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那在坪山的弟弟
  • 点击:12063评论:52020/09/07 10:23

1

他站在教学楼三楼,双臂架在栏杆上,望向远处的天空,似乎在与天空交谈。坪山的天空深远而开阔,点缀着大朵的白云,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近处是热火朝天的工地。寒暄的客套话说完,偶有片刻的沉默。他像往常一样穿着一件印着英文的短袖和黑色短裤,衣着简单而随性。我没在现实中见过他西装革履的样子,只在深圳技术大学官网的教师介绍一栏里看到过他一张半身正装照。可以想象,即便是那张正装照,也是为了拍照而临时穿上。

我沿着他的目光望去,回到了二十年前,看到在北方故乡村东头的小河湾畔放羊的少年,放任羊群四处走动,自己遥望远方的天空。少年似乎听到天空的召唤,一种冥冥中的声音要他离开故土,到远方追求自己的生活。落后凋敝的故乡只是他人生的起点,而深圳的坪山,则是他的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

“这里会建成一处校园水景。”他指着近处的小河湾。我的思绪被拉回,面前的那条弧形小河湾植被横披,黄土凌乱,脚手架已经搭起,塔吊来回运转,正上演着深圳建设的奇迹。

“类似于我们深圳大学的文山湖,却有自身特色。”他补充道。

“就像深圳技术大学,娩出于深圳大学,却也独具特点。”我补充说。

他就是我一母同胞的弟弟欧阳德钦,今年三十二岁,在深圳技术大学当助理教授,他毕业于深圳大学光电子学院,我毕业于深圳大学人文学院,兄弟二人,同一母校,一理一文,相得益彰。2016年,深技大在坪山择址兴建的时候,他就来到坪山这块福地,见证了一座没有围墙的现代化大学的诞生。“学校充分借鉴和引进德国、瑞士等发达国家一流技术大学先进的办学经验,致力于培养本科及以上层次具有国际视野、工匠精神和创新创业能力的高水平工程师、设计师等高素质应用型人才,努力建成一流的应用型技术大学。”阮双琛教授等建校者们有着明晰且坚定的教育理念,重视工匠精神和学以致用,“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呼应着“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特区精神。

翻阅校历可知,这是一座极其年轻,极其不寻常的大学。“2015年,深圳市委市政府开始筹建深圳技术大学。2016年3月,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设立深圳技术大学筹备办公室的通知。2017年7月,深圳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发布关于设立深圳技术大学(筹)的通知。2017年9月、2018年9月深圳技术大学(筹)依托深圳大学分别招收了226人和807人。2018年11月30日,经教育部批准正式设立深圳技术大学,学校独立招生,标识码为4144014655,定位于应用型高等学校。2019年9月,学校首年独立招生录取807人,招生的六个省份均高于一本线(高优线/自招线)录取;其中,广东省理科投档线进入前十。”如果以教育部正式批准日期为建校日期,深技大诞生不到两年,却表现不俗,一开始就站在国际化的高起点上。

2020年初秋的深技大,一半已经落成,一半还在兴建。就已经落成的建筑来看,端庄而大气,颇有国际性大学的风范。我曾久久站在一道石墙前,仰望着诸多与深技大建立合作关系的国内外名校的校徽,感知着建校者们创业的万丈豪情和开阔胸怀。

“坪山是新区,还没有多少高楼,晚上可以看到星星。”他说。我脑海中浮现他深夜自实验室独自回家,在路上不经意间仰望星空的情景。脚踏实地是对科研和学术的态度,仰望天空则是对天地和命运的敬畏。

诚然,在罗湖、南山、福田等建设较早的城区,夜晚有着太多的霓虹,已经很难看到星星了。

他是一名工程光学博士,每天早起晚睡,泡在实验室里,跟同事和学生们交谈着功率和波长,设计激光器。

直到现在,我还在跟睡懒觉作斗争,他却始终保持着早起的习惯,哪怕很晚才入眠。一起在老家过年的时候,我常常因为睡懒觉没吃到大年初一凌晨的水饺而懊丧不已,他却早早起床在院子里引燃新年的鞭炮。我是一个晚熟的人,很多年后,我才明白,睡懒觉不仅错过年饭,还会培植骨子里的惰性,从而错失生命中的精彩,进而影响整个命运。农谚说“早起三光,晚起三荒。”曾国藩在家书中写道“欲去‘惰’字,以早起为第一要义”,又写到“勤字功夫,第一贵早起。”德钦从小就有早起的习惯,根本不需要跟睡懒觉作斗争,一睁眼就跳了起来,从不贪恋被窝里的温暖,似乎有种冥冥的声音在召唤自己起床。

