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三章)
  • 点击:7527评论:02020/09/28 23:35

一个多星期后,王忠勇给冯云庆打电话,说方立冬想来亲生父母家看看,他陪方立冬来。冯云庆把这个消息告诉李梓南和何翠莲,他们高兴坏了。李梓南打开一个老U盘,把里面所有照片全部浏览一遍。之后,他把李佑、李灿、李昕兄妹三人小时候的合影和李佑现在的照片分别发给李灿和李昕,告诉他们,哥哥李佑找到了,过几天就回家了。他叫李昕和苗苗赶紧回国一趟,全家人来个大团圆,然后再一起回趟老家祭祖。她俩得到消息后,马上订机票。后来李梓南特意嘱咐苗苗别说漏嘴,因为这丫头比李佑大六岁,对当年的事一清二楚。

李灿就在枫市读大学,但他住校,有时周末会回家住。要叫他回家团圆是很方便的。李灿和李昕小时候是听说过有个失踪的哥哥,但他们对那时候的事没有一点印象。不过,血浓于水,哥哥找到了,他们还是很高兴的。

李梓南带着一家人包括小朵,到机场迎接李佑。冯云庆和彭宇也去了。大家见到李佑时,只有李梓南和何翠莲比较激动。在李梓南的逐一介绍下,李灿、李昕、苗苗、小朵都分别和李佑来个拥抱,抱得有点牵强,和王忠勇握手倒是挺自然。

大家把李佑和王忠勇接到家时,王忠勇又像一条死鱼一样,张着嘴看傻了眼。如此豪华的别墅,他是第一次见,以前倒是在电视上见过。李佑很淡定,不是因为见多识广,只是因为不感兴趣。

李梓南和何翠莲一向比较低调,另外他们觉得团圆饭在家吃以较好,于是把五星级酒店的两个大厨请到家里做饭。这顿团圆饭除了一家人以外,还有李梓南的几个至交,像冯云庆、彭宇等这些人。让李梓南没想到的是,在外人眼里,请五星级酒店大厨到家里做饭,这比到五星级酒店大摆宴席更奢华,更引人关注。

第二天,李家大公子回家了、李家大摆宴席、五星级酒店厨师长屈尊□□、豪门兄弟内斗即将开战等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这消息是冯云庆告诉李梓南的,李梓南不在乎,他正张罗着带全家人回乡祭祖呢。

李梓南的哥嫂和盈盈到村口迎接李梓南他们,村里很多人也到村口迎接,毕竟李梓南和何翠莲对家乡可是有重大贡献的。他哥嫂很激动,很期待见到失散十八年的侄儿。

李梓南很后悔当初没把李佑失踪的事告诉父亲,以致父亲死了都不知道自己的大孙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因此,李梓南一定要把李佑带到父亲坟前,给父亲磕头。

今天一早,天就开始下雨了,不过现在停了,还出了太阳,估计是父母在天之灵知道子孙们回来了,把雨吹走了。李梓南他们在村口下车,乡亲们围上来跟李梓南与何翠莲握手。有人说李佑像他爸,也有人说像他妈,还有人提起了苏茜,说苏茜很漂亮,二十年没见她了。幸亏乡亲们讲的是家乡话,不然李梓南真担心李佑会知道真相。

至今,村里人都不知道李梓南为何另娶一个不如苏茜漂亮的女人。一直以来,关于李梓南和苏茜的各种猜测不断。有人说苏茜死了,有人说苏茜跟人跑了,也有人说李梓南出轨导致离婚。对于这些猜测,李梓南和家里人都不在意,说就说吧,嘴长在别人身上,还能把人家嘴巴堵上不成?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像李梓南这样的名人,当然是备受关注和议论。

李梓南的父母合葬在村外不远的一座小山包上,坟上长满了野草。李梓南一家人在割坟墓上的草。

“昕昕,这草不能拔,只能用镰刀割或用大剪刀剪。”李昕的伯父说。

“为什么不能拔呀?大伯。”李昕不解。

“这样会把土带起来。”

“哦,为什么不用砖块和水泥把爷爷奶奶的坟墓围起来呢?这样就不会长草了。”

“坟墓不长草也不好。”

“为什么?”

“这草呀,就像是头发。”

“哦,我明白了,难怪这草不能拔只能割。”

本来扫墓或祭祀不应该笑的,但大家听了李昕这话,还是忍不住笑了。李梓南没笑,他没注意听他哥和李昕说的话。他很难过,心想若是父母还活着,看见他们的大孙子回来了,那该多好。父母辛苦一辈子,没享过一天清福就去世了,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坟墓上的野草割完后,大家分工合作,擦墓碑,添坟土,挂纸,整平墓台,点燃香烛插上,把祭品摆上。

大家站在坟墓前,双手合十,三鞠躬。

李梓南扑跪在父母坟前,膝盖把泥土砸出两个小坑,因为雨后的泥土很松软。

“爸、妈,我们回来了。你们的大孙子找回来了,也来看你们了。佑儿,过来给你爷爷奶奶磕头。”

李佑没反应,他不知道李梓南是在叫他。

王忠勇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李佑的手臂,对他耳语:“叫你呢,过去磕头。”

李佑反应过来,扭扭捏捏地走到坟前跪下。

“跟你爷爷奶奶说两句话吧。”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李佑说完磕了三个头。

“好了,起来吧。”

李梓南站了起来,李佑也跟着站起来。

“你的原名叫李佑,以后你就叫回原名吧。”

李佑有点不高兴,心想凭什么把他养父养母给他取的名字给改了?于是没好气地说:“我不改!”

