你,而是我有自己的苦衷。还记得那次我借了高利贷被人暴打的事吗?”丈夫抱着头问道。

“往事不想再提!”安静冷冷地打断丈夫的话。

“其实,当时他们打伤了我的生殖器,从此,我再做不成真正的男人!”丈夫泪流满面。

安静看着丈夫,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般。丈夫的眼泪并未能打动安静,安静觉得自己的心早已死了。

“安静,我知道,你是在网上爱上了一个男人对吗?”丈夫擦了擦眼泪。

安静不知如何回答丈夫。她看着脸部变形的丈夫仍然一声不吭。

“其实,我知道,你爱上了一个叫莫子的男人”丈夫点燃了一支烟,幽幽地说。。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和莫子的故事?安静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一定是丈夫什么时候偷看了自己的聊天记录吧?

“一定是的!!!”安静用细得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其实,我就是莫子!”丈夫瞪着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安静。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安静莫子爱情离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8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16
  • 文夕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 十十2020/09/17 07:08:41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是我停笔几年后的首篇小说。写完后,我心里是没底的!发给几个老师看,有说不好有说写得真不错。非常感谢您的点评我会好好琢磨的,希望以后的小说写得更像小说
  • 有几处笔误。一、第三行“急于厌恶”应为“极为厌恶”;二、倒数第二行“除了促些点”应为“除了急促些”。不好意思。

    回复

    • 十十3秀才2020/09/17 07:10:08
    • 分享到:
  • 谢谢胡老师的提名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2钻
  •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8
  • 203100
  • 18
  • 720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