他一直早起,沐浴在晨曦中,心中有朝阳。长大后,从事着与光有关的职业。

在我看来,天天琢磨着怎样创造光,那是一项无限接近神的职业。在天才诗人荷尔德林的诗行中,“天神安逸地在光里散步”。在那本人类文化史上伟大的《创世纪》中,“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他从一个名为仲山的北方小乡镇,抵达坪山这个深圳特区的新兴城区,这便是命运。

2

一年暑假,刚读大学的我回到老家,跟正读高三的德钦团聚。他站在农家小院的一棵刺槐树下,单手提着书包的拉手,有些局促不安。半年不见,他的上唇已有了一层绒毛,那种刚刚由花朵转为果实的冬瓜上的绒毛。过了好大一会,他才拉开书包的拉链,掏出一叠纸给我,让我给他提提意见。那是当地五块钱一百张的草稿纸,纸质比较粗糙,书写的时候会有草屑冒出来,一般用来演练数学题。那叠厚厚的草稿纸上写满了字,用一个生锈的夹子夹着。上面的字迹大大咧咧,歪歪扭扭,是他的字迹。

“这是什么?”我接过草稿纸问。

“是我写的长篇小说。你喜欢文学,想给你看看。”他低下头。

“什么!明年就要高考了,你还有心思写这个?”

“我写完作业的空闲时间写的,不会影响成绩。”他辩解道。

“兴趣爱好先放一放,考上大学再说。你也知道,考大学是咱们农家子弟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一定要报读理科,文科是没有前途的。你不想一辈子当农民吧!”我颇为严厉地说。其实,我那时乃至现在对前途也是一片迷茫,不过想摆摆当哥的样子罢了。

他无声地转过身,回房间去了。那座农家平房,东边的偏房是我和他共同的房间,挨着狗窝。那条黄狗一天到晚不停地吠叫,似乎在欢迎我俩暑假回乡,又似乎恳求我们帮它挣脱锁链。

到了四下无人的时候,我在柴房展开了那叠草稿纸,掩饰不住窥视别人内心隐私的兴奋。开篇竟然是一篇自序,上面写着自己悄悄写作是受了爱好文学的哥哥的影响,这部写了七八万字的长篇小说是为了纪念自己的青春期,题目暂定为《朦胧的情,朦胧的爱》。我边读边不厚道地笑出声来。

忽然听见弟弟的说话声和狗吠声,知道他河边遛狗回来了。我慌忙将稿纸藏到了玉米秸秆里,然后走进院子,摆出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

中午一家人围坐一桌吃饭的时候,妈妈又开始了她的唠叨,说我们作业本乱丢,柴房里就有,看起来破破烂烂,应该是没用的,已经烧火煮饭用了。

我暗想大事不好,只见弟弟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以他的机灵,想必已经猜出个大概。

“对不起?”我嗫嚅道。

“没关系,反正文笔还不成熟,只是写着玩。”他倒是笑了。

第二年,他考上了山东科技大学应用物理学专业,成了我们村为数不多的本科生之一。我不知道他大学四年有没有再次提笔写作,或者一心扑在理工科的学习上。我毕业那年去山科大所在的青岛市黄岛区看望他,说自己打算在黄岛找工作,两兄弟在同一座城市心里踏实些。在他宿舍借宿了几晚,他睡铁架子床的上铺,戴着耳机听歌,也许在听英语。我寄给他的那台mp4磨损得掉了漆,按键位置成了几个黑洞。我问他还能用吗。他摘下耳机,笑笑,说机器只是键帽掉了,感应元件还在,完全可以正常使用。看他的话语方式,已经纯然是一名理科生了。我既悲且喜,悲他或许已丢弃文学梦,喜他成了真正的理科生,以后谋生不成为题,不必做什么穷酸文人。你听什么歌?我问。张含韵。他答。说完又戴上了耳机,躺在床上。我这才发现他床头的墙上贴着张含韵的招贴画,那位穿着蕾丝连衣裙的娃娃脸青春美少女伸着剪刀手,甜美地笑着,画的右侧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艺术字——酸酸甜甜就是我。

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用茨威格的话说,就是内心经常有种魔鬼般的躁动。毕业后的那几年,我频繁地更换工作,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开始了漂泊生涯。这时候,弟弟做出了影响我们一生的举动,他报考了深圳大学光学工程专业的研究生,并且一考即中,顺利入学。这一抉择非同小可,直接影响了他和我,以及整个大家庭的走向和命运。存在主义哲学认为,个体的一次次选择构成了命运。科技与人文再先进,也总有解释不了参悟不透的命运玄机,比如弟弟来深圳。