李梓南的脸一下子拉下来,大家顿时紧张起来,特别是王忠勇,一个劲地给李佑使眼色。

很快,李梓南缓下脸色,强颜一笑,说:“随你吧,你不想改就不改啊。”

大家这才放松下来。

李梓南一家打算在老家住一宿,明天再走。

晚上,李梓南睡不着,想起苏茜了。他以前每次带苏茜回老家,就睡在他和何翠莲现在睡的这个房间。其实,自从找到李佑后,李梓南经常失眠,整天在想苏茜是否还活着。还没找到李佑的时候,他觉得李佑有可能在苏茜身边。然而,现在李佑找到了,加上冯云庆之前托人满世界找也找不到苏茜的下落,因此他很担心苏茜。如果苏茜还活着,她为什么不肯露一次面?难道她就没有打听过儿子的消息吗?难道她真的就那么狠心,一点都不想儿子吗?

李梓南轻轻地起床,走出房间,走到苏茜在老家里所到过的地方。他走到老屋客厅,想起苏茜被香炉砸到脚,受了伤,他悄悄背苏茜回房间;他走上楼顶,想起苏茜因为脚受伤走路不便,他背苏茜到楼顶上看烟花,苏茜高兴得大喊大叫;他走到厨房,想起他砍下鸡腿给苏茜吃,苏茜起初不好意思吃;他走到院子里,看见手扶拖拉机停在角落里,想起他开拖拉机拉着苏茜、苗苗、小朵去赶集,他在前面哼着歌曲,她们仨在后面大声呼喊、唱歌……

李梓南坐在拖拉机的驾驶位上,拖拉机还是当年那架拖拉机,现在已经锈迹斑斑,但依然能用。他回忆着第一次带苏茜回老家的点点滴滴,她的笑脸、笑声、身影、睡姿、吃相、撒娇……有关她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谁?”

一声叫喊从李梓南身后传来,他的后背被人用木棍捅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大叫一声。他转过头,被手电筒的灯光照射在脸上。

“老二,怎么是你?大半夜的,你坐在这里干什么?”李梓南他哥问。

“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别出来坐这里啊,大晚上的,这外面黑乎乎的,又冷。”

“哥,你先把手电筒移开。”

“哦。”李哥把手电筒移开。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院子的灯亮了起来,李嫂跑到院子里。

“老二,你怎么?”李嫂见李梓南捂着腰。

“我没事。”李梓南表情有点痛苦。

“老二怎么了?”李嫂问李哥。

“被我用木棍捅了,这大晚上的,黑乎乎,他一个人坐这里,我以为是个鬼呢。”

“你真是猪脑子,你不会先问一问?”

其他人也相继跑到院子里,一个个一脸茫然。

“梓南,你怎么了?”何翠莲问。

“爸爸,你没事吧?”李昕也来了。

“我没事。”

“你在这做什么?”何翠莲一脸疑惑。

“我睡不着出来转转。我没事,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李嫂和苗苗明白了李梓南为何大晚上独自一人坐在拖拉机上,她娘俩脸上掠过一丝悲悯和伤感的神情。

可是,李哥还在问:“老二,我见你每次回来都坐这拖拉机,怎么大晚上睡不着还来坐这呢?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坐这?”

“你知道老二喜欢坐这,你为什么还以为是鬼?真是猪脑子!”

“这不是大晚上的嘛。”

“哎呀,别说了!快扶老二回屋里去吧,看伤哪了,上点药。”

李灿、李昕、苗苗扶李梓南下拖拉机。

王忠勇碰了一下李佑的后背,示意他也去扶一扶李梓南。李佑不动,王忠勇一脸无奈,摇了摇头。

“我没事,能自己走,不用扶。”

李梓南说不用扶,可是几个孩子还是扶着他回屋里。

何翠莲给李梓南被捅的地方贴了一张药贴,扶他躺下关灯睡觉。

李梓南还是睡不着,又想起当年他深夜出门去扔那个被苏茜砸烂的香炉,回来时被父亲撞见,他谎称自己是去小卖部给苏茜买东西回来,父亲不信,幸好苏茜出来应和他。他想到这,忍不住捂着嘴笑了,眼角笑出了眼泪……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代言情青春浪漫爱情职场豪门斗争阴谋复仇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8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