当我问起他为什么选择深圳大学时,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试试985或211。他憨厚地笑了,说深大实验条件好。那设备,很贵的,一般高校配置不起,深圳的机会也多。那时候的他,上唇的绒毛已变成坚硬的黑胡茬,不变的是内在的朴实与坦诚。

弟弟来深大读研的第一年,一天晚上,他兴高采烈地打电话向我介绍深大,这里不得了啊,学生都骑电动车,还有开轿子车来上学的。我想象着他来深圳感受到的那种震撼,北方的校园里停放着一排排生锈的自行车,电动车还很稀罕。一名农家子弟,十年寒窗后踏上深圳的土地,这座卡尔维诺尚且不能描绘的科技之城与未来之城,目之所及,心中所感,必将颠覆以往,焕然一新。

那时候的我,在内地一家机关做临聘,在公文的苦海中熬日子。夜深人静时内心的失落阵阵袭来,想想自己也在文学期刊发表了十来篇小说,竟然沦落到机关写那些毫无意义的公文。弟弟电话中描绘的那座大学和南方之城,激发着我对远方的想象。

我报考深大的文学研究生。一个大胆的念头破土而出。

但转念一想,旋即心灰意冷,自己当时只有大专学历,大专能以同等学力身份报考,但比要多考两门专业课,而且学的是英文专业,虽说发表过一些小说和散文,却对文学史与文学理论一窍不通,都要从头自学。这时候,我联系到自己未来的导师深大人文学院的相南翔教授,他向来重视有一定文学创作才能的考生,他的鼓励和弟弟的支持促成了我的到来。科场无情,我考了三次才考上。当我读研一的时候,弟弟已经开始读博了。多年兄弟成校友,这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幸事。同时获得国家研究生奖学金和腾讯创始人创新奖学金,一起站在学校的领奖台上,亦是幸事,校报不失时机地做了一个报道——光电学院和人文学院的学霸兄弟。弟弟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我只是半道出家。在一些文学教授的眼里,学术论文才是唯一正道,文学创作就是歪门邪道。我隐约感受到,文学创作是文学院的原罪,一旦在写作上做出成绩,就冒着被逐出学术圈的风险。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非虚构科技故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9-14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9-10
  • 望月鸿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年年青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比如按我的经验,离开校园之后,有些学弟发展得不错,足以在某些方面帮助我,或在某些领域指导我,那我的感觉怎么样呢?高兴开心肯定是有的,不过微微的酸溜溜也难免会滑过心尖吧?因此,读欧阳德彬的《我那在坪山的弟弟》,我几乎全程都带着坏笑,不断溢出题外去揣想作者的真实心境。这也算是阅读的意外乐趣之一吧。当然,弟弟的扎实苦干,往往会成为我们的动力之源,这才是标准的深圳故事,我是相信这一点的。
  • 回复
  • 先说德彬本人吧,对于他,我仍心存感激,某年前,他曾以评委身份给我提名。这份素不相识的馈赠,让我从海选入围,成了决赛入围。废话辄止。再说德彬本文,作者以近似以蒙太奇的电影美学,呈现出弟弟的形象。在有移民基因的深圳,兄弟俩的人生轨迹交汇、碰撞,交错着乡村和都市的映衬关系。弟弟的拼搏奋斗,是所有来深青工筑梦的缩影,他会成为作者的生活动力和读者的一针强心剂。简而言之,写深圳故事者众,博学贯通者希。
  • 回复
  • 德彬的坪山叙事,从根本上看,是与深圳这座城市气质相契的移民者视角。如同他的兄弟情,冷静节制又不失深情。一文一理俩兄弟的人生轨迹,离离合合,最后在深圳交汇,还将在坪山这片“开垦远未完成”“流着奶和蜜的应许之地”交相辉映。德彬是善于讲故事和营造气氛的老手,其纪实文章,不会让人感觉老气横秋,反因行文流畅、虚实结合、张弛有度而令人神清气爽。他有志于成为博学多识之士,文中文坛和科学掌故信手拈来,亦令人欣羡。
  • 回复
  • 德彬的文章精于剪裁,工于拼接,看似随意而为的细节,常常是场景跳转、由实入虚、由此时入彼时、由此地入彼地的铺垫。场景跳转实则也是他的意识流转,意识的流转沟通了今昔,链接着南国和北地、乡土中国和现代都市,大大丰富了文章的内蕴。读时画面感和代入感都很强。
  • 回复
  •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那个中学时代的文学少年并没有远去,热爱文艺的天性成了一颗种子,埋进生活的壳里,悄悄萌芽,只待一阵秋风。”把兄弟俩写活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29533
  • 35
  • 465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